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复 20# 糖分王


    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众:SB我们不认识!)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众:SB我们(+我)不认识!)
看来只有我在留言而已哦~~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回复 22# 糖分王


    自娱自乐嘛,没啥大不了的。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回复 23# 纽带的NEXUS

话说,整个小站里,和我聊天的只有你哦~~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下周两场考试,本周与下周更新暂停。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回复 25# 纽带的NEXUS

什么!?
嘛...也没办法~
LZ考试加油吧!!
还有~更新加油!哈哈哈~~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朋友,我等了就要两个月了~
你的文呢?这所谓的“两个星期”好久哦~~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朋友,我等了就要两个月了~
你的文呢?这所谓的“两个星期”好久哦~~ ...
糖分王 发表于 2011-7-12 00:13



好坑╮( ̄▽ ̄)╭欧飞~
好坑╮( ̄▽ ̄)╭欧飞~
linlong422 发表于 2011-7-12 20:58


果然是这样吗?(捂脸)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阿阿......是說樓主好像從頭到尾都希望大家噴你呢......

個人是沒啥意見喇.....就加油吧...!!
果然是这样吗?(捂脸)
糖分王 发表于 2011-7-13 08:38



   
╮( ̄▽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阿阿......是說樓主好像從頭到尾都希望大家噴你呢......

個人是沒啥意見喇.....就加油吧...!! ...
玥牙˙希夢 发表于 2011-7-13 10:42




( ̄▽ ̄)啊~写这个真的是很难坚持~特别是长篇~几乎90%都是坑~
除了需要被喷(欧飞~
自己的动力也很重要(殴死~
╮( ̄▽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 ̄▽ ̄)啊~写这个真的是很难坚持~特别是长篇~ ...
linlong422 发表于 2011-7-13 21:42


这样不行哦~要负责任才行....对你说的话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本帖最后由 纽带的NEXUS 于 2011-7-15 06:52 编辑

那两个礼拜过后的整个6月都在考试,所以没空。
7月初的时候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人关注,所以就打算弃掉算了。
好吧,我错了。
正在码字中,正在打的那个章节是为了承上启下用的,不是我擅长的内容。
最迟周六更新。
谢谢各位支持。


最近正在《SD敢达》与《COD7》的某人留。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这样不行哦~要负责任才行....对你说的话
糖分王 发表于 2011-7-15 00:15



   

囧……看来我们一闹是有效的~看~楼主终于要更新了(欧飞
那两个礼拜过后的整个6月都在考试,所以没空。
7月初的时候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人关注,所以就打算弃掉算 ...
纽带的NEXUS 发表于 2011-7-15 06:50


朋友,考试辛苦了。朋友,在等你哦~别放飞机...不然我真的会拿可乐的玻璃瓶敲你的头哦~~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囧……看来我们一闹是有效的~看~楼主终于要更新了(欧飞
linlong422 发表于 2011-7-15 22:19


酱有效率~~那么我们就一直闹到更文为止吧~~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酱有效率~~那么我们就一直闹到更文为止吧~~
糖分王 发表于 2011-7-16 00:22



   

………………我厚道~我偷笑而已~
………………我厚道~我偷笑而已~
linlong422 发表于 2011-7-16 01:24


..........喝着咖啡牛奶路过~~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本帖最后由 纽带的NEXUS 于 2011-7-19 21:48 编辑

匆匆忙忙赶出的一次更新,质量上我实在是没把握,大家凑合看吧。
内容上也就是在承上启下了。
====================
7.一天(下)
  中饭之前,迫水仁得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人员扩充不给全批?!”疾风在办公室里对着她的副官格利斐斯·罗兰质疑道,“理由呢?”
  “恩……是这样的,阿基德小姐的监护期尚未结束,介于这次事件中已经确认有机械傀儡的存在,总局认为需要对阿基德小姐的监护期要予以延长,甚至……”
  疾风:“加大监察力度?”
  “我们这里的位置本来就很靠前线了,这时候设卡给我们可真是麻烦啊!”格利斐斯·罗兰苦恼地说道,“阿基德小姐与希格纳姆小姐的组合具有极强的作战能力,在高町小姐不在的情况下,我们的防空已经很严峻了,这可如何是好?”
  “先把这个问题放一边吧。”疾风整顿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被卡住的只有阿基德一个人对吧。”
  “是的。”
  “姑且就这样吧。”疾风无奈地说道,“把这个消息告诉迫水队长吧,毕竟这些人到时候都归迫水先生管。”
  然后没多久……
  “阿基德的问题我会想办法的。”迫水仁对疾风说道,“你先给琳迪提督去一个消息,我给我小姨也通风报信一下。而且我估计不只阿基德,108的中岛三佐那里也绝不会轻松,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上就算不能加强战力也绝不能倒退,不然一切就都完了。”
  “恩。这次的对手不像上回,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掌握对手的丝毫的线索。”疾风认同道,同时又向迫水提了一个问题,“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点名要这支部队?”
  “你是指第14武装中队?”
  “那可是一支完全被打残了的队伍啊。好的部队我们不是要不到,可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支队伍呢?”
  “你猜猜。”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迫水笑着说道。
  “不见得只是因为质量武器吧?”
  “那是,我还没有那么浅薄。”迫水肯定道,“我挑选他们的理由有三:1)这些人在加入第14武装中队前都经过了一定的挑选,相对于其他地面部队来说他们的底子好;2)由于在第14武装中队中他们接触了质量武器,所以对于这类武器的优缺点他们要比其他地面部队更为了解;3)这是最重要的——这支部队在关塔那摩损失了4个小队中的3个,按常理来说这支队伍的魂应该被打残了,可是这支剩下的小队在关塔那摩事件后没有倒下!他们依旧维持的每日的训练。这可不是随便哪支队伍能做到的。把这支队伍拉到我们这里,对他们来说是个机会,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而且在上次的JS事件中你们也应该有所感触才对吧。”
  “对。”疾风认同道,“得力的人手、或者说是部队,在关键时候总有不足的感觉。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小部队吗?”
  “小部队就非要缺兵少将吗?”迫水反驳道,“尤其是在像我们这样的部队的时候。”
  “那行,这支队伍我就交给你了。另外关于你特别找来的那个人——艾伦·史密斯,你是打算让他做你的副手?”
  “对,我这边要同时训练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组人员,我打算让他替我帮着第14武装中队训练,好歹也是从‘科拉西’训练营里出来的,这点程度的话对他不是问题。”
  “好吧,听你的。”疾风把对“科拉西”这个词的疑问暂时放在一旁。
  看来这是与“狙击手”性质相近的词汇啊。疾风这样想道。
  “这些人下午就到,我希望让他们先暂时低调点。”迫水看着疾风说道,“一个关塔那摩事件后这支部队由于跟质量武器沾了边,日子目前不太好过,人员到现在还是只有一个满编的小队。我们这里也有不少人对质量武器比较排斥,先让他们低调点,过些日子这些人有点成绩了在开始对他们补充人员,你说呢?”
  “听你的,这方面你是行家。”
  “行,就这么定了。”
  (当日下午,12:30P.M.,机动六课大会议室。)
  “我听说你们都是经过挑选的英雄好汉;你们中有些人参加了上次的JS时间;有些人的朋友死在了克拉纳加与关塔那摩;有人曾经受过功勋,有人直到现在还在饱受非议。”在大会议室里,迫水仁踱步走在一队近50号人面前,那是新补充进来的原来第14武装中队的那一批人员,这些人员将暂时作为机动六课的直属队来处理,“我知道你们很优秀,而我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更上一层楼,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你们的训练从今天下午——也就是现在,起正式开始!我还可以明确告诉你们:要是整个训练科目都按照我的套路来进行的话,我能宰了你们这帮家伙中的一半!然后让剩下的尽可能的活到老死。”
  不仅这帮人,在边上坐着的原六课的队员们也被这句话吓住了。所有人瞠目结舌,这在过去从没有人能对他们说这样的话。
  “放心吧,我不会这样干的。因为那该死的地面总局与时空管理局不允许。”
  这真是个冷到彻骨的冷笑话。
  之后迫水对那帮人宣布了一下平日里的作息时间,然后就是……
  “哥!迫水哥!”会议刚结束没多久,一个声音就在迫水的背后响起。
  “艾伦啊。”确定没外人后迫水仁回答道,“别喊那么大声,我这边也是有情况的。”
  “有什么关系?”艾伦疑惑道,“听说你在这里干得不错,你们刚刚经历了一次战斗,上峰对你们的评价好坏不一,但至少你们收到了肯定。”
  “是啊,收到了肯定。”迫水苦笑着说道,“还真是好坏不一的收获!”
  “怎么了?”显然艾伦不知道机动六科面临的一系列麻烦。
  “上峰没有把我要的人员全部批给我们。”迫水犹豫了几秒钟后说出了实情,“我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将会是定在最前沿的部队之一,得力的人手当然是越多越好。可是上头卡了我这里的一个名额,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要面对的情况会严峻许多。”
  “那个人要那么重要吗?”艾伦诧异道。对此迫水简述了一下阿基德的能力与她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听完艾伦直摇头。
  “在这个问题解决前,战场上空的防御问题我能托付的人只有原先的几个队长队副、还有原先的先锋队的领队兰斯特与你来处理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有!”艾伦回答得斩钉截铁,“保证完成任务!”
  “可以。”
  “我这里也有两个问题,迫水哥。”
  “说。”
  “1)我听说直属队的训练中每人每天只配发50发子弹。这是真的吗?”
  “是。”迫水肯定的说道,“一人一天两个弹夹我已经很满足了,本来我的预测是每人一个弹夹甚至更少。”
  “我们当年在‘科拉西’可是每人每天500发子弹的训练量啊!”
  “我有我的办法。”迫水仁显得成竹在胸,“这点你不必提我操心,当然平时的训练你也要多担待点,明白?”
  “哦。”艾伦回答道,“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说。”
  “恩……”艾伦的神色开始变得微妙,踌躇半天后说道,“算了,不问了。”
  说完转身就想走。
  迫水怎么可能会就此放了他!他面无表情的一把拽住艾伦问道:“到底是什么问题?!说!”
  “没事,小问题而已。”艾伦干笑着回到道。
  “小问题也说!跟我玩保密,反了你小子了!”迫水冷笑着继续质问艾伦道。当然那只手始终没松开。
  “迫……迫水哥,你饶了我吧!我不敢说。”
  “我命令你说。”迫水冷着脸说道。他已经大题猜到那个问题的大致框架了,他缺少的只是一个确认。
  “那个……我照实说了,迫水哥你不怪我。”
  “不怪你,说。”
  “那好迫水哥,你先放开我。”
  “好。”迫水松开手,“告诉我问题内容,还有是谁纵容你问的也要一并回答。”
  “这……”
  “还不说?!”迫水冷笑道,“我们两个谁是老大?”
  “是你,排长。”
  “我是不是你的老上级?”
  “是!”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说!”
  “是!第二个问题是雷诺哥他们托我问你的。内容是:迫水哥的嫂夫人人选定下来了没有。”
  “啥?!”
  这个问题把迫水当场雷住。随后就是对艾伦用胳臂肘子予以锁喉一击。
  “他让你问你就问?”迫水冷笑到,“你可真够实诚的。”
  “迫……迫水……迫水哥,我……我错……错了。拜托,放手。没法呼吸了。”
  “行,我有条件。”手臂上的力量没放松,迫水说道,“我的事不许你泄露半个字,有人问起的话就说我们之前不认识,明白?”
  “为什么?”艾伦感到很诧异。
  “告我你明不明白!”手臂上的力量再次加大。
  “明白明白!赶快放手,呼吸……不能呼吸啦!”
  “明白就好。”迫水放开艾伦,“说正经的:这次新调给我们的那个小队,你是这个小队的副小队长。”
  “啊?!”艾伦当场听傻了,“我是副小队长?那小队长是谁?”
  “我。”迫水肯定的说道。
  “那这个小队原来的正副小队长呢?”
  “在交出部队后一个转业回家,还有一个去别的部队了。”
  “……无语。”艾伦评价道。
  “行了,人都走了有什么好多说的。”恢复严肃的迫水说道,“有信心没有?”
  “……呵呵”艾伦挠头苦笑道,“有点麻烦。”
  “行,比盲目自信好。”迫水笑了笑,“等会儿体能测试,别落下。”
  “得嘞,迫水哥,你就瞧好吧。”
  迫水口中的体能测试是他给这波新来的队员的一个下马威。
  25至30公斤的一个圆木上钉了一个把手,然后扛着这颗圆木跑6000米。
  由于这个测试只是针对那些原第14武装中队的成员,所以先锋队的那些小鬼有幸逃过一劫。
  迫水带头扛起一颗圆木吼道,“这6000米我会带头跑,比我慢30秒以上的今天晚餐量减半!整个过程不许使用魔法!跑!!”
  说完带头向跑道冲去。
  那些人顿时慌慌张张的每人扛起一颗圆木跟上。
  先锋队的那些小鬼看的冷汗直流!这种训练在过去她们从来没接触过,事实上这种训练在现在的米特切尔达的各个部队中也都没有。
  她们再次意识到了她们与眼前的那个新队长之间的差距。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眼前的这个迫水仁曾经是全米特5公里武装越野跑的亚军,而新来的艾伦对这个考试也不陌生,‘科拉西’时期每人每天早上一趟5公里武装越野、再打200发子弹与魔法训练,然后再是早餐。
  其他人就未必了能撑住第一次了。
  6000米跑完,迫水略微调整了一下他的呼吸,然后开始看有哪些人有问题。
  跟在迫水身后的艾伦有些微喘,但也能坚持。可惜其他人的脸色就不太好了。一个6000米跑完,有不少人的脸色都发白了。
  “米特的军队战斗力的确下滑了不少。”迫水这样想道,“光是体能上就比过去差了一大截啊。”
  背景是队形已经被拉成一条长蛇的一个小队的疲惫不堪的身姿。
  “每天早上,你们都要这样跑上6000米!”在整完队后,迫水对那些人说道,“然后再是早餐。明白没有?”
  “是。”这声音回答的有气无力。艾伦无言的看着迫水,他知道这样的回答会带来什么。
  “别给我没精打采的!好好回答!”一击暴喝猛然爆了出来,“听明白没有?!”
  “是!明白长官!”那些人吓得慌忙回答道。
  “休息十分钟。”迫水看着这些人说道,“现在解散。”
  中午的训话加上刚才的训练,那些自以为算是米德切尔达的各部队中的佼佼者的战士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带领他们一同跑完了那6000米的领队则让他们有了种“如果能熬过他的训练,说不定能变得更强!”的感觉。
  毕竟都是些热血的小伙子们组成的队伍,好斗的性格是不会消失的,适度的挫折反而会助长这个性格。这点上,先锋队的那四个小鬼也是这样。
  而经历过这些的迫水比谁都明白这一点,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当日晚,21:15P.M.,机动六课队舍,迫水仁的单人宿舍。)
  “也就是说,你用了当年我们在‘科拉西’的那个见面模式来招待那些新人?”通讯器里传来了无奈的声音,“你甚至还刻意模仿了当年飞鸟的发言?你可真行!”
  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今天的白天曾与搜查二科的银次调侃过迫水仁。
  “有什么关系,反正效果也挺好的。”迫水一边翻着一本小说一边闲散地说道,“更何况飞鸟哥一直是我的目标,偶尔模仿一下也没什么。”
  “你就不想想如何超越?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你怎么不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那样更贴切吧。”迫水边翻书页边说道,“有事问你,雷诺。你是不是又在外面胡说八道了?”
  没错,与迫水仁现在在通讯器里通话的正是吉姆 雷诺。也就是艾伦嘴里的那个“雷诺哥”。
  “你指哪件?”雷诺悠哉的反问道。他正在享受着迫水接下来的反应。
  “‘我的嫂夫人人选’问题。”迫水的语气开始变得糟糕起来,“你没事找事是吧。”
  “哪有啊二迫迫,我这只是出于对多年好友的关心才问的啊。”雷诺调侃迫水道,“好好说,有喜欢的人没有?我可听说那可是单身男同胞们的‘梦想乡’啊!”
  “我去你的‘梦想乡’!”迫水立刻开始回击,“我告诉你:1)我去那里是带兵打仗的,不是去无聊脑残的!2)里面的女人不是结了婚的就是有男朋友了!有些都当妈了!少把你那些诸如‘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或‘只要锄头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这样的歪脑筋灌输给艾伦,人家比你正经多了!还有‘二迫迫’是怎么回事?!我的绰号怎么又变了?”
  “简单。”雷诺嬉皮笑脸的回答道,“你不是‘万年老二吗’?跟你近的又喊你‘迫迫’什么的。那合起来不就是‘二迫迫’了嘛。”
  “行,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随你,我不管。”迫水仁放弃抵抗,“还有谁知道这个绰号?”
  “要我推广吗?”
  “你只要敢我就把你当年那些丑事全部都给你老婆抖出来,我相信那只母老虎不会放了你的。”
  “……好吧我不说了。”显然迫水的手上还有那么一张牌来化被动为主动,雷诺不甘心的说道“说真的,你这事没想过?”
  “吉米。”迫水用朋友间用的称呼对雷诺说道,“这事到此为止。我是不会忘了她的,别再拿这事来开玩笑,好吗?”
  “行,你有你的执着、你的恋爱、你的成就。没人管你这个‘二迫迫’。”
  “废话完了?我挂啦啊。”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没问你呢。”
  “‘懒驴拉磨屎尿多’,说!”
  “我有个义女,在……”
  “我这,我知道。”迫水打断雷诺的言语说道,“我会多加历练她的。”
  “拜托了。”雷诺的口气转为严肃,“我欠那孩子的,替我照顾好了。”
  “好说。”迫水一口答应,“那孩子头脑不错,专业技能也很优秀,人也刻苦。是个好苗子,你不说我也要多培养她的。”
  “有劳了,挂了啊。”
  “拜。”迫水挂断了通讯。
  而另一边……
  “说!阿迫刚才说的‘当年那些丑事’是什么?!老实交代!”
  “不!老婆大人!你听错了!”
  “少罗嗦!”
  “别把你的‘长枪’掏出来,真的会死人的!”
  看来,某些人的这一天注定还没结束。
  时间,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一个月。
  而这之后等待六科的便是地狱般的战斗。
==============================
剧透一下(假设这也能叫剧透的话。):记得在看《集结号》时有过这样的一句话“哪有打仗不死人的!”
明白没?(开溜。)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好长~
辛苦了朋友~
先顶了再看~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