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好!此文很強!先頂了再看@@
好!此文很強!先頂了再看@@
Y17131713 发表于 2011-8-20 22:19



   

>.<哦~谢谢支持~
→_→越写越长~毫无节操的某人~
第56章 那份心意 不曾改變


千年前,神女帶着冥/王消失於夜空的深處,能與所愛之人在一起能得到幸福的話,那麼這一定不會是冥/王伊克斯在遥遠的古代貝爾卡時代最終的結局。

八神司令辦公司內。

艾茵哈特:伊克斯被發現前一直處於沉睡中,那麼…
奈葉: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是的,主人。

疾風將視像屏幕關掉,緩了一下坐久的身體。

疾風:之後的記憶没有錄像,只有部分數據記錄並依附在旭日之心內。

飄在半空中的旭日之心散發出與往常不一樣的光芒,淡淡的赤紅色光芒閃耀着。

旭日之心:神,冥/王和我,共同逃亡的一年後。冥/王十歲,神始終無法改變冥/王做為瑪麗安治母體的系統。兩人所到之處都會被隨後追上的瑪麗安治踐踏。而兩人最終被瑪麗安治追上。面對殺之不尽的屍體兵器,不斷被吞噬的生命和被踐踏的大地,冥/王選擇讓神將其永遠的封印起來。神,向其許下約定。冥/王與瑪麗安治被神冰封於早已滿目蒼茫的大地下,神與我為其長眠之地守護數百年。

薇薇歐:…數百年…
旭日之心:是的,以24小時為天進行計算,結果約為156430天。
艾茵哈特:以米德年曆360天為一年計算,大約是…
疾風:434年左右。
奈葉:疾風…

疾風將不知何時拿出來的夜天之書收了起來。八神司令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若有所思的眼神,轉而看着孩子們微笑着。

疾風:無論是小彷還是紗華,是洛斯亞還是伊克斯。即使有無法贖清的罪,卻没有不能去愛的人。那些悲傷即使你們不懂得也没關系的,將你的笑容帶給她們就夠了,薇薇歐。

疾風摸着薇薇歐的頭,薇薇歐和艾茵哈特看着疾風沉默了,她們無法理解疾風的話。面對疾風口中[無法贖清的罪]現在的她們更加無法理解,但正如疾風所說的,將陽光般的笑容送上吧。

薇薇歐:嗯,我一定會的。
奈葉:那今天就到這裏吧。
薇薇歐:啊,不是還有關於奧維利爾聖王女的錄像嗎?
疾風:我還有工作呢,明天再幫你們安排,好嗎?

薇薇歐看向小霸王艾茵哈特。

艾茵哈特:嗯,好的。

艾茵居然直接回答了奈葉的話,薇薇歐愣了一下,馬上快速的考慮起來艾茵所想的事情。

薇薇歐:嗯,好的。對了,奈葉媽媽。
奈葉:怎麼了?
薇薇歐:我能和伊克斯聯系嗎?
奈葉:可以喔,我先幫你聯系昴吧,她們現在都在聖王教會待機。

聖王教會所在地,鑒於目前通緝的要犯下落不明,為了安全考慮。與聖王教會騎士長卡莉姆有密切關系的機動六課將三位先鋒隊員安排到教會旗下的保衛科中。

從伊克斯被擄走到醒過來,接着還發生了很多事情,昴有一段時間没與伊克斯好好的聊天了。小狸貓司令的工作安排實在太得人心了。

聖王教會休閑處,昴正推着輪椅上的伊克斯在散步。

昴:今天天氣真好啊。
伊克斯:嗯,是的。

湛藍的天空,明亮卻不耀眼,暖洋洋的陽光讓人安心。

昴:我們好像很久没有像這樣聊天了。
伊克斯:嗯。
昴:怎麼了,伊克斯?

看着晴朗的天空伊克斯突然流淚了,似乎連她本人也没發現,等昴的聲音讓她反應過來後,伊克斯連忙抹去眼淚。

伊克斯:真奇怪…

伊克斯拼命抹去不斷滑落的眼淚。

伊克斯:對不起,之從醒過來後,我變得愛哭了。
昴:嗯,或許真的是這樣吧,不過呢,伊克斯不用說,對不起喔。
伊克斯:昴…

兩人停在了一張長椅旁,昴坐了下來,這樣便能與伊克斯肩並肩的仰望天空。世界開了個小小的玩笑,那就是伊克斯與昴的眼睛同樣都是如同綠寶色般透徹的綠眸。昴看着天空,輕輕的說到。

昴:我呢,卻是這樣認為的…無論是遺失還是被遺失,兩者都一樣痛苦。人們要是没有回憶就無法生存下去,但是只擁有回憶的話也無法生存下去。幸福的記憶,痛苦的記憶,要忘記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伊克斯:所以,小彷一定很討厭我。
昴:…小彷會怎樣想…嗯,我想我們要不要試試去問下她本人?
伊克斯:可以嗎?
昴:那伊克斯呢?想見她嗎?
伊克斯:當然…我想見她。
昴:嗯,那我去問下菲特小姐,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小彷。

一聽到昴說要去見小彷,伊克斯的心情更加的擔心。

伊克斯:昴。
昴:嗯?
伊克斯:這樣真的好嗎?

昴不解的眨眼看着伊克斯,溫柔而熱情的她笑了。

昴:伊克斯不是說過,會梦到小彷嗎?
伊克斯:…是的…
昴:小時候,爸爸總會因為工作的原因而很少在家。我和姐姐會梦到爸爸,媽媽告訴我們:之所以會有人出現在我們夢中,那一定是因為對方想見你的心情穿過身體,飛進了你的夢裏。所以,没關系的。小彷一定不會討厭伊克斯的。
伊克斯:嗯,謝謝你,昴。

孩提時曾經擱下的梦,如今再度浮現在腦海,仿佛在細細詠唱着。心中青草色的感傷,為冥/王伊克斯的故事而感傷。看着湛藍透徹的天空,伊克斯帶着不安的心情,期待着與小彷的見面。即使無法馬上見面,即使你的世界遺失了關於我的記憶,我也想向你傳遞那份我視之珍貴的心意。

數天前的八神司令辦公司內,如此忙碌的日子很難得的疾風,維塔,奈葉和菲特都在。

疾風:這些數據雖然都是視像…
維塔:但是卻都是一段段被分隔的視像…
奈葉:嗯,被留下的都是最幸福與最沉重的記憶。
菲特:是嗎?

如此重要的視像菲特居然没看,真的不像她的風格。

奈葉:菲特,你没看?
菲特:嗯,想和小彷一起看。
維塔:她不是都不認得我們了嗎?
菲特:是的,不過…

醒來後的小彷雖然完全不記得自己在米德切爾達的所作所為,當菲特將自家的三人合照給她看的時候。

小彷:奧利維爾聖王女!
菲特:…她叫薇薇歐,是我的女兒,今年十歲。
小彷:…喔。
菲特:薇薇歐和奧利維爾殿下很像嗎?
小彷:嗯,簡直就是和奧利維爾聖王女小時候一模一樣。

薇薇歐是以奧利維爾聖王女做為母體而誕生的,奧利維爾聖王女在小彷的心中是怎樣的人,菲特很想知道。慢慢的和小彷交談,隨着交談的時間變多,菲特發現小彷雖然不記得與她們相遇的記憶,但是卻知道很多關於古代貝爾卡的事情。古代貝爾卡的故事,小彷是這樣說。

菲特:小彷。
小彷:嗯?
菲特:能告訴我,為什麽你會知道這些故事嗎?
小彷:從與紗華訂立契約那天開始,大部分時間在軀體內,處於沉睡狀態的我,能看到神女與古代貝爾卡的記憶。

跳開回憶。

疾風:是共用一個軀體的緣故吧?
菲特:應該是,紗華的記憶在不知不覺間讓處於沉睡狀態的小彷所熟悉了。
維塔:和她一起看的話,能完善視像的內容。
菲特:是的。
奈葉:這樣真的好嗎?
菲特:我不知道,不過比起自己的過去,小彷更加喜歡這些關於古代貝爾卡的故事。
疾風:因為如果連她都不記得那些故事的話,或許就不會再有人還會記得,在古代貝爾卡,那個信仰力量和權力的時代,還有神明存在。
菲特:嗯,既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也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記憶。

菲特的一句話讓奈葉明白了,自己與眾不同。菲特與疾風擁有着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維塔擁有着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記憶。只有她,有着記憶與時間同步的的身體,明明是一種幸運,奈葉卻多了幾分失落。

維塔:感覺要照顧這個孩子會很麻煩。
菲特:是的。不過,我覺得要是奈葉的話,不會有問題的。對嗎,奈葉?
奈葉:…哈?…嗯…
疾風:那也是,好歹也是ACE OF ACE,没有教不好的人。
奈葉:疾風!

菲特笑了,維塔噴了。

有些痛,我們不得不去觸碰,而痛苦只能被人理解,卻無法被人分享。但是做為姐姐,薇薇歐希望自己能懂得更多,悲傷也好,幸福也好,與友人一起,與家人一起,與最重要的人一起,笑容會被疊加,悲傷會被分減。奈葉媽媽說過,小彷的過去比較特殊,我們必須幫助她慢慢適應現在的一切,這是做為姐姐所需要學會的事情,薇薇歐下定了努力的決心,下次見到小彷,一定能做個好姐姐。當然薇薇歐也有那麼一點點的私心。那就是她想知道聖王女與霸王的過去,千年後被救的伊克斯,繼承霸王的記憶的艾茵哈特,自己對於古代貝爾卡的了解只限於無限書庫的資料。想幫助伊克斯,想幫助小彷,想與艾茵哈特的關系變得更好。

大人們在努力,孩子們也會加油。翌日,疾風和小琳一到辦公場所就見到早早在門口守候的薇薇歐和艾茵哈特。

--------------------------------

疾風:那也是,好歹也是ACE OF ACE,没有教不好的人。(在奈葉媽媽的SLB下是没有轟不白的人的。(歐

有一個好信息和一個壞信息~
先說好信息……我要出個遠門……
……下個禮拜是否能回來就有更新……未知數……(歐飛

Force18希格諾終于醒了……於是一時興奮……我在開奧利維爾聖王女過去篇前>.<安排了關於夜天之書的故事~
當然因為是鏈接過去的所以只有希格諾和大琳…我會努力的讓疾風出場的(歐飛…
一份小小的心意吧~(捂臉

出遠門前……更新真多灾多難啊T.T修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腦,才爬上來
第57章 停留在史記前的人們

有些痛,我們不得不去觸碰,而痛苦只能被人理解,卻無法與人分擔。但是做為姐姐,薇薇歐希望自己能懂得更多,悲傷也好,幸福也好,與家人一起,與友人一起,與最重要的人一起。笑容一定會被疊加,而悲傷會被分減。奈葉媽媽說過,小彷的過去比較特殊,我們必須幫助她慢慢適應現在的一切,這是做為姐姐所需要學會的事情,薇薇歐下定了努力的決心,下次見到小彷,一定能做個好姐姐。當然薇薇歐也有那麼一點點的私心。那就是她想知道聖王女與霸王的過去,千年後被救的伊克斯,繼承霸王的記憶的艾茵哈特,自己對於古代貝爾卡的了解只限於無限書庫的資料,古代貝爾卡儲君們的記憶一直與她無緣。想幫助伊克斯,想幫助小彷,想與艾茵哈特的關系變得更好。大人們在努力,孩子們也會加油。翌日,疾風和小琳一到辦公場所就見到早早在門口守候的薇薇歐和艾茵哈特。

疾風:哎呀哎呀,小陛下們真早啊。
薇薇歐:疾風阿姨,早上好。
艾茵哈特:早上好,八神司令。

疾風左顧右盼,今天有點奇怪。

疾風:奈葉呢?

疾風這樣一問,薇薇歐立刻出現一臉黑線無奈的表情。

薇薇歐:昨晚,已經好幾天没回家的菲特媽媽…回家了…
疾風:對啊,我讓希格諾强行押她回去的。
薇薇歐:…非常…感謝…
疾風:然後呢?

此刻疾風相當滿意自己的做法,完全没有想過有句話叫做,好心做壞事。

艾茵哈特:兩人好像吵架了。
小琳:啊?
疾風:哦…吵架的內容是?
薇薇歐:…
艾茵哈特:好像是對小彷的教育上出現分歧了。
疾風:真稀奇啊,我還以為菲特能搞定奈葉呢。
艾茵哈特:八神司令…

司令大人您到底想到的是什麼啊?

昨晚晚飯前一家三口的氣氛還是不錯的。但從飯後收拾開始,兩人談話的氣氛就開始升級了。本來平靜的語氣隨着兩人因為小彷的問題開始改變了。今早兩人的話題依舊没有改變,於是聽一半是一半的薇薇歐,只能告訴艾茵哈特,媽媽們吵架了。

疾風:所以奈葉跟着菲特去先端技術醫療中心了?
薇薇歐:是的…
艾茵哈特:為什麼八神司令您會知道?

艾茵哈特心裏面再次對司令大人加分。

疾風:這個嘛,那兩位隊長大人的作風我早就習慣了,畢竟做了十多年的朋友了。
艾茵哈特:真不愧是小狸貓司令。
疾風:…艾茵哈特同學!
艾茵哈特:啊!?
疾風:這是誰告訴你的?

艾茵哈特同學是好孩子,好孩子是不說謊的,可是,可是也不能出賣好人的師傅們。

艾茵哈特:我訓練的時候聽到的…
疾風:哦,是中島家的孩子啊。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八神司令,艾茵哈特心裏嗚呼了,各位中島姐姐,中島師傅,對不起了,我真的不是特意的。

至於之後司令大人到底用什麼方法去教訓中島姐妹們,大概没幾個人知道。

以奧利維爾聖王女做為母體而誕生的薇薇歐,卻無法擁有神女留下關於古代貝爾卡儲君的記憶,相反的,關於聖王女的記憶的視像,全部都是由旭日之心所提供的。

在菲特的車上,菲特執行官選擇一心二用,打破車內的安靜。

菲特: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是的,SIR。
奈葉:旭日之心,不用理她。

酒紅色的眼眸看着前方,似乎没有感到為難,嘴唇輕揚,看着前方的目光讓奈葉猜不透。

菲特:旭日之心,你,到底是什麼?
奈葉:菲特…

奈葉看着自己手中的旭日之心,由學者型魔導師尤諾所找到的旭日之心,自己的愛機,被人相當賞識的太古遺產級别的魔導器,此刻卻被自己最重要的人懷疑。

菲特:連承傳了奧維利爾聖王女血統的薇薇歐也無法擁有的記憶,卻全部突然被你所接收了。
旭日之心:主人,我需要解釋。
奈葉:嗯,我也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旭日之心:不是突然擁有,而是,我,一直都在那人身邊,直到古代貝爾卡毁滅之前。所以,這些是原本屬於我和那人的記憶。

奈葉:那人是?
菲特:紗華·阿斯特麗德。一直看着古代貝爾卡從誕生到滅亡的神嘛?
旭日之心:那只是隨意起得的名字,Goddess是這樣說的。
奈葉:Goddess,神女嗎…
菲特:你們所擁有的,不過是神女紗華記憶的殘渣。小彷是這樣說的。
奈葉:記憶的殘渣…
旭日之心:是的,主人,的確可以這樣稱呼。

由旭日之心進行的解析:神女在次元的裂縫得到了閻王的記憶,再次回到古代貝爾卡。在那之後神女與奧維利爾聖王女相遇,直到奧維利爾聖王女死去。神女將與古代貝爾卡儲君們的記憶全部進行强制的提取。而那些屬於擁有强大力量的君王們,所擁有的記憶都依附着强大的能量。神女用那些力量…

菲特: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是的,Sir.
菲特:在你被封印前。
旭日之心:不對,是流放,我和古代貝爾卡的生命,一同被神女强行流放與次元中的。

奈葉:為什麽?
旭日之心:因為,古代貝爾卡那時候已經無法適合任何生命存在。
菲特:她,選擇了拋棄世界?
旭日之心:是的。
菲特:為什麽?
旭日之心:很抱歉,那部分的數據已經遺失。

菲特的問題,旭日之心視乎無法完全回答。而與此同時,在機動六課的臨時會客室內。

維塔正在准備視像。薇薇歐挺直了腰板緊張的等待着。

艾茵哈特:薇薇歐,怎麼了?
薇薇歐:…没,没什麼。

面對語氣生硬的薇薇歐,艾茵哈特緊緊的盯着薇薇歐的臉,被艾茵哈特這樣看着,薇薇歐只好認了。

薇薇歐:馬上就能看到奧維利爾聖王女的記憶,我,真正母親的記憶…

艾茵哈特眨了一下眼,似乎不太明白薇薇歐的話,面對這艾茵哈特的目光,薇薇歐只好靦腆的笑着。小霸王還是相當敏感的,她想起了自己和伊克斯都擁有關於王的記憶。

只有我從不曾擁有關於古代貝爾卡儲君-奧維利爾聖王女的記憶。

艾茵哈特:嗯,是一段幸福而沉重的記憶。不過…

左藍右紫的眼眸直視着屏幕,溫柔的說到。

艾茵哈特:没關系的,我呢,會在這裏陪你看到最後的。
薇薇歐:嗯…謝謝你。
阿斯提翁:喵~

可愛的阿斯提翁似乎懂得艾茵哈特的心意,不斷的用頭撚着薇薇歐的手。看着可愛的愛機,兩人會心的笑了。

維塔:好了。

視像好了,屏幕上一下便出現畫面,不過…

薇薇歐:這是誰?
艾茵哈特:不知道…

畫面上的是一個身穿黑色傳統魔法師長袍的女性。突然,會客室的門一下子被打開,沖進來的是小琳和阿基特。兩人一進來便開鬧。

小琳:真是的,都是你,動作太慢了。
阿基特:什麼嘛,都說讓你别等我,自己先來。
小琳:遲到就是遲到。
阿基特:你……
維塔:你們兩個!

不愧是教導隊的副班長,維塔一喝,兩人馬上停了下來。維塔順手將視頻停下來。

維塔:薇薇歐,艾茵哈特。
薇薇歐:是?
維塔:能稍微讓這兩個孩子看些關於夜天之書的視像嗎?
薇薇歐:當然可以。
艾茵哈特:嗯,那這位是?

艾茵哈特指着屏幕上的女性好奇的問到。視像再次播放。

小琳:啊,是夜天之書的創造者。
阿基特:還有希格諾。
薇薇歐:…還有一個和奈葉媽媽長得很像的孩子。
艾茵哈特:……

好孩子看視像要保持安靜。

--------------------------------

我發現~真的要寫後記才行…篇章太多了…太長了…嗚嗚嗚~如果能全部寫完~一定要修整才行(歐

……下一章……是突然加進去的夜天之書篇章……(與第29-30章有聯系,可以去再回顧一下(歐飛
八神家卻只有……琳芙斯和希格諾出場……囧……星光是用來醬油的(歐
看了F的17…發現,雖然疾風繼承了琳芙斯的很多東西
可是…當我看到那句…和初代一起放長假那段,我就發現,原來離琳芙斯最近的或許就是我們的騎士長啊

反正我會努力的更新……

TVT每次每次快想弃坑的时候…就跑回去看看之前的…然後告訴自己…我要美好的結局…我要寫結局…就不想坑人了

觀眾……歐飛你
啊啊啊更新了啊。。  加油加油(更新快点XD
啊啊啊更新了啊。。  加油加油(更新快点XD
8456852 发表于 2011-9-5 09:09



   

XD……
OTL我也想……最近老怕失去动力(欧~
可是T.T那不争气的老机子~又挂了~进厂两天……我已经抱着小P滚床滚了两天了(欧
更新啊!!!!!(更新[img][/img]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9-15 22:14 编辑

第58章 過去篇七·最初的夜天之王

阿基特:没想到居然還有關於夜天之書的數據。
維塔:是啊。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冥/王時代,戰亂時期中葉。本來為結束戰爭而被大力發展的人造生命改造技術為古代貝爾卡所帶來的灾難,最終讓世界的一切失控。

威莉亞王族也因對力量的錯誤追求而舍棄正直的理念。最終,冥/王被冰封於古代貝爾卡的大地深處,威莉亞王族的滅亡,讓貝爾卡大地上的戰亂減少一時。而在這一時期,人造生命改造技術開始了另一個發展方向。

以制造念動之核為重心,而被開發出來的新的戰士,新的守護者。與無情的屍體兵器瑪麗安治完全不一樣的生命,名為騎士系統的生命,更加接近人類。

在那個時代,能擁有騎士的除了王族,就只有擁有王族血統的公爵们。

備注:爵位從高到低: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爵士(骑士)这几个阶级,公爵一般只授予王族(包括了王族的支系)或有大功於国家者。因功授爵者,可以透过获得骑士勋位或其他骑士勋位(世界上现行的勋章制度,均源自王室骑士团制度),而晋升为贵族。

生存在亂世的他們,是王卻非王,伴君如伴虎,除了被卷入王族之間的恶鬥。還有公爵之間的暗鬥,權利者間的鬥爭更為之恐怖。創造者“夜天之書”的人,最初的夜天之王·邇茲所生存的時代。(部分詳細可以再次瀏覽第29章左右的章節。)

那時,除了創造者,初代(琳芙斯),希格諾,星光,四個人。舍棄權力與利益,毅然踏上旅途的夜天之書創造者與騎士們。那些日子縱使很艱苦,但那是夜天之書與騎士們最初的幸福,曾經最為之美好的時光。

在冥/王所沉睡的那片大地上覆蓋着厚厚的冰川,大地散發着寒氣,冰川折射出着强烈而刺眼的光芒,讓旅者們視線受阻。

星光:是一望無際的冰川啊。
初代:是啊。

緩慢前進的四位旅行者,披着厚重的外套在冰川上行走。希格諾,初代,星光三位守護者緊緊的跟在創造者身邊。突然創造者停了下來。

希格諾:怎麼了,吾主?
創造者:那裏,有人。

希格諾順着主人的目光看去。

希格諾:石頭上似乎有一只昆蟲停在上面。
初代:好像是一只蝴蝶。
星光:一動也不動,是不是已經被凍死了?

可是,在創造者的眼中所看到的是:一位身穿紅色長紗裙的女子靜靜的坐在巨石上,眺望着遠方。

初代:主人?

創造者加快了前進的腳步,孩子們只好緊緊的跟着她。在寒冷的冰川上加快了腳步,讓人類的魔法師更加的疲憊,氣喘籲籲的創造者好不容易來到巨石附近。

年輕的魔法師抬起頭對着巨大的岩石上的蝴蝶說話。一只有紅色的大蝴蝶,清晰的黑紋顯得幾分神秘。

創造者:你好。

美豔的女子愣了一下,臉上的表情馬上恢复本來的平靜,輕笑着。

女子:妳能看到我?
創造者:是的。

女子看着魔法師身後的人。

女子:看來妳是相當强大的魔法師啊,小女孩。
創造者:呵呵,謝謝您的誇獎。

做為創造出“夜天之書”年輕有為,强大的人,居然對着一只蝴蝶談話,這讓希格諾她們相當緊張。

星光:公爵?您,没事吧?

還没完全成長的騎士們,無法輕易的看到她的存在。而創造者的一句話更加驚人。

創造者:這冰川是您創造出來的,對嗎?
女子:真没想到呆了兩百年居然能碰到這樣一個人,她還真有趣啊,對嗎,旭日之心。

女子右邊耳朵有着一顆漂亮的耳環,耳環紅的閃亮。

旭日之心:非常有趣。
女子:我是不是該好好的贊賞您一番呢,最初的夜天之王·邇滋公爵。

面對兩百多年來第一個能看見她的人,紗華一下子便看透了“夜天之書”的創造者的一切。被神女所注視着的夜天之王變得有點膽卻,但與此同時,紗華也讓本來看不到她的孩子們,看見她。

神女突然出現在夜天之王的騎士們眼前。

希格諾:你是誰?
創造者:您是兩百年前將暴戾的冥/王和她的瑪麗安治消滅的人吧?
紗華:暴戾的冥/王嗎…

紗華托着纖細的臉頰,俯視着眼前的四人。輕聲重复着冥/王的名字。伊克斯,即使自己身為神也無法拯救的孩子,對她的愧疚宛如身上無法愈合的傷口。

創造者:這片冰川是您造出來的,對嗎?

從沉痛中回神,見面才不到一刻,神女紗華還是被眼前這位年輕有為的魔法師所吸引。

紗華:是我又怎樣呢?
創造者:請收我為徒弟。
希格諾:主人,請不要亂來。

面對有時候說話直接,做事愛不按常理行動的主人,居然只有希格諾一個人提出異議。

那是在冰川下方的一個寬廣的空間。是簡陋到極點的一個地方,没有太多的東西,只有旅行者們搭起來的臨時就休息地。神女没有收下將會成為偉大的夜天之王的邇滋做徒弟,只是教諭了她一些非常特殊的魔法。

初代:請問?
紗華:嗯,怎麼了夜天之書小姐?
初代:我們很高興您能指導吾主的魔法。
星光:但是我們並不認為您會是那麼大方的人。
紗華:嗯,是啊。比起你們的主人,你們或許更加有趣些。

紗華毫不掩飾對“夜天之書”稱贊。

紗華:你們的主人只是個比一般魔法師要偉大的人而已。所以支付教學的代價,我打算讓她將你們留下來,怎樣?

閑着没事幹,紗華開起了玩笑。

創造者:哎呀哎呀,星光和夜天之書居然没生氣?

玩笑正好被從外面回來的創造者和希格諾聽到。

星光:因為我不認為您會答應她,公爵。

創造者摸着星光的頭,帶着笑容看着初代。夜天之書平靜的看着帶着一臉笑容的神女紗華。

創造者:即使成為她的騎士也没關系嗎?
希格諾:主人。
初代:她只是在開玩笑。
紗華:夜天之書真是個本事的孩子。歡迎回來啊,邇滋,希格諾。

背着一整箱行李的希格諾將東西防了下來,交給了創造者。

星光:這是什麼?
希格諾:書籍。

創造者從箱子裏拿出各種各樣的書籍,一邊將書拿出來,一邊簡單的介紹着書的作者和內容。

紗華:那麼,這次的學費我收到了哦。
創造者:嗯,您能滿意就好了。

夜天之書的創造者留在神女所停留的地方學習魔法,而騎士們則負責去收集各種各樣的書籍帶回來給神女。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在往後的數年裏,創造者帶着她的騎士們一起離開冰原,紗華從不過問她們去哪裏。而她們也總會不定時的出現,為紗華帶來各種各樣的書籍。

即使什麼都不過問,神女紗華還是很清楚的知道。在短短的十多年內,通過旅行,她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夜天之王。世間開始流傳關於夜天之王,“夜天之書”和騎士們的故事。人們漸漸忘了公爵的稱呼,被記住的是偉大的夜天之王的稱呼。

最初的夜天之王與神女最後的對話。

王:將大地冰封起來,對您到底有什麼意義?
神女:什麼意義都没有,只是單純的回應這個世界的悲鳴而已。

在冰川的最深處,是無數的屍體,是被屍體兵器所踐踏過的蒼茫大地,是她所愛之人長眠的地方。

王:不打算離開嗎?
神女:總有一天會離開的。
王:那會是什麼時候?
神女:不知道。

神女淡淡笑着,溫柔的看着已經成為偉大的夜天之王的女子。

神女:你與我,所擁有的時間是不一樣的,王。
王:嗯。我知道,我和那些孩子所擁有的時間也是不一樣的。這樣的話,您以前也曾說過。我呢,卻花那麼多年才懂得。

身着紅色細紗長裙的神女飄離地面,纖細的手臂將夜天之王擁入懷中。

王:我無法守護那些孩子到永遠,但是我能向您祈禱嗎?
紗華:當然可以。
王:請您為她們祝福。
紗華:這份祝福會在遥遠的未來,一定能為她們送上。
王:願她們在最後的時間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這份祝福只有最初的夜天之王和神女才知道。即使“夜天之書”變成了“暗之書”,即使她們的記憶開始消失,即使初代逝去。那份祝福早已刻在了“夜天之書”中。

生命變得有限,如果這是騎士們最後存在的時間段。那麼她們一定已經遇到了一位溫柔而强大的主人,一定已經得到幸福。

在這次之後,最初的夜天之王再次來到這個熟悉的地方的時候。她們已經無法再看到了就停留在她們眼前的神女。

神女再次回到地面的岩石上,看着失望而歸的夜天之王和騎士們的身影,最終消失在冰川的尽頭。

希格諾:夜天之書。
初代:怎麼了?
希格諾:為什麽不拒絕她?
初代:是必須回答的問題嗎?
希格諾:…那我換一個問題。你的主人到底是誰?
初代:創造出夜天之書,以及今後繼承夜天之書的人。

希格諾並不喜歡初代這個回答,因為她更加希望的是,初代直接回答她:邇滋。創造出“夜天之書”的人,最初的夜天之王。

初代:那個人的世界根本不是我們所能進入的。
星光:所以你才没有拒絕她?
初代:嗯。因為她是根本不會真正的提出那樣的要求。

十多年來,主人已經不再年輕,即使行動依舊靈活有力,但是通過觀察身體上明顯的變化,以及對世間的了解,初代知道,做為騎士系統而存在的她們與主人的時間是不一樣的。在最初的夜天之王逝去前,王早已為她們創造出新的同伴。今後,她要做為“夜天之書”帶領着守護夜天之王的騎士們去迎接迎接不同的戰鬥,不同的主人,迎接那遥遠而迷茫的未來。

一只在冰川上空飛翔的白鳥停留在岩石上。

紗華:都走了嗎?
旭日之心:是的。
紗華:辛苦你了。
旭日之心:不客氣。

利用旭日之心,神女紗華能讓人看不到她,也能讓人看到她,

旭日之心:你還好嗎?

讓由旭日之心所控制的機械白鳥停在自己的手背上,神女輕聲的告訴這個可愛的孩子,她很好。

視像結束,回到會客室。看完了視頻,小琳,阿基特,薇薇歐和艾茵哈特都變得一言不發。

維塔:好了,看完了。你們該回去工作了。

藍色的融合騎士和紅色的融合騎士,默默的站起來,安靜聽話的離開會客室。

薇薇歐:維塔。
維塔:啊,現在給你們看關於聖王女的視像。
艾茵哈特:小琳小姐和阿基特小姐,那個樣子没問題吧?
維塔:没事没事,反正她們一定會纏上希格諾就是。
薇薇歐:…

鐵錘騎士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記錄了關於“最初的夜天之王”的數據器。

艾茵哈特:維塔小姐。
維塔:嗯?
薇薇歐:您没事吧?
維塔:没事。

紅色騎士直率的臉上露出坦然的笑容。

維塔:雖然只是一份很久以前的數據,但是,對於我們一家而言,這是很寶貴的視像。大家都很高興,能得到這樣一份珍貴的記憶。

即使這份記憶並不是屬於她們的。但是今後這份祝福一定將會延續下去,如同永不間斷的清風一樣。

--------------------------------

更新來了~
在這裏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啊!!!
一如既往的開始前,嘮叨一下。

這次開始的是關於奧維利爾聖王女的故事。

雖然從各種正篇的渠道能得到的資料都很少,但是也正因為如此讓能讓人大方創造的地方也變得多了。

但是還是主要抓住原作中,對奧維利爾聖王女的表寫去展開:

一是:聖王家的王女,被稱作“奧利維爾聖王女殿下”。也是後來的“搖籃最後的聖王”,以最強的武術造詣而威名四方。

二是:雖然是出身于搖籃的正統王女,但繼承權卻很低,對外宣稱留學于與聖王家建交的修托拉。

三是:關于她與克勞斯的關系眾說紛纭,以他們生于不同時代的說法為主,但根據克勞斯的回憶錄抄本中所述,兩人被視做姐弟一般養育(Memory;10)。

至於能延伸到什麼地步,我也不敢說…囧…越寫越多的危險分子…連本來打算放棄的手稿也重新挖出來修改的人(歐

熬完這個就能回到正常時段了T.T我要加油,好想寫結局~好想對前面的文章進行修改(歐飛
前言:當本身所擁有的土地無法滿足人的貪婪之時,欲望的黑暗開始向異世界延伸。古代貝爾卡所在世界,因為神的懲罰,迎來了古代貝爾卡世界從誕生到現在唯一一次的冰川時代。土地變得無法耕種,野生動物變得强大,人的生存空間被減少。選擇以堅信仁者無敵而存活的王族,聖王家被世人說傳頌着。

第59章 過去篇八·奧維利爾

先史約200年前。為了與聖王家建立正式的邦交,當時處於邊緣地帶的國家,巫王家將其女兒下嫁了給聖王家的其中一位王子。數年後,那位王子並没有成為偉大的聖王,縱使擁有瑟格布雷希特的名稱,他也不過是聖王的同父異母的親弟。

即使是同父異母,我們兩人的父親所教諭我們的東西卻是一樣的,而選擇怎樣道路,卻是由我們自己決定的。

巫王家雖然並不强大,但是卻是一個天生美麗的王族,而且每一代人都會擁有一種天生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卻是異於一般魔法師。

綠色的右眼眸來自父親,紅色的左眼眸來自母親。奧維利爾誕生的那天,也成為了她母親的死祭。雖然被人稱為不詳的孩子,可是在瑟格布雷希特家,她還是在父親的保護下健康快樂的成長着。直到奧維利爾五歲那一年,那一天。

在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家。

奧維利爾:父親?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父親要出一次遠門。

小小的奧維利爾拉着父親的衣角不願意放開。

奧維利爾:……不要啦。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奧維利爾已經長大了,所以父親也要繼續完成自己必須做的事情。
奧維利爾:是什麼事情?

小小的奧維利爾扭着頭好奇的問到。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現在還不能告訴,等你再長大些。偉大的聖王陛下一定會告訴你。
奧維利爾:那父親您呢?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我不在的話,奧維利爾一定要聽聖王陛下的話,好好的代替父親協助聖王陛下,知道嗎?
奧維利爾:協助,奧維利爾要怎樣做才能幫父親協助聖王陛下?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變得强大,比任何人都强大。

幼小的奧維利爾並不懂得那時候父親所說的。她只知道,那個總是為她梳起發髻的父親很溫柔,那個總是帶着爽朗的笑容的父親很强大。如此溫柔而强大的父親,在親吻了她小小的額頭後,就再也没有回來了。

年幼的奧維利爾並不懂得踏上征途的父親為什麽没有回來。聖王的親弟,聖王家族旗下最强大的騎士長,做為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唯一的孩子,即使並非正統聖王家的孩子。奧維利爾還是被仁慈的聖王所寵愛着,被與自己只有一點血緣關系的長兄所保護着。

剛開始,小小奧維利爾還是會一直問父親什麼時候回來。慢慢的,長大的她聽到了很多不同的話。

侍衛一:聖王真的是仁慈。
侍衛二:是啊。
侍女一:難道說,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真的發動了叛變?
侍衛一:好像是啊。
侍女二:為什麽聖王陛下還將那人的孩子留下來啊。
侍衛二:誰知道?
侍女一:聽說她一出生就害死自己的母親了。
侍衛一:是啊,現在父親又這樣,也夠可憐的了。

奧維利爾七歲。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她的父親的屍體從戰場上被運回到王城內。那天,聖王家的王子好不容易在後庭的一處找到躲起來的奧維利爾。

聖王子: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王子陛下…
聖王子:怎麼了?

王子實在不知道要怎樣去安慰這個孩子。回來的人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彩,雖然十五歲的他已經成年,可是那些殘酷的話語,對於他而言還是相當的沉重。王子選擇沉默,他願意去傾聽奧維利爾的悲傷。

奧維利爾:大家都說…父親背叛了聖王陛下。父親他不會那樣做的,請您相信我,父親他不會背叛大家的…

年幼的臉龐夾帶着眼淚,纖細的小手緊緊的捉住聖王子的衣服。年少的王子還是被小女孩嚇到了。

奧維利爾:父親,父親,他在出征前,還說要我一定變得更加的强大,希望我能協助聖王陛下…父親他……

少年伸出長年因為握劍而粗糙的手,撫摸着小女孩的頭。

聖王子:嗯,我相信你。

少年出力的揉着小女孩的頭,露出燦爛讓人安心的笑容。

聖王子:我呢,相信奧維利爾的話。就和父親大人一樣,相信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絕對不會背叛大家一樣。
奧維利爾:陛下…謝謝,謝謝您,謝謝您相信我。

面對流言蜚語,聖王陛下為瑟格布雷希特公爵·聖王家最强的騎士長舉行了轟動全國的葬禮。那是屬於英雄的葬禮,那巨大的葬禮震撼人心,仿佛在告知世人,他就是你們的王,是聖王家的王,是最英勇的王。

葬禮之後,在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的家,就真的只剩下奧維利爾一個人了。

在葬禮之後,聖王來到了奧維利爾的身邊。高大魁梧的聖王只是安靜的坐在奧維利爾身邊。

雖然因為戰爭環境遭受了大面積的破壞。可是,在晴朗的夜晚還是能看到廣闊的夜空中的銀河與星辰。明明是自己父親的葬禮,可是從頭到尾,奧維利爾只是低着頭,没有哭泣。這孩子的掘強真的和她的父母一樣。聖王慈祥的對着奧維利爾輕輕的問到。

聖王:要來我家嗎?
奧維利爾:……
聖王:不喜歡嗎?
奧維利爾:不,不是…我,大家都說,是我…害死母親和父親…如果我没有出生,母親就不會死,如果不是我,父親就不會…
聖王:你的母親是我的好朋友,你的父親是我唯一的弟弟。所以,對於我而言,你是特别的存在啊,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我,好像我這樣的人,不配留在聖王陛下您身邊。
聖王:我呢,和你父親一樣,從不相信你是會帶來厄運的孩子。你在我們心中,就是希望。
奧維利爾:我……

突然從兩人身後沖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

聖王子:你們在這裏啊。
奧維利爾:王子陛下…
聖王:王子,奧維利爾說願意來我們家。
聖王子:真的?
聖王:你看上很開心。
聖王子:當然啦,我一直想要一個妹妹。雖然這樣需要守護的重要之人又多了一個,但是我要可以變得更强。
奧維利爾:…陛下…

聖王子的母親,在聖王子十歲的時候已病故。王城裏雖然有侍女,可是王子大部分時間都是對着一大群男人和自己偉大的父親。所以,王子陛下一直都很期待奧維利爾真的能成為她的妹妹。

而對於故人的感情,聖王也喜歡着這個如陽光般溫暖的孩子。

奧維利爾:陛下……
聖王子:父親大人?
聖王:怎麼了?

畢竟是父子,聖王立刻明白王子的想法。

聖王:嗯,是父親和王兄。

聖王撫摸着奧維利爾的頭。

聖王:不會讓你一個人的,對嗎,王子陛下?
聖王子:嗯。

眼淚已經無法再隱藏,小奧維利爾哭了。未來的奧維利爾聖王女陛下撲在聖王的懷中大哭着。

--------------------------------
嗚嗚嗚~更新來了~這個星期的更新字數要少些,因為時間都被C80的本子壓榨去了(歐

囧哈哈~一個不小心將偉大的聖王陛下寫成了女兒控~聖王家的王子陛下寫成了妹控(歐

關於奧維利爾的故事還會繼續,目前會用多少章節還不知道……反正不少……

囧好歹是薇薇歐的母體(歐

紗華,也就是小彷的前身也會在下一話出現

-.-因為艾茵哈特和薇薇歐是CP幾乎是不可否認了~我從不逆天(歐

所以在過去篇的話,奧維利爾與紗華會邂逅,之後兩人的關系有點什麼,還有點姐妹情~

至於奧維利爾和霸王克勞斯的關系的話~依舊是姐弟喔~不過也是描寫的要點~

所以……奧維利爾的過去是最長的過去篇(歐飛

來自奈葉小站對奧維利爾的介紹:雖然是出身於搖籃的正統王女,但繼承權卻很低,對外宣稱留學于與聖王家建交的修托拉。

(其實一直對這個抱有一定的疑問,試問……即使摇籃再大也不可能是一個國家,當然這也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從奧維利爾聖王女的裝束上看,她更加偏向陸地上的戰鬥型……囧……所以我只好用這個去理解正統,而繼承權很低的問題。留學什麼的以後有寫,其實疑問還是很多,不過在之後的章節,我會尽量做到合理有趣的同人化(歐

而說奧維利爾出身於摇籃就更奇怪了~明明最後是和克勞斯霸王爭着到摇籃去的啊啊啊啊(觀眾……你咆哮什麼……我糾結而已~
好有愛的長文啊~ 快一年了~ 加油~
啊哈哈 因为上学的关系 有2章没看了。。
好有愛的長文啊~ 快一年了~ 加油~
Guest from 221.126.242.x 发表于 2011-9-19 23:02



   
>.<是啊……还想一年内写完……看来是不可能了……
不过对于我而言……坚持写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
剩下的一定会写完的(欧


啊哈哈 因为上学的关系 有2章没看了。。
8456852 发表于 2011-9-21 16:42



o.O 喔喔 ~难道是新的大学党?
大就大 是大专党。。。班主任的监狱式教学弄到我人都疯了 所以没看2章..
大就大 是大专党。。。班主任的监狱式教学弄到我人都疯了 所以没看2章..
8456852 发表于 2011-9-25 15:12



   

哈哈~大专啊~没关系我也是大专毕业的(欧
班主任神马的其实只要年龄差不了多少~都也只是大一比较狠~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9-25 23:53 编辑

第60章 過去篇九·刺客

孩童时期的奧利維爾·瑟格布雷希特。

在聖王的保護下,慢慢長大的小女孩。奧維利爾所擁有的繼承權很低,可是她是貨真價實的繼承了聖王家血統的孩子,加上做為巫王家的血統。所展露出來,强大的力量與對格鬥術驚人的天賦,讓所有人吃驚。即使只有八歲,奧維利爾已經可以與聖王身邊的護衛進行實戰訓練。面對如此强大的孩子,有人擔憂,有人質疑,可是對於聖王而言,這些並不重要。

那天是奧維利爾的九歲生日,在聖王的城堡內,所有人為她慶祝。雖然生日宴會的氣氛怪異,但是聖王與王子殿下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父親與兄長存在與態度,讓奧維利爾感到安心,也讓那些流言蜚語不攻自破。

生日宴會結束後,奧維利爾回到自己位於城堡內較為偏僻的房間。躺在床上的奧維利爾,腦海中都是聖王與王子陛下在自己身邊歡笑的場景,她很幸福,幸福得忘了疲憊與睡意。看着窗外潔白的月光灑進房間,小女孩抱着舒服的棉被翻來覆去傻笑着。

接着,潔白柔和的月光中突然出現一個赤紅色的身影。奧維利爾一躍而起,看到的是。一個身材高挑,身穿着紅色長裙臉帶白色面具的人,停在她的窗前。因為月光,女子長發在月光下帶着亮黑的柔光隨風飄動。

奧維利爾:你是…?

話音未出,女子越過窗台在一瞬間拿出赤色長劍直刺向奧維利爾,憑借着敏捷的身手,奧維利爾一個翻滾到床的另一邊。

奧維利爾:你是誰?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攻擊,奧維利爾用魔力在自己手上快速生成手劍向刺客揮去。刺客似乎相當勉强的避開奧維利爾的攻擊,接着月光奧維利爾隱約的看到面具下面那空洞的眼神。

奧維利爾:來人啊,有刺客!

奧維利爾的聲音回蕩開。在房間內,奧維利爾没有任何武器和保護裝束,她只能將魔力形成一定程度的保護膜。就在赤色長劍落到身上的瞬間,奧維利爾借着圍繞在身邊的彩光魔力的保護,空手將長劍接住。刺客卻一個踢腳往奧維利爾身上踢過去,奧維利爾被狠狠的踢開。房間內的打鬥不斷,室內不斷的被破壞。刺客的赤色長劍宛如饑餓的野獸血口捕食著獵物,不斷撲向奧維利爾。

為什麽還没有人來?被追砍的奧維利爾,驚恐的看着身材高挑的刺客,在刺客身後的那片窗户景色被一層異樣的結界所覆蓋。

我,在結界內。

連閃帶躲,加上攔截攻擊,房內的床,桌子,牆壁不斷的被劃出痕跡,木塊和牆壁的碎片不斷的碎落。平時的對手雖然是聖王身邊的護衛騎士們,可她是聖王的女兒,王的寵兒,騎士們根本都願意和這樣的一個小鬼較真。

刺客的劍術很恐怖,攻擊的方式特意造成讓她無法接近房間的出口。攻擊劍劍到肉,刺客殺氣冷寒。奧維利爾由心而生的恐懼越演越烈。身體對於攻擊的反應在求生的意志下,對長劍的攻擊感悟度不斷提升。刺客的攻擊已經無法再對奧維利爾內心造成新的恐懼。

面臨著死亡,奧維利爾想起了聖王的話。

聖王: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是的,聖王…陛下…是的,父親…大人…
聖王:成為王吧。
奧維利爾:王…
聖王:嗯,統一世界的王。
奧維利爾:統一…世界。
聖王:只要能統一這個世界,那麼戰爭就一定會結束。那樣的話……

和聖王約定了,要成為王。所以,我才是不要死在這裏啊。奧維利爾在那刻選擇了拋開那份恐懼。

即使身上被劃破的傷口越來越多,忘了恐懼的她。在小小的房間內,奧維利爾興奮的計算着,要怎麼將敵人擊倒。

奧維利爾將大部分的魔力都集中在右手上。刺客躍身而起,環繞著大量彩光的右手將長劍硬生生的擋住。小小的手心利用彩光魔力將刺客的長劍死死的束縛。奧維利爾左手拉起剛才在躲避的時候偷偷掠過來的白色被單扔向刺客。被單將刺客的上身蓋住,因為武器被奧維利爾束縛住,刺客只好用另一邊手在被單下掙扎着。就在那瞬間,奧維利爾使出全身的力氣將魔力集中在左手,對着刺客的腹部一擊重拳揮去。圍繞著彩光的魔力拳一絲不苟的落在刺客的腹部。

身材高挑的刺客被奧維利爾的一擊左勾拳打飛,整個人狠狠的撞到牆上,動作停下來了。面對著已經靜止的刺客,奧維利爾還是不敢輕易的接近對方。隨着刺客被擊中,打鬥聲停止,深夜的王城寂靜慢慢的恢复。一直處於戒備狀態的奧維利爾通過魔力感知到包圍著自己房間的特殊結界在慢慢的消失。

愣愣的看着被白色被單蓋住的刺客似乎過了很久,小女孩頭發淩亂,一屁股的蹬地坐到地上。真的很累很累,連放聲呐喊的力氣也都用完。奧維利爾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時間來恢复那些許的體力。

小孩子總是那麼的好奇,努力站起來的小女孩,慢慢的接近刺客,奧維利爾伸出手去掀開被單。

啊,被單動了。刺客唰的一下將被單扔開。

刺客:痛…

被嚇到的奧維利爾像受驚的小獅子,快速的將刺客的赤色長劍奪走,就躲到牆的另一邊。女刺客站了起來,臉上的面具也因為剛才的攻擊隨之而碎裂落下。窗外灑進來的月光剛好照在刺客的臉上,受驚的小獅子舉着長劍對着刺客。

在月光的幫助下,奧維利爾看到了刺客的臉。精致美麗的五官,帶着秀氣的臉龐,美豔得讓在王室長大看過無數貴族與王族的奧維利爾愣住了。

如果用美麗代表貴族,用高貴代表王族的話,那麼這個女刺客…這個揉着後腦袋的女子,要比貴族比王族更加的美麗高貴。奧維利爾的腦海裏不斷的在尋找着適合形容女子的美豔的詞匯:精靈?

刺客的殺氣消失了,被精靈班誘人的美豔而深深吸引住的奧維利爾一直愣愣的看着對方。要不是手中的長劍消失,奧維利爾還真的反應不過來。而揉完後腦勺的刺客,居然對着奧維利爾露出了美麗誘人的笑容。

面具下,美麗的女子溫柔的看着奧維利爾,雙眼的笑容充滿了憐憫。赤色長劍回到女子的手上,刺客將長劍高高的舉起,瞬間落下。

奧維利爾:啊!

面對攻擊奧維利爾本能性的將雙手擋在自己的前面,抱着頭呐喊。

劍起劍落,本來已經破爛的窗户被刺客的攻擊加以破壞,整個窗户飛了出去。紅色的身影轉眼在黑夜中。

没有了結界,窗户碎落落下的響聲,馬上驚動了整個王城。

當聖王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是,被破壞的不像樣的房間,還有滿身血跡,哆嗦在牆角的奧維利爾。聖王慌忙的轉過身。

聖王:醫生呢?
聖王子:我去找醫生來。

踏進遍地破碎雜物的房間。

聖王: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聖…父…親大人…

此時,委屈與害怕一同蜂擁而出,奧維利爾在聖王的懷中放聲大哭。

翌日,受刺客入侵的事件的影響,在聖王的命令下,全城進行搜查。可是,一連幾天下來,毫無刺客的消息。

一開始被醫生綁了一身繃帶的奧維利爾已經活蹦亂跳了,被侍女緊張照顧着,被侍衛緊張的保護着的奧維利爾實在受不了這樣被高度照顧和保護的日子。加上一直没有刺客的消息,王城內緊張的氣氛慢慢的減少了。奧維利爾很不老實的在城堡內閑逛着,這幾天,因為她的事情,聖王陛下和王子陛下要處理的事務變得很多,可是兩人還是每天抽空來看望她。所以今天奧維利爾拿着從侍女那裏得到的小甜品,到聖王陛下和王子陛下工作的場所去慰問兩人。

--------------------------------
喔喔喔~下一章爆幕後?(歐
啊啊啊~是有點打鬥的一章(歐
嗚嗚嗚~我發現~看來我真的想要將聖王女短暫的一生都寫完……(歐
为啥纱华要杀奥维利而呢?
为啥纱华要杀奥维利而呢?
8456852 发表于 2011-9-28 18:48



   

-.-等~之後的章節……會有說明的,賣廣告(歐飛~
那就更新吧 喵~0.0 我卖萌了
注釋:將王子陛下改為王子殿下。

第61章 過去篇十·聖王一族

奧維利爾被襲擊的第二天。

侍衛長:王子殿下。
聖王子:有事嗎?
侍衛長:收到了聖王陛下的密函。

現在是下午時分,代聖王處理事務的聖王子,收到了連夜趕往巫王家的聖王的密函。收信人是王子殿下,魔法信件,除了收信人能看的信件,信件到其他人的手上,如果被打開便會化為灰燼,而且寄信人也會知道信件已經丢失。

打開信件快速閱讀完…王子殿下便隨手將密函化為灰燼。

侍衛長:王子殿下?
聖王子:没事了,你退下吧。
侍衛長:是的。

當奧維利爾恢复健康的時候,聖王已經從國外回來。在聖王的王座前,先打破沉默的是王子殿下。

聖王子:父親大人,巫王陛下?
聖王:已經死了…
聖王子:…原因是?
聖王:從手法上可以看出是被殺害的,可是…
聖王子:可是?
聖王:在巫王的身邊留有遺書。遺書上面說了,襲擊奧維利爾的刺客是他派來的。

一直無法相信自己在密函上看到的是真的,可是現在的一切都是父親親口告訴他的,已經無法不去相信和接受了。可是,奧維利爾要怎麼辦?

聖王子:這幾天城裏都找不到任何關於刺客的消息。
聖王:下令吧,刺客已經找到了,並且已經自殺身亡。
聖王子:那麼…
聖王:襲擊奧維利爾並非一般的刺客。
聖王子:父親大人。

王子擔心着父親,緊張的問到。

聖王:那方面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就多陪陪奧維利爾吧。
聖王子:嗯,我知…

聖王子的話聲還没落,在兩人交談的房間外,幾個小甜品掉落在地上。小小的身影隨手將整籃的小甜品扔掉。當聖王子沖到門口的時候,看到的是負責照顧奧維利爾的侍女。

侍女:王子殿下。奧維利爾陛下她怎麼了?
聖王子:這是什麼?
侍女:是奧維利爾為聖王陛下和王子殿下做的。說讓您和聖王陛下試試味道。

王子殿下沖到房門的時候已經看到不到奧維利爾了,也就是說,房間內的對話大概被她聽到了。對着掉落一地的小甜品,王子殿下蹲了下來,將那些可愛的小甜品一個個的撿到手中。

侍女:讓我來吧,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接過侍女手中的小甜品,吩咐下去讓她去找奧維利爾,找到了就通知他。

王子殿下帶着小甜品回到房間。

聖王:王子。
聖王子:嗯,我知道了,奧維利爾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他們不僅僅是父子,還是一起在戰場上馳騁的王。所以,王子很清楚的知道,只有這次的事情自己偉大的父親大概感到相當的為難吧。

聖王:對着奧維利爾說,要殺你的是你母親的父親…這樣的話…我…貌似還没那樣的勇氣說出來呢。

她只是一個孩子,那樣的話,做為她父親的聖王實在無法說出口。

聖王子:父親大人,奧維利爾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不過,我也希望知道那個刺客到底是什麼人。

聖王輕笑着,他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的靈敏,那麼的强大,那麼的堅定不移。既然自己的兒子那麼自信那就相信他吧。

聖王:那是以前奧維利爾的父母在外旅行的時候所帶回來的東西,因為一直都是由巫王家所保護着,那東西實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曾說過,那是關於神的東西。
聖王子:神?

在這個充滿魔法的世界,神的存在是很弱小。競爭,奪取,戰爭,人們所信奉的是絕對的力量與高高在上權力。神,早已被人們所遺忘。

聖王子:神…嗎?
聖王:能讓人實現願望的人。
聖王子:那麼巫王的願望是?
聖王:殺掉害死巫王女的人。
聖王子:可是,那並不是奧維利爾的錯啊。那位大人不是也知道事實的真相嗎?
聖王:嗯,是知道,可能是一直都無法接受吧。所以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不過現在巫王已經死了,那東西會變成怎樣我們也無從追究了。
聖王子:那麼危險的東西,要放任它不管嗎?

聖王看向窗外,明媚的陽光下,一只豔紅色的大蝴蝶從窗外飛過。

聖王:殿下。
聖王子:是的?
聖王:在你的眼中“神”是什麼?
聖王子:……

王子殿下實在無法理解,因為他並不了解神到底是什麼。只不過在小時候曾經聽說過一些關於神的故事。

聖王: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曾經這樣說過。

聖王回憶起與奧維利爾父親的對話。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即使明明存在,她只是独自靜靜的守候這世界。
聖王:這和書上所說的神相差的太遠。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是啊。不過呢,正如書上所說的,她强大而溫柔。

年輕的聖王與公爵在庭院內交談着。公爵很清楚知道聖王擔心的是什麼。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放心吧,她是不會隨便做出壞事的人。
聖王:你和巫王女不會真的見過她了吧?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哈?
聖王:你們說的話都是一樣的。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是嘛?

在聖王的城堡的最高處,似有似無的她就坐在那裏。

旭日之心:我很對不起,未能即使發現問題。
紗華:没事没事,只是我自己一時不小心被控制了。
旭日之心:身體還好嗎?
紗華:被巫王的負能量魔力感染到的地方好像都已經恢复正常了。
旭日之心:那實在太好了。
紗華:嗯。
旭日之心:我們回去嗎?

隨着聖王的城堡眺望遠處的城鎮,在聖王的統治下,在城堡附件的街道一片繁華,人們生活的安心而幸福。這樣的國家,在這個亂世是難得一見。紗華做了個決定。

紗華:暫時先不回去。
旭日之心:您確定?
紗華:嗯,我想在,這裏再玩一下。

在聖王的大城堡內,有着那麼一處地方,是奧維利爾的秘密基地。平時總會露出爽朗的笑容的奧維利爾,每次難過的時候,奧維利爾都會躲到那裏去,躲在那小小的庭院下,一個人偷偷哭泣的小女孩,還是被發現了。

聖王子:您好,聖王女陛下。
奧維利爾:殿下。

也不管王子殿下是怎麼找自己的,奧維利爾低着頭,安靜的坐在那裏。王子隨便拍打一下地面,蹲下來身體坐到奧維利爾身邊,從懷中掏出包裹着那些簡單可愛的小甜品。

聖王子:要吃嗎?
奧維利爾:……

拿着奧維利爾做的小甜品,聖王子開心的享受着小甜品。而面對兄長的好意,奧維利爾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這些一直守護她的人。吃着奧維利爾做的小甜品,王子殿下看着湛藍的天空,被戰爭所蔓延的世界,權力與人造機器高度發展的世界,天空上來來往往的飛行工具不斷移動着。

聖王子:九年前,也就是奧維利爾殿下出生的那一年……

比奧維利爾年長七歲,現年十六歲的聖王子殿下,向奧維利爾講述她出生那年的記憶。

聖王子九歲那年,在異地學習的聖王子被聖王叫了回來。在聖王的王座前。年幼的聖王子因為聖王隨便將他叫回來而不高興。

聖王子:有事嗎,父親大人?
聖王:還記得你問過我的事嗎?
聖王子:嗯…

聖王子的臉色立刻變了,凝重壓在他的年幼的額頭上。倒是聖王一臉坦然的笑容看着兒子。

聖王: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的孩子很快就會出生。那孩子和你一樣,都是聖王家的孩子。
聖王子:王叔的孩子嗎?
聖王:嗯。

聖王:在孩子出生前,我希望你能守護在他們身邊。
聖王子:為什麽?
聖王:因為……

年幼的聖王子並不懂得聖王真正的用意,但是他知道,做為王,做為父親,他是偉大的。帶着疑問他還是來到了即將分娩的巫王女身邊,與瑟格布雷希特公爵一起守護在那裏。

在瑟格布雷希特公爵的家,王子殿下看着窗外回想起,自己到這裏來之前,聖王所交代的事情。

聖王:瑟格布雷希特公爵與我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他的孩子與你一樣是擁有正統血緣的王族。在這個並不信仰神的世界,聖王家選擇了信仰神。
聖王子:……我知道,就是因為這份信仰所以我們才會被詛咒。所有聖王家的孩子在出生的時候都將會奪去其母親的生命。
聖王:嗯。不過,我們從不曾懷疑過這份信仰,哪怕這份信仰很渺小。
聖王子:可是,就是因為這份信仰,母親大人才會……
聖王:即使失去生命,也要將你帶來這個世界。我知道,你無法原諒自己,更加無法讓自己相信聖王家的信仰。所以我才要讓你去瑟格布雷希

特公爵那裏。
聖王子:要我看着和我一樣罪恶的孩子出生嗎?

聖王坦然的看着兒子笑着。

聖王:去到那裏你一定能發現你自己所期盼得到的答案的。

巫王女:王子殿下?

一把溫柔的聲音將王子殿下拉回回憶,小男孩轉身看到,一位有着金色秀發綠色眼瞳的女性正准備對他行禮。王子殿下立刻沖上前。

聖王子:巫王女陛下!不是說過了嗎,不用對我行禮都可以。
巫王女:…一時忘了,抱歉。

巫王女的身材並不高,看上去只有五尺多些(158),身材略減瘦小,因為懷上了孩子,她選擇了剪掉了自己一直鐘愛的略帶微卷長發。金色的短發加上溫柔和爽朗的笑容,宛如陽光般溫暖的人。

聖王子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麽,即使明明知道孩子的出生會奪取自己的生命,她與公爵還是選擇了孩子?

聖王子:那個……
巫王女:是的,怎麼了?
聖王子:……

聖王子很想問:為什麽?為什麽,即使明明知道孩子的出生會奪取你的生命,為什麽你們還選擇孩子?小男孩面對着巫王女陛下的笑容,話哽住了,果然還是無法問出口。

聖王子:那個,身體還好嗎?
巫王女:嗯。

剪了短發的巫王女看上相當精神,將手臂舉起來示意自己與孩子都很健康。

男性聲音:你們在幹什麼?
巫王女:親愛的。
聖王子:王叔。

被自家的夫人叫親愛的公爵倒是没覺得怎樣,倒是被聖王子叫王叔卻讓他愣了下。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殿下,要習慣叫我公爵。您可是未來的聖王。
巫王女:是啊。
聖王子:呃…我會注意的了。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你們在聊什麼聊得那麼開心?

……

依舊是在庭院,坐在奧維利爾身邊的聖王子,看着天空笑着。

聖王子:我呢,始終没有勇氣問他們:為什麽?
奧維利爾:殿下。
聖王子:不過,王叔他們卻告訴我…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因為相愛,因為自救,我與巫王女踏上了路途。我們在一片荒蕪的冰川中見到了神。我們向她詢問得以延續生命的方法。

巫王女:卻被她嘲笑了。選擇否定我的是你們,選擇信仰我的也是你們。選擇的過程和最終的結果,都是你們自己所決定的。我只記得,我賦予這個世界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魔法。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命運明明都在你們手中,為什麽還要來我這裏?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我們被狠狠的拒絕了。
巫王女:可是心裏並没有一點難過,相反的,我們變得更加的坦然。而且,當我們擁有孩子的時候。
瑟格布雷希特公爵:才發現,原來比起恐懼,幸福更加的重要。我們要改變被詛咒的命運。

聖王子:其實詛咒早已被打破,就在你出生的那天。什麼事都没有發生。

聖王子看着奧維利爾溫柔的說到。

聖王子:你的出生讓所有人感到欣慰與快樂。你的誕生讓人感到世界充滿溫暖與勇氣。知道嗎,看着抱着你的王叔與巫王女,我真的很羨慕你啊,奧維利爾。
奧維利爾:……為什麽?
聖王子:因為,他們的目光充滿了對你的愛。你的誕生,你的存在,讓他們得到了最大的幸福。

將看向天空的目光收回來,聖王子托着下巴繼續說到。

聖王子:你的誕生並没有錯。錯的是我們這些無法保護好自己家人的人而已。
奧維利爾:……
聖王子:因為詛咒被打破,那些害怕信仰神的王族會變得更加强大,開始想方設法將詛咒再次刻在聖王家身上。你一歲的時候,趁王叔出征,那些家夥襲擊了我們,巫王女為了保護你和能力不足的我,最終……

深夜的公爵城堡內,為了讓孩子們安全的離開,被敵人所包圍的巫王女。本應是安靜的黑夜下,異樣的火焰出現將黑夜照亮。

站在吾以契約者的名義召喚吾之守護主神—火焰神王!火焰的主神呀,給予我無窮的力量,展現您的憤怒,借用您滅世的魔力摧毀吾之死敵,在此一刻,將你我的憤怒合而為一,展現最強的神力—火神的憤怒!

能燃燒一切的火焰神王啊,與我合而為一吧。

一切被火焰所包圍,只有,只有抱着奧維利爾的聖王子所站的地方没有一絲火焰。大火足足燃燒了數天,直到火焰再也找不到可以燃燒的東西為止。

聖王子:從那時候開始王叔再也没有離開過你身邊。所以當王叔要出征的時候,連父親也反對。可是王叔還是堅持離開,因為要去的是巫王女陛下的故鄉。没人知道在巫王那裏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可是,奧維利爾啊。對於現在的我和父親而言,你就是我的妹妹,父親的女兒,我們最重要的家人。

聖王子輕輕拍着奧維利爾的頭溫柔的笑着。

聖王子:那些罪就由我們三人一起去背負吧。
奧維利爾:殿下。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聖王子:…比起對不起,我比較喜歡奧維利爾和往常一樣,笑着對我說:謝謝呢。
奧維利爾:謝謝你,王兄。

她的誕生打破了詛咒,她的笑容宛如陽光般溫暖而充滿勇氣,總是精力充沛的小女孩。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無論何事,妳都是我們的家人。

血緣將他們緊緊的聯系在一起。

妳就是我們聖王家的聖王女,奧維利爾。

--------------------------------
身高形容:每尺:約為31.1cm

突然發現…我很恶劣的在算字數了~上兩章的都是2000多字,這次來了個4000多字╮( ̄▽ ̄)╭希望大家能看得開心

最近看了vivid29的圖透,帶來個新的時間段數字出來,搞到我很開心(滾

600年的情報是個意外
1000年前的諸王改造,600年~500年間的聖王統一戰爭結束,300年前的質量兵器戰爭,150年前(SS時點)最高評議會等人平定戰亂,75年前(SS時點)管理局設立(來自小站某老大的帖子)

囧……不過,奧維利爾的故事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呢(歐飛
觀眾:難道你打算繼續虐……看上去很樂觀陽光可愛的奧維利爾聖王女嗎?(怒~
囧……在考慮中……本來是安排了……不過又開始掙扎要不要寫,不寫的話……就可以加速跳到和克勞斯的故事去了……(滾

祝大家國慶快樂OTL國慶長假好忙啊~還是平時好啊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