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還是過去篇啊.....
什么時候回到現在呢
還是過去篇啊.....
什么時候回到現在呢
Guest from 221.126.242.x 发表于 2011-10-5 23:58



   

╮( ̄▽ ̄)╭因為是被空白出來的時間段~我有很大興趣去寫…
…加上是聖王女的故事~可以延伸到霸王的故事~所以目前還是過去篇為主~大概會寫完奧維利爾聖王女的一身吧(歐飛
其實主要是寫孩提的時候與出國遇上霸王的故事~感覺很有趣……(歐飛
加上現在VIVID夾帶這過去的記憶~完全可以做為參考╮( ̄▽ ̄)╭開心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10-15 23:10 编辑

第62章 過去篇十一·何謂信仰

在聖王下令之後,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意料之外的事情卻發生在奧維利爾身上。

聖王家後花園,小奧維利爾早早起床。她已經很久没有一個人到後花園去散步了。難道早起小奧維利爾在花園東逛逛西瞧瞧,一只非常美麗的紅色蝴蝶從她的身旁飛過。被美麗的蝴蝶所吸引到,擁有雙色眼瞳的小女孩誇過樹叢,在花園的某個樹蔭下,她再次見到十天前出現的女刺客。

刺客:早上好啊,聖王女陛下。
奧維利爾:為,為甚麼,你會在這裏的?王城的守衛明明很深嚴才對的啊。

奧維利爾急忙看看四周,一個人都没有。她心裏懸了一下,這下糟糕了。雙色眼瞳緊緊的盯着一身紅色長裙的女子。刺客靠在大樹上,一臉不以為輕笑着。

刺客:不必那麼大驚小怪,在這片土地上,能看到我的人大概也只有妳了。

微微長的黑色眼睫毛,秀氣的臉頰,精致的五官,保持着微微的笑容下有着一份神秘與淺淺的悲傷。

男性聲音:奧維利爾?
女性聲音:奧維利爾小姐?

不相信眼前站立着的刺客的話,奧維利爾拉着來後花園找她的侍女和聖王。

奧維利爾:聖王陛下…那晚的刺客在那裏。

奧維利爾指着女刺客緊張的說到。

侍女:…奧維利爾小姐,那裏甚麼人都没有。
奧維利爾:你說甚麼啊,她就在那裏啊…

奧維利爾看向聖王陛下,她希望聖王相信她。

聖王:…樹下没有人。
奧維利爾:怎麼會…

看着為難的奧維利爾,聖王繼續說到。

聖王:倒是有一只很美麗的紅色蝴蝶在飛舞呢。
奧維利爾:…她…

奧維利爾看向樹下,紅衣女子依舊靠着大樹站立在那裏。女子深邃的黑色眼眸看向奧維利爾身後那些看不到她的人,秀氣的臉露出苦笑着。

侍女:……

聖王蹲了下來,摸摸奧維利爾的額頭。被急壞的奧維利爾的體溫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點升高,可是那不是發熱的症狀啊。其實那是聖王為奧維利爾在下人面前有個下台的台階而已。

奧維利爾:……
聖王:看上去身體還没完全恢复。

侍女還算是聰明的。

侍女:我們回房間吧,奧維利爾小姐。
奧維利爾:……嗯……
聖王:要和我一起用餐嗎,聖王女陛下。
奧維利爾:陛下啊。
聖王:要叫上王子嗎?
奧維利爾:…當然要。

即使繼承的是正統血緣,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權力。所以奧維利爾從不允許下人叫她聖王女陛下。她還不夠自信,還無法接受這個稱呼。看着失落的小女孩,聖王溫柔的哄着她。

全國範圍搜查也找不到刺客一點痕跡和消息,這樣的人,卻出現在奧維利爾的眼前。在其他人看來,聖王的後花園這幾天多了一只很大很漂亮的豔紅色蝴蝶在叢林中飛舞。

而這在奧維利爾看來,刺客一直守着她。被盯了幾天的奧維利爾終於忍不住了。她沖到花園去捉刺客。

刺客:你要幹嗎?
奧維利爾:捉住妳!

在侍女侍衛的眼中,平時認真的奧維利爾小姐一改過往愛習武的作風。是可愛的奧維利爾小姐在花園與蝴蝶嬉戲。

奧維利爾小姐正在與美麗的蝴蝶嬉戲,同樣是認真可卻是可愛無比。美麗的紅色蝴蝶似乎一直在捉弄小女孩,蝴蝶一時停在小女孩的背上,一時停在她的鞋子上,一時還停在她的頭上。每個早上就在花園裏捉啊捉,一捉就連續捉了四天。當然無論奧維利爾怎樣努力,蝴蝶還是在戲弄

小奧維利爾。倒是奧維利爾的這樣一個行動在王城內慢慢的傳開,人們開始議論奧維利爾的可愛。

刺客:真可惜今天還是捉不到我呢。
奧維利爾:啊~我不管妳了。
刺客:…是妳在管我好不。
奧維利爾:哼,我回去了。
刺客:嗯,再見。

刺客看着依舊氣壞的小女孩壞心眼的笑着。

奧維利爾:哼,明天我一定會捉住你的。

刺客愣了一下,她是真的那麼討厭她嗎?還是說……

刺客:嗯,我在這裏等妳。

假裝聽不到她的話,奧維利爾加快腳步的離開。看着小女孩的身影在拐角處消失,神女紗華嘟嚷到。

紗華:明天會下雨呢,聖王女陛下。

她本已停止的時間,因錯意的邂逅而再次轉動。

翌日,從深夜開始雨一直在下。小奧維利爾悶了,她想去花園找她。因為她總是那麼的直率,所以怕她偷偷漏出去的侍女們一直守在奧維利爾

身邊。

奧維利爾:好想出去啊!
侍女:等雨停下來了,您才可以出去哦,奧維利爾小姐。
奧維利爾:啊,這雨甚麼時候才停啊?

小奧維利爾看着愣着不知不覺就趴在窗户前睡着了。

聖王: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唔…呃…聖王陛下…
聖王:午安哦,聖王女陛下。

小女孩睜開朦朧的眼鏡看到的是聖王的笑臉,於是整個人驚醒了。

奧維利爾:聖王陛下,早上好。
聖王:已經是午後了,陛下。
奧維利爾:……啊。

等小女孩驚訝完,聖王笑着指着小女孩的嘴角,奧維利爾立刻反應過來,打瞌睡的時候流口水了。嗚嗚嗚,好失禮啊。小女孩連忙抹去黏在嘴角的口水痕。可愛到極點的小奧維利爾讓大人們心花怒放。

奧維利爾:午安,聖王陛下。
聖王:午安哦。今天没到花園去捉蝴蝶嗎?
奧維利爾:…為甚麼聖王陛下您會知道的?
侍女:因為認真捉蝴蝶的奧維利爾小姐,實在太可愛了。一個不小心就傳到聖王陛下那裏去了。

奧維利爾刷的一下臉紅了,好想找個洞钻進去,都是她害的……對了,外面的雨還没停,她還在外面。奧維利爾看向窗外,雨還在下,午後的天空深沉沉的。

奧維利爾:聖王陛下,我能現在到外面去嗎?
侍女:外面還下着雨呢。
聖王:為甚麼?

為甚麼?是要告訴他自己去捉蝴蝶好,還是說…自己去捉刺客,可是其他人根本看不到她啊。奧維利爾低着頭正努力的思索着要怎麼找理由出去。

聖王:你是要去找她嗎?
奧維利爾:嗯…咦!

聖王拿出一個非常漂亮的籠子。在籠子裏面,那只美麗的紅色大蝴蝶不時拍打着帶有幾分神秘黑花紋的紅翅膀。

聖王:我把她請進來了。

這蝴蝶,奧維利爾捉了幾天都捉不着,卻被聖王裝在籠子帶到她的房間來。這又高興又打擊的心情,是甚麼?

聖王將籠子放在奧維利爾面前,看着一臉鬱悶的可愛的小女孩。

聖王:她叫甚麼名字?
奧維利爾:名字……

啊,奧維利爾果然是小孩子,明明認識了好幾天連人家的名字都没問。於是,聖王和侍女看到了小小的聖王女陛下極其有趣的一幕。紅着臉憋着一臉不服氣的小奧維利爾對着籠子內的蝴蝶問到。

奧維利爾:妳叫甚麼名字?

紗華偷偷的笑了,妳也太可愛了,問個名字還害羞得臉紅。

紗華:紗華。
奧維利爾:紗華…她叫紗華。

聖王被奧維利爾突然又認真又可愛的表情愣住自己了。

聖王:紗華,嗎真是個很美麗的名字。
奧維利爾:…嗯。

慈祥的聖王將裝着蝴蝶的籠子放在了地上,輕揉奧維利爾的頭,將蝴蝶交給奧維利爾便離開房間回去工作。

美麗…的確,紗華這個名字和她如此的相配。等等不對,啊,奧維利爾還是覺得很糾結。自己在花園好幾天都捉不到的蝴蝶,聖王陛下一下子就為她捉到了。不僅如此,她睡覺流口水還給聖王陛下看到了,還在聖王陛下面前問一只蝴蝶的名字,好丢臉啊。

在奧維利爾的房間內,只有她和那名為紗華的蝴蝶。而在奧維利爾的眼中,那是一個身材輕紗紅色長裙,有着一頭美麗的黑色長發,和黑色眼眸的女子,女子右腳輕盤左腿,托着下巴輕輕的坐在籠子上。

奧維利爾:妳笑什麼?
紗華:笑你,很可愛呢,奧維利爾聖王女陛下。
奧維利爾:……

被紗華稱為聖王女,奧維利爾卻一點也無法高興起來,她很清楚的知道,很多人都無法承認她被稱為聖王女的稱呼。稱號是聖王所賦予的,可是聖王卻没有下令讓人們將奧維利爾稱為聖王女。只有九歲的奧維利爾更加不懂得聖王所做的事情背後的含義。看着對“聖王女”這個稱呼而低着頭的奧維利爾,紗華一眼看穿…小孩子就是麻煩,紗華也不說甚麼就這樣定定的看着奧維利爾。

然後…後知後覺的奧維利爾在愣完之後,立刻躲得遠遠的。小女孩退離籠子兩米,她擺出一副防禦姿勢。

奧維利爾:……
紗華:怎麼了?
奧維利爾:你敢亂來,我就讓聖王陛下將妳捉住。
紗華:捉住…?
奧維利爾:對。
紗華:我只是順了那個男人的請求進來的。

女子輕輕的站起來拍掉衣服上的水滴,便又輕輕的坐回到籠子上。她看上很輕很輕,隨着她坐到籠子上,籠子没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和變化。

早上,傾盆而下的大雨落個不停。大樹下已經無法站立了,紅色的大蝴蝶停在了花園的樹枝上。一個魁梧的人撑着雨傘出現在花園內。傾瀉的雨没有阻止身影的移動,人影反而變得更加的清晰。聖王家的聖王陛下独自一人撑着雨傘來到花園。她就在那裏愣愣的看着這個在花園裏,大雨下不斷徘徊的男人。高貴的聖王陛下似乎在尋找着甚麼?

雨傾盆而下,為奧維利爾而來到花園的聖王陛下,終於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找到在棲息的蝴蝶。他來到密集的大樹下,將雨具收起來。聖王仰起頭看着美麗的蝴蝶,而毫不在意那些雨滴隨意打落在他身上。

聖王:好久不見了,神女大人。

坐在樹枝上的女子一動不動的在那裏。

聖王:真的很對不起。現在的我已經無法看到您,無法聽到您的聲音了。由我的雙手奪取生命的那刻開始,我就知道我失去了一些東西。只是没想到,失去的是您。

年少時候曾經見過的那個高貴而豔麗的女子,現在已經無法看到了。聖王所看到的只是停在樹枝上的蝴蝶不是拍打着翅膀。

聖王:謝謝您。

坐在樹枝上的紗華用右手手背托着下巴,左耳佩戴的紅色耳環閃耀着光芒。

旭日之心:神,請問需要現身嗎?
紗華:不必了。

蝴蝶在樹枝上,不時輕輕抖動着翅膀,她就安靜的停在那裏。

聖王:謝謝您能到這裏來。謝謝您…救了奧維利爾。

聲音:是她自己救了自己。我說過了,我是個失敗的神,只是在中途將巫王暗咒破解了而已。

她總是這樣,要不是大話連篇,要不是於心不忍。對於不受時間的所約束的她而言,眼前的這個高貴的男人無法與那時的熱情的少年重疊。

即使還是無法看到神女的身影,可是那傳給他的話語讓他感到高興。

聖王:我呢將聖王家的命運强制的壓在了孩子們的身上。我想看着奧維利爾成為最强的王,不過,我知道我大概没有那樣的機會。一直守護在

她身邊,總有一天,她會長大她會離開。我們聖王家,能在這個走多遠,能為這個世界結束戰爭,我已經無法想過去那樣坦誠的回答:一定會。殘酷也好,悲傷也好,憤怒也好,我能向你祈禱嗎?

紗華:那願望是…?
聖王:請您陪在奧維利爾身邊。

在這個並不信仰神的世界,在這個用魔法去殺戮,隨意踐踏大地的世界上。人們所信仰的不再是神,而是擁有最强的力量的王。信仰權力,仰力量,信仰自己心中所畏懼所厚愛的王族。

那些被人所信仰的君王們,在他們的心中所信仰的又是甚麼?神女紗華知道,王所信仰的一定不會是神。

聖王:在這個戰事連綿,白骨露野的世界。為了能統一貝爾卡,我希望奧維利爾能成為最强的王。讓聖王家成為最强的王族。我希望你能為我們見證那一刻的到來。

他打從心底的憎恨戰爭,他討厭自己的虛偽,他為了能統一貝爾卡不惜一切。哪怕是神,他也要利用。

她看着他仁慈與溫柔的面具,看穿那面具下的恨與苦。

高貴的聖王向蝴蝶伸出粗糙而厚實的手。生命存在的時間很短,對於神女而言這些如同流星般一樣不足為道。

美麗的蝴蝶拍打着翅膀,選擇停在聖王的手上。

紗華:妳的父親大人說,妳很喜歡我,讓我來陪你玩
奧維利爾:…就是這樣。

過程的重點都被紗華給省略了。不過她知道奧維利爾還是很充滿的小陛下,要騙也要編全套,要哄也要服侍周到。

紗華:知道為甚麼,聖王賦予妳聖王家正統王女的稱號,卻不對外强制要求更改稱號。
奧維利爾:為甚麼?
紗華:是否能承受起聖王家,不在於其他人,而在於妳。
奧維利爾:我…?到底甚麼意思啊?給我說明白點。
紗華:妳這是求人的方式嗎?太粗魯了。
奧維利爾:…很抱歉,請您告訴我。

雖說奧維利爾長得很有王的氣質,可是這性格怎麼看上去不太相配啊。

紗華:承受不起,總有一天妳會自己先倒下。承受得起,證明得到……

前半句話一出,奧維利爾馬上明白了。

奧維利爾:只要努力的話,總有一天會被認同的,對嗎?

好像是對,又好像不太對。

紗華:…大概就是這樣。話說,大小姐啊。
奧維利爾:幹嗎?

紗華大大的歎氣。

奧維利爾:甚麼啊?
紗華:明明是王女,叫妳小姐妳還應我。真是毫無自覺啊。
奧維利爾:妳信不信,我不放你出來啊。
紗華:妳敢就試試啊。

--------------------------------

淩晨好困,後面没校對先扔,遲點再校對)歐飛

國慶……没假放…也没關系囧~可是居然兩個台風~還幾次聚餐宴會甚麼的~荷包好傷
還好,還是更新了
因為有人問甚麼時候才回到現在篇
還没呢
我還没寫完奧維利爾聖王女篇呢
而且VIVID現在有插上那些囧~坑人的過去片段,很有擴展的價值
於是乎~希望再花一個月完成
為了加快速度,我已經將原來更新每周2000+字,變成4000+了哦
總的來說~我會努力再努力的

連載快一年了,真的真的很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我無言感激。
奥维利而啥时候长大啊。。
奥维利而啥时候长大啊。。
8456852 发表于 2011-10-10 19:00




-.-其实我将圣王女的故事当作点来写的
一些对她成长有特别意义的故事出现后
就会唰的一下长大了(欧飞~
当然~和霸王的故事我是不会放过的
8+26!!~居然停刊 连续把你欧飞
第63章 過去篇十二·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日子

在與紗華相遇後的日子裏,奧維利爾聖王女的時間發生了變化。雖然一如既往的努力,可是在遇到紗華之後,她知道。聖王的騎士們與她的對戰並非認真,而是對她特别對待。縱使如此,奧維利爾也没有一點氣餒,反而更加的認真,更加的努力。

在奧維利爾身邊的不遠處總有一只美麗的紅色大蝴蝶在飛舞。而在奧維利爾的眼中,那是一位美麗的女子,總是靜靜的與她保持着距離,在她所能目及的地方仰望着天空。即使只有兩個人的房間裏,美麗的女子從不多言,她只是安靜的仰望着與自己紅色的細紗長裙不相稱的天空。

當然有時候,蝴蝶也會完全不見蹤影。那天從城牆外回來的紗華,看到了正在城牆內等候她的奧維利爾。

紗華:怎麼了?
奧維利爾:你去哪裏了,紗華?

每次都是甚麼不說悄悄的不見蹤影,奧維利爾帶着責怪的語氣發問。紗華眨着眼睛理所當然的回答。

紗華:到城裏看看。
奧維利爾:我看你是去和人打架了吧。
紗華:啊?
奧維利爾:你看,衣服破了,手也……

一邊說着,一邊想捉起紗華的手。可是,小女孩的手從女子纖細的手心穿過。奧維利爾有時候真的會忘記,除了她,其他人根本無法看到她,即使能看到…她也無法觸摸到她。小女孩默默的低着頭,心中百般滋味。

紗華:回去吧,下次也可以帶你出去。

神女的手撫過聖王女的發髻,留下一絲短促的溫暖。年幼的聖王女跟在神女的身後,步向城堡。

某天,悄悄的跟着紗華離開城堡到城鎮去的奧維利爾。馬上就遇到了那些欺負紗華的小孩子。

“這次一定要捉到它。”“她是我的。”將比自己年長的小孩轟走。美麗的大紅蝴蝶停在了第一次到城鎮來的奧維利爾肩膀上。

在奧維利爾的眼中,紗華只是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後。

在熱鬧的市集裏,紗華讓奧維利爾答應她,只能使用思念通話與其交談。

奧維利爾:紗華,這是甚麼?
紗華:這是圜果,民間一種很普通的水果…
奧維利爾:難怪我没見過。

奧維利爾:這是甚麼?
紗華:耕種工具。
奧維利爾:這個呢?
紗華:澱粉。
奧維利爾:澱粉?

果然是没有生活常識的王族啊。

紗華:由小麥磨制成的,能做成面包等料理。
奧維利爾:哦哦哦。

……
奧維利爾:這個呢?這是?哪是?
紗華:這是能做衣服的布匹…打造工具的魔石…花的種子…

完全没到過市集的小女孩不停的在城裏的市集興高采烈的打轉着。金色的頭發,雖然只是一般的服侍,可是在奧維利爾的身上,怎麼也擋不了那洋溢出來高貴的氣質,加上佩戴着貴族的衣物,讓奧維利爾顯得與眾不同。這樣也吸引了鼠目寸光。

奧維利爾在小巷被一群流氓攔住,對於奧維利爾而言這簡直就是自滅行為。正當要和流氓打架的時候,剛才欺負紗華的孩子們居然向流氓扔了一堆别人晾曬的床單,孩子們拉起奧維利爾逃走了。

年齡最大的小男孩:你幹嗎不逃走啊。
年齡小的男孩:真危險。
與兩人一起的小女孩:是啊。
奧維利爾:為甚麼我要逃走啊。

蝴蝶停在小女孩的頭上,念話下。

紗華:雖然你能輕易贏他們,不過這樣事情就會弄到很麻煩。這樣不是很好嗎,下次還能出來。

看着眼前拉着自己跑到氣喘籲籲的孩子們。

奧維利爾:謝謝你們。

感恩是積極向上的思考和謙卑的態度,它應該存在在每個人的心中。擁有感恩的心,宛如擁有一顆和平的種子。這樣的人總有一天會變成一位責任,自立,自尊和追求陽光的人。

孩子們經過一番吵嚷,四人還是成為了朋友。年紀最大的是哥哥圖斯,弟弟弗蘭,還有鄰家的小女孩茉莉。這是奧維利爾第一次交到朋友。

集合的時間,集合的地點,有趣的事情。都是孩子們所喜歡的。當然,奧維利爾也不會耽誤訓練和學習。

某天在森林的小河邊上。

弗蘭:哥哥,你真的要去騎士團?
圖斯:嗯。
奧維利爾:為甚麼?
茉莉:圖斯一直都希望能成為像瑟格布雷希特公爵一樣英勇的騎士。

啊,那是我的父親。原來,相信父親的不僅僅只有聖王陛下和王子殿下,還有這些生活在這裏的人們。

弗蘭:可是,不是有傳言說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是背叛者嗎?
圖斯:那是假的啦。好像公爵那樣偉大的騎士是不可能背叛聖王陛下的。
茉莉:不過要成為騎士,會很難。
圖斯:没關系的,這是我的理想。

奧維利爾:理想嗎…

弗蘭:茉莉你的理想是甚麼?
茉莉:嗯,我想成為圖斯的妻子。

小男孩害羞的笑了。

圖斯:奧維利爾,你呢?
奧維利爾:我?
圖斯:你的理想是甚麼?

隨着季節的變遷,奧維利爾所需要學習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其中就包括了,了解其他聯盟國的情況。

只有小男孩那句話,不時的徘徊在奧維利爾的腦海中:你的理想是甚麼?

有時候,無心者一句更勝有心者用心一句。

在那個風雲巨變的世界,借以强大的力量讓一些心有餘力而不足,野心勃勃的帝國怯步的是聖王家。即使是喘息之年,聖王家還是堅持以逸待勞。男孩只要年滿十四歲便可加入騎士團,成為一名士兵。

那是與孩子們認識的數個月後。一如往日陽光明媚的日子。

奧維利爾:紗華,你要去哪裏?
紗華:訓練場。

紅色的大蝴蝶飛出窗外。奧維利爾没辦法,只好比往常更早的來到訓練場。在那裏,奧維利爾見到了圖斯,男孩已經被人打倒在地下。

奧維利爾:你們在幹甚麼!

聖王騎士團,第三團的副騎士長囂張的說到。

騎士長:這家夥一直叫嚷着,瑟格布雷希特不是背叛者。好像這樣的家夥大概也好不了哪裏去。
奧維利爾:你這是甚麼意思?

傲慢的騎士長漠視着奧維利爾,黑着臉說到。

騎士長:我可不願意看到聖王陛下身邊會再出現好像你父親那樣的背叛者。
圖斯:奧維利爾…

男孩努力的掙扎着,卻又被騎士長狠狠的揣了一腳,口中吐出大把的鮮血。

奧維利爾:你給我住手!

騎士長帶着挑釁與不屑。

騎士長:我更加没興趣和你這種不知所謂的小鬼每天玩訓練遊戲。

因為没到集合的時間,在訓練場上並没有其他的士兵在。即使有,那些在貴族面前膽小的人大概也躲得遠遠的。

騎士長:這樣的小鬼,每年都不知道要死掉多少個,多一個少一個…

騎士長一邊說話,一邊亮出了自己的長劍。

由權力而滋生出來虛偽的仁慈,已經扭曲的忠誠。與此相對峙的是單純的友誼,正直的心,不變的仁義。

騎士長的話讓奧維利爾感到悲憤。她不明白,為甚麼,為甚麼錯的是自己的父親,連累的卻是自己的朋友。為甚麼依舊有人相信已死去的背叛之人,也不願意相信活着的慈悲之人。

即使是仁慈,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可能被歪曲。

騎士長抽起男孩,長劍舉起落下。奧維利爾發動的彩色魔光,女孩一記重踢過去,長劍没來得及傷害男孩。男孩被摔到一邊。

刀光劍影,重拳近戰。騎士長的橫掃被奧維利爾躲開,奧維利爾捉住空隙一擊重拳揮向騎士長,卻被劍背擋下來。被彩色魔光所包圍的拳頭與長劍的防禦,產生了强大的碰撞。魔力相互抵觸的氣流不斷疊加,相互排斥,躲在遠處的士兵被這樣的戰鬥吸引住,零零星星的一些士兵從建築物後面走出來,直接圍觀。

騎士長扭曲的臉,奧維利爾的悲憤。

雖然年少,可是被憤怒所驅使的奧維利爾無懼利劍,即使能抵禦長劍的攻擊,可是身上的甲胄還是被劃破。騎士長開始為自己輕視奧維利爾而感到後悔,可他好歹也是個騎士長。眼前的女孩强大的攻擊讓他感到驚訝,但並不足以讓他讓步。特意的挑釁,恶意的話語,他和那些所謂的忠臣一樣,要的是讓奧維利爾在世人面前,失敗,消失。叛徒的孩子,没有資格,那樣理所當然的接受聖王的恩惠和寵愛。

面對着比自己年長數倍的魔導師,騎士的長劍配合着魔法隔空失去了魔法劍刃。騎士長的攻擊不斷在增加,奧維利爾的防禦卻以更快的速度在提升。身體無法跟上長劍的速度的話,那就建立高强度的盾,捕捉對手攻擊的漏洞。

因為身材比較矮小,奧維利爾更加擅長與身材高大的人對戰。相反貴族的騎士雖然身材高大,卻完全不擅於與比自己身材嬌小的人交戰。嬌小的女孩開始將局勢扭轉。騎士長下盤緩慢而淩亂的步伐讓奧維利爾找到了攻擊的機會。騎士長被奧維利爾一腳底盤橫掃,失去平衡,騎士長感

覺到自己一邊手的力量無法支撑傾斜的身體,掌心一合,加上長劍收回,兩手並用。

好不容易得到的攻擊,卻被騎士長一個翻身躲過,可是這已經讓騎士長心裏失去平衡。奧維利爾不給對方絲毫多餘的思考時間,將彩光魔力集合在手中,再次揮向騎士長。因為是蓄力攻擊,讓騎士長再次躲避開,不過地面卻被打出一個大坑。

奧維利爾的拳頭也緊追着身材高大的騎士長不放,拳頭揮出的位置都是致命部位。堂堂一個貴族,一個騎士長,卻被一個小女孩窮追猛打的在地上翻滾躲避着,可是,女孩嬌小的臉龐一臉的憤怒絲毫未減,聖王女的氣勢完全壓住了騎士長。慌亂的騎士長,已經連求饒的機會都没有,奧維利爾的拳頭霎間變成手刀。手刀如嗜血的猛獸向騎士長的頸脈搏劃去。

手刀上的魔光利刃停了下來,紅色的蝴蝶停在了奧維利爾滿是鮮血的手背上。

紗華:已經夠了,奧維利爾。

與此同時聖王也趕到了訓練場。狼藉的訓練場,滿身血痕的女孩,以及逃過死亡的騎士長。聖王看着在一旁完全不敢多言的士兵們,再看看驚

恐失措的騎士長,看着奧維利爾的憤怒消散,餘下的是堅定而清澈的眼神。

紗華:去吧,去告訴所有人,妳的…

奧維利爾邁開腳步,帶着王女的高貴,左手放在右肩上,微微的彎下身體。

奧維利爾:我,奧利維爾·瑟格布雷希特…

以女兒的身份,在聖王和所有人的跟前,許下自己的忠誠,以及自己做為聖王女應具備的一切自覺。

之後的事情聖王親自處置了貴族的騎士長。圖斯被聖王的親衛隊護送回家。

那些在背後議論紛紛的貴族與大臣,那些誹謗的流言開始減少。

奧維利爾在那之後一直懊悔着,懊悔自己没有及時的救下朋友。再次偷偷溜出王城的她,在孩子們的家外遠遠的看着。不過還是被孩子的母親見到。當奧維利爾准備接受對方的怨恨的時候,得到的卻是一位普通的母親對她的感謝和理解。

圖斯的母親:謝謝您,真的很謝謝您救了圖斯。
圖斯的弟弟:謝謝您救了我哥哥,聖王女陛下。

由仁慈的聖王所守護的國家,如聖王一樣溫柔。

在神女紗華的眼中,由聖王將奧維利爾封為聖王女那天開始。那些因父母的過失而壓在孩子身上的怨恨與不解就開始傾斜與聖王。民眾,大臣,騎士,國家之間,王族之間,都議論紛紛。

人間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三年,奧維利爾十二歲。奧維利爾的成長與强大將這些沖淡,聖王的的決定没有錯。

只可惜世界的戰局再次發生變化。聖王迫不得已的讓奧維利爾以留學為名,送往修托拉國。

在聖王的王座面前。

聖王子:父親大人。
聖王:怎麼了,王子殿下?
聖王子:雖然說讓奧維利爾呆在我們的最後方是好。可是,這樣的話,可能會導致其他聯盟國產生歧見。
聖王:還記得“摇籃計劃”嗎?
聖王子:當然。父親大人,您是想…?
聖王:等奧維利爾離開後,我會搭乘最新的“摇籃”前往各個聯盟國,並將“摇籃”的技術贈予他們,做為建立新的聯盟的條件。

此時距離“現在”約580年前。

聖王子:父親大人,你要親自前往?
聖王:嗯。
聖王子:請讓我去吧?
聖王:現在的你還不行,好好的留在這裏學習管理國家。我會以“神”的名義,為你和奧維利爾打下最堅實的基礎。總有一天這些將會成為你們統一貝爾卡,結束戰爭最好的利器。

聖王望向窗外,美麗的大紅色蝴蝶拍打着翅膀緩緩的離開窗台。

聖王所做的一切,奧維利爾並不知曉。在奧維利爾身邊的紗華,知曉一切。

三年的時間對於人而言並不短暫。在奧維利爾起行前,聖王來到了花園。在所以人的眼中,奧維利爾是在和蝴蝶玩,可是,在奧維利爾的眼中,她花了三年依舊無法真正的捉到紗華。

蝴蝶突然飛離,它在聖王身邊飛舞着。比起半吊子的聖王女,掛着一張笑臉,卻在暗處手段驚人,明處手段高超的聖王更加有趣多了。

世上千百萬的人,就總有那麼一些人很特殊。

聖王讓蝴蝶停在自己的手背上。

聖王:不是說好了嗎。
紗華:…早知道那麼無聊,就不答應你了。

在奧維利爾的眼中,聖王是個很偉大的人。明明無法看到紗華,卻視乎能與紗華交流。為了打發時間,紗華將王城裏的人都捉弄過,就唯独聖王,她不屑捉弄。

蝴蝶離開聖王的手背,飛回聖王女的身邊。

聖王:今天還去訓練場。
聖王女:當然。父親大人我們一起去嗎?
聖王:你和騎士長最後一次的實戰,我一定去捧場。
聖王女:我會大獲全勝的。

寬厚而溫暖的大手牽着小小的手心,父女兩人的身影被初升的太陽拉長。

修托拉王國,一個位於高原地帶的國家,國家長年氣溫偏低,國民的身體强壯,愛好修煉武藝。掌權修托拉王國的是英格瓦尔特家-霸王家。

修托拉王國是聖王家第一個盟友國,兩國的聯盟關系已經持續了百年。而修托拉王國也正因為如此成了聖王家最後方的戰線。兩家的關系也相當親密,聖王家的孩子會前往修托拉王國學習,霸王家必要時期也會派出兵力支援聖王家。

本來就是聖王家的養女,奧維利爾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須代替哥哥前往修托拉王國學習。聖王女自身也很安心,因為聖王告訴她:我以前也去過那裏,還被上一代的霸王當自己孩子那樣照顧過。而且他們的近身格鬥可是很厲害的。

在那裏一定能遇到更加强大的對手。一想到這樣聖王女就不由得偷樂。

--------------------------------

orz真的是久違的更新,没想到連載一年,居然就在這時遇到瓶口,還好没擠死在瓶口。

一章三年飛躍,下一章就是古代貝爾卡霸王出場。這段時間一直在掙扎,要怎麼寫,要怎麼才能寫出來,怎麼寫好。

這章幾乎一下子壓縮了很多東西進去。

我也知道觀眾們對過去篇的喜愛不高,不過因為是私心(毆死一千次

所以我也就寫了,之後我會尽量用1-2章結束聖王女的故事的。

再次萬分感謝看了我連載一年多來,你們的支持!!!

特别感謝8456852君每次對在下努力的催稿(毆死一百次

→_→本來是想拖到VIVID更新才更新的。好想知道兩只王的對話……可是……實在等不來了,我真的不是在催漢化啦(毆死一萬次
啊哈哈,催稿原来有用
啊哈哈,催稿原来有用
8456852 发表于 2011-10-25 12:26



   

orz
其实我纠结了很久的了
一直下不了手
终于卡过了
希望下次的更新能恢复正常
第64章 過去篇十三·得與失的劇變

奧維利爾十二歲独自一人,遠赴位於北方高原國家-修托拉王國開始了漫長的留學。

護送的車隊到達了修托拉王國的王城內。聖王女沖沖下來,到處張望,她並非在張望陌生的地方,她在尋找一個輕盈的身影。

男孩聲音:您好。

聖王女轉身看到一位有着淺翠色頭發的少年,俊俏的臉龐,右睦是優雅的紫色,左睦是親切的藍色。這是聖王女第一次見到與自己一樣擁有算雙色眼眸的孩子。從少年的裝束和說話的方式,聖王女衡量着少年的身份,同時也回以禮貌的問候。

聖王女:您好,初次見面,我是奧維利爾·瑟格布雷希特。
少年:很高興能見到您,奧維利爾聖王女陛下,我是克勞斯·G·S·英格瓦爾特。

哦,原來是修托拉王國的王子殿下。

克勞斯右手放在左肩上,輕輕俯下很紳士的表示對聖王女到來表示歡迎。這也是克勞斯第一次遇見和自己一樣擁有雙色眼眸的人。金色的秀發,可愛精致的臉龐,右睦是平和的寶石綠,左睦則是自信熱情的紅色,還有那溫暖的笑容。

既然被邀請了,聖王女也只好先跟着克勞斯前往王城內向霸王家的當家打招呼,以及整理行李,剛剛到步後的事情還是很多的。雖然克勞斯一直在幫忙,但是一連忙碌下來還是花費了兩天的時間。

那天聖王女一人前往修托拉王城的花園。

克勞斯:您好。
聖王女:您好,克勞斯陛下。
克勞斯:你在找什麼?
聖王女:…你怎麼知道?

剛才克勞斯去找聖王女,侍女告知他聖王女陛下去了花園。

侍女:聖王女陛下的蝴蝶貌似走失了。

克勞斯定定的看着聖王女。

聖王女:怎麼了?
克勞斯:修托拉國是高原國家,我們這裏的花園無法適應蝴蝶這樣的生物生長的。
聖王女:是嘛。謝謝你。

聖王女回以克勞斯感謝的笑容。雖然口上說的是謝謝,可是聖王女還是轉身繼續尋找蝴蝶的身影。

如果不是在這裏長大,克勞斯可能真的會相信聖王女的話。可是在這個寒冷的國度長得的他,很清楚的知道,這裏没有蝴蝶。在花園裏,能生長的花很少,大部分都是綠色的樹類植物,就連一些大樹的樹葉也並不茂盛。看着執作的聖王女,克勞斯只好跟在她的身後,隨意眺望。

聲音:你在幹嗎?

聖王女:紗華!

順着聖王女目光所停留的方向,克勞斯看到了一只美麗的蝴蝶,紅色的翅膀上夾帶着黑色神秘的紋理,蝴蝶輕輕的停留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

回應聖王女的呼喚,紅色的蝴蝶緩緩的飛向聖王女。美麗的王女優雅的伸出手,蝴蝶輕輕落在她的手背上。

紗華:這是誰?

聖王女:這是修托拉王國的王子陛下-克勞斯。

克勞斯:您好。

聖王女:……
紗華: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吧。
克勞斯:…嗯…
紗華:哎呀哎呀,看來以後得小心點才行了。
聖王女:紗華,不許無禮。

蝴蝶從聖王女的手上飛離。

聖王女:你要去哪裏?

思念通話。
紗華:去看看你的新房間。

聖王女:克勞斯?
克勞斯:啊,有事嗎?
聖王女:能拜托你一件事嗎?
克勞斯:什麼事?
聖王女:不要讓大家知道,你能聽到紗華的聲音,可以嗎?
克勞斯:為甚麼?
聖王女:因為……

因為大家都既看不到紗華,也無法聽到紗華的聲音。被大家知道克勞斯你能聽到紗華的聲音,克勞斯可能會被大家當成怪人的。她在為他擔心。

聖王女:這就當成我們兩人之間的秘密,好嗎?

聖王女向年少的霸王伸出纖細的尾指: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

在過去的時代,女孩十六歲被定為成年,男孩十五歲便是成年。

聖王女十二歲留學與修托拉王國,與霸王的兒子克勞斯被視為姐弟一樣學習,生活。聖王女過着忙碌而愉快的生活,與克勞斯一起學習,兩人相互切磋,兩人共同討論。雖然不時會有些不知所謂的貴族來找聖王女的麻煩,聖王女也一點不介意,所有莫名,苛刻的挑戰都接受。

而聖王女與紗華一起的時間也變得越來越少。

轉眼四年過去。修托拉國為這位來自異國的王女舉行了盛大的成年禮。十六歲的聖王女,已經是一位亭亭玉立,楚楚動人的少女。在高貴美麗

而武藝高强的聖王女身邊的是:未來的霸王以及聖王家的當家-聖王女的父親。

修托拉國全民上下都非常喜歡這位王女。因為她還會不時的到城鎮去與民眾交談,幫助需要的人們。她親切,美麗,强大而善良。她的一舉一動深深的吸引着克勞斯。而霸王家也相當的看重這位王女,她的到來,修托拉王國得到聖王家的援助相當豐富,從日常的糧食援助到各項魔法科技的發展,聖王家都給予了大力的支持。

而在聖王女十六周歲的成年禮上,聖王陛下親自前往修托拉王國,就更加的證明聖王對聖王女的重視。

在烽火狼煙的日夜,大地上戰車轔轔,天空上戰船蕭蕭。戰敗的國家,被灰蒙所覆蓋,失去白晝,痛苦宛如潮汐。戰勝的國家,夜夜歡騰,暴行猶如歌唱。

統一貝爾卡,停止戰爭。由最愛的女兒奧維利爾聖王女前往修托拉王國那時開始。聖王以“神”的名義開始了漫長的遠征。

能傾聽神的仁慈,能熟知神的强大,深知神對世人的憐愛。

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們,因戰火而家破國亡的人們,因殺戮而痛失至愛的人們。聖王家的裏面所展現出來的仁慈與强大是孤絕的世人心中最後的一絲寄望。

而承載着這一切沉重的他,還是不遠千裏為他最愛的女兒來到這裏。

而選擇默默看着一切的你,難道就任由時間去傷害這些一生被殘酷的命運所束縛的生命嗎?

短暫的相聚,少女站在山上看着父親的“摇籃”離開,直到“摇籃”消失在天空的尽頭,少女才重拾笑容轉身離開。

紗華:奧維利爾,我要離開。
聖王女:這次又想去哪裏玩?
紗華:回去看看。
聖王女:回去?

一直以來她就在這裏,雖然不還是會不見蹤影。可是,她一直認為有她在的地方便是她的歸處,原來並非如此。

聖王女將手中的書本合上,帶着不解看着深邃的眼睛。

紗華:放心吧,還會再見面的。
聖王女:……
紗華:别對我露出克勞斯的表情啊。我又不是你姐姐。
聖王女:紗華!

她總能輕易的看透她,而她無論怎樣努力也無法理解她。她以為自己總有一天能在兩人相處的時間中,將她心中的冷漠融化。直到現在她才發現原來,失敗了。倔强的她才不願意那麼輕易的認輸。

聖王女:讓你去都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兩件事。

女子嘴角輕輕上揚,笑了。

紗華:什麼事?
聖王女:第一,當然是絕對要回來。回來我這裏。
紗華:嗯,可以哦。

從相遇那天開始,她的容貌,她的美麗,絲毫没有因時間的流逝而改變,歲月無法在她身上刻下痕跡。

這些年來,她從她口中得到的故事,都是幸福而美好的。只是她不知道,在歲月中,她那溫柔的笑臉下的悲傷早已被她看透。

她知道,那是一半的謊言一半的真實。她停在自己的想念中。

紗華:……那第二件呢?
聖王女:能告訴我,你離開的真正原因嗎?
紗華:還記得我說的關於冥/王的故事嗎?
聖王女:當然記得。

聖王女從紗華的口中知道,冥/王伊克斯並非人們所說的:喜愛戰亂及殘虐且暴戾兇殘的王。伊克斯她,只是一個王族的犧牲品。

紗華:其實她並没有逃離加雷亞王國。正如書上所說的,她殺害了自己的至親,而導致整個國家滅亡,而這一切只是為了一個不該存在的人。

聖王女:……
紗華:她並没有死去,而是被永遠的封印起來。

紗華:而那個不應該存在之人和封印她的人,答應過她,會讓她一直安靜的沉睡,直到這個世界再無戰爭那天為長眠的終點。
聖王女:那個人…就是你?
紗華:嗯。

女子向少女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看着眼前的笑容,少女的心隱隱揪痛。

紗華:她沉睡的地方最近好像有戰事,我必須回去看看。
聖王女:嗯,我明白了。不過,還是請你遵守諾言。
紗華:好的,那麼,再見了。我所愛的…奧維利爾聖王女陛下。

一直坐在窗台上的女子一個轉身,消失在稀薄的陽光下。只有那句:我所愛的…奧維利爾。輕輕的回蕩在聖王女的房間。

晶瑩的淚水從少女的臉頰滑落。

她長大了,不再是那個愛撒嬌的小女孩了。她學會了更多的事情,學會理解,學會承擔,學會原諒。

她成年了,不再是因為害怕而止步不前的小孩了。她必須學會接受分離的悲傷,學會承擔過去的一切,接受未來的挑戰,以及銘記於心中永不能放棄希望。

聖王女記憶的片段閃過。

聖王:要繼續加油啊,奧維利爾。
聖王女:嗯,我會的,父親也一樣,要好好的保重。那個……
聖王:嗯,明年的生日我也一定會來的。
聖王女:真的很謝謝您。

聖王女十六歲的成年禮,與聖王一别便是永别。

聖王女十七歲,克勞斯十五歲。在克拉斯的成年禮後的一個月,霸王家接到了聖王陣亡的消息。

在克勞斯的要求下,霸王立刻同意。由克勞斯陪同聖王女回去。

對不起。

日夜兼程的趕路,聖王女還是未能趕上見到聖王最後一面。

天空一直飄着細雨,浩浩蕩蕩的送葬隊伍從寬闊的墓地離開。飛奔在坐騎上的聖王女和克勞斯,與緩慢移動的葬禮隊伍裏的哥哥擦肩而過。

念話。

聖王子:克勞斯陛下。
克勞斯:…聖王陛下…

看着聖王女嬌小的身體直奔父親的墓地。

聖王:我這個妹妹就拜托你了。
克勞斯:勢必尽力。
聖王:謝謝。

停在墓碑前的聖王女與克勞斯,任由雨滴落打。灰蒙蒙的天空,雨越下越大,聖王女一站就是一天。此刻除了眼前的墓碑,她幾乎無法再也看不到其他事物的存在。

克勞斯:我們回去吧,奧維利爾。

克勞斯還好,他為奧維利爾送來的食物雖然都被拒絕了,但是他本事還是有好好的進食,他必須這樣。

可是,這樣的聖王女,這樣下去身體會無法支撑的。

大量的愛,大量的奉獻和接納將所有的生命聯系在一起;生命無一能自我生存,所有的生命只有在不斷的互惠的活動中生存,一個生命為所有的生命生存,所有的生命為這一生命生存。這應該是王。雨已經下來三天三夜了。神啊,你是不是為了誰而在哭泣啊?

任由風吹雨打,聖王女一直站在那裏。没有呐喊,没有哭泣,緊握的拳頭,在雨中發抖。

强大而溫柔,自信而陽光是克勞斯所喜愛的聖王女。可是現在一言不發的她,哆嗦顫抖的她,讓克勞斯擔心不已。雖比聖王女年少,王的男子身材高大,霸王克勞斯對奧維利爾聖王女的感情,讓克勞斯不由的從聖王女的身後緊緊的抱住他眼前的女子。

克勞斯:已經夠了,奧維利爾。

溫暖的體溫透過冰冷的雨水,溫柔的話語。奧維利爾在克勞斯的懷中放聲痛哭。

回到久違的王城,聖王女拜見現任聖王,她的哥哥。聖王女彎下身向聖王行禮。

聖王女:聖王…陛下…

那時的少年意氣早已消失,王子不再是那時候的少年。國事戰亂早已讓他不再稚氣,他已經是一位出色的君王。歲月和失去至親,在他的臉上寫滿成熟與憂愁。而唯一不變的就是那份家人的溫柔。

看着低着頭,沉默的聖王女。年輕的聖王輕輕歎氣,重拾笑容。

聖王:好久不見了,奧維利爾。
聖王女:是的,聖王…

聖王女的語速很慢很遲鈍。

聖王:歡迎回來,奧維利爾。

年輕的王離開王座,聖王女愣愣的看着現任聖王。年輕的聖王帶着寬容的笑臉,魁梧的王拍了拍聖王女的額前:叫哥哥也可以。畢竟在你我的心中,聖王永遠只有一位。

聖王的死亡沖擊了整個貝爾卡戰場。聖王生前所布下的戰線全部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

克勞斯選擇了留在聖王家,留在聖王女的身邊。他不知道自己留在這裏到底有什麼意義?他只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幫助奧維利爾,去幫助聖王家。

久違的家,房間裏的一切還保持着她離開家時的模樣。蜷臥在床上,熟悉的氣味,讓她想起了。小時候,聖王陪伴生病的她。記憶的點滴輕輕劃過心,當她發現的時候,已成淚人。

在聖王女的房間外,一個身材高挑,穿着黑色甲胄,纖瘦的身影,在聽到房間內的哭泣聲後,悄然轉身離開。

死亡宛如歸家。善良賢明之人不會受到絲毫的傷害,塵土复歸塵土。然而對於失去偉大而仁慈的王,痛苦的是那些充滿期盼的人,最痛苦的莫過於那些深愛着王的人。

一個終結,是另一個開始。繼承聖王的理念,繼承聖王的仁慈的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一蹶不振是不屬於王的孩子。

聖王家年輕的當家,背負着沉痛,頂着來自各方的壓力,還是以高效的能力處理着國事,同時還必須繼續指揮着在前線,安撫為貝爾卡統一戰爭而奮戰的將士們。

前任聖王果然有先見之明,所布下的戰線即使失去他,整個統一戰線也不會崩潰。可是很可惜,這也只能維持一定的時間,畢竟整個貝爾卡統一戰線是以聖王為重心而展開的,崩潰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聖王女生命中最後的時間,如同沙漏一樣開始倒計時。

在聖王家的克勞斯每天早晨都會前往聖王女的寢室向她請安,之後便會前往聖王家的訓練場。

這是聖王家,他雖然是貴客,但他也是最有力的援兵。雖然不能像在修托拉王國那樣直呼聖王女的名字,可是能在這裏為結束漫長的戰亂而努力,能守護在奧維利爾身邊。即使無法直呼對方的名字並不會影響兩人之間的感情。

哢哢,是克勞斯的敲門聲。

聖王女:請進。

他打開門,看到的是已經換上戰鬥甲胄的少女。

聖王女:早上好,克勞斯陛下。
克勞斯:早上好,聖王女陛下。

聖王女愣了一下,臉微微紅的笑了。

克勞斯:怎麼了?
聖王女:没事哦。
克勞斯:要到訓練場去嗎?
聖王女:嗯。

眼淚早已幹癟,心中深深的苦澀皈依平靜,仇恨悄埋幽暗。抹掉眼淚,失去至親讓她更加清晰的知道命運的殘酷。聖王的宏願,暴露在罪恶的貝爾卡大地上。曆史喋血,星辰的王冠下是可恨的戰爭,硝煙的痕跡在生命上深烙下惶惑之愛。

走在過道上的兩人意外的般配。

聖王女:我先去向哥哥請安。
克勞斯:嗯,那待會見。

聖王的王座前。

大臣:聖王陛下,恕我直言。我等將領希望您重新考慮。
聖王:考慮什麼?
大臣:請優先打造屬於奧維利爾聖王女陛下的“摇籃”。

本來遠征應該由他去才對的,本來死的人應該是他,苟存下來的他深知父親對他們的愛。在父子的眼中,奧維利爾的笑容就是他們的陽光,奧維利爾的存在代表的是對美好未來的期盼。她應該屬於陽光下,没有戰爭的世界的,而不是兵連禍結,風塵之變的現在。

他從不曾打算為聖王女打造“摇籃”。

聖王女:那就先打造屬於我的“摇籃”吧,聖王陛下。

在聖王家的訓練場上,一個身材高挑,有着一把黑色秀發,充滿神秘的女子將目光留在了聖王王座所在的方向。

--------------------------------

5500的字數來了個超級無敵大飛躍的一章Orz這下看來,下一章過去篇能結束了!!!
這過去篇雖然很有趣,可是一路這樣寫下來,對我的傷害還是挺大的。
果然毛三巨頭真的很難熬(歐飛~

(╯﹏╰) 小霸王實在厲害…居然抱着一個現代的活人爆一句:你的遺願由我來繼承…Orz難道這是PSP的結束語?
於是,我在想…要不要我也加上這樣一句……想想還是順其自然吧~天雷滾滾的事情,我不做的,雖然我也試過Orz
辛苦了~(奧維利爾 应该差不多上战场了吧  SS中最强兵器都准备浮现了
~~求转载~~~行么~~(某实在忍不住了)
辛苦了~(奧維利爾 应该差不多上战场了吧  SS中最强兵器都准备浮现了
8456852 发表于 2011-11-2 08:59



   

Orz不好意思……摇籃給我一筆帶過了(踹飛




~~求转载~~~行么~~(某实在忍不住了)
Nein 发表于 2011-11-6 18:00



⊙﹏⊙!非常感謝,如此賞面!
轉載可以哦,請注明出處,謝謝╮( ̄▽ ̄)╭
薇薇歐:艾茵?

艾茵感到腦後一陣落空。

薇薇歐:艾茵!

薇薇歐不斷呼喚著她的名字。

艾茵:這,這到底算什麼?

維塔將視像停了下來。的確,一直以來霸王的夙願如此的悲傷與沉重。然而記憶的碎片所呈現的,卻告訴她一切都是聖王女的選擇。

維塔: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命運吧。
艾茵:可是,克勞斯陛下一直以來……

艾茵哈特激動的站起來說道。

維塔:不過,這些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維塔看著停下來的視像緩緩的說道。

艾茵:我知道,可是……
維塔:可是,你還是無法認同吧。
薇薇歐:艾茵…

薇薇歐拉住她微微發抖的拳頭,繼承了霸王右眼紫眸左眼藍眸的女孩回頭看著為難而擔憂的薇薇歐。她感到乏力的坐了下來。

維塔:先看完再下定義吧。我們不過都只是旁觀者而已。

紅色騎士無奈的笑著說道。做為已經存在了百年的騎士系統,她的外貌不曾改變,唯一改變的就是在邂後最後的夜天之王後所得到一切,讓她的心成長。

第65章 過去篇十四章·未完成的安魂曲

從踏上“搖籃”那天開始,以聖王女的念動之核做為動力的“聖王搖籃”開始了新一輪的聖王統一戰。

寒暑七載,不斷吸收她魔力的“搖籃”奪走了她健康的身體,名為勝利的戰爭奪走了她的無暇,無法達成的理想奪走了她的笑容。整個統一戰,她不曾離開過“搖籃”。

寒暑七載,她孤身一人在“搖籃”內為統一貝爾卡而努力,數不清為此而掉落多少秀發。她無暇的赤子之心早已被鮮血詆毁,罪惡充斥著她。七年征戰,紛爭看不到盡頭。她恨人心的醜陋,她恨人性的無知,她恨這個世界。只是這份懊恨被她悄然埋在內心深處。

寒暑七載,整個貝爾卡大地的天空只有一成不變的陰霾。統一戰線也延伸到了那片遙遠而遼闊的冰原。透過“搖籃”內部的影像,她在蒼白的冰原上見到了那只曾經陪伴她度過童年的紅色蝴蝶。

披著厚重的外套,七年來第一次離開“搖籃”的聖王女,在蒼茫的冰原的巨石前見到了那只曾經無比熟悉的紅色蝴蝶。

聖王女:紗華!紗華!是你嗎?

任憑聖王女如何呼喚,她能看到的也只是那只美麗的大紅蝴蝶。

聖王女離開“搖籃”後警報便響起,有多少人一直虎視眈眈的聖王女離開“搖籃”的那一刻。

數十只呼喚獸從冰原的土地上出現,一個個傳送魔法陣在灰蒙飄着細雪的天空下打開,人數驚人的魔導師從天空降落。返回“搖籃”的路被封鎖。

她,既是王,也為人。常年被攝取大量的力量,已經讓她氣若游絲。這些年來,本性善良,本是無暇的王女,她卻駕馭着“搖籃”毀滅了多少國家,傷害了多少生命。她犯下的罪已經無法贖清。

如果這是一個結束的話。那麼,我就賭上王的尊嚴再奮力一戰吧,用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雙手。帶著苟延殘喘的身體,她孤身一人,以一擋百。蒼白的冰原被血液染成了和那女子所愛的顏色一樣的紅。

美麗的雙色眼瞳帶著冰冷的殺氣,得以苟活的魔導師落荒而逃,她也負下一身重傷。

遼闊的冰原恢複了短暫的平靜,身穿深藍色甲胃的聖王女一人屹立在那飄雪的大地上。看着一望無際的蒼白,身體的沉重讓她感到無力。

聲音:找到了。
聖王女:紗華?

聽到一把女聲,聖王女連忙轉身,可是她看到並非所見之人。而是一個可愛小女孩(在競技場襲擊事件出現的魔王女-艾麗卡)。

看著小女孩聖王女一陣遲疑,一把匕首從她的身後穿透她的胸脯。在聖王女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戴著棕色擋風墨鏡,看不見表情一身異服的男子。男子快速將匕首拔掉,鮮血飛濺,男子還想往聖王女身上加以攻擊,卻被一個身穿紅色長裙的女子將其踢飛。

紗華:風暴。

紅衣女子接住了要倒下的聖王女並將她護在懷中,女子使出環繞型的防禦魔法,將身邊的敵人刮飛。

小女孩在被彈開後瞬間變成的戰鬥模式,身着王的戰鬥甲胄,少女沖向紗華。紗華的赤色長劍揮起落下,敵方的王女胸前被劃出一道深切的血痕,大量的鮮血從她身體迫出。長劍烙下隨之一陣沖擊將王女直接摔飛,順應變回小女孩,紗華淺淺的說道。

紗華:異世界的來者,帶着貝爾卡的王儲到這裏來,所謂何事。
男子:只是剛好路過這裏而已,希望您不要見怪。神女大人。

男子彎下身禮貌的說道。紅衣女子看着遍地的屍體,以及那艘停在視線內的“摇籃”。

紗華:異界之人,帶着被你選中的王給我離開這裏。
男子:是的,今天真的失禮了。

男子帶著受傷的小王女離開,冰原再次恢複平靜。剛才異世界男子的一擊已經讓聖王女的念動之核出現了無法修複的裂縫,傷已致命。在神女懷中的聖王女,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聖王女:紗華嗎?
紗華:嗯,是的。

美麗而清澈的雙色眼瞳中映出那位一直豔美的女子憐憫的笑臉。她看到了只紅色蝴蝶停在了女子的肩膀上。

聖王女:我們又見面了,紗華。

蒼白的臉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顏。她已經25歲了,可是和那年她離開她的時候一樣,她宛如少女般嬌小。只是時間早已將那張無暇的笑臉磨滅。抱著聖王女的她微微顫抖着,一直以來都通過旭日之心看着她。她曾幾何時也這樣抱着伊克斯,看着她,被自己封印,長眠於此地。

紗華:要回去嗎?

聖王女輕輕搖頭。

聖王女:這樣回去的話,會讓王兄為難的。

這些年來關于她的一切,都映在她深邃的眼眸。她輕輕歎氣,依然溫柔。

紗華:克勞斯呢?你不是很喜歡他嗎?

聖王女沒有回答,不願承認宛如默認。她嘴角輕揚,壞壞的微笑,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孩子氣。

她知道,她想見他。

紗華:旭日之心。

紅色的蝴蝶化成帶有一定治療能力的保護膜包圍著聖王女。身着紅色長紗裙的神女抱着一身藍色甲胄的聖王女飛離冰原。

在進行著防衛戰的托修拉王國的營地內,正在忙碌的霸王克勞斯察覺到了熟悉的魔力正在靠近,既是那魔力已經很弱。

從陌生的女子懷中結果被裹在滿是鮮血的長袍中的聖王女。

霸王:奧維利爾!

啊,那把熟悉的聲音。她睜開了沉重的眼皮。

聖王女:好久不見了,霸王陛下。

與死亡時間掙扎的奧維利爾笑着並淘氣的將克勞斯稱為霸王陛下。

霸王:讓醫護隊馬上過來。

霸王緊緊的握住聖王女逐漸冰冷的手。

聖王女:克勞斯…
霸王:我在這裏。

聖王女用盡全身的力氣的抬起僵硬的手撫摸著霸王的臉頰。在這個世界,在她所生存的時間內,在她所存在的空間內,與她一樣擁有顏色各異的雙色眼瞳的人,就只有他了。

她的呼吸變得更加微弱更加淩亂。

聖王女:…即使放棄這個世界…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霸王:嗯,一定會活下去的。兩人一起…活下去。

右眼的綠色是溫柔平和,左眼的紅色是真誠熱情,而這一切都在消失。失去光彩的雙色眼眸仰望著早已失去潔淨的天空。

聖王女:紗華,我們約定…
紗華:嗯。約定了。
聖王女:是陛下和父親大人…他們…

以下段落選自第48章落幕的鬧劇:

鉬紅的魔法陣,漫天飛舞的美麗的紅色花兒。艾茵哈特伸出手將紅得耀眼的花兒捧在手中。

薇薇歐:艾茵?
艾茵:這花,我在克勞斯陛下的夢中見過。
薇薇歐:艾茵!
伊克斯:艾茵小姐?

捧著花兒的小霸王眼淚直流。那是第一次,薇薇歐第一次看到淚流滿臉的艾茵。一直一來無論多麼的辛苦,多麼的痛苦,她也不曾哭泣過。

紗華(小彷):這是為亡者指引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彼岸之花。奧利維爾過世的時候,霸王捧著它哭泣了很久呢。
薇薇歐:小彷…
艾茵哈特:……
紗華(小彷):不過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世間萬物一直在變與不變中掙扎呢。不過,妳,就是薇薇歐小姐的艾茵,是大家的艾茵,

妳就是妳自己。即使所傳承的是修托拉霸王悲傷的夙願,也已經沒關系了,對嗎?

溫柔的話語宛如讓人感到安心的沉穩。艾茵看著花朵,看著薇薇歐。

艾茵:嗯。已經沒問題了。

距離新曆約580年前,聖王女帶著淺淺的笑顏安閑的在霸王克勞斯的懷中長眠。

視像到這裏結束。維塔看著薇薇歐和艾茵哈特兩人,兩人一臉的表情已經讓她知道,這兩人很合拍的一同處于短路狀態中。

薇薇歐:維塔小姐…

維塔:嗯?

薇薇歐:還有呢?

維塔:從你奈葉媽媽的旭日之心中提取出來的碎片就只有這些。

薇薇歐:……這些都是聖王女陛下的選擇,是嗎?

維塔:是的。

薇薇歐:克勞斯陛下卻認為這是他的錯誤?

維塔:貌似本人和曆史都是這樣記錄的。

薇薇歐:那實在太好了。

艾茵哈特:為什麼要這樣說?

薇薇歐:感覺這樣的話,艾茵所繼承的夙願能稍微的變得輕一點。

艾茵哈特:嗯,好像是這樣。不過…

薇薇歐:不過?

艾茵哈特:我並不打算舍棄克勞斯陛下的夙願。因為…

薇薇歐:嗯,我明白的。

薇薇歐對着艾茵哈特露出陽光的笑容。

薇薇歐從不曾對她說過放棄夙願的話。從認識的那天開始,她都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支持她。

艾茵哈特:謝謝你,薇薇歐。

我現世的聖王女陛下。即使你不是聖王女陛下,你就是你,克勞斯陛下對聖王女的心情,我似乎能明白。

--------------------------------

哇哇哇哇哇哇~好開心啊~過去篇終於結束了(踹
雖然依舊埋下一堆謎(踹飛

囧~想想克勞斯對戰聖王女那個簡單的戰鬥描寫,我發現讓聖王女陛下開掛了(歐
不過之後可能也會學着F篇裏面加上些奇妙的設定(歐飛

哇哈哈哈~終於脱離苦海了

→_→觀眾:苦的是我們→_→真的萬分抱歉→_→真的非常感謝一直以來的支持
潜水看了那么久,忍不住!虽说没见三巨头那么久,但过去篇也真的很精彩啊!!!加油
希望一直写下去,但我不是叫你坑掉哦→_→(欧!!)
1

评分人数

回复 173# linlong422


太感动了~~~
1

评分人数

    • linlong422: 囧话说…你要转去哪里?碎片 + 1
回复  linlong422


太感动了~~~
Nein 发表于 2011-11-7 15:33



   

虎摸虎摸~不客气~能得到观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啊




潜水看了那么久,忍不住!虽说没见三巨头那么久,但过去篇也真的很精彩啊!!!加油
希望一直写下去,但我 ...
llyan 发表于 2011-11-7 13:01



   

>///<是吗???
那我是不是更加不能坑掉(踹飞

--------------------------------

一·兩生

一場場華麗的邂逅
一段段靜默的落幕
兩生花開,花開兩生

神與王,王與神
相遇在錯誤的時代裏
生長在不同的世界中
王所盼,神所望
錯亂的平行線上的交點
注定一場場偶然的邂逅
竟是淒清的美
兩生花落,故事散場了

王的世界始終無法容下神
神的時間將世界拋諸身後
彼此終要回到原本的世界
若人生只如初見
是否仍會選擇這樣的邂逅
若人生之如初見
那麼似水流年會不會繁華一些?

二·朦朧

我躲在思念的廢墟裏
裸奔在思念你的荊棘中
哪怕身心血跡斑斑
卻是瘋狂得不可自拔
我的時光在無數次倒流中重复着

曾經的鏡花水月
讓我一如既往地迷離與虛幻
是你太絕情,還是我入戲太深?
如今你在另外的溫柔處逍遥
我還在虛構着當初的情節
對你的印象終會慢慢模糊
原來想起來竟是最好的忘記

三·千年

那年,我誰也看不見
你的笑溫暖我的眼
仿佛已等了輪回千年
滿天星,一點點兒
張着纖柔的觸角溫柔地閃着
纏綿一遍又一遍
幸福的花兒,一朵朵開着

我只為與你再次相見
只為再望你多一眼
千年不變,只為換來你的一聲熟悉的呼喚
一個承諾
歲月蹉跎的任性
你我等不到彼此的身影出現
熟悉的世界留下孤單的背影

沖掉記憶的痕跡
風吹散你留下的溫度
一眼千年
你再次將我遺留在這裏
扮演着王的遊戲

時間中,你把我丢了
留我一個人的落魄
唯有張着命運的手臂擁抱
悲傷的花朵隨風飛舞
時間淹没了花開的誓言
留下生命長河裏孕育的苦澀
憂傷與不甘
結成一串串記憶的碎片消失
哀悼下一刻一個人的黎明

轉身天晴
彩虹橋的那端顯出一絲幸福
被時間遺留的自己
埋葬丢失的思念
我不在乎錯過多少的人
我勸自己只是多望你一眼

四·謝謝

能來到這個世界
能再次與彼此心中的你再次相遇
真的是太好了
謝謝你

謝謝你來到這個世界
謝謝你來到這個時代
謝謝你與我相遇

--------------------------------



第66章 伏下之疑·遺留之人

就在薇薇歐,艾茵和維塔她們在看視像的期間。

與會客室相隔不遠的八神司令辦公室內。疾風接收到一系列數據,裏面的內容讓她驚訝不已。

雖然已經將小琳悄悄的使開,可是輕輕托着下巴的她還是掩蓋不住自己那略帶加速的心跳,有點激動,有點緊張,有點亢奮。

為甚麼擁有與聖王女一模一樣血統的薇薇歐没有絲毫關於聖王女對過去的記憶;反而做為繼承了霸王克勞斯部分血統的艾茵哈特卻擁有霸王前世的記憶?

世界也好,時間也罷,因果循環就在那裏,無人能置身於洪流之外。

為甚麼古代貝爾卡會消失?

是王放棄了世界,還是世界舍棄了生命,或許真的只有神知道。

為甚麼古代貝爾卡的生命會出現在米德切爾達?

得以幸存的生命,在異鄉落地開花,是悲傷的開始還是結束,是幸福的終點還是遠去,只要活着就會知道。

為甚麼會有300年前的質量兵器戰爭?

即使只有一個種族,人類也不會放過任何能發動戰爭的機會。

過去的管理局與聖王教會又是在怎樣的事勢下成立並發展起來的?

為了未來一切的美好,必須要付出代價,真是定律,世上只有必然。

疾風唰的打開菲特的通信。

而此時菲特與奈葉正在先端技術醫療中心的小彷的房間內。

視像通話。

菲特:怎麼了,疾風?

疾風看着菲特身後的場景,奈葉坐在小彷的床邊。兩人看着菲特的舉動。

疾風:你和奈葉在那裏等着,我現在過去你們那裏。
菲特:怎麼了?

疾風一邊收拾一邊嚴肅的說道。

奈葉:疾風?
疾風:到了再說。

疾風唰的將通信關掉。

坐在小彷床邊的奈葉問到。

奈葉:疾風怎麼了,菲特?
菲特:我也不太清楚。

菲特微微聳了一下肩膀,表示着自己那一點點無奈。

今天,奈葉身穿着粉色連衣裙,長裙前面帶有鉤花抹胸修飾,加上一件針織軟質的七分長的小外套,ACE OF ACE散發出來的氣質,成熟而美麗。而站在奈葉身邊的執行官雖然依舊是一身深色制服,但是有着一雙酒紅色的雙瞳,金色的秀發俊美的她,站在奈葉的身邊。總讓人感覺這樣的兩人到大街上的話,一定能得到120%的回頭率。

因為另一個念動之核消失,小彷的身體發生了變化。被美麗的兩人守候着這對於一個只有8歲的孩子而言。兩人有點耀眼,她們讓她高興,讓她感到安心,可是更多的貌似是不知所措。

雖然奈葉在來之前看過了一下資料,可是話題一下子就用完了。而相對於一直負責小彷的菲特而言,小彷與菲特之間的話題視乎要多些。搬來凳子,菲特也坐在了床邊。

菲特:身體還有没有哪裏感到不舒服嗎?
小彷:没有了。

奈葉奇怪了,小彷看上去還是挺精神的。可是菲特從到這裏已經問了兩次這樣的問題了。

菲特:左眼的顏色改變了呢。
奈葉:左眼?
小彷:嗯,我拜托瑪麗愛爾小姐幫忙將左眼的顏色變回原來的樣子了。
菲特:為甚麼呢?

小彷想了想,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小彷:在神女紗華的記憶中,擁有雙色眼瞳的只有美麗的聖王女陛下和俊朗的霸王陛下啊。

念話啟動。
奈葉:這是甚麼意思?
菲特:應該是說,擁有雙色眼瞳的兩人很般配吧。

小女孩的短發是淺淺的牙黄色,雙目的顏色是透徹的琥珀色,小女孩看着窗外繼續說道。

小彷:雖然左眼看不見,不過這是原來的顏色。所以,没…

小彷話音未落已經被突然站起來的奈葉抱住。

小彷:奈葉小姐?
奈葉:怎麼可能會没關系呢。

念話啟動。
小彷:菲特小姐。
菲特:嗯?
小彷:我是不是說了奇怪的話?
菲特:没有喔。

接着病房門被人粗魯的打開,正確的來說,門外的人没有敲門就直接進來了,進來的是最後的夜天之王。

奈葉:疾風好快哦。
疾風:我讓夏瑪爾直接將我傳送過來的。
菲特:……

菲特知道疾風是在為她們的事情奔波,“滥用特權”的警告她咽回去了。

菲特:怎麼了?

疾風直奔小彷的床前,卻對着菲特發牢騷到。

疾風:這孩子,我讓她給我資料。她給我的結果全是另一個念動之核的記憶載體數據。

疾風轉而向小彷問到。

疾風:你自己的呢?
小彷:…我是神女紗華所選中的寄生體,我的事情對於這個世界而言並没有甚麼意義啊。神女大人的記憶載體數據,八神司令應該更加感興趣才對啊。

疾風心裏暗叫苦,太懂事的孩子真讓人責備不起來。發現自己有所失態,堂堂一個大人居然與小女孩較真了,八神司令重拾狸貓笑臉。

疾風:那你好歹也提供一下自己的資料給我啊,不然我很難從上級那裏蒙混過關的啊。

小孩子是必須哄的,八神家的孩子不少,做為最後的夜天之王搞定家裏那幾位小騎士實在是毫無難度。小彷看着疾風,覺得自己真的可能讓八神司令為難了。於是,某小孩果斷上當。小彷拼命的解釋道。

小彷:我的記憶做為換取離開故鄉(出生的世界-異世界)的力量都交給神女大人了。所以能想起來的就只有自己原來的樣子…

小女孩露出了抱歉的微笑。

念話啟動。
奈葉:疾風…
疾風:……

此時疾風很希望小彷的話不會讓她最終得到某人SLB…當然這只是一瞬間的想法,奈葉不會這樣做的…大概吧。

小彷:記得神女大人曾經說過,在我誕生的世界,我是一個重犯。在逃命的時候遇到了神女大人,為了離開那裏,我選擇了用記憶去換取得到跨越次元的力量。因為没有了本身的記憶,在沉睡的時候所梦見到的都是神女大人悲淒而幸福,遥遠的記憶呢。

念話啟動。
疾風:是重犯啊,菲特。
疾風:嗯,和現在没兩個樣。

此時疾風發現為啥她有種想心口碎大石的感覺呢。

奈葉微微的歎氣,重拾往常的笑容。

奈葉:你是甚麼時候離開的?
小彷:8歲吧。身體一直都是神女大人在控制,所以我呢,一直都是梦遊奇景般呢。

小女孩的表情一直很自然,好像一切都如此的不以為然,自己的一切都那麼的無所謂。自然的表情下的不協調只呈現在略帶沉重的語氣中,大人們感到心酸。

小彷的身體內的另一個念動之核消失已經有一個月了。

原機動六課所組成的臨時部隊還在為整個事件忙碌着,追蹤,保護,分析,統籌等各項工作在忙碌混亂中有序的開展着。唯独不完美的就是追蹤“帝王的城堡”的隊伍雖然是由希格諾,迪亞娜帶領,中島姐妹們協助的小隊發現過蹤跡,雙方也交火過兩次,可是高傲的王卻選擇了逃走。明明知道他們在策劃着某些陰謀卻不得而知,也未能將其逮捕歸案。敵在暗,我在明,未知的因素太多了。

在米德切爾達以外的空間因為“帝王的城堡”肆意的破壞,讓部分與米德切爾達有聯系的世界略帶騷動。可是在米德切爾達的中心,孩子們的笑聲依然被保護着。

薇薇歐與艾茵哈特的生活依然是普通的學校生活,重點還是訓練對戰。不過兩人的訓練場所變了,現在兩人每天都往聖王教會去。在那裏,薇薇歐和艾茵哈特不僅能得到洛斯亞的指導以及教授她們各種戰術技巧,兩人還能去探望正在努力接受康复治療的伊克斯。孩子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快樂。

將得到手的信息加以整理和篩選所得到的資料;加上琳蒂提督和蕾蒂提督的幫助;配上聖王教會卡莉姆的支持。疾風以這些做為與管理局高層“談判”的籌碼,經過幾天的“談判”最終讓管理局的高層們讓步。高層決定放寬小彷的行動權,同時,以聖王教會卡莉姆,琳蒂提督和蕾蒂提督做為擔保人,給予菲特和疾風小彷的監督權。

--------------------------------
下一章主要解析:

為甚麼擁有與聖王女一模一樣血統的薇薇歐没有絲毫關於聖王女對過去的記憶;反而做為繼承了霸王克勞斯部分血統的艾茵哈特卻擁有霸王前世的記憶?

為甚麼古代貝爾卡會消失?

為甚麼古代貝爾卡的生命會出現在米德切爾達?

為甚麼會有300年前的質量兵器戰爭?

過去的管理局與聖王教會又是在怎樣的事勢下成立的?

╮( ̄▽ ̄)╭放心吧,不是過去篇哦,只是需要些陳述而已,大概會維持2-3章…大概吧(踹飛

(╯﹏╰)最近有點忙…後備資源完全不足…我會尽快爭取進入戰鬥篇的╮( ̄▽ ̄)╭好歹在最終戰前上演那麼兩回混戰,嗚嗚太久没寫戰鬥了

(踹
最后决战vivio果断开圣盾吧- -
我去,蛋碎的登陆0 0楼上是我= =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