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贴图] 按照约定,画了一个比较有冲击力的同人

原创

网站名称 -
网站地址 -
电子邮件 -
转载可否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备注 -
NANOHA黑化.jpg
2011-5-10 14:09

哇哈哈哈,断断续续地把画画完了,嗯嗯,好开心呢
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画出这么猎奇的东东(顺便还有点福利)
本来是想把奈叶画成女王属性的,但是貌似失败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这次的奈叶向黑化方向发展了,嗯嗯~\(≧▽≦)/~
(众人:作者去死吧!!!!)
(作者吐血爬起来:“总之,还会继续画奈叶的各种同人,同时也会尝试着挑战一下更高的限制”以上)
PS:天闇童鞋啊,看看这次的故事你要怎么补完呢?别忘了惯例
      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坚持下去吧,在自己的路上,做真正的自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无论什么都何以舍弃
嗚......太大衝擊啦!!!!
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
我,菲特‧T‧哈洛溫,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個夢。那個令我一想起來,就不禁眼淚直流的夢。






原本應該受到偷襲,身受重傷倒臥在維塔身上的奈葉,不知為何卻睜開了眼睛,渾身帶著森然的殺氣,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有些蹣跚的往那些自動兵器踱去。

「喂!奈葉...」

「沒事的喲,維塔醬。不曉得為什麼,我現在感覺好得不得了。」奈葉的臉上露出了嗜血的冷笑「Raising Heart,我們再努力一下吧。」

『Alright, Canon Mode.(好的,加農模式)』

奈葉心愛的魔導杖伸長、變形,化為最適合發送砲擊的加農模式。

「星光爆裂,沒有問題吧?」

「喂,我說奈......」

『No any problem. Star Light Breaker Count nine, eight...(沒有任何問題,星光爆裂倒數九、八......)』


從那一瞬間起,我的視線就無法再移動了,即使這只是個夢,而我理所當然的並不在現場。


『Two, one. Star Light Breaker.(二、一。星光爆裂)』

無比熟悉的光芒照亮了整片雪地。雖然我是這個魔法的第一個受災戶,但是也從來沒有以完全旁觀者的角度看過這個魔法,那彷彿是將整個空間充斥成櫻花色的世界,美麗絢爛。

等等,用“受災戶”似乎不太妥當?我只有一個人,所以應該是受害者才對...不過大型災害之下一般來說都是用受災戶居多吧?日文真是深奧奇妙呢。



「非特醬......」


咦?

為什麼...這是我的夢吧?為什麼奈葉還可以感覺到客觀存在的我,而且還一步步的走過來?


奈葉的腳步依舊蹣跚,但是那緩慢而確實的腳步,卻反而帶來了恐怖的壓力。

直到這時,我才真正的把奈葉的模樣仔細看清。不知何時暴長到腰際的秀髮沒有用任何束帶紮起,湛紫的雙眸也變成融合後的疾風那般水藍清澈;鮮血從頭上沿著雙頰流下,已經看不出來重傷傷口的身體依舊被鮮血渲染成艷紅,左手持著加農模式的魔導杖,右手抹起一些鮮血送到嘴中,彷彿渴望殺戮的白色惡魔;至於下半身,那則是......

呃?

奈葉、為什麼沒有穿裙子啊!

「討厭呢,菲特醬,這不是妳親手扒下來的嗎?」

我親手扒、扒下來的......依稀彷彿似乎好像有這麼樣的印象......不對!為什麼妳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菲特醬......」奈葉軟軟的聲音搭配著血腥的表情,顯得多麼的妖艷。

「我們一起來品嚐,生命最後的極‧致‧美‧好‧吧!」

粉紅色的小褲褲,在奈葉右手的拉扯下,越來越低,越來越低,越來越......










然後,我就醒了。

十九歲的奈葉一如往常的睡在我身邊。現在才半夜三點,還遠遠不是她要起床的時間,因此還深深的熟睡著。不遠的地板上,奈葉的制服裙子帶著髒污被凌亂的丟在地上...對了,昨天晚上她把咖啡灑到裙子上,我怕她會燙傷,心急之下就伸手把她的裙子給扒了下來。


......嗚。

雖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過會做出這種詭異的夢的我到底是......





算了,快去換條內褲然後繼續睡吧,明天還有搜查任務呢。


========================================================

補完!!!

呼呼呼,我說扒扒童鞋,這樣就想難住我,你也想得太輕鬆了。




嗯,先不管頭髮長度和眼睛顏色的BUG,我承認這的確不是很好想故事,矛盾和混亂太多了。不過我想起了前不久做的夢,當然不會和這個故事一樣,不過同樣是沒什麼邏輯可言的內容,全憑腦袋聯想而產生內容。

夢,就是這麼奇妙的東西啊。




還有,說好的薇薇鷗呢!我等著她喊爸爸啊!(敲碗)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本帖最后由 天闇 于 2011-6-9 11:28 编辑

剛剛有寫出來,不過系統提示我要通過審核才能出現......喵的我花了十分鐘搞出來的故事就這樣不見了啊!




=======================================================

6/9

忽然發現,舊的版本已經通過出現了。新寫好的版本在下面喔。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本帖最后由 Leoheart.Y 于 2011-5-10 17:51 编辑

骨架似乎歪了…(拖走)
回复 4# 天闇


你用了某四個字,白X惡X(攤)
回复 4# 天闇


    不是吧,不带这样的吧.............
    我擦泪%>_<%
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坚持下去吧,在自己的路上,做真正的自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无论什么都何以舍弃
这需要扇多少巴掌才能把脸打肿成这样啊……(拖
1

评分人数

    • Leoheart.Y: お前wwwひどすぎない?www碎片 + 1
骨架似乎歪了…(拖走)
回复  天闇


你用了某四個字,白X惡X(攤) ...
Leoheart.Y 发表于 2011-5-10 17:48



不會吧......

惡魔前面那兩個字是臨時起意才加上去的,結果竟然變成了無法發表的原因.....




算了,明天重寫,順便把內容精簡一下。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想当年,我也是XXXX那四个字而被删帖的..............(泪奔~~~~~~
天闇童鞋请节哀..................(拖走
レスティア 私の花嫁
啊,叫了几个朋友来看了,大家的一致意见是,“画画场景吧,比较有喜感。”
自己也觉得,气势不够,嗯,接下喇嘛,试试大的场景吧
1

评分人数

    • kay_l: 请加继续油!www碎片 + 1
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坚持下去吧,在自己的路上,做真正的自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无论什么都何以舍弃
LZ有才,继续向你的道路(别被观众围死哦,就算被围死了也要爬起来)前进吧。
天闇君~期待你的补完~加油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我噗= =嗷嗷嗷,我的钛合金眼又爆了
光芒啊,接受我的邀请,聚集于我的身旁吧。
化为吾之羽翼,降临吧!
LightWings,SET UP!
本帖最后由 糖分王 于 2011-5-11 00:51 编辑

11楼,
下次戴这个眼镜吧~这个眼镜可是有来头哦~其实这眼镜的镜片在赤壁之战将曹操击败的吴国火攻中,发起这火攻的大叔的为他制造镜片的大叔看着那个大叔制造镜片时的人所戴着镜片。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嗯嗯....

不予置評.....

同人太深奧了我不懂呀!!

不過

妳開心就好
啊啊 啊啊  55555 你把奈叶打成啥样了 不是菲特打的吧?
臉好像腫腫的     你說黑化發展應該不至於說不穿褲子  只穿內褲吧   黑化不適通常都衣服或魔島儀黑暗化  那之類嗎     你讓他露內褲感覺好奇怪   他臉也腫腫感覺是  臉被打那樣  才去把人會找東西 出氣  然後打到出血這樣= =

不過還不錯啊
那是我,菲特‧T‧哈洛溫,永遠無法忘懷的景象。





白雪紛飛的世界裡,只有兩個女孩孤苦無依。白衣服的女孩子似乎受了重傷,倒臥在紅衣女孩的懷中。


沒錯,這是奈葉當年遭到擊墜的場景。


這樣看來,這應該是一場夢境吧,畢竟那已經是八年多前的事了,更何況,當時的我並不在現場。

「奈葉!奈葉!」

「對不起呢...維塔醬,我失手了呢......」

「別說話啊妳這傢伙...醫療班!還在摸什麼魚!快來啊!這傢伙真的會死的!!!」


維塔那聲嘶力竭的喊叫聲,無論第幾次聽到,都令人感到深深的痛心。





忽然,情況變了,變得十分詭異。

奈葉竟然推開維塔,撿起Raising Heart之後站了起來。

「奈葉,你......」

「我沒事的,維塔醬。」奈葉帶著嗜血的微笑,將Canon Mode的Raising Heart水平往前舉。週遭的魔力聚集,令我永生難忘的廣域砲擊魔法就這麼開始生成。


Star Light Breaker,星光爆裂。


「Star Light......Breaker。」

『Star Light Breaker.』

櫻花色的恐怖砲擊稍稍一縮,然後轟然炸開。僅僅只是一個瞬間,原本滿坑滿谷密密麻麻的機械兵器,全都化為烏有,只剩下奈葉、維塔以及作為全之旁觀觀點的我。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我還是為這恐怖的威力深深折服。





「吶,菲特醬,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咦?

為什麼...奈葉正往我這邊走過來?不對,應該說為什麼看得到我?這不是我的夢嗎?


在星光爆裂殘餘的魔力飄謝之下,奈葉一步一步的往我踱來,雖然緩慢,但是每一步都帶著深深鎮懾人心的魄力。再加上那股冰冷的殺氣,我毫不懷疑,我會被現在的奈葉殺掉。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我此時卻完全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奈葉不斷逼近。




這還是我從這場夢開始以來第一次仔細的打量奈葉。

原本應該剛超過肩膀的秀髮此時暴長及腰,湛紫的雙瞳也變成了帶著殺氣的冰冷淺藍;左手持著還在散熱中的Raising Heart,右手沾了些從額頭留下的鮮血送入口中;方才重傷所留下的血跡將潔白的防護服染紅,也弄髒了那條可愛的粉紅色小褲褲......


等一下,粉紅色小褲褲?

為什麼奈葉妳的裙子不見了!


「菲特醬的記性真差呢,這不是妳親手扒下來的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奈葉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

扒、扒下來......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對奈葉作出這種事!就算是在夢裡...不,等等,怎麼依稀彷彿似乎好像、有這樣的印象呢?

「菲特醬真過份,竟然吃乾抹淨了就不打算負責......」奈葉在我的面前止步「讓頭腦...稍微沸騰一下吧。」

Raising Heart尖尖的杖頭,停在我的面前不到三公分。








然後,我驚醒了。


看看時鐘,現在是半夜三點,不過睡意卻被剛才那個夢驅得無影無蹤。健健康康的十九歲奈葉,舒適安詳的睡在我的身邊,沒有半分異狀。

不遠的梳妝檯邊,奈葉的藍色制服裙沾著咖啡的污漬靜靜躺在一角...對了,昨天晚上奈葉喝咖啡時不小心翻倒了,灑出一些濺在裙子上,為了怕奈葉燙傷,我一個心急竟然就這樣直接把它扒了下來......

對了,說起來,昨天早上訓練的時候,奈葉又把亂來的蒂亞娜放倒了,而且這次的台詞更加聳動......


雖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過會做這種夢的我到底......




算了。

明天輪到我帶先鋒隊訓練,還是快睡吧。

======================================================================

完‧成!

這次留下了備份,免得又不通過還要整篇重寫那太累了。



這次我用的主題是夢,也只有在夢裡會出現外表細節不對、天上飄粉紅色的雪還有竟然沒穿裙子露出小褲褲這種事了。

奈葉的頭髮長度和眼睛顏色算是個BUG,寫在文章中。另外,找得到作者的名字出現在哪嗎?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这。。这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fly]记忆斑驳的那些童年时光、[/fly]
回复 17# 天闇


    啊,这个,很有喜感,话说
   名字是出现在八年前还是,扒下XXX呢?~\(≧▽≦)/~
  总之,挺有意思的说
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坚持下去吧,在自己的路上,做真正的自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无论什么都何以舍弃
本帖最后由 天闇 于 2011-5-14 13:04 编辑
回复  天闇


    啊,这个,很有喜感,话说
   名字是出现在八年前还是,扒下XXX呢?~\(≧▽≦)/~
  总之 ...
巴巴 发表于 2011-5-14 11:50



結巴那邊,因為只有那裏出現了兩個“扒”字。

換句話說,奈葉的裙子是你幹的好事!(指)



(其實也沒錯,作者嘛。)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