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前言: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寫“過去篇”來調侃下…古代貝爾卡的過去…(歐飛
      所以第50章是原創故事,講述的是魔法技術的起源。3次元沒有魔法,於是神明變得重要,所以2次元有魔法,於是神明被我黑了。
      之後的將會繼續用神女紗華(小彷的另一念動之核意識)來引導關於原作人物的故事。如果我不坑的話…預定的原作人物將會有:冥/王伊克斯,奧利維爾聖王女,霸王克勞斯,不過我最想點亮的是“旭日之心”。(觀眾:囧……


資料不過就是一些重要的信息集合成的文本,但是這些信息背後所延伸的故事。足以打動每個人的心,那不是美好,而是悲美。只看資料花費了八神司令和高町教導官的不過是一個小時,而為了看完這些從不同的原點所收集的記憶碎片所形成的錄像,八神司令和高町教導官在保證工作進展的同時,剩餘下來的時間都好好的用來讀取故事,她們前後花費了兩天。

第50章  過去篇一·起源

失落的技術,無人所真正知曉的文明,被人稱為理想之鄉的阿爾哈薩特,過去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一個能讓任何愿望成真的世界,神明所居住的世界,那是一場巨大的戰爭,阿爾哈薩特因此永遠的沉淪在次元時空的裂縫中。

將剩余下來的少數生命帶到新的世界,她所來到的世界便是古代貝爾卡。

遙遠的3000年前,那是一個關于米德切爾達成為為魔法起源的故事,那是一個關于古代貝爾卡遥遠的故事。

那是一個還沒有君王誕生的時代,那是一個沒有魔法的第01管理世界。

在這個新的世界,神女所選擇的是默默的生活在一個小小的村莊里,那是隱逸而安靜的時間。直到紗華遇到名為洛斯亞·威莉亞。新的種子被悄悄的埋在這個世界。

威莉亞家族的長女洛斯亞。迷路的金發小女孩闖入了神隱的小村莊,聰明而溫柔的洛斯亞打動了紗華。小小的相遇讓紗華感到高興,神女將自己的過去變成一個個故事。為了感謝洛斯亞的到來,紗華教諭洛斯亞一些屬于阿爾哈薩特的技術。

洛斯亞的離開,以及再次來訪,聰慧的孩子讓神女決定離開村莊。

長大的洛斯亞,憑借著紗華所教諭的知識,得到了人民的愛戴與尊敬。在威莉亞家族的領地上,神女以貴賓的身份生活威莉亞家。

無可否認洛斯亞的聰慧異於常人。只是數年的時間,在紗華的幫助下,洛斯亞已經完成了念動之核的分析和魔力的開發與啟動。世界因此而被徹底改變。魔法被人們所受崇拜,各種魔法技術的快速普及和發展。

而對于洛斯亞和紗華而言,時間所沉淀的是一份特殊的感情,兩人相知與相守。

這個世界的生命,在神女的眼中,在時間中,這個世界的生命所擁有的存在實在太短了。10年,20年,飛逝的時間帶不走她的美貌與智慧。

洛斯亞9歲那年,她們相遇。洛斯亞16歲那年,她選擇離開村莊。洛斯亞19歲那年,魔法技術開始高速發展。15年後,她宛如當年,洛斯亞開始意識到她們之間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但是洛斯亞還是選擇壓抑著自己的不安,因為她知道,紗華一定還記得當初的約定。

紗華:沒關系的,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直到妳對我嫌煩為止的。
洛斯亞:才不會…不會的…是我想一直呆在妳身邊才對。

與16歲的洛斯亞所約定的話,一直都好好的記住呢。

從魔法技術的出現到高速的發展,一切的成長都因為神女的存在而變得異常快速。高速的發展讓世界偏離了正常的軌道。

連時間都無法侵蝕的神女,擁有一切起源的威莉亞家族,只要有人存在地方,貪婪就能無窮無盡,猜疑便能扭曲人格。隨著力量的強大,各個領域的家族開始失控,明爭暗鬥,各種的紛爭開始擴散。

世界開始分裂。煽動人們將神女的存在否定的家族不斷的增加;那些不願意為此而被卷入的家族表示中立;眷戀著神女守護著紗華的家族在威莉亞家族的帶領下也隨之形成。

與紗華相識的第25個年頭,戰爭一觸即發。

威莉亞家族的住宅。

紗華:歡迎回來,洛斯亞。

身穿輕紗艷紅長裙的神女紗華迎接著洛斯亞歸來。

洛斯亞:我回來了,紗華。

一身厚重的銀色鎧甲,盤起來的金色秀發,高挑的身段,風塵僕僕的臉龐露出疲憊的微笑。總是,總是這樣,明明很累,明明受了傷,卻還是對著為這個世界帶來戰爭的我,露出妳那溫柔的笑臉。

紗華:洛斯亞。
洛斯亞:怎麼了?
紗華:我在想我是不是錯了。

躺在後庭的大樹下,洛斯亞窩在紗華的大腿上。聽到紗華的話,洛斯亞一下子蹦了起來。

洛斯亞:紗華沒有錯,錯的是我們,明明接受了恩賜,卻仍貪心不已。

紗華已經不想再見到總是傷痕累累的洛斯亞,她喜歡洛斯亞,喜歡這個世界,但是卻忘了自己帶來的開發魔法的技術所造就的黑暗。為這個世界啟動魔法,帶來的光明已經開始被黑暗所覆蓋,不斷蔓延的烽火,能感悟世界的感情,這個世界的怨恨動搖著她的想法。

洛斯亞:我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的王者。
紗華:洛斯亞…
洛斯亞:妳不是說過了嗎?只要能成為這個世界至高無上的王者,就一定能結束戰爭。

一定嗎?做為神女,紗華還真的從未想過未來,因為時間對於她而言時間也不過如此。而未來是不確定的。時間會讓人成長,可是在紗華面前,洛斯亞認真的表情,堅定的表情,讓她想起9歲的洛斯亞。那時候,她也是用這樣的表情告訴神女:我一定會回來的。結果她真的做到了,打破神女所建立的迷陣,回到神女的身邊。

洛斯亞:妳和妳的村莊,我一定會守護得到的。
紗華:我們本來就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無論誰稱為王者,結果還是一樣的。
洛斯亞:不,一定不一樣的。我一定會稱為王,只要我還活著,妳就一定會在這裏。
紗華:嗯,謝謝妳。未來的王…

無懼時間的神女,比起讓時間去沖潰誓約,不如自己親手毀約。

神是任性的。

在神女紗華位於這個世界的故鄉,那個與洛斯亞相遇的小村莊,因阿爾哈薩特而流離失所的人們所建立的小村莊。那一夜徹底被毀滅,村莊被火焰所完全包圍。艷紅的長裙,秀黑的長發,與暗紅的鮮血,不斷跳動的火焰相映著。

士兵長:洛斯亞大人!
洛斯亞:傳命令下去,馬上救人,滅火。
士兵長:……

士兵長停在那裏一動也不動。看著自己的部下愣住,洛斯亞再次大聲提醒著。

洛斯亞:馬上去。
士兵長:是,是的。

信仰著神,敬仰著神,依戀著神。在人們心中,強大而美麗,善良而溫柔的神女。卻在一夜之間將自己的故鄉毀滅。所有的信仰開始邁向崩潰。大火一直燃燒,直到不能再燃燒下去為止。

對紗華實施軟禁還是監禁?看到紗華所做的一切的人太多了。

流言與蜚語不斷擴散。

而無論洛斯亞問什麼,紗華還是選擇帶著淺淺的笑臉保持著沉默。

流言的擴散很快,反對派的軍隊直奔威莉亞家族的領地邊界。

士兵:將軍,神女她…

洛斯亞帶著士兵,邁著急促的步伐直奔領地邊界的圍墻上。

士兵:將軍!
洛斯亞:人呢?
士兵:在城墻上,下面都是敵軍。

美艷的神女俯視著反對派的軍隊,充滿冷漠的眼神沒有絲毫溫柔。

紗華:你們的主人在裏面,對嗎?讓他出來吧。

一個全身穿著銀色鎧甲騎著赤色馬匹的人,從士兵群中走出來,士兵們自覺的為他讓道,男子來到了城墻下,神女紗華的眼下。

紗華:好久不見了,尼司文哥哥。

尼司文·威莉亞,洛斯亞同父異母的哥哥。反對派軍隊的領袖。

高高在上的神女,俯視著包裹在鎧甲內的眼睛。即使全身被鎧甲所包圍著,保護著。

那如黑洞般漆黑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美艷得讓人畏懼。

我知道我無法戰勝妳,無法得到妳的力量,無法得到妳的重視,無法得到妳的一切。那是因為在妳的眼中,只有洛斯亞,在妳的心中,只有妳自己。妳的存在絕對不會是正確的。

反對派的將軍對著城墻上的神女大喊著。

尼司文:神女。妳曾說過,能將妳殺死的人將會成為這個世界真正的王者。
紗華: 是的。我的自由騎士·尼司文。
洛斯亞:紗華。

紗華沒有回應洛斯亞的呼喚。

紗華:你無法成為王的,尼司文。
尼司文:我那愚蠢的妹妹是不可能成為王的。

神女帶著微笑轉身望向洛斯亞。

紗華:在神的眼中,是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對嗎?洛斯亞。
洛斯亞:妳,妳在說什麼啊,紗華?

來自神女的念話。

紗華:在所有人的面前,殺了我。證明給世人妳所擁有的決心吧,洛斯亞。

没等洛斯亞緩過神來,紗華已經舉起自己的赤色長劍揮向洛斯亞。面對看似失控的紗華,洛斯亞依舊選擇着呼喚。

洛斯亞:紗華!

來自神女的念話。

紗華:妳所要守護的不是我,而是我和妳相遇,並共同存在過的世界。妳太善良了,殺了我吧。這樣成為王所需要的條件就會都達成。

洛斯亞:别開玩笑了。

面對着紗華的念話,洛斯亞大聲的否定着。

騎士的銀色長劍與神女的赤色長劍在城牆上不斷揮舞,不斷碰撞的長劍,不斷劃出的火花。

從不曾擅長表達自己的神女,依舊選擇着念話。

紗華:妳真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啊,洛斯亞。

洛斯亞:是那又怎樣?

身材比較高大的洛斯亞與她的劍將紗華逼退了好幾步。

與神所訂立的契約,無人能對此進行反抗。

神女的念話,變成了命令。

紗華:吾的守護騎士·洛斯亞聽命。

洛斯亞一方面低擋着紗華的攻擊,一方面思考着阻止的方法。洛斯亞從不曾懷疑過紗華的一句一言,但是做為神女的守護者,她的身體毫無猶豫的背叛了她的意識。

紗華:我,命令,妳,殺了我。

揮舞的銀色長劍穿過神女的身體,豔紅色的長紗裙被流淌出來的鮮血所覆蓋變得沉重。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身體,劍,還有自己的意識,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

本長劍所穿透的身體,紗華用自己的左手夾着劍,右手拽着腦袋一片空白的洛斯亞,將自己和洛斯亞一起拉到城牆邊沿。

如果說仁者無敵是成為賢君的必須條件的話,那麼那一定是在王誕生之後的事情。能不被神的力量所誘惑,能不被神的智慧所淹没的賢明,妳所缺少的僅僅是名為殘忍的一股狠勁吧,洛斯亞。

她要讓所有的人都看到洛斯亞平息這場戰爭的決心,成為王的狠心。

被血所染紅的手撫摸着洛斯亞的臉,呢喃的雙唇在洛斯亞的臉龐停留。輕揚的嘴角,嘟喃的話語。在洛斯亞小時候,紗華總會帶着這樣的表情告訴洛斯亞一些關於神女的小小的秘密。

“要成為一位賢君,好好的守護我們都喜愛的這個世界。没關系的,對於神而言,死,是不存在的。”

纖細的手推開洛斯亞。在城牆外的將士們,看到的卻是,洛斯亞將神女拋下城牆。墜落的軀體在空中發生變化,豔紅色的軀體變成透明,血液變成鮮紅色的花兒,隨風開始飛舞,落地的軀體如同玻璃般碎裂,鮮紅色的花兒從地面飛向空中直到消失。無人敢靠近,破碎的晶體。

紗華留在洛斯亞臉上的血液也變成了鮮紅色的花兒,緊緊握着那花兒,洛斯亞無力的沿着城牆癱在地上。

尼司文:吾王萬歲!

是人贏了,贏了神,在神的手中贏回來的是無所畏懼的精神力量。城牆下響起一片又一片的歡呼聲。

古代貝爾卡的第一位君王是為了平息戰爭而誕生。

而再次站起來的洛斯亞的悲傷與眼淚又有誰能懂得呢。

舊曆約3000年前,在神女消失後,神的第一騎士成為了閻王。在閻王的帶領下,戰爭得以平息。因戰爭而帶來的傷痛似乎得到了安撫。在没有戰爭短暫的和平年代,魔法再次得到新的一輪發展。穩定“念動之核”,正視魔法所帶來的好與壞。古代貝爾卡世界,人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環境得以修复和美化。人們開始學會重視魔法所帶來的幸福。

對於世界而言時間始終是最大的敵人。以至於最初的君王不僅將自己最初的願望改變,甚至遺忘。

在聖王教會的森林中,弑神女在消失的時候最後凝望着她的眼神充滿了牽掛。

3000多年來,不是妳遺忘了我,而是我遺忘妳,不是我在尋找妳,而是妳找到了我,這3000多年來,變得是我,而不是妳。

3000多年有多麼的遥遠?大概只有時間才知道。戰爭,不斷被破壞過去,不斷重生的現在,流逝的時間裏面没有重疊,那就是未來。别說神女

的存在,就連古代貝爾卡第一位君王的存在最終也被世界所遺忘。

--------------------------------
尼司文·威莉亞:洛斯亞同父異母的哥哥。

加了點很狗血的劇情進去,因為在寫這篇的時候看到有人在討論一些狗血無比的韓劇(歐飛~

為什麽,本來的反派一下子就認同了洛斯亞所追逐的王權呢?其實人是很矛盾的,又要害怕又想得到。所以當本來畏懼的神消失後,很多東西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囧……雖然我很想坑……但是還是没坑……只是出了個遠門而已……我會努力的更新的……下一章是冥/王伊克斯的故事……依舊没有三巨頭(歐飛~

不過貌似會有旭日之心(歐飛~
前言:

距正編約3200年前,在神女消失後,威莉亞王族在洛斯亞的帶領下的確曾經統一過世界。然而在統一世界後,洛斯亞再也無心政權,開始只沉迷與對生命的研究,為了活着,為了繼續存在,為了再次遇見她。

距正編約3000年前,通過改造自己的身體,洛斯亞依舊保持着五十歲的模樣,但是她卻無法擺脱對時間的恐懼,依舊不斷的研究改造生命的存在時間。時間如水般流動着,無論多麼的小心翼翼,時間總有辦法向那些挑戰它的人開玩笑。洛斯亞因為一次實驗意外,不僅失去了記憶的數據,連同軀體也一並失去。没有了軀體的念動之核,在强大的地面空間震旦後開始漫長的次元之旅。

被世人稱為閻王的洛斯亞·威莉亞被宣告死亡。洛斯亞的念動之核,流離與次元中不同的世界上。失去了閻王的威莉亞王族開始没落。

從戰亂初期戰(距正編約2700年前)到亂期中葉(距正編約1000年前)。這段被現世所空白的時間,擁有領地,崇拜力量,向往權力,的家族們開始建立自己的帝國。

亂期中葉(距正編約1000年前)開始。為了生存,為了競爭,為了利益,不斷追求改造生命的技術,最强大的生命,最長壽的生命,永恒的生命。各種瘋狂的技術都掌握在一小部分的人手中。

不斷的紛爭,這些擁有財富和能力以及技術的人,開始建立自己的王國。烽火連年的時代,人造生命體的研究出現了大副的進步,眾多的“王”將自己的身體進行強化,令他們的子孫也無法擺脫那樣的宿命。

疾風:欲望與貪婪,權力與爭鬥,戰爭的種子在古代貝爾卡世界瘋狂的成長。
奈葉:亂期中葉,距新曆約1000年前的記憶。
疾風:這是在得到記憶的碎片後。
薇薇歐:伊克斯的記憶。
艾茵哈特:嗯。

疾風:…奈葉。妳怎麼把薇薇歐和艾茵哈特帶來這裏啊?

八神司令本來是只捉了奈葉來陪她看資料的,但是没想到,高町教導官居然將自己的愛女和艾茵哈特也帶來辦公司。

奈葉:那也没辦法啊,小彷那裏還不能去啊。
薇薇歐:我們打攪您了,八神司令。
艾茵哈特: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司令大人與教導官大人的念話。

疾風:這樣好嗎,讓薇薇歐看這個?
奈葉:這是小彷和伊克斯的記憶,無論如何我都想知道。薇薇歐是這樣說的。
疾風:…所以,妳就答應了?
奈葉:嗯。已經向她們提前說明了。不會有問題的,妳就放心吧,疾風。

疾風不是不放心,只是有點鬱。她不希望孩子們懂得太多的悲傷。溫柔的大人所撫養的孩子一樣的溫柔。

薇薇歐:疾風阿姨。
疾風:嗯,怎麼了,薇薇歐?
薇薇歐:我没問題的。因為奈葉媽媽在,艾茵哈特在,你和大家都在我身邊。即使會遇到悲傷的事情也一定没問題的。我呢,想成為小彷的姐姐,像大家守護我一樣,學會守護着小彷和大家。

疾風:……我知道了。那開始吧,艾茵哈特也没問題吧?
艾茵哈特:嗯。

記憶來自現身處聖王教會的伊克斯·威莉亞。被世人稱為冥/王的她,古代貝爾卡時加雷亞王國的君主,喜愛戰亂及殘虐且暴戾兇殘的王。但是曆史的真實隨着時間的沖刷,真實有的被遺忘,真實有的被掩蓋,真實有的被醜化。

真實有三面,你的一面,我的一面,記憶的一面。語言,文字,圖片,都比不上,那些一個個從記憶的碎片中提取出來的視像更加的真實。紗華的眼睛所記錄下來的記憶,從别處收集回來的記憶的碎片。即使記憶晶體內所附帶的力量已經全部被消耗,但是被剩下的碎片如同戰爭所遺

留下來的殘骸。視像記錄了在滿布烽火的戰爭時代,小小的幸福如同沙漠中的甘露,珍貴無比。

被記錄的記憶,被珍藏的記憶,被保護的記憶。所給我們展現的是一個孩子對於戰爭的記憶。

童年對於每個人而言都是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出生於戰亂時代的孩子,她們本應美麗的童年回憶卻被無情的質量兵器,失控的改造技術和瘋狂的爭鬥所擊碎。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烽火連年,也不明白以戰會戰的結果是什麼。在冷酷的戰爭的摧殘下,他們從不知道天空真正的美麗,他們看到世界只有恐懼與失去。

戰爭年代的孩子們,帶着恐懼,滿目悲傷,他們不斷哭泣,掙扎在連天烽火的戰爭中。這些都是現世被守護,被陽光所照樣的孩子們絕對無法想象的。

第51章 過去篇·戰亂中的孩子

先史224年,失去了閻王的威莉亞王族,在經過了長年的掙扎後,迎來了他們新的生命,這個孩子的名字叫做,伊克斯·威莉亞。

加雷亞王國的國王,伊克斯的父親,對着所有人宣言:很快這個世界的戰場上,所有的勝利都將會屬於這個孩子,我們威莉亞王族將會統一世界。國王的宣言震撼民心,而在城堡下的人群中,有着一個安靜的看着一切的黑色少女。

隨便飄落的中長發剛好觸到肩膀,黑色的秀發,黑色的眼睛,身着簡單的服飾。距離千年後,神女紗華,以一個12歲的少女的模樣再次來到這個世界。接受了千年前的教訓,這次的她學聰明了。她,只是一個失去故鄉而到處流浪的孤兒。

黑色的眼眸看着自己的雙手,心裏念着:終於找到了,不過我呢,貌似來的太遲了,對嗎?洛斯亞。

千年後再次醒來的神女,只是想再次看看這個世界,只是想看看威莉亞王族活着怎樣。已經在世界各處遊曆過的她,所看到的是連綿的戰場,是生命痛苦的掙扎,是不屑一切的瘋狂。好不容易的找到威莉亞王族,没想到整個王族已經完全變了樣。

加雷亞王國的國王,伊克斯的父親已經讓自己所擁有的人造生命技術學者將當時只有五歲的伊克斯進行改造。伊克斯的念動之核與威莉亞王族新開發的瑪麗安治控制核鏈接起來,伊克斯成為了其母體,負責為其提供源源不斷的王儲的力量以及下立征戰的命令。

新誕生的正常生命體,在孩提就被改造,數不尽的傀儡戰士,驚人的力量,强大的冥/王。伊克斯的存在讓人加雷亞王國的民眾害怕。身體新機能帶來的不幸,讓小小的女孩露出悲傷而疑惑的眼神,但在父母眼中,那是充滿憤怒和仇恨的眼神。小小的伊克斯被所有人當成怪物。

在加雷亞王國城堡後山的森林裏,有着一座較小的独立城堡。年幼的王一個人居住在那裏。

加雷亞王國城堡王座前。

士兵:報告女王陛下,有人來應聘侍女。
伊克斯的母親:……
侍女長:女王陛下,要見一下嗎?
女王陛下:這是第幾個了?
侍女長:啟事發出後的第52個,也是最近三天內的第一個。
女王陛下:伊克斯的城堡內生命反應是?
侍女長:只有一個。

女王陛下托着隱隱作痛的額頭。因為瑪麗安治的侵蝕,所有被派去伊克斯的城堡的侍女全部都被變成了新的瑪麗安治。幾天前,居然有一個侍女活着的逃走出去。消息馬上被傳開,於是再也没人願意去伊克斯的城堡做侍女。瑪麗安治是戰爭兵器,無法從事生活起居的工作,女王陛下為此頭痛了好幾天。偏偏國王陛下帶軍出征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女王陛下:讓她進來吧。
侍女長:是的,女王陛下。

王室要為五歲的伊克斯陛下請侍女,近乎誇張的報酬。開始還真的有人沖着報酬來,可是四天過後,已經無人敢問津。此時能來人,女王陛下怎麼也要見一下。

進來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12歲左右的少女,平民的服飾,衣服還夾帶着塵土,黑色的頭發,黑色的眼睛,看上去毫無特色。(請將小彷的樣子直接代入OTL

少女:女王陛下,您好。

少女帶着微笑先向女王陛下請安。

女王陛下:名字?
少女:紗華·阿斯特麗德。
女王陛下:妳不是這個國家的人吧。
紗華:是的,女王陛下。我剛剛來到這個國家。
女王陛下:妳知道妳應聘的工作是什麼嗎?
紗華:知道,負責照顧女王陛下的女兒的侍女。

女王陛下的女兒,她的親生女兒。她愛着那個男人,她也恨着那個男人,她更恨自己。恨自己將女兒帶到這個硝煙彌漫的世界,恨這個被欲望所充斥的國家,更恨丈夫的瘋狂和自己的無能。

女王陛下焦灼的眼神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少女,黑色的眼睛似乎有種將人看透的力量。黑色女少帶着微笑向女王陛下說到。

紗華:啟事的報酬很有吸引力哦,女王陛下。

啟事:
     現王室為王女,伊克斯陛下招聘侍女,要求只有一個,能照顧一個孩子。只要能勝任,女王陛下將會寄予其所要的報酬。

女王陛下:那妳想要什麼?
紗華:我還没開始工作呢,女王陛下。
女王陛下:本國的情報。
紗華:哈哈,女王陛下,您真會開玩笑呢。

一直保持着溫柔的微笑的臉龐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紗華:我呢,只想為您的女兒工作。讓我到她的身邊就夠了,女王陛下。

三秒的沉默。女王將身旁的鳥籠內,一只白色紅眼的小鳥放了出來。

女王陛下:這是讓妳與城堡外交流的工具,需要物質的時候就讓它傳話。
紗華:小鳥一只?
女王陛下:這是人造機器鳥。
紗華:…我明白了,非常感謝您,女王陛下。

女王陛下的侍女長和士兵將名為紗華的侍女送到了伊克斯的城堡外的一公裏的森林處。

侍女長:你們先回去吧。
士兵們:是的。

一片寂靜的森林,看向伊克斯的城堡,感覺能看到更多暗沉沉的死寂。

侍女長:妳是其他國家派來的殺手吧。
紗華:哈?
侍女長:如果不是的話,希望妳能活着。
紗華:是呢?
侍女長:…那請妳一定要殺了那孩子。
紗華:為什麽?
侍女長:這是女王陛下的請求。
紗華:真是悲哀的請求啊。
侍女長:悲哀嗎?

侍女長抬起頭,看着遠處伊克斯的城堡。

侍女長:真正悲哀的是她,大概對我們恨之入骨了吧。
紗華:謝謝您送我到這裏。這是我需要的物品。

紗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寫好了需要的物品在紙條上。

侍女長:妳需要的物品遲點就會通過城堡旁邊的自動纜吊車送上去。希望妳能活着接收。
紗華:那我活着的話,就再將紙條放在纜車上放下來吧。麻煩您了。

黑色少女一邊向侍女長揮手再見,一邊向冥/王的城堡跑去。

--------------------------------
本來是有點吐槽的話要說的╮( ̄▽ ̄)╭不過隔了一天檢查,更新就忘了。附帶一些介紹吧。曆史很黑,也很顛覆人物,呵呵(歐飛

不敢使用太多的冥/王,因為論壇會自動過濾,所以出現率不高。


瑪麗安治(引自小站广播剧SSX翻译文,无整理,只提取)
CV:川澄绫子
身高175cm左右,女性形象的尸兵器。在寻找伊克斯。
将双手武装化进行战斗,当无法行动的时候会变成燃烧液自爆。武装的形态有战刀、战枪、铳炮等多种形式。
作为分队长的个体比其他个体的战斗能力更高。
柯瓦特罗说“能理解人类的语言,作战行动能力却类似于昆虫的奇怪兵器”。
(由死者構成的軍隊,
     以吞噬敵人的屍體來增殖,
     並把戰場變為一片焦地,
     這就是瑪麗安治。
     由伊克斯所創造的軍隊會無限增殖,
     進軍的步伐是不可阻擋。)
    (死者化身而成的龐大軍勢,
     吞噬敵人的殘骸,壯大自身的兵力,
     鐵蹄所至,戰場頓為焦地,
     這就是瑪麗安治。
     伊克斯麾下之軍隊能無限增殖,
     阻擋進軍的手段不存於世。
先史224年誕生,古代貝爾卡時加雷亞王國的君主,喜愛戰亂及殘虐且暴戾兇殘的王。
歐 特:並派遣利用屍體生產的兵器,侵略近鄰小國……
    在古代貝爾卡語中意味著人偶,被稱作瑪麗安治的屍體兵器及其製法,是與聖王家的戰艦及聖王的搖籃的技術同等…推斷是源於Over Technology(有人記得如何翻嗎?超時科技?)的產物。

伊克斯威莉婭是生成瑪麗安治控制核的母體

1000年以前开始,人们就一直持续着争斗。我和玛丽安治,圣王和摇篮,都是作为停止战争用的兵器而诞生出来的。寻求的是能让战争的胜利成为自己的东西的力量。但是,产生出的却只有死和混沌,还有新的战争而已。我的……伊克斯威利娅的失败,融合骑们的失败,圣王的失败。

伊克斯:苏醒后就会创造出“玛丽安治”,将其送往战场。城内的地方以外,是灰色的天空和不毛的大地,我所看过的世界,只有被血染红的泥泞之地。
妈呀,好长!
先顶了再说吧,慢慢看。
咱犀利的狗眼一闪!
妈呀,好长!
先顶了再说吧,慢慢看。
纽带的NEXUS 发表于 2011-7-18 19:24



    囧……纽带你让我情意难慷啊(欧飞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7-27 21:01 编辑

第52章 過去篇三·森林中的城堡

前言:曾經依偎取暖的歲月,神女因洛斯亞而找到短暫的幸福。漫天的烽火,世界變的更加的狂躁。時光飛逝,人世荒涼,神女選擇離開,最初的王變成了冰冷的念動之核漂流於次元,殘留下來的記憶變成結晶,被神女握住帶有餘溫的手心。最初的王失去了她的生命感,是誰遺忘了誰?

回到原地,神女停下尋找洛斯亞的腳步。或許連神女·紗華也未曾預見到,在遥遠的未來,因她而出現的生命,那個名為彷·芬利爾的孩子將會再次承接她與冥/王伊克斯的故事。

這是千年前的故事。這是冥/王伊克斯長眠於世界深處前的記憶。這是關於被世人稱為殘虐且暴戾兇殘的王的記憶,冥/王的記憶,少女的記憶,真實的記憶。

我,冥/王伊克斯威莉亞在醒後就會創造出“瑪麗安治”,將其送往戰場。城外,是灰沉的天空和不毛的大地,我所看過的世界,只有被血染紅的泥濘之地。

明明是一片黑暗,我卻看到了一點點難以形容的光。

通過城堡的窗户,伊克斯看到了在與主城相隔的森林中,一個身影不斷的變大,不斷的接近她的城堡。那人有着一把黑亮的秀發,和一雙黑色的眼睛,像深邃的黑洞一樣,黑色朦朧的身影摇晃着。當身影的主人接近城堡的門口後,便響起了轟鳴的響聲。伊克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又有生命被變成屍體兵器了。破壞的響聲一直持續着。從窗前離開,回到已經很久没有打掃的房間,伊克斯一腦子的撲到淩亂的床上,用枕頭蓋住自己的頭部。伊克斯討厭戰鬥所發出的破壞聲。

在城堡的外圍,由兩個隊長級别的瑪麗安治帶領的數十個瑪麗安治不斷的對紗華展開攻擊。一支是銃炮部隊,一支是戰刀部隊,從內向外不斷的向城堡外圍進行輪番的炮擊。

紗華:啊!有没搞錯啊。

一邊不斷的快速移動,一邊利用建築物和森林不斷進行躲避那從天而落的炮擊。

瑪麗安治:目標正在高速移動。危險性級别:高。
瑪麗安治:近戰部隊開始對外清除入侵者。

轟鳴震天的炮擊聲不斷的落到地面。一個個戰刀瑪麗安治以扇形展開地面清除。

紗華:啊!太誇張了吧…

紗華不願意進行攻擊,第一,她是來做侍女的啊,不是來打架的啊;第二,這些都是系統內被編排好,是最基本的戰術,一受到攻擊的話,就不止是兩支部隊出來對她進行掃蕩。

紗華心裏大叫:嗚嗚嗚!本來還想一邊躲一邊接近城堡的…看來是不可能了,嗚嗚嗚,只好想辦法潛入城堡了。

伊克斯:外面的人求求妳快點離開吧。

也不知道這樣的動作維持了多久,聲音消失了,冥/王的城堡回复了一片寂靜。和往常一樣,伊克斯醒着的等着“瑪麗安治”將新的“瑪麗安治”帶到她面前。房門被打開。

瑪麗安治: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幹嗎!?

伊克斯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說話的語氣變得很差。身邊没人一個人,它們都是屍體機器,是機械,是兵器。没有感情的瑪麗安治當然不會了解任何的語氣變化。它,只會殺戮和執行伊克斯的命令。

瑪麗安治:入侵者反應消失。
伊克斯:逃走了?
瑪麗安治:消失。

消失了?就是没有被變成瑪麗安治,聽到來的人逃走了,伊克斯松了一口氣。啊,那人還活着,真是太好了。

聲音:哎呀,門口真難進啊。
伊克斯:誰?

橙色頭發的女孩轉過身詫異的看從窗外進來的人。幹好比自己高一個腦袋,看上去只有10來歲的一個少女,黑色的短秀發,黑色的眼瞳,穿着橙白相間的侍女服。

紗華:您好,我是新來的侍女。我叫紗華,初次見面,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

五歲生日那天開始,從懂得自己的力量那天開始,從來没有人如此主動的接近她,就連她的父母,也離得她遠遠的。伊克斯被完全愣住了,除了命令瑪麗安治,她幾乎没有任何與人交談的機會。

跨過窗台,黑色少女雙腳着地,衣服上的塵土和身上的血一同隨之掉落在地上。可是,她還是帶着溫柔的微笑。

紗華:我是不是嚇到您了,伊克斯陛下?
瑪麗安治:發現入侵者,馬上進行驅除。
紗華:你!是隊長?
瑪麗安治:是的。
紗華:那我再說多一次,我不是,入侵者。我是侍女,和你們一樣是來這裏工作的。
瑪麗安治:你具有生命反應。
紗華:那是當然的啦,還有,我是女王陛下派來的,這是證明,還有我從剛才開始都没有攻擊過你們啊,怎麼能算入侵者啊。
瑪麗安治:……本系統無法完全分析該生命體。

真可笑,人自以為偉大,殊不知,他們所引以為傲的人造兵器即使真的能將神殺死,也無法成為神。

紗華:我呢,在剛才被攻擊的時候,偷偷的入侵了它們的系統,所以現在的它們不會像之前那麼亂來的了。

紗華的念話直接流進伊克斯的腦海。

伊克斯:那麼……
紗華:你嘗試給它們多下些命令,這樣能有效的控制它們的活動的。

伊克斯驚訝不已,她到底是什麼人?看着完全處於當機狀態的伊克斯,紗華苦笑着。

紗華: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啊,有什麼事?
紗華:那個,能下命令讓它們將我設定為合法行動者嗎?
伊克斯:應該可以的,我馬上試試。
紗華:謝謝。

看着慌忙反應過來的伊克斯,紗華回以了大大的笑臉。忘了自己的身份,紗華更像平反的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能讓伊克斯即心酸又開心。她從小就是很乖巧的孩子,懂事的她總會得到大家的笑臉。母親對自己的誇獎,侍女們對自己的稱贊,大家的笑臉在她被稱為冥/王那天開始都消失了。笑臉與贊賞的感謝,伊克斯拼命的壓抑着自己的激動與忐忑。

伊克斯:瑪麗安治!
瑪麗安治:是的。
伊克斯:不許再攻擊這個人。
瑪麗安治:正在嘗試寫入該命令,請稍等。

……

瑪麗安治:確認該生命體特有屬性,開始錄入,錄入成功。
伊克斯:…這個人,就讓她隨便的在城堡內活動,知道嗎?
瑪麗安治:確認行動許可,錄入成功。建立識别:這個人。
伊克斯:錯了,不對不對,不是叫這個人,是叫……

伊克斯一緊張把黑色少女的名字給忘了。

紗華:紗華,紗華·阿斯特麗德。

……

瑪麗安治:識别已建立。
紗華:哦哦,那我就是可以在這裏活動了?
瑪麗安治:根據分析,行動確認。
紗華:那我就先打掃這個房間,再去打掃别的地方。

說完,紗華就開始撿起撒在地上的衣物和雜物。

伊克斯:那個…
紗華:是,怎麼了,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傷口…我去找藥物。

所謂的王都應該有着自己特有的氣魄吧,不過對於小陛下而言,這還是相當有難度的。小伊克斯一轉身就被地面的雜物給絆倒,還好紗華手疾眼快的將她接住,伊克斯一下子撲到紗華的懷中。

紗華:您没事吧?
伊克斯:嗯。

紗華想將伊克斯扶起來,但是伊克斯卻一動不動的緊緊的拉住紗華的衣服不願意起來。即使夾雜着血腥味,生命存在的溫暖,讓伊克斯感到安心,除了自己,那些瑪麗安治都只是冰冷的屍體兵器。無法體會生命所帶來的溫暖,是任何人都無法想象。

伊克斯:紗華。
紗華:是的。
伊克斯:就這樣,再呆多一會,可以嗎?
紗華:可以哦。

冥/王的城堡內,伊克斯淩亂的房間裏,小小的冥/王窩在黑色少女的懷中,緊緊的摟住少女的腰,安心的閉上眼。黑色少女的手輕輕撫摩着小伊克斯的背部。維持着這樣的姿勢伊克斯在紗華的懷中睡着了。

橙色秀發的小女孩睜開了碧綠色的眼睛,躺在床上的伊克斯,一下子坐了起來。天色開始變暗外面已是黄昏,房間變得很幹淨,伊克斯又愣住了。是,梦嗎?

赤着腳,離開房間,伊克斯在城堡內奔跑着,她在尋找那個人。伊克斯想起那個人的溫暖,她一直任自己在懷裏痛哭,明明是第一次見面,自己卻說了很多奇怪的話。幾個小時前,伊克斯緊緊的抱着紗華不放,將頭埋在紗華懷裏。伊克斯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去抱住紗華。

紗華:……?
伊克斯:紗華?
紗華:嗯,我在這裏呢。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紗華?
紗華:嗯。
伊克斯:紗華?
紗華:嗯。

……一問一答,忘了重复了幾次,伊克斯開始哭了。輕撫着伊克斯的背部,紗華感受到伊克斯的顫抖,她終於明白,從被改造那天開始,她就被所有的人所遺棄,被拋棄,被孤立。一直一個人,承受着孤独,承受着被迫剥奪生命的罪恶。伊克斯的痛哭與掙扎讓紗華心酸。

紗華:很辛苦吧?
伊克斯:嗯…
紗華:一直一個人在這裏?
伊克斯:嗯…
紗華:對不起…

想說出的話被紗華咽了回去,紗華雙手緊緊的抱着伊克斯,任由她在自己懷中大哭。紗華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她只是一個孩子,許下妳的承諾吧,即使未來再次被願望和貪婪所束縛,這也是自己過去的錯誤所造成的因果。

紗華:已經没關系了,我會一直在妳的身邊。
伊克斯:…真的嗎?
紗華:嗯,真的。我呢,會一直在妳的身邊,直到妳無法再呼喚我那一刻為止。

夕陽下年幼的身影在城堡裏奔跑着,足足三層高的建築,寂靜的城堡此刻顯得如此巨大和寬敞。伊克斯開始急了,慌了,不知所措了。小小的赤腳停了下來,夕陽拉長了瘦小的身影,眼淚不由的開始滑落,一邊揉着眼睛,伊克斯不由的呼叫着她的名字。

伊克斯:紗華…
紗華:您醒了啊,伊克斯…

陛下,兩字還没出口,伊克斯一下子撲到紗華的懷中。

紗華:怎麼了?

已經大哭了一輪的伊克斯的舉動讓紗華愣了一下。紗華半蹲着為伊克斯抹去眼淚,然後黑色少女後邊轉過身,蹲了下來,笑着說到。

紗華:上來吧?
伊克斯:……?
紗華:回房間吧?
伊克斯:我自己…回去。

這座城堡從伊克斯住進來那天開始,就只有被破壞的機會。城堡的走道上幾乎都是雜物和建築物被破壞後掉落的碎片,在上面奔跑的伊克斯赤裸的雙腳早已傷痕累累,只是本人没發現而已。可是紗華不願意啊。一直盯着伊克斯的腳部,伊克斯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雙腳有點麻痹。

紗華:上來吧。
伊克斯:嗯。

能有所依靠,能有所傾訴,能有所思念。十多歲的黑色少女背着只有五歲的小伊克斯走在夕陽下的走道。或許没人會想到,同樣的兩個人,在1000年後的同一個世界,她們會在梦中相遇。(第1-10章)梦中秘密的輕聲細語向我訴說,今後還將會繼續邂逅悲傷,我也要邁開自己的腳步去尋找光明。

城堡內堂皇的飯廳和高級的廚房,已經被簡單的整理好了。

伊克斯:……
紗華:怎麼了?

伊克斯輕撓這自己的臉龐,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伊克斯:我很久没來過這裏用餐了。
紗華:…不喜歡嗎?
伊克斯:不是,只是一個人的話…

被改造的身體,即使長期不進食也没關系嗎?即使進食,也是一個人,一個人的話無論怎樣也没關系吧。

伊克斯:呐,紗華也一起用餐嗎。
紗華:哈?我是女王陛下請來照顧您的侍女,那樣的做法不合身份您的身份。
伊克斯:母親大人嗎…?
紗華:嗯。
伊克斯:不過,母親大人並不在這裏。

說着一只白色紅眼的鳥兒從破爛的窗户飛進飯廳,停在了篝台上。

伊克斯:小鳥嗎?
紗華:您發現了,伊克斯陛下?

威莉亞王族對生命體進行改造是瘋狂的,這樣的一只小鳥伊克斯一眼就能看出它的異樣。

伊克斯:有母親大人的味道。
紗華:噗!
伊克斯:啊,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紗華:没有没有。

是妳給予了我梦的延續,讓我的世界有了色彩。

翌日,紗華帶着伊克斯和瑪麗安治離開城堡到後面的森林去。

瑪麗安治:發現入侵者,請進行處理。

伊克斯看向紗華。紗華直率的告訴她。

紗華:我請女王陛下派人來修葺城堡。放心吧,黄昏前他們都會撤離,我們再帶瑪麗安治回去,好嗎,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嗯。

給瑪麗安治下了不許返回城堡的命令,兩人在森林內打轉。伊克斯拉着紗華到處亂逛,那天開始伊克斯露出了久違的笑臉。

曾經夜晚是如此冰冷,輾轉難眠的孩子慢慢能安然入睡。帶着白鳥的黑色少女一直陪伴在伊克斯身邊,寂寞變淡了,悲傷變淺了,血腥飄散了。

與妳的邂逅是幸福的時光,黑色少女與冥/王伊克斯平靜的生活着在那無人敢接近的城堡。

……

在疾風的辦公司內,四人依舊在看視像。疾風深深的呼吸着,她看着屏幕有點出神。

艾茵哈特:八神司令?
疾風:怎麼了,艾茵?

看着一向精明的司令居然看着手中的數據資料發呆,艾茵擔心着。薇薇歐和艾茵是不能看相幹的資料,雖然奈葉也有數據資料,但是因為是疾風給的,所以是否一樣,大概就只有疾風自己才知道。

與此同時在聖王教會,卡莉姆辦公室內。卡莉姆正和洛斯亞在交談着。

洛斯亞:從提取出來的資料…能推測“夜天之書”所誕生的時間與地點。
卡莉姆:“夜天之書”收錄的第一個廣泛魔法。
洛斯亞:那是神女的魔法,她以魔導師的身份將原來的魔法進行了改造,並將這個魔法送給了“夜天之書”的創造者。

“夜天之書”節選:雪白的景色正在邀請我們前往從未曾見過的那片土地,憑着渺小的步伐,我們抵達彼方,看到的是七彩的光芒筆直的在我們前方的天空交錯着。

……

回到疾風的辦公司。由得到記憶的碎片的伊克斯所提供的視像,平靜的日常是短暫的幸福。

薇薇歐:奈葉媽媽?
艾茵哈特:奈葉小姐?

其實奈葉又何嘗不是希望孩子們能遠離悲傷呢,所以她才停了下來。

奈葉:薇薇歐,艾茵哈特,我再問妳們一次。妳們確認要看接下來的信息嗎?
艾茵哈特:嗯。

擁有霸王克勞斯記憶的艾茵哈特馬上給去了答案給奈葉。因此她懂得,在那遥遠的時代所沉澱的悲傷,而這些在遇到薇薇歐,認識伊克斯之後,邂逅一群溫暖的人們後,在競技場襲擊事件後(詳細請看第12-19章)。她明白了,悲傷的過去背後被時間所沖淡的還有堅定不移的强大和無法忘懷的溫柔與仁慈之心。

薇薇歐:…嗯,我也没問題。

曾經在遥遠的古代貝爾卡時代記憶,對她而言是很遥遠的事情,薇薇歐只記得人們稱她為聖王女,但是她不是聖王女。她是高町薇薇歐,管理局的王牌ACE OF ACE高町奈葉的女兒。她是在一群善良而溫柔的人們的保護下長大的孩子,大家為她帶來的溫暖與陽光,她所擁有的幸福和光芒一定能穿透陰霾。她薇薇歐要像個姐姐,帶着那個孩子離開冰冷的黑暗。

--------------------------------
OTL又是很狗血的一章
真的是很過渡的一章(歐

幾乎正章都是糾結,悲傷,黑暗,和一點點難得的幸福啊。

至從看了廣播劇SSX之後就很喜歡伊克斯啊!明明是個孩子,卻被冠以那樣的恶名。
抱着,曆史的真實到底要經過多久才能被驗證其真實性的想法,我寫了關於伊克斯的故事,可以說是為冥/王平反,也可以說是,我想用孩子的

世界去接觸戰爭的殘酷,人 的 醜 恶 和 無知的爭鬥。一直都在,只是我們比較好運,只看到,不會遇到。

再次感謝一直看我連載的朋友們,我……一定,會坑的(歐~
觀眾:你敢!
作者:是坑完啦╮( ̄▽ ̄)╭

OTL這章的標題改了N次了……見笑了(歐
啊啊啊   不够啊(疯了
啊啊啊   不够啊(疯了
8456852 发表于 2011-7-27 20:11



   

囧………………捂脸的说
8456852君……你想要多少章(欧
回复 127# linlong422


    越多越好 啊啊啊啊(还是疯掉了
回复 128# 8456852


   

……囧……我知道了……囧……我在努力(歐
對於飛逝如光的時間而言,短暫的幸福如同沙漠上的甘露,那麼的珍貴,那麼的重要,那麼的美麗。

第53章 過去篇·幸福的時光

在加雷亞王國外的世界是怎樣,還處在被觀察階段的伊克斯那時並不了解。她只知道,在遇到紗華之後,本來孤寂而冰冷的地方,變得快樂而溫暖。

在加雷亞王國境內,陰沉的城堡內,除了住著“殘虐且暴戾兇殘的冥/王”還住著另外一個生命,只有她,不是瑪麗安治。

被改造的生命,被灌輸的是知識和理性。隨著時間的轉動,伊克斯學會了通過瑪麗安治收集外面的信息。懂得越多,瘦小的身體所承受的也越多。

伊克斯:紗華。
紗華:嗯?
伊克斯:我擁有意識的我們,是先擁有情感還是先擁有知識?
紗華:不知道。
伊克斯:……你怎麼能完全不考慮就回答我啊!
紗華:因為我從未想過這樣的問題,當然是只能這樣回答。

在加雷亞王國,冥/王的城堡裏,國人認為不會有人能活在裏面。對世界不抱以任何希望的伊克斯,也從不曾奢望過。對於她而言,只要能維持

“現在”就已經足夠了。

城堡內,本來被破壞的花園被重新種植,花園被打理得井井有條而不失美麗。侍女紗華在努力的打理着植物,瑪麗安治則為伊克斯端來茶點。

一座城堡卻只有一個侍女,紗華努力的打理着植物,同時還要兼顧上教一些級别較高的瑪麗安治記錄打理花園的流程。總之,就是好忙啊。

坐在蔭涼處的伊克斯看着紗華忙碌的身影,小小的陛下跳下椅子。只有五歲的小陛下直接往紗華身後一撲。雖然是黑色的短發,但是配上一身合適的侍女服,看上去只有十歲的少女相當可愛。

紗華:怎麼了,伊克斯陛下?

被伊克斯一撲,有點被嚇到的紗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伊克斯:工作讓瑪麗安治負責嘛,紗華來陪我玩。
紗華:……

被撒嬌了……過去都是紗華向洛斯亞撒嬌,對於向自己撒嬌的伊克斯,紗華的腦袋短路了0.5秒。看着抱着自己不放的伊克斯,紗華將手中的工具遞給伊克斯身後的瑪麗安治。

紗華:能做到嗎?
瑪麗安治:當然。

接過工具,一直跟隨在伊克斯身後的隊長級别的瑪麗安治加入打理花園的隊伍中去。

紗華:伊克斯陛下想玩什麼?
伊克斯:睡午覺!
紗華:……午睡?
伊克斯:紗華要陪伊克斯睡午覺。
紗華:伊克斯陛下真的很喜歡睡覺呢……
伊克斯:是喜歡和紗華一起睡午覺。

小伊克斯開心的笑着說到,午後的花園微弱的陽光下,伊克斯的笑容顯得如此耀眼。可是,可是這是哪門子的“懲罰”遊戲啊!

等等不對,好像自己以前也這樣刁難過洛斯亞…這報复的殺傷力也太大了吧。紗華終於知道,過去每次要洛斯亞陪自己一起睡覺的時候,洛斯亞都會臉紅了,原來就是這樣一回事。不過這次是她臉紅而已,小伊克斯才不管妳臉紅不紅呢。

--------------------------------
>.<這段是特地寫成独立的篇章的…很短,但是在戰爭的年代,這樣的幸福能反應出戰爭殘酷最大的反差。
下一章,毫無疑問主題就是力量,無奈和悲傷吧。將會講述伊克斯被封印長眠於地下的故事。
~O~戰爭是很殘忍的。
寫的不快,很虐的說,果然還是自己把坑挖的太深了,嗚嗚嗚!
所以這小小的幸福就特地變成一章,我會加油的虐(歐
(撇嘴)我又在浪費之前寫的稿子了(看着十幾頁關於奧利維爾聖王女篇的稿子……舍不得扔……埋稿子最下面……重寫……
前言:

即使痛哭流淚悲傷也不會治愈,即使不懈努力消逝的生命也不在復返,即使夢見光芒罪惡也不會消失。被戰爭所卷襲,幼小的生命的悲鳴又有誰聽到?

第54章 過去篇·被剥奪的希望

在戰爭連年的時代,為了利益,更多地人願意為了戰爭而如野獸一般地戰鬥。貝爾卡大地上各國投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開發各種用於戰爭方向的人造生命體的技術。泛濫而恐怖的技術如同猛獸般吞噬人的心靈,整個大地陷入瘋狂。

假如這個男人不存在的話……加雷亞王國的國王,伊克斯的父親,真正的暴戾凶殘的王。冥/王七歲,國王征戰歸來,真正的恶梦開始。從那天開始,伊克斯與瑪麗安治被真正的派上戰場,因為還是孩子,所以大部分的戰爭活動都是圍繞着加雷亞王國周圍的小國進行吞並。

由神女變成侍女的紗華,無法對威莉亞王族的後代下手。他們是洛斯亞的後人,紗華覺得自己没有教訓他們的資格,她更加不願意讓人知道,她就是神,賦予了這個世界魔法與科技並存的已逝世界·阿爾哈薩特世界的神女。不斷追求力量,瘋狂的生命,如果發現了她的存在,這個世界到底還要多瘋狂的眷戀戰爭?紗華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恨自己的魯莽。她已經不想再用神的身份去幹預這個世界了,她只是想靜靜的看着這個世界到最後。

對於伊克斯而言,苦也好,哭也好,鬧也好,她就在這裏。跟隨着她上戰場,勝利也好,失敗也好,紗華總會在她去匯報戰績的時候趕回城堡。黑色少女無論何時都會站在門外帶着笑容迎接她的歸來。戰爭,殘酷無情,被伊克斯所奪走的生命不僅僅會變成屍體兵器,還有那些看不到的怨恨與悲鳴所沉澱的罪恶都壓在了小小的肩膀上。小伊克斯唯一的希望只是她的存在而已。

從七歲到九歲,三年裏在加雷亞王國的四周地區宛如地獄。伊克斯·威莉亞,只是她父親眼中的傀儡,而她的工作就是奪取生命並將其變成自己的傀儡。不斷被疊加的恐懼,不斷被擴大的怨恨,不斷被踐踏的感情。每次出征回來,伊克斯都會遇到噩梦,每次都會在紗華的懷中放聲大哭,只要她在,伊克斯才能感覺到自己所擁有的情感是那麼的真實的存在,她的存在是她唯一所能奢望的。

紗華的存在,一個独立的生命的存在,對她微笑,聽其傾訴,在戰爭的時代,那是冥/王唯一的溫存。

而紗華的存在也讓一些人感到害怕,他們認為伊克斯不該擁有這些多餘的感情。於是,在伊克斯再次出征的時候,紗華被留下來了。

在加雷亞王國的王座前。已經是十四歲模樣的黑色少女,小小的侍女被高傲的王族所俯視。擁有美麗的翠綠眼眸是威莉亞王族的世代相傳的特征,可是這美麗的綠寶色般的眼睛,在紗華的眼中,渾濁且充滿了醜恶與貪婪。時間的恐怖早已將曾經正直的理念沖擊的蕩然無存。

男聲:你就是紗華?
紗華:是的,國王陛下。

紗華不以為然卻相當技巧的回答了加雷亞王的各種刁钻的問題。一個士兵將一大袋金幣仍到紗華面前。

紗華:這是什麼意思,國王陛下?
將軍:讓妳這個國家。
紗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侍女,這些東西不是我應該能擁有的。而且我不認為我對伊克斯陛下有那麼重要。

紗華毫不猶豫的與加雷亞王輕視的眼神對峙上,帝王的嘴角輕揚。時間會改變一切,對於現在的威莉亞王族,神女紗華又愛又恨。能比鬼神更恶的一定是人。

加雷亞王:那就讓你自己親自證明一下就可以了。
紗華:……?

紗華:早上好啊,帕德頓先生。
士卒模樣的男人:你還真的會算時間啊,侍女小姐。
紗華:呵呵。因為在這裏除了計算時間之外,找不到其他能做的事情了。
帕德頓:你還真倒霉,難得能在冥/王的城堡活下來,卻被加雷亞王關押在這裏。
紗華:呵呵,是的。

十四歲模樣的神女,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可是堂堂的神女卻被架在刑架上,衣衫襤褸,遍體鱗傷。

這裏是加雷亞王國的地下監獄,一所特殊的監獄。在這座監獄裏面,被收押的不是學富五車的學者,就是有高强能力的戰士。在加雷亞王國,

罪犯的下場只有一個,變成屍體兵器。

帕德頓是監獄的士卒長,他對監獄內的收押者都相當禮貌。没有畏懼没有輕視,只有尊重,他尊重這些擁有能力卻不畏强權的人。

只是這個侍女的到來有點讓他慌張,因為在他的家裏也有年齡相仿的孩子。

倒黴嗎?她是神女,並非神明所眷顧的生命,正確的來說,她没有能被眷顧的可能。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在發傻。那天居然向假加雷亞王說着那些天真無知的廢話:希望國王陛下您能放過伊克斯。

在離開冥/王的城堡前,紗華特意的告訴了伊克斯。

伊克斯:紗華。
紗華:怎麼了,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拉着紗華的手不願放開,握着伊克斯的手,紗華蹲了下來,將伊克斯冰冷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門外,陰霾的天空飄下紛飛的雪花。

伊克斯:紗華的手很暖和。
紗華:嗯。我稍微離開一下,伊克斯陛下和瑪麗安治要負責好好看家哦。
伊克斯:嗯。

只有在紗華的身邊,她才能撒嬌,能像個孩子那樣,即使身邊的是冰冷的屍體兵器,也掩蓋不了紗華為她所帶來的溫暖。

已經被關在這裏快一個月了,不知道伊克斯怎樣呢?對於紗華而言要離開這裏很容易,可是她不願意這樣做,如果真的是這樣,她可能再也回不去伊克斯的身邊。

帕德頓:你到底幹了什麼,能讓國王陛下將你押到這裏來?
紗華:只是之前像個傻瓜那樣跑去國王陛下那裏說了:請您放過伊克斯陛下吧。而已。
帕德頓:冥/王陛下嗎…?
紗華:嗯,是個非常好的孩子。
帕德頓:……

帶着傷痕的臉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似乎在告訴眼前的人,她是一個好孩子。

神女的身份看來没有被發現,可是相反以侍女的身份的存在反而讓威莉亞王族感到害怕。他們害怕伊克斯變弱,害怕失去擁有强大力量的傀儡。所以紗華才甘願在這裏耗着,等着暴戾的加雷亞王的疑慮消除。

世間没有如果,簡單是一種難以想象的美好。一天又一天,一日又一日,時間無情的流淌。紗華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人永遠在死亡邊緣掙扎,人永遠畏懼時間的殘酷,生命永遠無法承受時間之重。

女王陛下所在的花園內。

伊克斯:母親大人。
女王陛下:怎麼了,伊克斯?

伊克斯花了很長時間才鼓起勇氣厚着臉皮跑來這裏見女王陛下。

伊克斯:您,您知道紗華在哪裏嗎?
女王陛下: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裏。
伊克斯:…謝謝您,打擾您了。

孤独的冥/王轉身就跑,光是她到主城來,已經讓整個主城進入戒備狀態。在監獄的上方,伊克斯已經再次出征了數次。每次回到城堡,都是一次失望。没有紗華的地方,瑪麗安治也變得安靜,只有紗華一直帶着的白鳥不時在伊克斯身邊飛動。

聲音:你好。
伊克斯:誰?
白鳥:很高興見到你,冥/王陛下。
伊克斯:……
白鳥:我叫做“旭日之心”。
伊克斯: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永遠追逐光明。改造者是這樣告訴我的。

伊克斯將白鳥捧在手中。白鳥的脖子上多了一顆非常漂亮的紅色珠子。

伊克斯:你很漂亮啊,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謝謝。改造者說:這是我最喜歡的顏色。

將白鳥輕輕的摟住,屬於紗華的白鳥,似乎能讓伊克斯感受到紗華留下的溫暖。摟住白鳥,伊克斯低語着。

伊克斯:紗華,你什麼時候才回來?
旭日之心:她一直都在這裏。

又是一次對加雷亞王國周邊小國的掃蕩,戰鬥結束後,伊克斯來到暴戾的加雷亞王的王座前,除了戰爭勝利的匯報,還有最重要的事情。

國王陛下:還有什麼事?
伊克斯:父親大人…請,請問您知道紗華在哪裏嗎?
國王陛下:那個小侍女嗎?
伊克斯:是的。
國王陛下:我扔給她一袋錢讓她走了。
伊克斯:走了?
國王陛下:對,她拿着錢開開心心的走了,說以後也不會再回來。
伊克斯:……

短暫的沉默。

伊克斯:您說謊!紗華說過她一定會回來的。
將軍:請注意一下你的語氣。
伊克斯:你們說謊,紗華是不會這樣做的。
將軍:國王陛下已經說過了,事情就是這樣。
伊克斯:……

伊克斯哭着抬起頭,看到的是無情的父親,暴戾的王。那份溫柔而微小的心意無法傳遞,淚無法停止。

--------------------------------
囧哈哈,旭日之心初次出場啊~哈哈~希望大家别介意這個樣子的旭日之心,我會將她徹底寫的强大的(歐
终于更新了。。。(泪奔
终于更新了。。。(泪奔  又忘记登陆了。。。欧飞
终于更新了。。。(泪奔  又忘记登陆了。。。欧飞
8456852 发表于 2011-8-9 10:07


T.T其实我也想加快生成速度的(欧
可是都不知道为什麽,明明都没暑假放的人,居然暑假更忙OTL
呜呜呜~暑假什么的快点结束啦(学生党群欧
旭日之心終於出場了!!期待ing!!
要跟大大你說聲辛苦了~但還是想敲碗XD
回来啦~好久不见>_<更了这么多 要好好看了~linlong辛苦啦~
本帖最后由 linlong422 于 2011-8-13 21:30 编辑
旭日之心終於出場了!!期待ing!!
要跟大大你說聲辛苦了~但還是想敲碗XD
squirrel 发表于 2011-8-13 11:02



>.<谢谢支持~
T.T其实我也想能在键盘上狂敲~(欧


回来啦~好久不见>_
spearhead 发表于 2011-8-13 11:34



   
欢迎回来…(欧~装熟悉~
够看就好(欧飞
前言:冥/王·伊克斯微小的願望,被迫剝奪的希望,戰爭不僅僅能毀滅敵人,也能毁滅自己。加雷亞王控制着伊克斯進行侵略,同時也為自己的死亡埋下伏筆。

第55章 過去篇·冥/王的火焰·唯一的願望

沉重的悲願,微小的希望,在戰爭的利益下傀儡般存在的冥/王所期望的顯得如此的不足為道。悲傷的終點到底在哪裏?誰能告訴我,我最愛的妳又在哪裏?

轟!一聲巨響,整個加雷亞王國的主城堡的地面發生了巨大的搖晃。接着位於主城的地下監獄被炸開。

士卒長:襲擊?
士兵:報告,伊克斯陛下,她……
士卒長:將所有的通道打開,傳命令下去,所有人不許進行攻擊。

做為一名軍官,士卒長愛惜自己的部下,也十分尊重那些被關在這裏的智者與勇者們。為了降低傷亡,士卒長居然天真的以為只要不反抗,就不會被瑪麗安治所吞噬。

可是他錯了,負責為伊克斯開路的瑪麗安治們進行着毫無差别的殺戮與吞噬。踏進監獄的冥/王,眼神充斥着在戰場上時的冷酷,幼小的身軀拖拉着用來阻止她行動的無限鎖鏈。士卒長跑到禁錮紗華的牢房,打開牢門,讓紗華離開。

紗華:怎麼了?
士卒長:快離開,冥/王好像失控一樣瘋狂的對監獄內進行掃蕩。

說完士卒長掉頭向反方向跑去,在那裏還有被關押的人與他的部下。寬闊的地下監獄內,人們不斷的向地面逃亡,冥/王所帶來的火焰在燃燒。

紗華:您好。
士卒長:妳,不是讓妳避難去嗎?

紗華很快便追上了士卒長,紗華一邊移動一邊追蹤着伊克斯所在的位置。冥/王所在的位置那是强大的力量集合,那才是紗華需要到達的地方。

在兩人移動到轉角的時候,一個銃炮榴彈在兩人的身邊爆炸。强大的沖擊直接將兩人刮飛,連飛帶滾兩人被狠狠的撞擊到牆上,戰刀型瑪麗安治近身部隊居然沖了上來,一把長刀落下士卒長,卻被紗華擋住了。

紗華:我是紗華·阿斯特麗德,馬上進行識别。
瑪麗安治:紗華·阿斯特麗德?識别成功。
瑪麗安治:開始清楚其他障礙。

另一個瑪麗安治的戰刀穿透了士卒長的胸膛。士卒長的身軀被戰刀懸空,被穿透的心脏開始被吞噬。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紗華愣了一下。

稚氣而沙啞的聲音:紗華…

紗華轉過身看到的是一身戰鬥裝束的冥/王,無情的綠眸,冷漠的臉龐。在見到了紗華後,伊克斯本來已經僵硬的表情硬是擠出了難看的笑容。

紗華:伊克斯陛下…
伊克斯:終於找到你了…紗華。
紗華:我已經没事了,請您讓瑪麗安治停下來。
伊克斯:已經,無法停下來了。
紗華:伊克斯陛下…?

已經死亡的士卒長變成了新的瑪麗安治,一具屍體兵器。在瓦堆下再次站起來的是一具具屍體兵器,而對於那些在冥/王的烈焰中化為灰燼的生命是不是一種幸運呢?

紗華看到在伊克斯身後有更多的新瑪麗安治,而在這些瑪麗安治當中有着紗華熟悉的臉龐。暴戾的加雷亞王,溫柔的侍女長,還有那位始終都選擇在背後悄悄維護着伊克斯和她的女王陛下。三具瑪麗安治讓紗華全身的神經哆嗦了一下,總是溫柔的語氣變成了嚴厲的質問。

紗華:伊克斯陛下,為什麽要這樣做?

帶着摇摇欲墜的身體,幼小的冥/王一邊哭泣一邊苦苦地笑着說到。

伊克斯:因為他們都不讓我來找你,我已經懇求過父親大人很多次了,他們都不願意告訴我,你在哪裏?所以,我只好將他們全部變成瑪麗安治……
紗華:他們,是你的親生父母啊。
伊克斯:嗯,是的,所以,我已經回不去了。對嗎,紗華?
紗華:……

紗華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拳頭,緊緊的咬緊自己的牙關,神女的心的揪痛着。生命的低賤與寶貴,在戰爭中如果是毫無意義的話,那麼生命與生命之間的聯系所擁有的一切又該如何去衡量。抹殺生命是深重的罪孽,那麼殺害自己的親生父母將要背負的罪到底有又有多重。

伊克斯:我受夠了!我我不在乎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我討厭他們,我討厭戰爭!

整個區域都已經被冥/王的火焰所覆蓋,除了紗華四周的都是屍體兵器,遠處的悲鳴聲響透整個城區。伊克斯的聲音在熊熊的火焰燃燒聲中顯得如此的微弱。這樣的伊克斯,讓紗華揪心。黑色少女緊緊抓住伊克斯的肩膀。

紗華:那妳為什麽卻哭了?

稚氣的臉龐夾着深深的淚痕,伊克斯拼命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紗華:生命的寶貴在戰爭中變得毫無價值,可是縱使如此,你不是一直努力的改變着自己的命運嗎,伊克斯?

這是紗華第一次直接稱呼伊克斯的名字。紗華抓住伊克斯肩膀的手更加用力。

紗華:讓瑪麗安治都停下來。
伊克斯:停不下來,我,無法控制瑪麗安治。

瑪麗安治與做為母體的伊克斯,是魔法與超次元科技所產生的。即使如此任何生命的存在都有其特有的聯系與特殊性,世界為生命而定下來的規矩不是輕易能改變的,暴戾的加雷亞王深深知道這點。加雷亞王自身也害怕着自己無法控制魔法與超次元科技所帶來的强大力量,為了能控制瑪麗安治與伊克斯,加雷亞王在伊克斯的身上布下了一個詛咒:冥/王一旦傷害其父母,瑪麗安治的系統將會重啟,既然世界選擇拋棄吾,吾勢必報复。系統逐步重啟,原來的數據將會被强制清除。可是誰又曾想到,伊克斯對紗華的愛入骨至深,那把刺穿加雷亞王的匕首正是由伊克斯所握的。

加雷亞王死了,死在自己所自豪的戰爭武器的手中。瑪麗安治失控了,結果,深愛着女兒的女王陛下死了,溫柔的侍女長也是死了。加雷亞王國最終毁滅與自己最强大的屍體兵器的手中。

生命無一幸免,冥/王的火焰所到之處一切尽毁。

伊克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瑪麗安治:該區域出現倒塌,請離開。

紗華拉着不斷哭泣的伊克斯,趕在監獄塌陷前離開。回到地面,站在主城的高處,整個城鎮已經被火海所包圍。威莉亞王族的第一位儲君洛斯亞·威莉亞從神女身上所得到的火焰再次燃燒大地,即使火焰的顏色變淡了,可是威力卻變强了。人類啊,真是可怕的生物。響透天空的哀鳴與恐慌,黑夜下的加雷亞王國變成煉獄。

紗華為伊克斯抹去眼淚,黑色少女蹲在伊克斯的面前。

紗華:伊克斯,能告訴我現在你所希望的是什麼?
伊克斯:停下來,讓瑪麗安治停下來。我不要力量,我什麼都…我只想一直和紗華在一起就夠了。

伊克斯緊緊的摟住紗華。神女紗華此刻所思考的是什麼?

你願意為了我放棄整個世界,我卻無法這樣做,對不起,伊克斯。這個你所誕生的世界,與你相遇的世界,這個擁有我們一起所共度之時光的世界,我深愛着它。

就在紗華發愣的時候,失控加劇的瑪麗安治向紗華展開攻擊。瑪麗安治的戰刀從伊克斯的眼前劃過,紗華雖然躲開了,但是左邊鎖骨位置還是在瞬間劃出一道深而細的長長血痕。本來停在紗華肩膀上的白鳥也被一分為二,被迫逼離伊克斯的紗華還是將旭日之心帶上接而快速後退。

伊克斯:紗華。

因加雷亞王的死亡,瑪麗安治的所有系統已完全重啟。本來被記錄下來的命令全部被消除,除了伊克斯,一切的生命將會被視為敵人消滅並同化為屍體兵器。

三具近身戰刀型瑪麗安治配合着,捕捉紗華的死角展開攻擊。伊克斯則被隊長級别瑪麗安治所保護着。帶着旭日之心,紗華努力的閃躲着瑪麗安治的攻擊,同時大聲的向伊克斯喊道。

紗華:我現在無法實現你希望讓瑪麗安治徹底停下來的願望。不過,我能……

一組五具的銃炮型瑪麗安治直接向紗華所在的地方發炮,連同自己的同類一並炸掉。一朵微型的蘑菇雲拔地而起。

伊克斯:紗華!
紗華:我在這裏。

不知道何時,紗華已經站在了伊克斯的身後,而在伊克斯身邊的兩具隊長級别的瑪麗安治應聲倒下。伊克斯轉過身看到的是,一身紅色細紗長裙,成熟而高貴的神女,傷痕消失鎖骨前戴着紅透的旭日之心,手持赤紅色長劍,臉帶笑容的紗華。伊克斯從未曾見過這樣的紗華,年僅十歲,身穿着東方短旗袍服飾和炎龍袍的冥/王被愣住了。

伊克斯:紗華……

如同螞蟻般密集的瑪麗安治再次湧過來,舉起左手的赤色長劍,地面生成的風刃瞬間讓瑪麗安治的頭部與軀體分離。

紗華:不是說了,要和我在一起嗎。

豔麗而高貴的神女向滿身是血的冥/王伸出她的手。白皙而修長的手接着了那雙傷痕累累的小手,赤色長劍應聲將那無限延伸的魔法鎖鏈切碎。

紅色的身影帶着冥/王消失與加雷亞王國的天空。

如果故事到這裏是結局的話,那麼起碼這是一個讓人感到安慰的結局。

--------------------------------
嗚嗚~冥/王篇終於快要結尾了。中間得回到現代去一下,不然我怕各位會當機(歐~

過度篇章之後是說好的聖王女篇…繼續虐君王們和神女…

某人很不厚道的,在半路才想起…鑒於廣播劇SSX的關系,伊克斯與昴之間的互動其實很重要,於是臨時加場,給SS的主角加戲碼(歐

觀眾:喂喂喂~我們的奈葉菲特和疾風呢
某人:嗚嗚嗚~難為她們一下,再當多一會路人先(眾人歐飛
看到一半停电了。。。完全无语
看到一半停电了。。。完全无语
8456852 发表于 2011-8-16 12:09



   
噗~
我昨晚半夜更新的时候还差点被禁了
囧……冥/王是禁语……昨晚检查的时候居然漏了一个没加//////啊
……结果原来的帖子去了禁区(欧囧~

版主们看到的话……处理一下吧……直接删掉也可以囧~我改过来重发了一次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