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复 40# cgh761225


   

><謝謝支持誒
我會很努力的><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1-24 01:07 编辑

第29章 記憶的深處

“阿爾哈薩特”這是一個除了空間就是混沌的“世界”,似乎沒有盡頭的混沌,強大的扭曲空間所產生的各種顏色繽紛的變異,如同一個有智慧的生物,對于掉進阿爾哈薩特的一切生命,它一邊玩弄一邊吞噬著那些微小的生物。

在與黑色女孩-小彷走散后的菲特和希格諾到底遇到了什么?

兩人走過長廊,那是一座美麗的庭院。

希格諾:這里是什么地方?
菲特:……

希格諾的問題并沒有的到答案,與其同行的菲特一直保持這沉默。

菲特“時之庭院?不會的,我們明明進入次元裂縫,不可能在米德切爾達的,那,這里是幻影?”

希格諾:泰斯特罗莎?
菲特:嗯?
希格諾:妳怎么了?
菲特:沒,沒什么。

菲特“為什么,要隱瞞?”為什么如此的不安?

兩人慢慢的走進庭院,在這個鳥語花香的地方,讓人覺得可以放松些?兩人小心翼翼的進入庭院室內,菲特走過一處處曾經無比熟悉的地方,就連空氣中的味道也一樣。被時間所收藏起來的記憶,過去的沉痛與幸福的記憶如同寒流般襲擊著菲特的身心。兩人一處處搜索著,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這是一道平凡卻不一般的門,門的另一邊是那個地方。

菲特“她們一定在那里。”

希格諾:進去看看吧。
菲特:嗯。

菲特臉部的變化,希格諾并沒有發現?為什么?

菲特“那是媽媽最喜歡的艾麗西亞沉睡的房間,那個安置了保護艾麗西亞遺體的房間。”

希格諾緩緩的推開門,菲特全身驚悚警惕著,感覺全身的毛發都寒栗著。

一扇門一個世界,跨進門內。希格諾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色。眼前的景物讓希格諾驚訝不已,手離開門把,轉身一看,菲特不見了,門瞬間消失。

這是一座非常古代建筑外形的古代貝爾卡式莊園,莊園內飼養了各種外形像馬又像龍的動物,這是古代貝爾卡一種貴族所愛用作坐騎的龍馬。

在莊園的另一邊是一座建筑嚴肅卻不是尊貴的小型城堡,在通往城堡的道路上,種滿了美麗的植物。

希格諾:這里是…

從附近傳來移動的氣息,希格諾警惕著。

希格諾:誰!?
銀發女子:歡迎回來,希格諾。
希格諾:琳芙斯?
銀發女子:妳在說什么啊?希格諾,我是夜天之書的念·銀夜啊。

這到底是哪里?為什么如此的熟悉而模糊。

(以下還是用琳芙斯進行描寫因為都是同一個角色-最初的夜天之書·銀夜)

琳芙斯:走吧,主人和星光還在等我們回去呢。
希格諾:主人?
琳芙斯:是啊。
希格諾:主人是?
琳芙斯:今天的希格諾真奇怪。

希格諾“主人,是過去哪位主人?”

跟隨著琳芙斯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在通往建筑物的路上,道路兩旁種滿了淺紫藍,淡紅,白色加上少量黃色的矢車菊點綴著,一片美麗的矢車菊花海。矢車菊一種代表了忠誠,柔情,纖細以及遇見幸福的花,素雅的花朵散發出陣陣的香氣。

如其說她們是騎士系統,不如說她們好比被詛咒所束縛的人。曾經的記憶,在數百年的毀滅與重生中,被時間所深埋起來,而現在隨著與過去一模一樣的場景出現,曾經自身走過的道路,曾經與其親密的人,過去的記憶如同洪流一般開始占據騎士現在的思想,作為守護騎士首領的希格諾意識到,記憶沒有失去只是被時間所遮掩起來,在某種因素下會被喚醒。

我想起來了,對啊,這里是創造夜天之書和我們的邇茲主人的莊園。

這是最初的記憶,這是我第一位主人。一位非常強大而性格奇怪的主人。只是,她…為了確認自己的記憶。

琳芙斯:怎么了。
希格諾: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琳芙斯:去喝茶。
希格諾:邇茲主人今天的工作呢?
琳芙斯:妳不是完成工作才回來的嗎?
希格諾:…嗯,是的。
琳芙斯:希格諾。
希格諾:嗯?
琳芙斯:下次的工作,我們一起去吧。
希格諾:…哈?
琳芙斯:邇茲主人說了,我們都是她最重要的人,是夜天之書的守護者,即使我們都不相同,卻有著同樣的想法,所以能一起努力一起前進,妳不需要一個人逞強,下次我們一起工作吧。
希格諾:嗯,好的。
琳芙斯:即使失敗了,邇茲主人在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爽朗而美麗的笑容,和那聽似簡單的話語,強烈的沖擊著希格諾神經。

琳芙斯:對了,在去喝茶之前,我們去看看其他三位騎士的情況吧。
希格諾:嗯?

果然記憶很混亂,很多事情都沒法好好的想起來。隨著琳芙斯的腳步,兩人在到后花園喝茶前,走到了室內的一個龐大的房間。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沉睡在三個巨大器皿中的:維塔,夏瑪爾,扎菲拉。希格諾沒有發出聲音,她努力的隱藏著自己內心中的一切疑惑。只見琳芙斯走到巨大的儀器前不斷的操作檢查著。

琳芙斯:大家的情況都很好啊。
希格諾:嗯…
琳芙斯:等這些孩子都能活動的時候,這里一定會變得更熱鬧,妳說對嗎,希格諾?
希格諾:嗯,一定會很熱鬧很開心的,只要大家在一起。

離開騎士系統維護房間,兩人來到了后花園。在那里,除了掌管“夜天之書”理之章的星光,還有一位有著一頭天藍色長發的,身材高挑,長相俊俏的“男性”在準備茶會。

星光:回來了。
?:歡迎回來,辛苦妳們了,銀夜,希格諾。
琳芙斯:我回來了,邇茲主人。
希格諾:…我回來了。
邇茲:今天辛苦妳了,希格諾。
希格諾:沒,沒什么。這是我應該做的。

眼前的“男性”非常斯文而溫柔。四人圍在暖和的太陽下。星光和琳芙斯不斷的向邇茲提問著各種各樣問題,博學的邇茲如數的回答著。三人愉快的聊天著,只有希格諾靜靜的在傾聽,記憶的思緒不斷浮現。

希格諾“古代貝爾卡第一帝國的貴族的獨女-邇茲主人。一位天才魔導師一位旅行者,12歲開刷便攜帶著自己創造的”夜天之書“開始旅行。“夜天之書”最初的守護者,便是我:希格諾。在那之后誕生的是琳芙斯?星光?維塔她們?這里是邇茲主人的最后生活的地方,也是我們漫長的時間之旅開始的地方。

我們和邇茲主人一起旅行,一起戰斗,一起生活,雖然活在這個不安定的時代,但是邇茲主人從不讓我們感到孤單。在那之后經歷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在安定后的我們開始制作新的騎士系統,我們也在不斷的學習更多的知識,星光,琳芙斯和我總是圍著邇茲主人,邇茲主人教諭了我們很多東西。學習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我們就像孩子一樣在邇茲主人身邊生活著,學習著。邇茲主人很任性,老愛捉弄我們,可是臉上總帶著淺淺的笑容,雖然愛惡作劇,卻是非常溫柔的主人,對,那時候的我們很幸福。

邇茲:希格諾?
希格諾:是的。
邇茲:怎么了,今天看上好像沒什么精神。
希格諾:沒,我沒事。
琳芙斯:她從回來就怪怪的了,大概是累了吧。
星光:那下次,我也去幫忙。好嗎,邇茲?
邇茲:嗯。下次大家一起去。

希格諾“下次大家一起去。去哪里?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去哪里?去邇茲即害怕又喜愛的地方,那是哪里?是邇茲的故鄉?可是最后,我們卻沒能一起去。”

時光飛逝,光陰似箭。

希格諾“作為系統存在的我們比起創造者的長命…在邇茲消逝的那天,我們才深刻的明白著這個道理。我們不是生命體,我們只是一組程序,生命體的壽命對于系統程序而言作為生命體存在的邇茲主人,壽命實在太短了。失去了妳的我們,是怎樣的我們?”

在那如夢如幻的阿爾哈薩特內,希格諾似乎走過了一個漫長的時代,數據低層的記憶宛如被拷貝重現,已經分不清真實與夢了。

在邇茲消逝的那天。

星光:邇茲!

作為夜天之書·理之章的星光,無法承受失去創造者的那份哀傷開始暴走。完全失控的星空,一瞬間便吞噬了作為夜天之書“核”的琳芙斯。持有“核”的星光開始暴走。長大的星光有著一頭白色的中短發,更加強大的力量不斷肆虐著,銀色的劍被悲傷的黑暗所侵蝕,巨劍如同混沌之物的合成,毫無差別的四處破壞著一切。

希格諾:星光!

聲音已經聽不到了,黑暗的悲傷早已蒙蔽她的雙眼。哀怒的星光向希格諾展開攻擊。

希格諾:炎之魔劍。

希格諾只好拿起炎之魔劍與暴走的“理”對抗。

希格諾“必須讓她停下來,我是夜天之書的守護騎士,悲傷也好,憤怒也好,妳們由我來保護。絕對要讓妳們回來。”

--------------------------------
第29章備注

星光
    -魔法少女奈葉psp游戲-王牌大戰里面的理之斷章,被我拿來說愛歷史了,望見笑~

邇茲
    - 夜天之書的創造者,也是夜天之書的第一個主人。因為是家族的獨女,所以小時候都被當成男孩養大,所以外表是很男性化的女主人。

之前有朋友說看不明第28章,可能是連貫性不夠吧。之后就到菲特了…至于疾風和洛斯亞的短談會寫出來的,只是時間沒到 囧

一直在想到底夜天之書誕生是啥年代,于是努力的去比劃...發現...伊克斯陛下都是1000年了...于是實在不好意思寫數字上去,可是我老覺得

這些騎士雖然說是系統程序,可是完全和人沒區別,會哭會笑的人,只是存在的時間長了,被遺忘的事情也就多了,想想看AS的時候說了,夜

天之書是旅行者為了收集世界上魔法的書籍,就寫了這章。本著那句看過的話:記憶不是被丟棄,只是被忘記了,只要在相對的場景下,它會

再次被記起來。過去會被人懷念就因為有過美好,所以我將希格諾所向往的永恒之鄉設定為:是過去那份美好的記憶年代。當然,希格諾說經

歷的都是“夢”沒人知道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盜夢空間…后遺癥…囧…

附上

矢車菊一種代表了忠誠,柔情,纖細以及遇見幸福的花

矢車菊

%u77E2%u8F66%u83CA2.jpg
2011-1-24 01:06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1-31 22:24 编辑

第30章 珍藏的記憶

在第01管理世界的同一時段,高町家。晚飯后,孩子們各自活動。

奈葉打開了她與菲特的私人通信頻道。

菲特:你好,我現在沒能接聽你的通信,請在…

打開疾風的私人通信頻道。

疾風:你好,我現在不方便接聽你的通信,請留言,我會盡快回復你。

奈葉心里的不安在增加,她猶豫著,是否要打開六課的通信頻道與鎢鋼號聯系。猶豫了下,奈葉還是決定給菲特和疾風留言。可是如果真的出事的話…

奈葉“我在亂想什么啊,菲特她們都是管理局的王牌不會有事的,絕對。”

在與黑色女孩-小彷走散后的菲特和希格諾到底遇到了什么?

兩人走過長廊,那是一座美麗的庭院。

希格諾:這里是什么地方?
菲特:……

希格諾的問題并沒有的到答案,與其同行的菲特一直保持這沉默。

菲特“時之庭院?不會的,我們明明進入次元裂縫,不可能在米德切爾達的,那,這里是幻影?”

希格諾:泰斯特羅莎?
菲特:嗯?
希格諾:妳怎么了?
菲特:沒,沒什么。

菲特“為什么,要隱瞞?”為什么如此的不安?

兩人慢慢的走進庭院,在這個鳥語花香的地方,讓人覺得可以放松些?兩人小心翼翼的進入庭院室內,菲特走過一處處曾經無比熟悉的地方,就連空氣中的味道也一樣。被時間所收藏起來的記憶,過去的沉痛與幸福的記憶如同寒流般襲擊著菲特的身心。兩人一處處搜索著,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這是一道平凡卻不一般的門,門的另一邊是那個地方。

菲特“她們一定在那里。”

希格諾:進去看看吧。
菲特:嗯。

菲特臉部的變化,希格諾并沒有發現?為什么?

菲特“那是媽媽最喜歡的艾麗西亞沉睡的房間,那個被媽媽保護著的地方,存放艾麗西亞遺體的房間。”

希格諾緩緩的推開門,菲特全身驚悚警惕著,感覺全身的毛發都寒栗著。在門打開的瞬間一道強光刺出,菲特下意思的舉起手去遮擋,強光過后,希格諾消失了!?隨之引入菲特眼簾的一切就正如菲特·T·泰斯特羅莎所期待的一樣。她看到了在容器中的艾麗西亞和普雷西亞媽媽,詫異,悲傷,高興還是更多其他的感情?就連菲特也無法理解的那份情感入潮水般洶涌向她襲來。

看上去比過去更為蒼白的臉,緩緩的轉過身,興奮的笑著對著菲特,看著菲特。

普雷西亞:妳終于回來了啊,我和艾麗西亞一直在等著妳回來啊,菲特。
菲特:媽媽…
普雷西亞:我知道的,妳還在生我的氣,可是我也知道,妳一定不會扔下艾麗西亞的對嗎,菲特?
菲特:……

高挑的女人用一側的臉龐挨著裝有艾麗西亞的容器,眼神一直停留在菲特身上。女人的眼睛讓菲特不知所措,如果這是夢的話,就請你快點讓我醒過來,如果這不是夢的,就請你……

普雷西亞:菲特和艾麗西亞一樣都是我最重要的孩子,對嗎,艾麗西亞?
聲音:嗯。
菲特:?

容器內的艾麗西亞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著普雷西亞輕輕點頭微笑著,瘦小的小女孩開始從容器中走出來。她依舊是離世前的年齡,她動了,她說話了,她笑了,對著媽媽,對著我笑著。名為艾麗西亞的小女孩慢慢的離開容器,在落地后,身體顯得虛弱,雙腳似乎稍微有些站不穩,小小的身軀差點要摔倒。

菲特:艾麗西亞!

菲特一緊張叫了出來,已經很久沒有呼喚過的名字,熟悉而好聽的名字。在普雷西亞的攙扶下,艾麗西亞一步一步艱難的向菲特走去。小女孩的步伐很小很慢,幾乎每一步都會隨時摔倒,可是小女孩還是很努力的向菲特的方向移動,艾麗西亞的舉動讓菲特不斷后退。如果這是夢的話,請你快點結束吧。我請求你了。

下一刻那份請求將會崩壞。

艾麗西亞:我知道,菲特還在生媽媽的氣,但我也知道,菲特是一個好孩子。

艾麗西亞向菲特伸出她那纖細的讓人看著都心痛的小手。

艾麗西亞:吶,菲特,能和我一起去看看嗎?
菲特:…看什么?
艾麗西亞:被媽媽偷偷藏起來的秘密。

那段被普雷西亞特意藏起來的記憶,母女兩人的約定。

離開普雷西亞的小女孩,拖著虛弱的身體不斷向菲特走去,還有那么幾步,就能觸摸到菲特了,可是小女孩還是失去了平衡,在快要撲到在地面的瞬間,弱小的身體被高大的金色包圍著,菲特快步的沖上去將艾麗西亞接住在自己的懷里。

艾麗西亞:菲特真暖和啊。

在菲特懷中的小女孩非常的高興,而菲特完全說不出話,她只感覺到,在她懷中的艾麗西亞身體涼涼的,瘦小的身體似乎在顫抖,可是小女孩還是非常天真爛漫的對著菲特笑著,看著自己懷中那無比熟悉而溫柔的笑臉,菲特愣住了。艾麗西亞努力的站起來,拉起菲特的手,走向一扇門。

在菲特的幫助下,小女孩推開了門,迎面而來的是一片美麗的草地,在寬闊的草地上,能看到在草地上野餐的艾麗西亞和普雷西亞。菲特已經將所以詫異的表情寫在臉上了,菲特低頭看著正在她身邊的小女孩。

艾麗西亞:這是被媽媽偷偷藏起來的約定。對我,對媽媽,還有對菲特都是非常重要,不可缺少的記憶呢。
菲特:……

菲特努力的在自己的記憶中尋找著與其相關的記憶,而這個地方她很熟悉,可是關于艾麗西亞所說的事情,她毫無記憶,因為普雷西亞根本沒有為她植入這段珍貴無比的記憶。

在風和日麗的天氣下,母女兩人難得一次的野餐,是一次非常開心的郊游。

普雷西亞:艾麗西亞,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禮物嗎。
艾麗西亞:嗯,我想要一個妹妹。

小女孩天真的要求讓美麗的母親臉紅了。

普雷西亞:啊?
艾麗西亞:因為如果有個妹妹的話,以后一個人在家就不孤單了,還能幫媽媽做很多事。
普雷西亞:是啊。
艾麗西亞:我要妹妹。

小女孩伸出小小的尾指。

艾麗西亞:媽媽,我們約定了。
普雷西亞:嗯。

媽媽,我們約定了,我們家里會多一個成員,那就是艾麗西亞的妹妹,媽媽的女兒。這就是我們的約定,我們兩人無比珍貴的約定。

母女兩人笑了,美麗,可愛的身影,在光線下顯得如此耀眼。

小女孩掙脫菲特的手,轉身走向普雷西亞。跟隨著艾麗西亞的轉身,菲特與名為普雷西亞的女人目光相觸。

她不是失敗品,她是媽媽的女兒;她不是代替品,她是艾麗西亞的妹妹;她是她們的菲特·泰斯特羅莎。

普雷西亞:我,我總是,總是察覺的太晚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菲特。

牽著艾麗西亞的普雷西亞此刻淚流滿面。

這十多年來的歲月,在菲特心中的那片一直無法理解的空洞與不解在那瞬間被填滿。已經長大成人的菲特·泰斯特羅莎,緊緊握著自己的拳頭,將心中無比喜悅的淚水洋溢在眼眶內,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

菲特:我,從來就沒有生過媽媽妳的氣,因為…
普雷西亞:妳能原諒我嗎?
菲特:我從來都沒有生過您的氣啊,媽媽。

對于菲特的回答讓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相當高興,與此同時,在時之庭院的天空處再次裂開次元的裂縫?一陣刺耳的巨響從空中傳來。

菲特:怎么了?
普雷西亞:不知道什么人,老是追著我們不放。
艾麗西亞:無論我們去到哪里,他都不肯放過我們。

在普雷西亞懷中的艾麗西亞用顫抖的聲音說到,兩人驚恐不已的看著天空的裂縫。

普雷西亞:他來了。
菲特:杰爾·斯卡利艾迪!
杰爾·斯卡利艾迪:找到了,相親相愛的泰斯特羅莎一家。

不容分說,杰爾·斯卡利艾迪直接對菲特她們一家展開攻擊。普雷西亞慌忙的抱起艾麗西亞,菲特二話不說的擋在杰爾·斯卡利艾迪面前。

普雷西亞:我,我只想和菲特還有艾麗西亞平靜的生活在這里而言,為什么…
杰爾·斯卡利艾迪:為什么,妳們可是很珍貴的實驗材料啊。

普雷西亞的“我只想…”讓菲特感到欣慰。“實驗材料”杰爾·斯卡利艾迪的話,讓菲特感到強烈的憤怒。

菲特:雷光戰斧。

揮起雷光戰斧直接向杰爾·斯卡利艾迪揮去。

菲特: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她們,她們,由我來保護。巨鐮飛刃。
杰爾·斯卡利艾迪:就憑妳?還做不到呢,我可愛的女兒,Fate·Testarossa。

金色閃光與杰爾·斯卡利艾迪的戰斗居然一觸而發。毫無疑問,菲特的對手杰爾·斯卡利艾迪并非真人,因為…他真的很強,強到讓王牌執行官覺得詫異。可是面對敵人的攻擊,沒什么比勝利更加重要。

--------------------------------
劇情神馬的都過了,下一章是我刷了n次希格納和菲特的技能所寫的戰斗篇OTL
戰斗真的很難寫,每個動作都視乎很重要囧~
因為到了年關各類事情也多了
這次晚了抱歉~
下章...囧...都明年了~新年能宅在家里就好了~

第31章 激戰虛數空間


杰爾·斯卡利艾迪VS菲特;暴走的理之篇章·星光VS希格諾。

杰爾·斯卡利艾迪對菲特使出攻擊,從四面襲擊而來的魔法光束,不規律的中距離攻擊,想要封鎖菲特的移動空間。

希格諾:猛蛇之牙。

希格諾向星光使出中距離的攻擊,想要限制星光的行動。

菲特:雷鳴震破。

菲特使用常規加強直炮攻擊,沖破了杰爾·斯卡利艾迪的攻擊圈,加以音速移動進行突圍。

希格諾:炎之魔劍。

希格諾快速收式,星光利用重炮擊進行強行突破,之后立刻將方向對準希格諾,發起新的攻擊。

菲特:巨鐮飛刃。

沖破攻擊圈后,菲特馬上施展中距離的游離招式進行反擊。

希格諾:鐵壁之魂。

面對星光的中距離連環攻擊,來不及進行閃躲的希格諾建立起高強化屏障,進行防御。

因為吞噬了作為“夜天之書”的核-銀夜(琳芙斯),星光的近身攻擊能力得以提升。悲傷與憤怒沖擊著那孩子的精神。

菲特:雷光戰斧,圣刃形態。

菲特改變攻擊模式,與杰爾·斯卡利艾迪展開一輪近身戰。杰爾·斯卡利艾迪的武器外形也改變了,小小的武器,在未知的空間得以聚集渾濁

的力量,武器的外形得到了新的變幻。新改變的武器是帶著鱗片的長劍,明明是學者型的魔導師,舉起長劍與王牌執行官展開第一輪近身交戰



力量,速度,讓每個交戰的接觸點附件的建筑物都會徹底崩潰。

希格諾與星光,古代貝爾卡莊園的建筑被破壞,那些一處處美麗的花海在掉落后化成點點熒光,消失與空間。

菲特與杰爾·斯卡利艾迪,時之庭院的主建筑不斷被沖擊,掉落的石塊,碎成粉末,消失與空間。

面對強大的對手,一向細心的兩位管理局王牌完全無法顧及周圍那些細膩而奇妙的變化。

希格諾“這就是夜天之書真正的力量?”

菲特“一定要保護好她們。可是…”

菲特&希格諾“好強。”

菲特:雷焰圣刃。

菲特對杰爾·斯卡利艾迪展開新的封鎖,先拉開距離進行遠距離攻擊吧。

希格諾被星光的嗜血飛刃短劍瞬間射擊鎖定了行動,使出烈火颶風,防御型沖擊波,打開了封鎖為自己殺出了一個出口。

希格諾:烈火颶風。

杰爾·斯卡利艾迪面對菲特的攻擊,迅速展開新形態的武器,武器轉動的形成直線型沖擊漩渦打破菲特的封鎖。

雙方再次來開距離。

菲特:天雷颶暴。
星光:閃耀爆裂。
希格諾:飛龍一閃。
杰爾·斯卡利艾迪:狂魔亂舞。

天空的眼色被改變,希格諾看到星光的廣泛攻擊已經準備好了。是繼續選擇進攻還是回避?被這攻擊擊中的話會很麻煩的。

菲特使出最高威力的廣泛攻擊,只要能擊中就夠了,即使沒能擊中也能制造更多的混亂,讓她有更多的時間想新的對策。

希格諾“面對對方的廣泛攻擊,先假裝回避,再使出大范圍的高貫穿力的飛龍一閃。”

菲特“雷光戰斧,天雷颶暴后,馬上進行更換成為高速的雷舞形態。”

希格諾“和邇茲一起生活過的庭院將會被星光徹底摧毀。”
菲特“曾經,和媽媽,艾爾芙,莉妮絲和艾麗西亞充滿回憶的庭院將會被我摧毀。”

金色光芒化成破壞一切的光芒,建筑被盡身摧毀。

菲特開啟雷舞形態,勉強躲避著杰爾·斯卡利艾迪對她的攻擊。傷痕累累的杰爾·斯卡利艾迪對她的追擊讓菲特感到驚訝。

從巨大的廣泛魔法爆炸中,一邊閃躲一邊承受沖擊的希格諾,在一瞬間捕捉到星光的行動,飛龍一閃,沒能完全命中,但似乎還是給星光造成

了傷害,星光的行動受到阻礙。

菲特:杰爾·斯卡利艾迪,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希格諾:求求妳停下來啊,星光。
星光:邇茲不在了,銀夜也不在了,妳也來吧,來我這里吧,希格諾。
杰爾·斯卡利艾迪:當然是妳們這樣一群實驗體。

完全暴走的星光,完全瘋狂的杰爾·斯卡利艾迪。

希格諾:星光。
杰爾·斯卡利艾迪:泰斯特羅莎。

星光將暗黑裁決化為武器環繞在自己的武器上,瘋狂的沖向希格諾。

面對瘋狂的杰爾·斯卡利艾迪,菲特開啟雙刃的高速雷舞形態,必須在這里攔下杰爾·斯卡利艾迪。

雙方第二次展開近身交戰。

希格諾無視著受傷的右手臂,飛濺的鮮血,舞動著炎之魔劍。

菲特承受著背部的疼痛,黑色的保護服被鮮血染的更深,雙刃快速的舞動著。

雙方對持,兩把武器給強大的力量隔著,發出噶噶的響聲。

菲特一個回轉,左手的劍揮過去,希格諾利用近身防御擋住,隨即炎之魔劍由右上方揮向對方。對方利用武器交叉將重擊擋住。刀劍如光影不

斷閃爍著,雙方的近身高速對戰不斷的提升,不斷的加快,用肉眼似乎已經無法捕捉的到。高速的近身戰,持續著,加速著,雙方的力量,體

力不斷的在消耗,彼此的保護服已經被飛濺出來的鮮血所染紅,大大小小的劍痕刀傷,讓人無暇目睹。

最后一擊,必須擊中。

希格諾:炎之魔劍,猛蛇之牙。

揚起的碎塊,讓持續的近身戰緩解,希格諾趁機拉開距離,只要她沖上來,我會賭上所有的力量將她擊倒。

菲特:雷光戰斧,圣刃形態。

哪怕是一秒鐘的時間,也足以讓菲特重新整裝待發,雙頭型重巨劍的形態,只要一擊命中,戰斗將會結束。

希格諾:烈火蒼鷹·強化。

菲特用武器和自身的力量承受了攻擊,本來不大的傷口裂得更大,血花四濺。

希格諾:炎之魔劍,飛龍一閃。
菲特:雷光戰斧,雷舞。

最后的近身一擊,必須分出勝負。

在炎之魔劍砍中菲特前的瞬間,在雷光戰斧擊中希格諾前的霎那,不屬于兩人的鮮血從兩人武器交錯的位置飛濺出來。

黑色女孩出現了。

小彷:妳們在干嗎?菲特小姐?希格諾小姐?

從點開始擴散,時之庭院,古代貝爾卡庭院,消失蔓延。她們依然在阿爾哈薩特的虛數空間內,只是,武裝模式下,成人姿態的小彷,即使一

邊用匕首擋住炎之魔劍,一邊用長劍擋住雷光戰斧,一切保護也是徒勞的,炎之魔劍嵌入她的手臂,雷光戰斧落在她的肩膀上。

一切都是夢?那這是誰的夢?為誰而生的夢?為睡而滅的夢?夢醒了,我們依舊在這里。

菲特:小彷?


--------------------------------
第31章 小解析
       菲特和希格諾,在未知的空間內的對手。與菲特交戰的杰爾·斯卡利艾迪其實是希格諾,而于希格諾交戰的星光,毫無疑問為啥能那么

瘦啊。在未知的虛數空間,她們的腦電波在某情況下,已經被入侵同化的很嚴重,而倒置她們將對方當成對手。(再補充往后T T我困死了~

囧這章寫的好辛苦啊,很擔心寫不好,又剛好過年,我還想每天宅在家里玩呢,結果忙到OTL終于更新了~

杰爾·斯卡利艾迪-JS事件主謀(SS系列最BOSS的反派)
什么时候更新吖?超期待的说~~~~
回复 45# 498418728


   

><再等等...剛開年...忙...而且...囧我...跑去漢化本子了...麻煩再稍微等下...
謝謝支持~~~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2-15 01:00 编辑

第32章 掙扎在悲與痛中的人們

夢醒了,我們依舊在這里。而妳,為何在這里?

此時已經武裝模式的小彷突然出現。黑色少女用力一甩,武器硬生生的從自己身上扒離開,跟隨著武器從身體離開,鮮紅色液體從黑色少女身上濺開。劃起的鮮血飛過兩人驚訝的眼前,菲特與希格諾彼此的對手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好朋友,正因為太熟悉太清楚了,宛如陷入無法抽離的漩渦中,一步步在深陷。兩人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停留在菲特與希格諾視線間的黑色少女,沉默著。

時間是不斷流動的,因為黑色少女的介入,她們所處的虛數空間開始分解。時之庭院,古代貝爾卡庭院徹底的消失,留下的依舊是一片混沌的虛數空間。

艾麗西亞:菲特?
普雷西亞:菲特?

小彷“這兩個人,不是數據?也沒有接受保護竟然能在活動,果然,她們是……”

停下來的執行官,在聽到身后親人的呼喚后,慢慢的緩過來。

菲特:媽媽,艾麗西亞,妳們沒…

緩過來的菲特轉身想向親人飛去,卻被黑色少女一把捉住。而此時紫色的女人帶著與菲特相似的小女孩飛向菲特。

轟!一聲巨大的聲響回蕩在虛數空間。從混沌中裂開的一道新的黑洞,從黑洞中沖出來的妖王女·梅蘭堤佩,立馬向菲特一行人展開攻擊,三人只能立馬做出相當的防御,可是艾麗西亞和普雷西亞卻被妖王女一下子劫走。

艾麗西亞:菲特。
菲特:艾麗西亞,媽媽。

一邊呼喊著親人,一邊已經行動的身體,執行官沒有絲毫猶豫的追了上去。這下黑色少女想拉也拉不住。

小彷:菲特小姐…
希格諾:我們也跟上去。
小彷:嗯…

希格諾在小彷出現后有著一陣緩和,她思考著:正因為走散,所以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再各自行動的話,一定會出事的。希格諾和小彷一言不發的緊跟在菲特身后。

三人很快便追上了妖王女。

了解菲特所執著的,希格諾揮起炎之魔劍展開強力的封鎖。

希格諾:猛蛇之牙。

環繞的魔劍在希格諾的控制封鎖了妖王女的行動,如蛇般緊緊的盯著能一口吞噬獵物的時機。

小彷“妖王女再次做出讓人詫異的舉措。”黑色少女選擇靜觀。

深紫色的妖王女將“人質”放開,轉而迎接著希格諾的攻擊。希格諾與妖王女兩人火速展開近身交戰。而菲特也終于能來到艾麗西亞和普雷西亞的身邊,看到菲特接近,艾麗西亞自動的應了上去。

艾麗西亞:菲特。
菲特:艾麗西亞,沒事吧?
艾麗西亞:嗯。

童真的笑容。帶著空洞的眼神,銀色的匕首直插入菲特的腹部。

菲特:艾麗西亞?

銀色的匕首從菲特的身上離開,鮮血直淌,那瞬間,肉體上的傷害遠遠比不上心中那傷害更加讓菲特感到疼痛。一直在金色小女孩身后的紫衣女人,揮起利器向菲特揮過去。

希格諾:泰斯特罗莎。
小彷:菲特小姐。

一拳打到小女孩身上,黑色少女拿起自己的武器攔住紫衣女人的攻擊。

小彷:影舞。

黑色女孩使出夾帶攻擊的幻視,黑色的葉型攻擊向女孩與女人飛舞過去。金色女孩和紫衣女人兩人緊挨在一起,她們停了下來,黑色少女對她們不僅有著強烈的殺意,還有著一絲不茍的防御,為了身后那個曾經給予她一絲溫柔的大人。

即使用手按住傷口,溫暖的血液還是不斷的從體內涌出,菲特感覺不到身體上的疼痛,因為傷口的疼痛已經被艾麗西亞的傷害所覆蓋了,沒有淚水,沒有悔恨,心中只有對她們溫柔的愛。

小彷:菲特小姐。

黑色少女連忙轉身看向菲特,菲特努力的挺起受傷的身軀,退去白色披風身穿黑色防護服的金色執行官,緊緊的挨在有著一把黑色長發扎著單馬尾一身黑色夜行服的少女懷中。武裝模式下的小彷身材比菲特還要高挑,黑色少女張開自己的手臂將菲特緊緊的扶住。感覺到小彷對自己的擔心,菲特安慰著黑色少女。

菲特:謝謝。

看著美麗的執行官,黑色少女這時才發現那個金色的女孩和菲特長得如此相似,視線定在看向不遠處的兩人身上,開始在自己的腦海中搜索關于菲特的相關資料。

菲特用盡力氣看向艾麗西亞和普雷西亞,“人質”的眼睛早已失去色彩,空洞的讓人心寒,身體如同脫離控制,拿著武器的雙手隨意晃動著,面對已經如人偶般的兩人,帶著傷痛菲特還是讓自己擠出了笑容。

菲特:妳們不是媽媽和艾麗西亞,對嗎?

菲特的資料早已被小彷記下來,她無法理解菲特的行為,對于她而言,最重要的是要處理菲特的傷。

菲特:雖然妳們不是她們,可是還是謝謝妳們,謝謝妳們讓我看到了那些我一直無法理解的…

菲特的話語讓“人偶”動搖了,流淚了?黑色少女捉緊機會。

小彷:影爆破。

不知道何時被設置好的黑色爆彈,在“人偶”身邊直接發生爆炸。

小彷“必須先把血止住。”一向謹慎的黑色少女,此時已經不愿意去確認敵人是否被打敗了。而敵人也沒有再向她們展開攻擊,兩個大“活人”居然消失了。

小彷:架構。

黑色少女在菲特身邊架構起保護膜,黑色的保護膜如花朵盛開一樣,在展開之后變成了黑色的魔法陣,對菲特展開治愈。

與妖王女交戰的希格諾此時稍微放心些,戰斗能更加的集中精神。與炎之魔劍的配合再次發揮到極致,逼的妖王女節節后退。

給菲特治愈的黑色少女心里卻慌了,她來這里可是有目的。

小彷:小黑。

黑色少女一聲令下,黑耀之獸接收了大量的魔力。

小彷:拜托你了。

憑借黑耀之獸的能力,黑色少女將治愈魔法陣鎖定在菲特身上,抽身飛向希格諾與妖王女戰斗的方向。

菲特:小彷?

菲特想移動,可是之前與希格諾交手,之后又被艾麗西亞直接刺傷,她根本沒有足夠的力氣再站起來。

希格諾:紫電一閃。

希格諾察覺到黑色少女在接近,二對一,無論那邊都不敢輕易妄動。黑色少女飛過粉色騎士的位置。

小彷:永恒之書。

黑色少女在妖王女面前展現出“永恒之書”,在進攻狀態中回神的妖王女一時慌亂,連忙確認“永恒之書”是否還在自己身上。

妖王女:永恒之書。

又是一本永恒之書。

被騙了!一瞬間,黑色少女已經來到妖王女的眼前。影子的速度相當的快,妖王女手中真正的”永恒之書“已經落入影子的手中。

黑色少女對希格諾使用心靈傳話:快和菲特小姐離開這里。希格諾也及時的來到菲特身邊,架起菲特的手臂。

失去“永恒之書”的妖王女臉色大變。

妖王女:妳這個家伙。居然騙我,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你們都要欺騙我啊。

妖王女散發出的魔力,改變了虛數空間的魔力指數濃度,一片虛數空間開始變得詭異而迷幻。

小彷:梅蘭堤佩陛下(妖王女)。
妖王女:……
小彷:已經沒人會再欺騙妳的了。
妖王女:給我閉嘴!

對,她就是一個騙子,為了那些悲傷的王,為了那位忠心的騎士,她什么都會做。黑色少女除下臉上的白色面具,面具下是一張溫柔的笑臉。

黑色少女啟動“永恒之書”。阿爾哈薩特·虛數空間的魔力場再次扭曲。在妖王女的面前,一位身著古代貝爾卡王族禮服的男子從扭曲的門中出現,紫藍色的秀發,俊俏的臉龐帶著笑臉,妖王女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妖王女:王兄,安賽克哥哥。
男子:……

男子沒有回應妖王女的呼喚,只是他一直對妖王女微笑著。

妖王女:哥哥,我很想您,一直一直都想您。
男子:嗯,我知道,所以,現在我來見你了。

磁性的聲音深深的將妖王女吸引住。而從男子身邊不斷被重組的場景開始擴散,只屬于妖王女的回憶被重現。

與希格諾一起攙扶著菲特,黑色少女帶著兩人向正確的方向飛去。

希格諾:這到底是什么回事?
小彷:那是妖王女的哥哥。

這孩子到現在還不愿意老實的回答大人的問題,希格諾立馬火了。

希格諾:給我好好回答!
小彷:…妖王女對妳們做的事情,我用“永恒之書”對她重復了一次。

她真的不愿意再說下去,可是希格諾根本不愿意放過她。

希格諾:什么意思?
小彷:通過“永恒之書”借助虛數空間的力量將回憶變成數據再重新進行組合,排列,借以修飾而完美的重現一切。
希格諾:是回憶嗎?
小彷:正確點說應該是記憶的數據。

沒有了面具,悲傷寫在臉上。

小彷:那位國王明明已經戰死,可是為了勝利,大臣們還是將梅蘭堤佩(妖王女)騙上戰場,結果自己也成了亡魂…明明已經相見了,卻被迫徘徊在名為“現在”的這個地方。

悲傷的故事在少女孩子般的聲音中被簡述。

小彷:次元裂縫已經開始消失了,快點吧。
希格諾:…嗯,那加速吧。

--------------------------------
下章預告:菲特很安靜,真的能順利離開?疾風阿姨出場!下一章繼續精彩~

本來是想接著寫的…可是我發現我在拖稿于是我厚道,還是先更新(pai飛~><
囧至于普媽和艾麗西亞的存在會爭取在文中進行解析的~OTL真不負責任
疾风阿姨。。。疾风有这么老么。。。
回复 48# 8456852


   

囧~不老~可惜薇薇歐陛下叫阿姨了~(歐~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2-22 20:17 编辑

第33章 最后的掙扎

每個活著的人,隨著時間長大后,心中總有著一位希望能再次見面的人,而那個人,卻早已消失,它,只存在與每個生命體的記憶當中。魔法,科學不是萬能的,世界永遠無法完美,即使是最強的力量,也無法將逝者復活。

快接近次元裂縫的出口了,已經能開始看到清晰的正常空間了。在次元裂縫的出口附近,轟轟的變異聲不斷響起,三人越接近出口,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的震動就顯得更加激烈,明明是飛行,可是就連空氣似乎也如大地震動一樣讓人感到強烈的震撼。

一直以保護模式環繞在菲特和希格諾身上的黑耀之獸,因為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的強烈變異而被強行從兩人的身上被分離開。菲特和希格諾霎那失去保護,在能讓一切魔法無效化的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中,失去了保護,就等于失去了力量。希格諾下意識的放開菲特,粉色的騎士失去了飛出阿爾哈薩特的力量,向著阿爾哈薩特深處開始掉落。

菲特:希格諾。
小彷:……

黑色少女緊緊的捉住菲特,同時想去拉住希格諾,可是沒能拉住啊。就在这个时候,一個銀白色的捕捉網從希格諾掉落的前方展開。

疾風:太好了,趕上了。
希格諾:疾風主人?

在希格諾最危險的時候,最后的夜天之王趕到了。

次元裂縫外,疾風,維塔和洛斯亞正在飛入,在她們的身邊有著一層微弱的金色光芒,那大概是洛斯亞的輝耀之獸所形成的特殊保護膜吧。

從次元裂縫外飛進來的三人。在疾風的安排下,維塔代替了希格諾與小彷一起攙扶著菲特。

疾風一下子加速向希格諾飛去。看著疾風很快就接到希格諾往上飛,維塔也來到了菲特身邊。紅色的小女孩架起執行官的手臂,鐵錘騎士看著一身鮮血的執行官,維塔犯難了,回去要怎么向奈葉和薇薇歐交代啊。看到維塔無奈的臉,菲特略帶慚愧的笑了,貌似已經明白了維塔為難的事情。

四人等著疾風與希格諾的上升。

疾風:馬上離開吧。
維塔:好。

人總算齊了,一行人正打算加速離開,虛數空間再次出現強烈的震蕩,而這次震蕩特別大,讓所有人的五官都被震蕩刺痛一樣。耳朵覺得刺痛,呼吸覺得困難,本來沒有的重力不僅突然出現,而且還一下就呈現出異常的高重力值。一陣強烈的搖晃后,維塔和小彷居然沒能撐住菲特?

金色的執行官瞬間往下掉落?

維塔:糟了。
疾風:菲特。
小彷:菲特小姐。

疾風支撐著希格諾,沒辦法再在震蕩的空間進行快速移動。維塔沒有一絲多余的考慮立刻往菲特快速飛去。小彷也想跟著去可是被洛斯亞拉住。

為什么菲特掉落的那么快?菲特不是在掉落,從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消失后,她就覺得自己的雙腳變得沉重,只是一直沒有理會。而這份沉重的力量,是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被扭曲的思念系數。

菲特:維塔…

維塔好不容易才捉住了菲特的手,承受著兩個方向拉扯的力量,維塔努力著,菲特也沒打算放棄,只是一把聲音讓菲特失神,讓所有人再次驚訝。

普雷西亞:菲特!
艾麗西亞:菲特!

菲特低頭一看,那是已經不成人樣的媽媽和艾麗西亞,從胸部往下只有一片練成一體的黑色扭曲異物,兩人的臉部被分離,不,不對,是被合并在一起,那張已經算不上是人的臉,有著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各自一半美麗的臉龐,她們不斷的呼喚著菲特。

普雷西亞:菲特,菲特,菲特……
艾麗西亞:菲特,菲特,菲特……
普雷西亞:果然菲特還在生我的氣啊,我該怎么辦啊?
艾麗西亞:菲特,菲特,菲特……
菲特:…不,不是這樣的。我……

那軀體,那聲音,即使旁觀者看著也都覺得恐怖,而作為她們唯一的親人-菲特,此時全身顫抖著,緊緊捉住菲特的維塔深切的感受到這個身經百戰的執行官內心那份無法形容的情感。

艾麗西亞:那菲特為什么不和我們一起?果然,艾麗西亞被菲特討厭了。
菲特:不,不是,我對艾麗西亞和媽媽是那么的…喜歡。
普雷西亞:那和我們一起回去吧。
艾麗西亞:菲特和我們一起回去,好嗎?
菲特:……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有誰能懂得我對妳們的愛有多深,可是,沒能守護妳們,沒能讓妳們展現笑容,沒能讓妳們幸福,是我一身最大的傷痛,如果,我的存在能讓妳們安心的話,那我……

菲特的視線中已經看不到除了親人以外的人了,維塔快拉不住菲特了。此時,從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身下的渾濁的異物再次出現讓人吃驚的人。

被小彷用永恒之書拖住的妖王女居然從異物中飛上來。那位悲傷的王女已經失去了一大半人的模樣了,揮動著魔鞭揮向維塔。

疾風:維塔。
小彷:……

一針針粗長的黑紅色飛針直接從疾風身邊略過,飛向妖王女。飛針的速度相當快,妖王女沒能來得幾避開,飛針的力度相當大,妖王女使用的防御有一半被擊破,飛針直接刺中她。帶著疼痛妖王女后退著。

妖王女:啊~!妳,妳這個怪物!?
小彷:第二階段,解除。

甩開洛斯亞閣下的手,黑色少女腳下生成黑紅色魔法陣,少女纖細的雙臂,在暗紅色的光芒下皮膚居然被分解,從分解的皮膚下黑色的變異從身體中涌出,魔異的雙臂微微的抬起來,只是一瞬間強大的力量生成。黑紅色的爆破從維塔,菲特的身邊飛過,直接命中纏繞著菲特的虛數空間異物。可是被虛數空間所支配的異物并沒有因此而松開菲特。

洛斯亞:彷!

疾風看著洛斯亞大聲呼喊著小彷,對于甩開她的手飛向菲特的黑色女孩,洛斯亞一臉的恐懼與驚訝,而洛斯亞的呼喊并沒有得到黑色少女的回應。

雙臂變異的黑色少女從維塔菲特身邊飛過,魔化的右臂馬上形成大刀一個橫掃將拉著菲特腳部的手砍斷,左臂黑色的爆破已經扔了出去。

一個深沉的孩子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腦海:這,并不是妳應該停留的地方啊,奈葉小姐和薇薇歐小姐她們還在等著您……

用變異的雙臂拉著菲特和維塔,快速的向洛斯亞飛去,在她用力將菲特和維塔甩給洛斯亞的霎那從背后飛來的魔鞭穿透了黑色少女的胸膛。

疾風:小彷。

將人交給洛斯亞,黑色少女用自己的“手”緊緊的握住那把穿透自己身體的武器。

小彷:第三階段,解除。

腳下再次呈現出黑紅色的魔法陣,少女被從體內增長出來的亮黑色的魔殼所覆蓋,妖艷而高大的黑色怪物,有著一對巨大的蝙蝠型翅膀,翅膀上有著一排排黑色的鱗片,身上每一處都散發出黑色金屬的沉重感,臉部被黑色的魔殼包圍著,在黑色魔殼下只有那雙眼睛流露著人的氣息。

黑紅色的怪物一個轉身,插在它身上的魔鞭應聲而碎。

深沉的孩子聲音再次傳入深處虛數空間的人腦海中。

聲音:請從這里離開。

黑耀之獸展開魔法,一個黑色的傳送魔法陣生成在一行人的身邊。而在它的面前是已經被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所侵蝕異化的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以及那位為了不能的愿望而瘋狂的妖王女。洛斯亞與維塔攙扶著菲特。

洛斯亞:我在外面等你,給我追上來。
疾風:洛斯亞?
洛斯亞:…走吧,疾風陛下。
疾風:……
聲音:沒關系的,我馬上就跟上來,疾風司令。

五人很快的連同黑紅色的傳送陣一起消失。在消失前疾風看到的是,在妖王女與普雷西亞母女的瘋狂與失控下,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黑色的異物不斷的涌向少女化成的黑紅色怪物,黑紅色的怪物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

即使被看到了那個樣子,她還是愿意為了身后那些溫柔的人們而戰。

即使傷痕累累,我也不曾在意,因為妳總會等著我的歸來,可是,如果有天再也看不到妳的等待的我將會變成什么呢……

黑色的傳送陣將五人安全的傳送到鎢鋼號的甲板上。回到正常空間,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一早帶著醫療隊自愛甲板上等候的夏瑪爾馬上迎了上去。

夏瑪爾:菲特,妳先……
菲特:慢點,洛斯亞,小彷……

應該被帶到船內接受治療的菲特叫住了洛斯亞,洛斯亞狠狠的瞪了一眼菲特,便一言不發的轉頭將視線定在正在關閉的次元裂縫上。

嘭!一聲拳頭敲擊甲板的聲音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最后的夜天之王纖細的拳頭有力的落在甲板上。

維塔:疾風……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咬著牙齒一臉的悔恨與生氣。她是管理局的司令卻讓一個疑犯救了,她是一個大人卻讓一個小孩救了,她氣自己在看到那個樣子的生物后變得膽小了,最后的掙扎居然扔給那個孩子。

這,并不是妳應該停留的地方啊,奈葉小姐和薇薇歐小姐她們還在等著您回去呢,菲特小姐。

--------------------------------
OTL好讓人糾結的一章,我居然為了是疾風救菲特好,還是維塔救菲特好,改了三次,最后還是改回又維塔去救,畢竟之前做了鋪墊,啥鋪墊~人家高町班長下了命令,囧,錯了,是請求。其實疾風救也很合理囧明明都很重要,我到底在糾結神馬細節><

不過終于離開了阿爾哈薩特了,順便在解析一下,再次說明這是同人,這些都是在下個人的解析。

關于虛數空間·阿爾哈薩特:

阿爾哈薩特能讓魔力無效化,不等于AMF。

在下是這樣理解的,在阿爾哈薩特內魔力并沒有消失而是無法使用,阿爾哈薩特并沒有能力改變魔導師的身體什么,只是讓魔導師的能力無法離開身體對阿爾哈薩特造成影響。

這好比我們人體免疫系統,當然也有違規的存在,比如小彷利用魔獸型的黑耀之獸所生成的保護膜就好比她左眼負載在伊克斯體內一樣,起到一種轉化同化的作用。

……說起小彷,囧,我沒給她設定保護膜,因為不太算人類吧,畢竟發生了變異,這個如此堂皇的題材當然來自一個詞:感染體。(Force篇造就的……多堂皇啊…以后繼續說明~pai飛~

關于普雷西亞和艾麗西亞:

本來在劇場版給漂白了一下的普媽結果給我漂白了一下,就帶上艾麗西亞給我一起黑化,哈哈,囧,其實寫普媽和艾麗西亞拉住菲特那幕我自己也在害怕~(歐~

掉入阿爾哈薩特的普雷西亞的確是死的了,作為虛數空間應該是有著無限的廣大與可能的,不會那么容易與菲特相連的,可是,菲特在進入阿爾哈薩特后還是遇到了本應不存在的兩人。

原因:那是妖王女使用永恒之書作了一種特殊的鏈接,大概好比硬盤與顯示器之間的鏈接過程吧,永恒之書是CPU的話,那么使用永恒之書的人就是主板啦。

兩人的身體沒有腐爛?這個設定其實不重要,畢竟虛數空間內有每時每刻都有著讓人無法想象的變異在發生,什么保持著,重組啦,都可以進行,那么好解析管理局就空閑了。

關于原創:

……說起小彷,囧,我沒給她設定保護膜,因為不太算人類吧,畢竟發生了變異,這個如此堂皇的題材當然來自一個詞:感染體。(Force篇造就的……多堂皇啊…以后繼續說明~pai飛~

眾人:給我回來~洛斯亞呢?妖王女呢?

囧:妖王女下章帶過,洛斯亞的話…留到后面的文中去解析。

一直在糾結一個路線問題:攘外和安內,哪個好?無印和AS都算攘外,SS是安內。看著管理局的心路歷程,我就想到某紅色朝都的心路歷程(千萬別生氣,在說笑~

對比了一下,囧,果然是安內為重點會比較精彩些?(……不知道這樣表述會不會被K,不適合的話……PM我,我刪了……
故事挺有意思,不过插图嘛......这个.......就不吐槽了
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坚持下去吧,在自己的路上,做真正的自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无论什么都何以舍弃
回复 51# 巴巴



对别吐槽我 T T 因为我也很杯具~
谢谢欣赏~
普雷西亞:果然菲特還在生我的氣啊,我改怎么辦啊?


这里的“改”是不是打错字了
1

评分人数

支持LZ继续更文...........
レスティア 私の花嫁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2-22 20:17 编辑

回复 54# 诸神の黄昏

><我會加油的~


回复 53# 8456852

謝謝指正~已經修改了~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3-2 00:05 编辑

第34章 回航

這,并不是妳應該停留的地方啊,奈葉小姐和薇薇歐小姐她們還在等著您回去呢,菲特小姐。

帶著大家離開這里吧,疾風司令。

阿爾哈薩特虛數空間外,鎢鋼號上。

夏莉:次元裂縫關閉了。

在鎢鋼號的甲板上,醫療隊硬駕著菲特和希格諾進入室內的醫務室。可是兩位王牌卻一點也不配合。

疾風:別胡鬧了,都給我去接受治療,這是命令。

夏瑪爾也幫忙勸導著。

夏瑪爾:希格諾,這里就交給維塔和阿基特吧。
希格諾:嗯…
夏瑪爾:奈葉剛才也來留言了。菲特。

菲特緊緊握著拳頭,黑色女孩的話在她腦中回蕩:這,并不是妳應該停留的地方啊,奈葉小姐和薇薇歐小姐她們還在等著您回去呢,菲特小姐。

奈葉,這個名字,對她而言,能讓她失控,能讓她冷靜,能讓她想起自己是多么幸福。

無論相隔多遙遠,無論何時何地,妳我之間的思念,明明應該是……

隨著醫務人員離開鎢鋼號的甲板。甲板上面就剩下了,將指揮搬到甲板上的疾風和留守在疾風身邊的維塔,以及一直看著次元裂縫所消失的方向的洛斯亞,金色與黑色的守護獸一直蹲守在洛斯亞身邊。

鎢鋼號的甲板上,洛斯亞一言不發。而維塔已經開始著急了,那孩子還……

疾風:維塔?
維塔:這就是妳所期待的結果吧,洛斯亞,妳這家伙…
疾風:維塔。

只要是疾風的話,只有疾風的話,她一定會聽,所以對洛斯亞維塔只有質問。

洛斯亞:那孩子曾經說過,這,只是個游戲。
維塔:……
疾風:關于小彷的過去,妳真得一點也不知道?
洛斯亞:不知道,我,只是一個為了權力和勝利而存在的太古遺產而已。
維塔:…那妳到底把那孩子當什么了?

對于維塔的質問,洛斯亞苦苦的嘲笑著的看著疾風。

洛斯亞:這妳們不是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嗎,時空管理局的疾風司令。

沒錯,她是司令,是管理局的司令,可是那些真正置身與管理局黑暗處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洛斯亞的話無疑在為難著疾風,維塔知道,那語氣那神情已經不能再問下去了。

沒人知道這位騎士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在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20分鐘后。

夏莉:疾風,前方再次出現次元震蕩!
疾風:能傳送視像嗎?
夏莉:已經傳送給妳了。

在鎢鋼號前方出現的次元震蕩并不大,再次裂開的次元裂縫只有一扇門的大小,而從次元裂縫另一邊出現的是:黑色的怪物。

虛數空間如同紙張做的屏障,黑色怪物輕易的用手便將其撕開,跨過“門”黑色怪物來到正常空間,而“門”一下再次合上。

看到這些,維塔和疾風心里只有同一個想法:竟然如此輕易的將次元劃破,這孩子到底是……?

夏莉:未知生物向著我們飛來。
阿基特:疾風,要展開攻擊嗎?
疾風:將防御解除吧。
小琳:……?疾風?

第一次,六課的指揮部對疾風的命令產生遲疑。

阿基特:對方可是輕而易舉的將次元空間撕裂的怪物啊。
小琳:即使不攻擊也不可以隨便將防御解除啊。
維塔:妳們…
疾風:……

那黑色怪物的眼神,即使隔著視像,也足以讓人害怕。在阿爾哈薩特虛數空間里,只有她們知道,這個怪物真正的面目是什么。還是說這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可是,那個怪物是那個孩子,這樣的話難以出口,那樣的話會傷害到那個孩子,她,只是為了讓她們能離開阿爾哈薩特才會變成那樣的。維塔沉默著,疾風為難著。

夏莉:對方停下來了?
疾風:什么?

在鎢鋼號的防御系統外,黑色的怪物停了下來。尖細鋒利的手呼喚出“永恒之書”。

阿基特:對方持有永恒之書?

“永恒之書”緩緩的飛向鎢鋼號的防御系統邊上,洛斯亞連同守護獸們已經飛離鎢鋼號的甲板。將“永恒之書”接住,洛斯亞再次飛回鎢鋼號

的甲板上方。

洛斯亞:這是約定好的永恒之書。

洛斯亞將“永恒之書”交給疾風,帶著輝耀與黑耀飛向防御系統外的黑色怪物。

洛斯亞:回去吧。
?:嗯。

夏莉:她們正在傳送,疾風?疾風?
疾風:嗯,我知道了。
阿基特:不追上去的話……
疾風:讓她們走吧。
維塔:這樣好嗎,疾風?
疾風:嗯,還會再見面的。一定。

鎢鋼號首次出航可以說是成績驕人,不僅阻止了妖王女造成的次元震蕩,還回收了“永恒之書”以及一個S級太古遺產和一個A級太古遺產都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和回收。在米德切爾達留守的隊員當然高興,就連管理局內也開始流傳她們六課的成績如何如何的輝煌。

可是,在那幾天的回航期間,在鎢鋼號上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先說疾風,對于和洛斯亞的單獨談話內容閉口不談,就連小琳,維塔和夏瑪爾都沒辦法知道。

希格諾比過去更加更加的沉默,沉默的接受治療,除了沉默的工作外幾乎都將自己鎖在房內沉默,對于阿爾哈薩特虛數空間內所發生的事情也是簡單的報告帶過,其他時候根本沒人能和她談上話。

菲特:怎么了,奈葉?
奈葉:菲特,妳沒事吧?
菲特:我沒事,只是稍微有點累。
奈葉:那妳好好休息,我和薇薇歐等著妳回來。
菲特:嗯。

與奈葉簡單的對話后,倒下去的菲特足足昏睡了近30個小時。醒來后也是簡單的報告了阿爾哈薩特虛數空間的事情,之后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

這樣的三個人可以說把夏瑪爾擔心的團團轉。

鎢鋼號餐廳內。

維塔:妳們怎么了?
阿基特:希格諾居然將我鎖在房外啊。
小琳:疾風也是,除了工作就是躲在房間內不知道做什么。
夏瑪爾:唉!菲特也是這樣,這樣下去還沒回到米德就集體倒下就麻煩了。
維塔:……打住。
夏瑪爾:啊?
維塔:再過36小時就回到米德了,在那之前我們只要盡力去幫她們就可以了。
阿基特:這樣可以么?
維塔:當然,回到米德我們會有支援啊,而且…
小琳:而且?
維塔:我相信疾風和希格諾。
阿基特:相信?
維塔:嗯,雖然我們彼此之間的聯系變小了,可是我愿意相信疾風,相信希格諾,我們只要在她們身邊做好隨時聽她們向我們發牢騷就可以了。
夏瑪爾:是啊。我們一直都是這樣的。
小琳:嗯,小琳會加油的。
阿基特:真沒想到維塔會說這些話。
維塔:阿基特!
夏瑪爾:維塔,害羞了。
維塔:嘮叨。

即使主人與騎士之間的聯系,騎士與騎士之間的聯系不斷的變小,可是那并不影響我們,因為我們是一家人,我們都有這一個共同的姓名“八神”。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我們愿意相信妳們,我們愿意作為家人守護妳們,支持妳們,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我們都愿意為彼此而學會耐心的等待,真誠的相信,默默的支持與守護,這就是八神家。

鎢鋼號的全部人員在回航期間中,在疾風司令精明的帶領下,加上菲特執行官的認真調整下,希格諾的冷漠催促作用下,瘋狂的三方的調控,全部船員過了幾天充實到想吐,累到死的高強度回航瘋狂工作日。累啊暈啊,可就是沒人敢提出反對,因為那三位真得很恐怖。當然,這樣唯一的好處就是回到米德幾乎不怎么需要工作了。

鑒于鎢鋼號內異常的氣氛,首席掌駝員為了大家健康,全力全開的加速趕回米德。于是,鎢鋼號比原來提前了8個小時回到米德。

回到米德,除了精英級別的工作人員,其他人一律放假。

米德某管理局港口休息室。

奈葉:謝謝妳,夏瑪爾。
夏瑪爾:不用客氣。
奈葉:疾風呢?
夏瑪爾:好像在召集能工作的人員再工作。
奈葉:…疾風她沒事吧?
夏瑪爾:……
維塔:總之疾風和希格諾那邊我們自己會想辦法的了,妳還是…
奈葉:連希格諾也出事了?
維塔:嘛~反正情況一片混亂就是啦。
奈葉:什么意思,維塔?
維塔:妳問我,我也答不上妳啊。反正現在先鋒隊四個人全部就先借來用來處理事務先。菲特那邊就交回給妳了,其他的,我們會想辦法的,對嗎,夏瑪爾。
夏瑪爾:嗯,我們這里還有小琳,阿基特和扎菲拉幫忙,沒問題的。
奈葉:嗯,那我和菲特先回去了。

看著奈葉撿走了被放在門口的菲特。此時的維塔和夏瑪爾真有想上演心口碎大石的感覺,豪言壯語什么的最討厭。

緊跟在疾風身邊的小琳,心里可是快要擔心掉了。將先鋒隊里面的執行官捉來頂菲特的工作,讓其他三人做著各項后續整理。疾風滿意的點了點頭,打算到下一個工作的地方去的疾風遇到了希格諾和阿基特。蒼白的臉上露出了疲憊的笑容,拉著希格諾和阿基特在交代其他事務。

對了,只是心情稍微放松了一點,只是覺得稍微的有點想睡覺而已。

小琳:疾風!?

身體稍微的失去了平衡。

希格諾:疾風主人。
阿基特:疾風?

明明騎士都在身邊,最后的夜天之王居然站在暈過去。

堂堂的疾風司令生病了?大量的工作,要怎么辦?

--------------------------------
呵呵~呵呵~這次更新隔了很久~因為某人很無良的在刷某RPG游戲劇情~昨晚通關了~于是又開始無良了~(眾人:毆~你一直很無良~
囧~我捂臉~統計了下字數,居然不知不覺寫了8w字,好努力向15w邁進~(眾人:你果然很無良~
><順便劇透下,接下的劇情都是疾風篇哦~嗯嗯嗯~其實偶真的很萌三巨頭的~NF黨再等吧~嘿嘿嘿~囧~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3-4 00:43 编辑

第35章 米德·八神家·早上好

狠狠的睡了一覺,朦朧的睜開眼睛,躺在自己床上的疾風,先是定了定,慢慢的轉身看看床邊的時間,自己竟然足足的睡了一天。疾風輕輕的坐了起來,現在是米德切爾達的早上,在八神家內,疾風司令的房間里,有著這樣一道的風景。

在夜天之王床尾的沙發上,融合騎士阿基特緊緊倚在美麗的騎士之首希格諾的身邊,希格諾嚴肅的臉龐安靜的深睡著。在疾風的床邊紅發的錘之騎士和微笑之風琳芙斯II,趴在她的床邊熟睡著,兩人不時捉瘍下滑落臉龐的發絲,可愛至極。

祥和而安靜的早晨,不知道為什么,疾風突然想到一個連她自己也覺得無聊的問題:假如哪天她真得倒下,這些孩子要怎么辦?這個無聊的問題還沒來得及自問自答,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了,進來的夏瑪爾正要說話,卻被疾風的一個小動作打住了。溫柔的夜天之王將食指放在唇前,示意保持房間的安靜,是夜天之王一如既往的笑容。

心靈感應中。
疾風:早上好,夏瑪爾。
夏瑪爾:早上好,疾風。
疾風:呵呵,我睡了一整天了,沒出什么大事吧?扎非拉呢?
夏瑪爾:他陪孩子晨練去了,如果突然取消晨練的化,會讓人擔心的。
疾風:抱歉,夏瑪爾。
夏瑪爾:沒事沒事,疾風你不用在意。
疾風:對了,希格諾怎樣了?

夏瑪爾習慣性的托著臉頰,心靈通話回答道。
夏瑪爾:昨晚和維塔吵了起來,不過已經沒事了。只不過在阿爾哈薩特內發生的事情還是不愿意告訴我們。
疾風:這樣啊…

早上的心靈通話結束。看著熟睡中的家人,疾風笑了,即使吵架了,她們也是吵吵嘴斗斗氣,轉身兩人都守在她身邊,心情有點復雜,有些開心,有些擔心,有些心痛,但現在她真的很幸福。看看鬧鐘,距離起床的時間還有些,疾風打算輕手輕腳的下床幫忙準備大家的早餐。大家那么辛苦,如果還要吃夏瑪爾準備的早餐實在太對不起她們了。當然這個想法可不能給夏瑪爾知道。

床墊上的動靜還是把維塔弄醒了,房間的安靜一下被打破。

維塔:疾風!

維塔就差沒有馬上跳起來。當然這樣一叫,有誰還沒醒?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早上好,希格諾。
希格諾:……

希格諾似乎還在掙扎著讓自己頭腦清醒。

聽到疾風的聲音,小琳努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皮。

小琳:疾風~
疾風:小琳再多睡一會,好嗎。

是往常的疾風,成熟而溫暖的笑臉,她最喜歡的主人,她最愛的夜天之王。小琳懶洋洋的看著疾風傻笑著。

小琳:嗯~

寬厚的懷抱,夜天之王輕易的將小琳抱起來。她知道在她睡著期間,小琳一定為她忙碌著管理局大量的工作。而且不僅小琳,還有希格諾,維塔,夏瑪爾,阿基特,扎非拉,大家都一定一樣。輕輕的將小琳放到自己的床上。轉身看到的是,維塔正在以“粗魯”的方式在叫阿基特起床。倒是阿基特完全不在意騷擾,努力的在爭取睡眠。

阿基特:讓我再睡一會嘛~
維塔:真是的,快給我起來。

維塔是在害羞,還是說,她是想“騷擾”希格諾的,可是希格諾醒了,于是轉而去弄阿基特呢?維塔繼續努力的對阿基特實施騷擾。

疾風:維塔。
維塔:疾風!
疾風:早上好,維塔。
維塔:早,早上好,疾風,身體…
疾風:狠狠的睡了一覺,現在已經沒事了。

夜天之王溫柔的撫摸著錘之騎士的紅發。

疾風:讓阿基特再睡一下吧。
維塔:嗯…

對于錘之騎士而言,在她最愛的疾風面前,她永遠都是疾風寵愛的騎士,她永遠是最聽疾風話的孩子。

還沒等希格諾站起來,疾風已經將阿基特抱起來。看著從自己身邊輕而抱起阿基特的疾風與維塔一起走向床邊,希格諾呆住了。

曾經小時候的疾風主人需要她的懷抱才能移動的孩子變成了如今能輕易抱起一個孩子的大人了。而她依舊是那時候的她。如果,不,沒有如果,現在的我們,不會長大,更加不會變老,我們只有存在與消失,要是我們在疾風主人之前離開她,疾風主人會怎樣?要是疾風不在了,我們的命運會再次改變嗎?沒有疾風主人的我們到底會變成怎樣?為什么,我會想著這些無聊的問題?

疾風:希格諾?
希格諾:是,怎么了?疾風主人。
疾風:早上好,希格諾。
希格諾:…早上好,吾主疾風。
疾風:我去做早餐,妳們再休息一下吧。
希格諾&維塔:不用了。

兩人異口同聲,隨之一大早開始怒目對峙。堂堂的疾風大方的偷笑著她最愛的家人。

維塔:疾風…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我去準備早餐。

在家里面人多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也跟著多起來,有時候真的很累,可是這一切無論是好還是壞,都讓她覺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高興,那么的想要守護家里的一切。

從暗之書的封印被解開,從與騎士們相遇那一天開始,即使是再大的痛苦,隨著時間的流逝,痛苦與幸福一同被時間變成珍貴的記憶。與騎士們的每一天,都是她人生中最為之珍藏的寶藏,騎士們是她所有的幸福,正因為如此,她已經很久沒有想過那個問題:她是人類,總有消逝的一天,她們不是人類,她們也會有消逝的一天。那天真的到來,我們彼此會怎樣呢?

--------------------------------

><溫暖系列篇劇情~偶大愛這樣的八神家庭篇~
最近手稿壓力很大~本來就對奈葉戰神的戰斗不敢冒
可是又鑒于凡是主角都跑不掉被SLB的劇情~于是決定讓某只黑化了的loli被刷~可是奈葉戰神的戰斗場面很難入腦(捶桌子~
果然被傳說嚇怕了~SLB~啊~(T T淚目~啊淚目~
奈葉戰神的戰斗啊~還沒動手~我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了啊~
其他人的戰斗篇加起來都沒奈葉帶來的壓力大~果然很怕寫不好><(捶桌子~
眾人:囧 再捶~桌子就爛了~
我T T啊~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3-6 23:48 编辑

第36章 在時間中沒有如果的我們

這是米德平常的早上,依舊是忙碌的早晨,只是今天有點特別而已。

夏瑪爾:那疾風就拜托妳了,希格諾。
希格諾:嗯。

今天是疾風司令難得的一次病假日。

其實就是為了讓疾風能偶爾“偷懶”一次,除了希格諾其他人集體出動了。

騎士們在上班的路上。

阿基特:居然讓希格諾陪疾風。維塔她沒有反對,真是奇怪。
小琳:那是當然的。
阿基特:哈?
小琳:阿基特妳果然是希格諾的融合騎士,一樣的笨。

阿基特:妳說什么!?

阿基特大聲的說到。

小琳:因為維塔和大家一樣也很擔心希格諾。
夏瑪爾:因為會不好意思所以維塔總是很愛鬧別扭而已啦。

在另一班開往米德切爾達管理局武裝部隊教導隊總部的快車上的維塔副班長本能性的對自家騎士說的“壞話”產生反應。

維塔:呵嘁!我是騎士,應該不會感冒的……?

今天奈葉也請假了,我要打起精神來,希格諾是個笨蛋。

與此同時八神家。

希格諾:呵嘁!
疾風:哎呀,有人在想希格諾。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嘿嘿。那接下來我們要干什么好呢?

難得一天的休息,伸著懶腰的夜天之王詢問著粉色騎士首領的意見。對于工作狂而言,這問題隨性而答。

希格諾:疾風主人有想去的地方嗎?
疾風:沒有。
希格諾:……

疾風果斷的回答。

疾風:雖然只有一天,不過今天我們就去希格諾最想去的地方,好嗎?
希格諾:我想去的地方?
疾風:嗯,妳最想去的地方,或者……

夜天之王向她的騎士長伸出她溫暖的手。

疾風:或者,妳想帶我去的地方,今天要去哪里,要干什么?就由希格諾決定吧。
希格諾:我決定?
疾風:嗯。
希格諾:……

可是,我想去的地方早已不存在了,早已經消失了,那個明明被時間遺忘的地方,卻因為事故而再次想起來,可是我,現在的我已經找不到最想去的地方了。看著希格諾愣住了,疾風繼續努力道。

疾風:那就當約會吧,我和希格諾的約會。
希格諾:約會……
疾風:嗯嗯,我先去換衣服,之后就出門吧。

看著孩子般的夜天之王,騎士們的首領為難了。難道我要代疾風主人去平時訓練的道場,這個狗血無比的想法立馬給希格諾滅掉。

疾風:希格諾也快去換衣服,一邊換一邊想我們今天約會的行程。
希格諾:…是的。

希格諾只好一邊換衣服一邊想,八神家當家的任性,沒得反駁,她也不會反駁,因為她深愛著她的主人。

聲音:歡迎使用第97管理世界的傳送。

在到達海鳴市區后,身著牛仔褲米白色風衣的希格諾被身穿休閑短裙的疾風緊緊的摟住手臂,兩人并排走在久違的海鳴市街道上。

那年,她畢業后,便舉家搬離了海鳴市。雖然和鈴鹿,愛麗莎保持著聯系,可是因為工作的忙碌,每年能回來的次數真的少的可憐。原來的家,在大家的努力下,一直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等大家都休息的時候,我們一起回來海鳴市度假。

房子就因為疾風的一句話被保持的很好。當初和大家說好的約定,不知道為什么變得難以實現了,夏瑪爾要替班,維塔要學習,希格諾要出動,她有臨時任務,好像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大家的休息時間無法擠在一起,“回來海鳴市度假”的約定,要實現變得有點難。

主人和騎士想著同一件事,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回到了原來的家。

希格諾想開門,卻給疾風搶先了。

希格諾:疾風主人?

快步進入門的另一邊,又將門關上?

希格諾:疾風主人……

希格諾打開沒有上鎖的家門,迎面而來的雖然不再是那位坐在輪椅上年幼的主人,而是站在她面前美麗的爽朗的女性,只是那依舊溫暖的笑臉。重疊的笑臉,讓希格諾愣住了,看看地面就連拖鞋也細心的準備好在玄關前。

疾風:歡迎回來,希格諾。

過去她所期待的到底是什么?連她自己也忘記了。在“阿爾哈薩特”中遇到的事情,喚醒了她記憶深處的夢,最初的夢,創造夜天之書的人所賦予她的希望:請和今后妳們所遇到的主人,一起尋找名為幸福的時間吧。希望妳們能遇到更多的幸福,比任何人更加懂得幸福的珍貴,將幸福帶給今后妳們所深愛的主人。

數百年來,所經歷的戰斗,所建立的銅墻鐵壁在那一瞬間徹底崩潰了。

疾風:希格諾?

眼淚從那美麗的臉龐不斷滑落,一直,一直都是守護騎士的首領,一直努力的戰斗著,一直嚴肅堅強的騎士,此時,哭了,崩潰的淚水,心宛

如被記憶擠的很痛很疼很辛苦。

疾風被嚇到了,從遇到希格諾那天開始,她從沒見過悲傷,如此哭泣的希格諾。是我弄巧成拙了?

希格諾: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疾風不明白希格諾為什么要道歉。她只知道希格諾不善于表達自己的,她只知道希格諾一定有著她還不為所知的過去,她只知道她愿意與她共同進退。最為主人,最為她們的夜天之王,她愿意為了她最心愛的騎士,永遠站在最前方。

而現在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此刻不需要語言。最后的夜天之王,緊緊的抱著她的騎士。

在溫暖的懷抱中,希格諾失聲痛哭。

崩潰的淚水,溫暖的懷抱,讓希格諾在疾風的懷中不知覺間睡著了。

現在是第97管理世界的秋天,海鳴市的午后。美麗的女騎士猛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

這里是疾風主人的房間,看看時間,我…我都做了什么?唰,希格諾的臉紅透了。

房門被輕輕的推開了,進來的人當然是疾風。

疾風:醒了?
希格諾:…嗯…

疾風還是溫和的笑著,溫柔而平靜看著希格諾。

疾風:我泡了茶,還有希格諾喜歡的…要吃嗎?
希格諾:…嗯。
疾風:那快起來吧。

在一樓的花園內,兩人的下午茶時間。希格諾一邊喝茶一邊悄悄的觀察著疾風的表情。

疾風:希格諾。
希格諾:是。
疾風:怎么了?
希格諾:沒,沒什么。

疾風主人打算什么也不問嗎?

疾風:希格諾。
希格諾:是的。
疾風:為什么要道歉?
希格諾:……
疾風:在“阿爾哈薩特”內發生的事情,妳不愿意說出來的話也沒關系,在那之前我會耐心的等待的。可是我還是很想知道,妳為什么要道歉?

在她懷中一邊痛哭,一邊說著對不起的希格諾,讓疾風很心疼。在她的眼中,希格諾即嚴格又完美,在她的眼中,希格諾完全沒有向她道歉的理由。

希格諾“疾風主人變了嗎?沒有,如果真的說要改變了的話,那就是我們改變了,疾風主人依舊是那位對我們無比照顧無比溫柔的主人。最好的主人,最后的夜天之王。疾風主人變了嗎?變了,變得更加的強大,更加的可靠,更加的…主人的工作就是要照顧好騎士們的日常,現在的妳大概依舊很努力的守護著這句話吧。”

被疾風一直盯著的希格諾,看著那雙依舊堅定的眼睛卻有著一種難以出口的闊然。為什么非要把疾風主人和邇茲主人的身影重疊呢,為什么呢?

希格諾向疾風述說了在“阿爾哈薩特”內發生的所有事情。

生命中不斷有人離開或進入。于是,看見的,看不見的;記住的,遺忘的。生命中不斷有勝利和失敗。于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然而,看見的,是不是就等于存在著?遺忘的,是不是不曾存在過呢?

疾風:希格諾很喜歡邇茲小姐,對嗎?
希格諾:…嗯…啊,或許吧。
疾風:所以才覺得很寂寞吧。讓妳有不愉快了記憶了,對不起。
希格諾:疾風主人…

總會犯錯,因此總會為此而后悔,那時候沒能說出的話,已經無法傳遞。疾風溫柔的看著希格諾。

疾風:那是只屬于希格諾與琳芙斯的記憶吧?

疾風并沒有繼承的那段記憶,那段記憶大概已經隨著琳芙斯的消失而消逝,那段珍貴的記憶只留在了希格諾身上。

希格諾:那時候維塔她們還沒誕生。
疾風:這樣啊。希格諾啊…
希格諾:是的,疾風主人。
疾風:我覺得希格諾并沒有錯,那并不是希格諾的錯,妳根本不需要道歉。
希格諾:我…我不知不覺間就將疾風主人和邇茲主人進行對比,可是,疾風主人就是疾風主人,我明明知道疾風主人和邇茲主人是不同的人,可是妳們都那么的溫柔,那么的努力,那么的細心照顧我們,可是我卻沒能維妳…做更多的事情。

希格諾說不下去了。她不敢問那個問題:要是騎士們消失了,疾風主人,妳會怎樣?要是疾風主人您把我們遺留下來了,我們要怎么辦?

疾風:嗯,我知道了。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在這次航行中,我也沒能好好的幫助希格諾。
希格諾:沒有那樣一回事。
疾風:有哦。我沒能了解希格諾的心情,讓妳又有了悲傷的記憶,讓妳傷心了,對不起。
希格諾:不是,疾風主人沒錯,是我…

疾風的語氣很平淡,堅定的表情上充滿了溫柔。

疾風:我呢,從遇到希格諾和大家那天開始,我的世界就已經徹底被改變了,變得更加的大,更加的美好,更加的幸福,所以對于我而言能與妳相遇已經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謝謝妳啊,希格諾。
希格諾:疾風主人…

那是非常幸福卻有著一點點憂傷的笑容。

疾風:就這樣吧,我們就算打個平手吧,好嗎,希格諾?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等待太久得來的東西,多半已經不是當初自己想要的樣子了。世上最珍貴的不是永遠得不到或已經得到的,而是我們已經得到并且隨時都有可能失去的東西。如果,此時的我們還不去珍惜彼此的話,我們就有隨時失去彼此的可能。
希格諾:疾風主人。
疾風:不知道為什么,我好像知道了希格諾的想法。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會慢慢的老去,妳們也可能隨時消失。以前還是孩子的時候覺得再次回到我身邊的妳們不會有問題,但我知道我錯了,即使妳們不會有問題,同樣的問題也會出現在我身上。

時間,讓深的東西越來越深,讓淺的東西越來越淺。看的淡一點,傷的就會少一點,時間過了,感情淡了,就過去了。即使哭泣即使悲傷不已,等不來的人永遠也不會再出現。或許真的要過了很久很久,才能夠明白,自己真正懷念的,到底是怎樣的人,怎樣的事。

希格諾:是疾風主人的話,一定不會有問題的,一定。
疾風:是啊,這些問題總有一天我們都要面對,可是到那時候我相信,無論是妳們,還是我,一定會沒問題的。因為即使消失了逝去了,記憶也會存在彼此的思念當中,那些記憶一定會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在某個世界的某個地方靜靜的綻放著。我是這樣認為的。

大大的笑臉有著一點害羞遮蓋著淺淺的苦澀。

希格諾:…嗯,我們絕對不會有問題,無論是現在,還是今后,即使在時間面前可能會輸得一敗涂地,可是那份只屬于我們彼此的記憶還存在的話,一定會沒問題的,對嗎?吾主疾風。
疾風:當然。那么…現在就開始工作吧。
希格諾:…工作?
疾風:因為菲特那邊暫時無望,所以只好拜托妳啦,希格諾。
希格諾:…我會加油的。
疾風:好。

--------------------------------
囧 我是瘋子,真的是瘋子,居然寫奈葉戰神VS黑化小彷寫的很過癮(捶桌子~~~
OTL如果能寫好就好了(再捶桌子~~~

現在是春天寫這些至郁至美的家庭篇,于是更新的很積極><劇情篇好些啊~寫的好過癮啊~

T T再整理一次,我,我捶心口了~突然覺得騎士和夜天之王的感情真美啊~囧oz(我要死命的捶啊~~~~~捶桌子吧~~~

順便再吐槽下~這囧人的話題哪里來的><以前看了一個維塔消失的同人本子而聯想到得,那本子太狠了><于是我被徹底的崩潰了~囧~
果然还是原创最好,LZ加油!!!
举剑,为吾王的荣耀而战! 架盾,身后是我们的家园! 伤痕,是纪念战争的勋章!死亡,应历史的要求退场!胆怯,懦夫才拥有的权利!退缩,将被历史长河淹没!也许我们会受伤,也许我们会死亡。只要还能够挥剑,只要还能够举盾。吾等是王国的剑!吾等是王国的盾!
果然还是原创最好,LZ加油!!!
anderw106 发表于 2011-3-7 12:01



><謝謝支持~~~~~謝謝謝謝~~~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