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资源] 【汉化】PSP-The Battle of ACEs(全劇終,謝謝觀賞)

原创

网站名称 -
网站地址 -
电子邮件 -
转载可否 允许,需保留字段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5-6 13:50 编辑

boa_prologue.jpg
2010-4-21 00:20

由於校對已經結束,本漢化文本修改為允許直接轉載,只要注明下出處和STAFF名單即可

那些分割線是一時多手(掩面

另外關於戰鬥結束的前一兩句分支對話,由於在取得完整日語文本前較難得到完整翻譯,僅僅对米德三線提供完整分支,并相應標為橙色!
八神家诸位的未完整版仅提供译者打出的一两种……

翻譯:凌竹心(米德線)、Leoheart(八神家全體)
綜合校對:AF2、Leoheart、凌竹心

參考資料
NanohaWiki--中日文版
リリカルなのはデータwiki  PSP版臺詞資料集(目前只有奈菲線)
http://www31.atwiki.jp/nanoha_data/pages/35.html

================================================
                                                              序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本會將詛咒降臨在它的主人身上,直至奪取主人生命的書——被詛咒的闇之書。不知何時被喚作此名的書,以及書的守護精靈,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
      不論男女,不分善惡,無關貧富,無論君民,只要成為了那本書的主人,都會被闇之書的詛咒纏上而失去性命。
      守護闇之書的近衛騎士們,亦始終被沉痛的回憶所吞噬。為了闇之書及命若殘燭的主人,過著爭戰不息的歲月。她們的笑容也漸漸被戰火抹殺,只是在無盡黑暗的深淵之中度日。
      將那彷如永劫的日子終結的,是闇之書最後的主人,一位小女孩。女孩像家人一樣接納了闇之書和騎士們,讓騎士們早已被冰封的內心,再次充滿暖意與溫馨。
      正因如此,儘管闇之書的詛咒襲擊了女孩,四位守護騎士為了守護自己的心願與牽絆,和心中寄宿著勇氣的堅強而溫柔的魔法使們,將闇之書的詛咒擊滅,安全救回了女孩和書的精靈。
      然後,女孩給曾被喚為闇之書的書的精靈,贈與了新的名字——祝福之風“琳芙絲”。在十二月的季節裡,小女孩、魔法使和騎士們,一起過上了平和的生活。
      然而……



===============================================================

nanoha.png
2010-3-8 02:08


奈葉篇    ~飛向明日的羽翼~




g08.png
2010-3-8 02:08


奈  葉:自“暗之書事件”結束,轉眼已經快一周了。“暗之書之暗”也被完全消滅了,疾風和守護騎士的大家,還有琳芙丝小姐,現正在八神家,享受著充滿朝氣的生活。

奈葉:呼——今年也快結束了呢。
菲特:嗯。沒什麼比能夠平和地度過正月更好了。(迎接正月?)
奈葉:一起去旅行也很值得期待啊!
菲特:很厲害呢,三家人能共同旅行。
奈葉:高町家和琳蒂小姐一家,鈴鹿和忍小姐她們,還有……
菲特:我和艾莉莎!
奈葉:全員十五人的大旅行!……要是疾風她們也能一起去就更好了。
菲特:嗯……一方面事件還有些要處理的……琳芙丝也還在靜養中。
奈葉:春假時能一起去玩就好了呢。
菲特:嗯……一定能。

菲特:那麼奈葉,謝謝你送到這裏。
奈葉:沒什麼,菲特。明天見。
菲特:嗯♪

奈葉:隨著暗之書事件安然結束,自己的夢想也總算決定下來了。
      希望能更認真地面對自己的魔法。
      希望知道自己的雙手,自己的魔法,能夠做到些什麼……
      旭日之心……飛向哪裡,飛至多高呢……
旭日之心:Together we can go anywhere.(只要我們一起,無論哪里都能到達。)
奈葉:嗯……謝謝。

奈葉:咦?
克羅諾:奈葉,我是克羅諾。
艾蜜:奈葉,能聽見嗎?
奈葉:是的,克羅諾,艾蜜小姐!
克羅諾:街道上有結界產生了。
艾蜜:阿斯拉乘員已經出動調查了,奈葉也要小心。
奈葉:好的!既然在附近,我也去確認下吧。
克羅諾:——不好意思,拜託你了。
奈葉:瞭解!
      旭日之心,Set up!
旭日之心:Standby ready.

g09.png
2010-3-8 02:08


奈葉:出發了,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All right My master.

STAGE 1

奈葉:啊,維塔!
維塔(?):……
奈葉:正好呢,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的結界,究竟是誰……
維塔(?):誰啊,你這傢伙?
奈葉:誰?我是奈葉啊……高町奈葉!
維塔(?):我們見過面嗎?不好意思,我沒那工夫一個個給記著。
奈葉:維塔……?
維塔(?):吵死了……我可是有等著我完成的事的。
奈葉:等……等一下,怎麼回事?
維塔(?):就說吵死了!阻礙我的傢伙,一律打垮!

==============================少女魔炮中===============================

(壓勝)旭日之心:Suppression is completed.(壓制完成。)
           奈葉:嗯,但是……
(勝利)奈葉:抱歉維塔,沒事吧?
(險勝)奈葉:疼……好過分啊,維塔……
維塔(?):嗚……啊啊啊……!
奈葉:……維塔?
      消……消失了?
尤諾:奈葉?我是尤諾。
奈葉:尤諾?
尤諾:現正發生的事情已經確認了。街道中產生的結界源於暗之書之暗的殘跡。
      未消失的殘餘碎片,聚集著記憶與魔力再生了。
奈葉:那麼……剛才和我對戰的維塔是……
尤諾:對。從暗之書之暗產生的,或者叫,暗之碎片。並不是真人,是贗品。
琳蒂:奈葉?我是琳蒂。
奈葉:嗯!
琳蒂:剛才與真正的維塔聯繫上了,她聽說自己的贗品出現了很生氣呢。
      還問了,奈葉平安無事嗎。
奈葉:嗯,完全沒有問題。
琳蒂:現在,結界在不同的地方都產生了。
琳蒂:各位守護騎士也緊急出動了,當然菲特也是。
琳芙丝:高町奈葉……能聽見嗎,是我。
奈葉:琳芙丝小姐。
琳芙丝:由於暗之書之殘跡給大家帶來了麻煩,十分抱歉。
          在這個街道上曾對戰的魔導師及騎士們的記憶與願望,以人型具現化了。
          未燃盡的願望,痛苦的記憶。這些負面的情感聚合成人型了。
奈葉:那樣的話……就必須幫助她們了呢。
琳芙丝:儘管沒有讓你幫忙的義理,但還是拜託了。
          希望你能讓暗之碎片她們,獲得真正的安息。
奈葉:沒問題,交給我吧!

STAGE 2

奈葉:希格諾小姐……
暗之碎片希格諾:陌生的面孔,是管理局的魔導師麼。
奈葉:差不多吧。
      抱歉……能請問一下,你想到哪里呢?
暗之碎片希格諾:似乎因為剛剛覺醒,許多事情都不太記得。
        只是明白有些事情必須完成。我的朋友與同伴們都正在哭泣。
奈葉:維塔和莎瑪爾小姐,還有天使……暗之書小姐吧。
暗之碎片希格諾:你已知道了呢。
奈葉:儘管相識之日尚淺……也發生了很多事。
      希格諾小姐……希格諾小姐已經不需要再為誰去戰鬥什麼的了。
暗之碎片希格諾:我乃暗之書的騎士。將在尚未謀面的主人麾下,為了蒐集暗之書的書頁而戰。
                為了我的朋友與同伴不再承受更大的悲傷而戰。
奈葉:希格諾小姐只要為了自己和家人,為了疾風戰鬥就夠了。
      哭泣中的朋友,現在已經……
暗之碎片希格諾:我並無家人,也不記得“疾風”這個名字。
                已經行了嗎?我必須走了。
奈葉:對不起,不能讓你走。
      能讓你在這裏,稍微休息一會嗎?
暗之碎片希格諾:我拒絕。若你阻我去路的話,我將斬倒你再前進。
奈葉:——!
暗之碎片希格諾:儘管要斬孩子,還是讓人不舒服。
奈葉:沒關係……!因為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少女彈幕中=============================

(壓勝)旭日之心:Excellent!(漂亮!)
           奈葉:要是真正的希格諾小姐,想這樣就戰勝你是不可能的。

(勝利)奈葉:希格諾小姐……對不起……
(險勝)旭日之心:Do you have an injury?(你受傷了嗎?)
           奈葉:沒關係……比起這個,希格諾小姐……
暗之碎片希格諾:這是……身體在消失……?
奈葉:……
暗之碎片希格諾:我還……沒有……
奈葉:對不起。晚安了,希格諾小姐。

■斷章之一

暗之碎片紮菲拉:那邊的魔導師,是你將維塔她們擊敗的嗎?
奈葉:紮菲拉先生……
暗之碎片紮菲拉:是管理局的魔導師吧,目的是封印暗之書嗎?
奈葉:有點不同……是為了封印你們。
暗之碎片紮菲拉:反正終須一戰,並不打算與你爭辯。
                你是為了什麼而戰?正義,大義,還是法理?
奈葉:我是……
暗之碎片紮菲拉:什麼理由也好,我並沒有束手就擒而被封印的打算。
                盾之守護獸的職責,就是阻止並擊敗你!

================================少女與狗彈幕中============================

(壓勝)暗之碎片紮菲拉:咳……為何……?為何……
(勝利)暗之碎片紮菲拉:咳啊啊啊……!

(險勝)暗之碎片紮菲拉:僅差……一點……!
暗之碎片紮菲拉:這雙拳頭,這副獠牙……要是能到達更遠的話……
奈葉:紮菲拉先生……對不起……

STAGE 3

暗之碎片莎瑪爾:將希格諾她們擊墜的,是你麼。
奈葉:是的……
暗之碎片莎瑪爾:即使僅僅作為暗之書的部件的我們,也是有同伴之情的。
奈葉:莎瑪爾小姐……
暗之碎片莎瑪爾:即使你一定很強,作為騎士也有不可退縮的戰鬥!
                這個仇,我一定會報的!

====================================少女DB中======================

(壓勝)暗之碎片莎瑪爾:竟然……連一下都沒擊中……
           奈葉:對不起,莎瑪爾小姐。

(勝利)暗之碎片莎瑪爾:嗚……怎麼會……
           奈葉:認真起來的莎瑪爾小姐,真的很厲害。
(險勝)旭日之心:Is it safe?(你還好嗎?)
           奈葉:總算……沒事的。
暗之碎片莎瑪爾:啊……大家……
奈葉:莎瑪爾小姐……
      ……
旭日之心:——Master.
奈葉:我沒事的,旭日之心。沒事的。
尤諾:現在在奈葉的附近,發現了巨大的魔力反應。
奈葉:真的?
尤諾:應該是暗之書之殘跡的凝縮存在。
      只要它繼續存在,暗之碎片就會不斷產生!
奈葉:那麼,只要找到那孩子,並讓她安眠的話,事件就能解決嗎?
尤諾:嗯,一定是這樣。
      菲特與艾爾芙也往那邊出發了,所以……!
奈葉:明白了!謝謝你,尤諾。
      尤諾的解釋,總是簡單易懂,又能讓人振作……我很高興。
尤諾:沒什麼……才沒這樣呢。
奈葉:就是這樣的啊!
      那就為了讓她安眠,出發!
尤諾:嗯!一路小心。

STAGE 4

奈葉:(這孩子就是,凝縮存在?)
     (以菲特的身影顯現,心情總有點複雜……)
旭日之心:They are a powerful enemy. Please take care.(敵人很強,請當心。)
雷刃之襲擊者:你就是……擊破暗之書之暗的,白衣魔導師麼。
奈葉:嗯。
雷刃之襲擊者:為什麼呢。你的存在讓人明顯感覺不快。只要看著你,就如坐針氈。
奈葉:……是嗎。
雷刃之襲擊者:難以描述,有種現在的自己,並不是真正的自己的感覺。
              然後,我的靈魂高叫著!
              只要殺掉你變為我的食糧,就能消除這種不快!
奈葉:抱歉,我不能被你殺掉。
雷刃之襲擊者:那可不行。我必須回到那個溫暖的黑暗中!回到遍佈著鮮血與災禍的永遠之夜中。
              來吧!在我的劍之下,你將會死去,而我將飛升!
奈葉:啊……總覺得有點安心了。真正的菲特,絕對不會這樣說的。
      靜下心來,視為他人而對戰吧!
旭日之心:All right. Standby ready.

================================少女炮擊中==========================

(壓勝)雷刃之襲擊者:怎麼會……!我的雷光,竟不能動其分毫……!
           奈葉:相似的只有身影呢。菲特要比你敏捷得多。
(勝利)奈葉:細看之後,完全不像呢。菲特的話是更強的。

(險勝)奈葉:真正的菲特是個無論內心與魔法,都堅強得多的孩子。
雷刃之襲擊者:唔啊啊!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奈葉:安息吧……
      呼——
菲特:奈葉!
艾爾芙:沒事吧?
奈葉:菲特,艾爾芙!
菲特:奈葉,對不起,由於我的贗品……
奈葉:怎麼會……她只是剛好以菲特的身影顯現而已吧?
      我的贗品,也可能在哪里出現吧。
菲特:恩……真不想和奈葉的贗品見面呢。
奈葉:沒問題!我會和旭日之心一起打敗她的!
旭日之心:Please leave it.(交給我們吧。)
艾爾芙:那個……總覺得……
奈葉:……?
艾爾芙:剛才的孩子……說不定是菲特的一種未來的身影吧。
菲特:嗯……
艾爾芙:被普雷西亞所討厭,被殘酷的現實所吞噬……
        要是菲特就那樣沒能與奈葉還有克羅諾相遇的話……
菲特:是呢……說不定會變成那樣。
奈葉:才不是的。
      菲特有艾爾芙在身邊!更重要的是,菲特比自己所想像的更為堅強。
      所以,肯定不會變成那樣的……絕對能坦然面對那樣的過去,向著未來邁進的!
艾爾芙:奈葉……
菲特:謝謝你,奈葉。
艾蜜:奈葉,菲特?抱歉,發生緊急事態!
      大型反應再次出現了!比之前的更加強烈!
琳芙丝:是暗之碎片的中樞吧。能擊倒她的話,就能阻止碎片產生了。
奈葉:好的!
琳芙丝:中樞也許會擁有我的外形與內心吧。
          高町奈葉,抱歉了,請一定要小心。
奈葉:沒問題的,我出發了!
菲特:我們也是!
艾爾芙:嗯!
奈葉:沒問題,交給我吧。
菲特:但是……
奈葉:有點需要確認的事情,所以請讓我一個人過去吧。

斷章之二

暗之碎片疾風:咦?這不是奈葉嗎?
奈葉:疾風?呃,是本人嗎?
暗之碎片疾風:本人……?在說什麼呢?
              咦?說起來為什麼我會一個人在這裏飛行呢?
奈葉:啊……那個……
暗之碎片疾風:啊,對了,我們約好了過年之後有戰鬥練習呢。
              我也一直期待著,全力以赴地練習著呢。
旭日之心:Master. Perhaps, she is also dark peace.(主人,恐怕她也是“暗之碎片”)
奈葉:嗯……總覺得她有點心神恍惚的樣子,恐怕也是這樣吧。
尤諾:奈葉。沒事的,那裏的疾風毫無疑問是暗之碎片。剛才已經向本人確認了。
奈葉:這樣的話,就必須阻止她了……
暗之碎片疾風:正好呢,戰鬥練習的前哨戰,在這裏稍微練練手吧?
奈葉:啊……疾風?
暗之碎片疾風:好,要上了哦~

=============================少女對轟中==========================

(壓勝)暗之碎片疾風:啊~~不行了,奈葉真是不留情啊~
           奈葉:那、那是因為疾風突然就沖過來了……

(勝利)暗之碎片疾風:啊!看來我比想像中表現得還好吧?
           奈葉:嗯,很厲害喲,疾風。

(險勝)暗之碎片疾風:喔~~難道我已經漸入佳境了?
           奈葉:疼疼……好險啊!
暗之碎片疾風:咦?總覺得身體變得輕飄飄的……
奈葉:啊……是因為夢快醒了吧。
暗之碎片疾風:啊?什麼啊,這是夢嗎?
              就覺得奇怪呢。確實我還不到能夠和奈葉一拼高下的程度呢——
奈葉:才不是呢。剛才也是場精彩的勝負。真的握了一把汗呢。
暗之碎片疾風:怎樣也好,是個愉快的夢呢……現實中也希望能好好打一場呢。
奈葉:不是約好了嗎?沒問題,我也會好好鍛煉的。
暗之碎片疾風:哈哈♪嗯,我也要加油!
              那樣就晚安了……咦?既然是夢的結束,應該說早上好嗎?
奈葉:現在先道晚安,明天再會時,再說早上好吧?
暗之碎片疾風:嗯,那麼晚安了,奈葉……
奈葉:……
      儘管說不清楚,有種終於找到了的感覺呢。【なんとなくだけど。。。やっと、見えてきたかな。】
      我,使用魔法的理由。

STAGE 5

暗之書之意志:——是誰。
奈葉:我是管理局魔導師,高町奈葉。
暗之書之意志:是局裏的魔導師嗎……是來阻止我,來阻止暗之書的嗎。
              已經太遲了……暗之書的暴走已經無法阻止了。即使破壞多少次都將會重生,無論多少次,多少次……
              無盡的輪回,將永遠延續……
奈葉:暗之書小姐,你現在看見的,只是一個噩夢。
      真正的你,已經從悲傷之中擺脫,與溫柔的主人和溫暖的家人一起,幸福的生活著。
暗之書之意志:這只是畫餅充饑而已。那種事情不會發生的,你以為我是究竟承受著怎樣的苦痛。
              不,我就算了。與我同行的無辜的騎士們,你可知道我讓她們承受了多大的苦痛……
              又有多少位主人,被我的詛咒所殺害……!
奈葉:已經都結束了!最後的夜天之主,已經將那無盡的長夜結束了。
暗之書之意志:絕不可能。我是暗之書,是詛咒之魔導書。
              快點讓開!再過片刻,這個身體就會開始暴走了!
奈葉:不是的!你的夜晚,已經結束了。
暗之書之意志:空泛的話已經聽夠了!再說一次,快點讓開!
奈葉:決不讓開!你已經不再是詛咒之魔導書了!

====================================少女壓制中===========================

(壓勝)奈葉:漫長的夜晚,已經結束了。
(勝利)奈葉:無盡之夜什麽的,是絕不存在的。
(險勝)奈葉:呼……呼……
暗之書之意志:怎麼……會……
奈葉:你已經,不再被稱為暗之書了。
      你那位溫柔的主人,贈予你一個美麗的名字,祝福之風“琳芙丝”。
暗之書之意志:溫柔的主人……?這樣的事情……
奈葉:有的!我和她相遇了!和我同年的女孩子,溫柔而堅強的孩子。
      將各位守護騎士喚為重要的家人,並且很重視她們。
      疾風她是這樣說的!當然,她也很重視你的!
暗之書之意志:真是不可思議……明明是已經不想再聽見的虛言,你的話卻有奇妙的說服力。
奈葉:因為這是真的啊。
      安心睡吧。睜開眼睛的時候,溫柔的疾風會微笑著,對你說“早上好”的。
暗之書之意志:是嗎……那麼現在,先安心睡一覺吧……
奈葉:嗯……晚安了……

奈葉:結界,解除了……
      !?
艾蜜:通知現場全員,緊急事態發生!暗之碎片,往一個地方聚集了!
      在D位置附近,海面上空!
奈葉:艾蜜小姐,那邊請讓我出動吧。
艾蜜:奈葉!但是……
奈葉:請讓我出動吧。
      我所尋找的東西……感覺快要找到了。

g10.png
2010-3-8 02:08


FINAL STAGE

星光之殲滅者:這裏是哪里?為何我會身在此地?
奈葉:你就是我,在這裏一定是為了和我戰鬥吧。
星光之殲滅者:我不明白……什麼都不明白。
              但是心中在翻滾,胸中深處一個聲音呼叫著,將眼前的敵人撕碎吞噬掉。
              安穩的黑暗與破壞的混沌,正訴說著希望被喚醒。
奈葉:嗯,我不能任由那樣的事情發生的。
星光之殲滅者:那樣就無須多言了,以此身之魔導,將你屠滅殆盡。
奈葉:要是你能乖乖地停下就好了……看來是不可能了呢。(?)
奈葉:我也有不能停步的原因。
星光之殲滅者:是麼。我明白了。
奈葉:(悲痛的願望……苦澀的決定,然後希望動用武力驅散一切。但是那將引發新的罪行與別的痛苦。)
     (彼此對話,然後傳達自己的想法,那樣就好了。要是能夠相互理解,那就最好了。)
      但是,要是無法傳達自己的心意……要是遇到無法理解的時候,
      為了仍能傳達得到,為了仍能相互理解,這個力量是必要的!

======================================冥王對話中===========================

(壓勝)星光之殲滅者:我的攻擊……竟不能傷你分毫。你真的很強。
           奈葉:我還很弱小……正因為弱小,才希望變得更強。
(勝利)星光之殲滅者:敗下陣了……你真是厲害呢。
           奈葉:不,你也很强。

(險勝)星光之殲滅者:難分高下……但你更勝一籌。
           奈葉:嗯……這次吧。

g14.png
2010-3-8 02:07


星光之殲滅者:啊……看來我要消失了呢。
奈葉:嗯,對不起。
星光之殲滅者:說什麼呢,與高強的戰士對陣后敗退而已。那樣我誕生的價值也達到了。
奈葉:嗯,謝謝。

星光之殲滅者:要是能夠再次相見,
              下次定將擁有輾滅萬物之力量,與你再次交戰。
奈葉:嗯……儘管不能說等著那一天。
星光之殲滅者:直至與我再戰之時,願你的前程綴滿勝利之華彩。
              那樣就……後會有期。

g11.png
2010-3-8 02:08


奈葉:……
      總覺得,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呢。
艾蜜:暗之碎片,由於奈葉的活躍已經完全消滅!現在轉為觀測狀況的變化。
      艦長也辛苦了。
琳蒂:結果沒有我的出場機會嗎?
克羅諾:那樣也是一件好事嘛。

g12.png
2010-3-8 02:08


奈葉:必須與之交戰的,並不是戰鬥的對手。
      而是對手的悲痛與心底的黑暗,驅使對方戰鬥的理由。
      我的魔法,將徹底擊破那份悲傷。
      跟尤諾與魔法相遇……跟旭日之心相遇,真是太好了。
旭日之心:Don’t mention it.(別客氣)
          I may also meet you.(我也覺得,能和你相遇太好了。)
奈葉:哈哈♪謝謝你,旭日之心。
菲特:奈葉~!
奈葉:是菲特啊,說起來結果通宵了呢。
旭日之心:It’s not good for your health.(這對你的身體不好)
奈葉:回家就睡覺吧。辛苦了,旭日之心。

奈葉:就這樣,這次事件,“暗之碎片事件”無事解決了。
      飛往很多地方戰鬥,自己的夢想也再次……變得更加清晰了。

g13.png
2010-3-8 02:08


奈葉:哈哈——果然一起洗澡很開心呢。
菲特:奈葉,別動啊,很難洗的。
奈葉:哎~因為很癢嘛。
菲特:唔……那這樣呢?
奈葉:嗯,對了對了,很舒服♪
菲特:嗯。
奈葉:菲特?
菲特:……?
奈葉:我今後一定要變得更加更加強才行。
菲特:那麼,我也不能落後呢。
奈葉:一起努力變強吧,無論前進到哪里。
菲特:嗯,約好了!

~奈葉篇 完~



nanohawall1.png
2010-3-8 02:07

nanohawall2.png
2010-3-8 02:07

nanohawall3.png
2010-3-8 02:07
2

评分人数

    • daemonaf2: 辛苦了,奈叶线看完盖印...碎片 + 100
    • Leoheart.Y: 終於開工了?www碎片 + 100
好饿(咦

【汉化】PSP-The Battle of ACEs(菲特线完成)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3-30 23:41 编辑

fate.png
2010-3-9 08:42


菲特線 ~櫻花綻滿之時~














g15.png
2010-3-9 08:42


菲特:“暗之書事件”期間,輾轉發生了許多事情。事件宣告終結之後,不覺已快度過一周了。
     我,菲特•泰斯特羅莎和先前一樣,在琳蒂提督家叨擾。
艾蜜:暗之書事件的時候處理,也基本完成了呢。
艾爾芙:是~啊~
克羅諾:只是畢竟將如此大規模的魔力擊滅了,至少今年內不得不繼續保持充分的警戒。
菲特:就這樣平安無事度過今年,然後餘下交接給觀測隊就好了。
艾蜜:是啊,好想去旅行呢。
琳蒂:肯定沒問題啦。
克羅諾:即使發生了什麼小案件,我和蘭迪他們留下就夠了。菲特和艾蜜你們的旅行計畫不會受影響的。
菲特:哎?克羅諾一起去就好了嘛,難得一趟的共同旅行。
艾蜜:是吧。
艾爾芙:就是。
琳蒂:說起來,那孩子……琳芙丝身體還好嗎?
艾爾芙:嗯,看起來很好。
菲特:身體狀況始終還沒完全恢復,正在疾風家靜養中。
琳蒂:哦。跟疾風和騎士們一起的話,一定會很快康復的。
菲特:嗯。
琳蒂:要是疾風她們也一起去旅行就好了。
克羅諾:大抵安頓下來後,我會拜託萊娣提督和她們逛一逛米德。
琳蒂:喔。那我們也悠著點吧,對吧,菲特。
菲特:嗯,琳蒂提督。
     (確實今年發生了許多事呢……現在的我和艾爾芙都過著平和幸福的日子)
     (儘管母親逝去了,我成為了孤兒……)
     (琳蒂提督提議讓我成為家人……作為養女成為哈洛溫家的一員)
     (雖然還沒能給出答復……現在正認真考慮中)
克羅洛:那麼,今天晚飯前也——
菲特:練習嗎?我也去!
克羅洛:嗯,順帶要繞點路進行觀測,這樣沒關係吧?
菲特:嗯,當然!
克羅洛:好……那麼菲特,準備好了嗎?
菲特:一切就緒!
艾爾芙:兩位都一路小心。
菲特:好的~拜拜。
菲特:雷光戰斧•天翔,Set up!
雷光戰斧:Get set.

g16.png
2010-3-9 08:42


菲特:嗯,今天也狀態上好!魔法練習一起努力吧!

■STAGE 1

克羅諾:你的實力也已經增加不少了,即使算是年長者的意氣也好,我也不能輕易就輸掉的。
菲特:我也經過不少努力呢,一直和奈葉還有艾爾芙她們練習著。
克羅諾:先輕鬆的對上一局吧,可以開始了嗎?
菲特:嗯,請賜教!

====================================兄妹對戰中========================

(壓勝)
克羅諾:呃……這……
菲特:太好了,太好了!對克羅諾的壓倒勝利呢!嚇了一跳!好厲害呢!初體驗啊!
克羅諾:太……太興奮的話我可是會困擾的。剛才只是,那個,偶爾而已啦。
菲特:那個我明白的。即使是偶然也很高興呢~嘻嘻,成功了。


(勝利)
克羅諾:呃……不好。被打敗了。
菲特:嗯!今天狀態不錯!
克羅諾:是啊。不錯的活動。
菲特:嗯!


(險勝)
菲特:啊……好險……
克羅諾:我也覺得有點可怕呢……也就這樣啦。
菲特:不過能取勝一場還是很高興♪


菲特:那麼克羅諾,再來一次吧。
克羅諾:等等等等,先歇一下吧。
        總之接下來……
艾蜜:克羅諾,菲特,你們在一起吧?
菲特:艾蜜?
克羅諾:在一起,怎麼了?
艾蜜:剛才市內出現了結界……出現了一些來歷不明的結界。
      奈葉和艾爾芙為調查而出動後,通信卻中斷了……
菲特:怎麼會……
琳蒂:而且你們倆所在的世界也出現了結界。
克羅諾:明白了。菲特我們分頭行動吧,我去確認這邊的結界。
菲特:我先返程和奈葉艾爾芙她們會合,有需要的話協助她們!
克羅諾:好的。
琳蒂:兩人都小心些,總覺得有點詭異。
菲特:好的!
克羅諾:明白!

■STAGE 2

疾風(?):菲特……
菲特:咦,疾風?怎麼會在這裏?
疾風(?):維塔她們不在了……希格諾、莎瑪爾和紮菲拉也是……
菲特:怎麼會!難道琳芙丝也?
疾風(?):琳芙丝?那是什麼?
菲特:!?是琳芙丝啊!疾風所救回的夜天之書的……
疾風(?):夜天之書……?這本是暗之書啊,才不是那個名字。
艾蜜:菲特!那位並不是疾風!
菲特:哎!?
艾蜜:她是在各地製造出結界的犯人,從暗之書之殘跡再生而成的思念體!
      與暗之書有關的人們的記憶與願望再生而實體化的形態!
疾風(?):讓我家的孩子遭受這種慘況的人,是菲特嗎?
           要是這樣的話,即使是菲特,也不可饒恕!

=============================少女佈雷中=====================

(壓勝)
疾風(?):嗚……啊啊……
菲特:疾風!沒事吧!?


(勝利)
疾風(?):疼……
菲特:這股魔力,和真正的疾風如出一轍……


(險勝)
疾風(?):啊啊……!
菲特:疼……這個破壞力……


疾風(?):把我家的孩子們還回來……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們……?
菲特:(是這樣啊……這確實是‘那時候’的疾風的記憶)
     (暗之書事件中途,維塔她們被帶走而絕望的時候)
菲特:那個……沒事的,維塔她們很快就會回去疾風家的。
疾風(?):真的嗎……?
菲特:嗯,真的……讓你難受了,對不起,疾風。
疾風(?):不會……要是那樣,就好了……
菲特:消失了……
琳蒂:抱歉了菲特,讓你參加了討厭的戰鬥。
菲特:沒關係。琳蒂提督,這究竟……
琳芙丝:抱歉……這裏開始由我來說明吧。
菲特:琳芙丝!
琳芙丝:引起這次事態的,是暗之書防禦系統的殘跡。
          將魔導師和騎士們的思念再生,蓄積力量,再一次作為暗之書之暗而復活。
菲特:……怎麼會……
艾蜜:不快點擊退的話,可能會繼續增加的。守護騎士的各位也緊急出動了。
琳芙丝:抱歉……本來應由我負起責任進行清理的……
菲特:沒關係的,琳芙丝。提供這些情報已經幫上大忙了。你還在靜養之中,好好休息吧。
琳芙丝:對不起。相對的,我會設法搜索你的朋友和守護獸的所在的。
菲特:嗯,謝謝!

■斷章之一

暗之碎片莎瑪爾:找到了,就是你呢。
菲特:莎瑪爾小姐!其實是誤會來的。我剛才與疾風交戰是因為……
暗之碎片莎瑪爾:疾風,是誰?
菲特:!!
     (這樣啊……看來是和疾風相遇前的莎瑪爾)
暗之碎片莎瑪爾:為了暗之書的書頁蒐集,讓我來奪走你的魔力吧!

================================夏媽媽悲劇中==========================

(壓勝)
暗之碎片莎瑪爾:好疼……這孩子太迅捷了,真狡猾……
菲特:好險……!幸好都躲過去了。


(勝利)
暗之碎片莎瑪爾:怎麼會……我輸了?
菲特:呼……總算停止攻擊了。


(險勝)
暗之碎片莎瑪爾:啊啊……明明只差一步了……
菲特:哈……哈……勉、勉強……


暗之碎片莎瑪爾:……!
菲特:(即使那樣親密無間,疾風和守護騎士在相遇之前,也只是陌路人啊……)
     (明明是那樣理所當然的事……)
     ……糟了!可不是發呆的時候,得趕快行動!

■STAGE 3

菲特:紮菲拉……
暗之碎片紮菲拉:傷害我的主人的,就是你嗎!
菲特:這位紮菲拉,也果然是……
琳芙丝:是的。暗之碎片僅將過去的記憶再生而成的。
          拜託了,阻止他吧。
菲特:嗯……
暗之碎片紮菲拉:在此之前,不可再越半步!

===================================少女馴獸中=========================

(壓勝)
暗之碎片紮菲拉:怎麼可能……有如此的高速……
菲特:好險!要是進入攻擊範圍內,可能會被一擊退場的。


(勝利)
暗之碎片扎菲拉:咳……咳啊!
菲特:阻止了……?


(險勝)
暗之碎片扎菲拉:怎麼可能……竟然會被打飛……
菲特:……打擊防禦的練習派上用場了


暗之碎片紮菲拉:……身體……嗚啊啊啊!
菲特:對不起,紮菲拉……
艾爾芙:菲特,沒事吧!
菲特:艾爾芙!平安吧?你在哪里?
艾爾芙:從海鳴市出發稍微遠點的山側,奈葉在海邊巡邏中。
菲特:太好了,我也馬上趕去會合!
艾爾芙:嗯!

■STAGE 4

菲特:奈葉……看來不是呢,無論怎麼看。
星光之殲滅者:儘管您可能不認識我,我可是很瞭解您的。
菲特:……!?
星光之殲滅者:迷宮中的羔羊,因悲傷與痛苦而震栗的脆弱靈魂。
琳芙丝:不要受其蠱惑!這並不是通常的思念體。
          這是防禦程式的構築體(Material)的一部分,擁有獨立的意識。
星光之殲滅者:暖意與溫柔其實是可怕的,因為可能會被背叛。
菲特:那是……
星光之殲滅者:再一次回到我的懷裏……這次將毫無差錯的讓您走進寧謐的永遠。【やすらかな永遠を、今度は過たず、あなたに送ります。】
       如您那般將要破滅的脆弱靈魂,也必將獲得救贖。
琳芙丝:泰斯特羅莎!不要受其蠱惑!
菲特:——沒問題!即使我的內心確實很脆弱,
      奈葉給了我決意和勇氣,艾莉希婭和莉妮絲將她們的願望託付了我。
      所以,絕對不會在這種地方停下腳步!

========================================

(壓勝)
星光之殲滅者:我的魔法竟然連碰觸到都……?

(勝利)
星光之殲滅者:敗下……陣了……

(險勝)
星光之殲滅者:一紙之隔……但仍然是你贏了。


星光之殲滅者:是由於……我的魔法太弱了嗎。
菲特:奈葉的強大並不是魔法本身。知性與空間戰術,
      更重要的是勇氣與情感。再現出那個程度,還是做不到吧。
星光之殲滅者:太遺憾了。“不滅之暗”的復活,就交給其他構築體(Material)吧。【砕け得ぬ闇=不會破碎的闇】
菲特:不滅之……暗……?
艾蜜:大概是指“暗之書之暗”的復活體吧。不僅是復活,估計還會變得更加強大。
琳芙丝:不過,多虧你擊敗了構築體(Material),新結界的產生已經停止了。
菲特:但是剛才,她說了其他的構築體什麼的。
奈葉:那方面,我已經解決了。
菲特:奈葉!
奈葉:太好了,菲特也平安吧?
菲特:那是我要問的呢,太好了,你也平安無事。
艾蜜:只是還有好幾處殘留著龐大的反應。若不逐一處理掉的話也許會有麻煩的。
奈葉:我也會繼續加油的。
菲特:啊,當然我也會的。
琳蒂:菲特?
菲特:啊,我在。
琳蒂:別太勉強了哦。
菲特:嗯,沒問題的!
      (琳蒂提督果然對人很親切……當然克羅諾和艾蜜也是)
     (我心底那無法釋然的迷惘……對溫柔的恐懼的理由,究竟是什麼呢……)

■斷章之二

維塔:切!連這裏也有嗎!
菲特:這次是維塔!?
維塔:喝啊啊!將你揍個稀爛!
菲特:咦?這邊的維塔,難道是!?

================================少女誤會中=============

(壓勝)
菲特:儘管是完勝了……那個,維塔?
維塔:可惡,老是躲個不停!明明是思念體還這麼得意!

菲特:果然!

(勝利)
維塔:可惡!明明是思念體,還要這樣東躲西藏到什麽時候!
菲特:果然!


(險勝)
維塔:這傢伙!看在是思念體下手輕了!現在就送你歸西!
菲特:果然!維塔,暫停暫停!



維塔:啊……咦?
菲特:維塔……不是贗品呢,是本人呢?
維塔:那當然啊!那麼說來你也是。
菲特:本人、本人!
維塔:……然後,究竟怎麼了?
菲特:因誤解而交戰了……吧。
維塔:啊——!別在容易誤會的地方做容易誤會的舉動啊!
菲特:什……突、突然不由分說就襲擊的不是維塔那邊嗎!?
維塔:吵死了!抱歉啦!說起來,還不是你在那裏發著呆才弄錯的嗎!
菲特:(過、過分……)
維塔:好了。暗之碎片大部分已經消失了,剩下的也快點清理掉吧。
菲特:嗯……
維塔:我要出發了,再見。
菲特:啊,等下,維塔。
維塔:啊?
菲特:那個,維塔。對維塔來說,家人是很重要的?
維塔:怎麼突然這麼問,那當然是很重要的,還用說嗎。
菲特:新的家人,琳芙丝也是?
維塔:才不是新的,她的話很久以前就一直在一起了。
      雖說現在還不是相處的很順利……
      即使那樣今後也會一起生活的。會一起設法相處的。
菲特:是這樣啊。抱歉了,加油吧。
維塔:那種事情,才不用你來說呢!
菲特:嗯……
     (是呢……果然是這樣……)

■STAGE 5

暗之碎片希格諾:泰斯特羅莎,果然你也來了。
菲特:希格諾?
暗之碎片希格諾:久候多時,總算能一決高下了。
琳芙丝:那一位將,也是暗之碎片的影像。
          與你相知,期待著能摒棄迷念而一戰的將之思念。是由此而成型的吧。
菲特:嗯。
暗之碎片希格諾:怎麼了?在和誰說話?
菲特:啊……沒什麼。
      一決高下對吧?現在就全力一戰吧!
琳芙丝:泰斯特羅莎,這樣好嗎?
菲特:怎樣也好,本來就是必須讓她安眠的。
      這樣的話,就讓她了無遺憾滿足而眠,不是更好嗎?
暗之碎片希格諾:那麼,開始吧,泰斯特羅莎,我們的決戰!
菲特:好的,希格諾!

=====================================夢想交鋒中========================

(壓勝)
暗之碎片希格諾:……大意了!
菲特:我和雷光戰斧的勝利吧!


(勝利)
菲特:精彩的决鬥……謝謝賜教了!


(險勝)
暗之碎片希格諾:糟了……!
菲特:好……好險,我還是贏了!


暗之碎片希格諾:真是的,在正式的勝負中竟因大意而落敗。
菲特:不過只是偶爾。現在還只是10次中會輸掉8次吧。
暗之碎片希格諾:能將那2次,展現在這場對決中,已經就是你的強大了。以此為榮吧。
菲特:好的……

g17.png
2010-3-9 08:42


暗之碎片希格諾:嗯……什麼啊,已經結束了啊。
菲特:啊……
暗之碎片希格諾:現在的我,似夢若幻,是這樣的存在吧。
菲特:你知道的嗎……?
暗之碎片希格諾:這樣還是知道的。
                那麼,在消失之前,先再打聽一下。
菲特:好的。
暗之碎片希格諾:現在的你,心之一隅仍然有所迷惘吧。家庭的事情,還有以後自己的事情。
菲特:……是的。
暗之碎片希格諾:儘管並無指導的義理,僅僅作為劍士想告知一句。
                若有所惑則劍鋒亦鈍,若無所惑則世無可懼。
                迷惘與恐懼,僅僅是心中的思惑而已。
菲特:……明白!
暗之碎片希格諾:重要的只是踏出的一步,揮出的一閃。在那一瞬間能讓心歸於澄澈就夠了。
               至少我也會朝這個方向努力的。
菲特:希格诺……
暗之碎片希格諾:很不合自己的說教吧。也正因為是夢幻才這樣說的。
                再會了,泰斯特羅莎……下次也在現實的我面前取勝吧。
菲特:好的,謝謝指教!

菲特:重要的是,踏出的一步……
克羅諾:菲特!我是克羅諾,沒事吧?
菲特:克羅諾!
克羅諾:暗之碎片也幾乎都消失了,事件已經迎來終結了。
菲特:嗯。我會繼續搜尋餘下的碎片的。
     (我將要到達的,將要安身的地方。儘管仍會抱持著迷惘與恐懼……即使這樣……)

■FINAL STAGE

暗之碎片菲特:你是……我……?
菲特:嗯,是的,另一個我。
菲特:怎麼了,在哭嗎?
暗之碎片菲特:並沒有哭……只是覺得寂寞而悲涼。
菲特:是的……因為一直覺得是獨自一人吧。
暗之碎片菲特:聖石之種事件時也是,暗之書事件時也是。
              胸中充滿了不安與恐懼……即使從誰那裏感受到溫柔也一樣,最後我還是孑然一身。
菲特:不是的。並非如此。
暗之碎片菲特:並沒有說錯……母親也說,我只是個不需要的孩子。
              奈葉也好,琳蒂提督和克羅諾也好,終有一天……
菲特:就為了那一天不會到來,努力地活下去就夠了。
暗之碎片菲特:明明你現在也是獨自一人?
菲特:即使到了今天,我大概心中仍有這樣的片思。但是,並非如此。
      並非獨自一人,並不會獨自一人。——我們,任何時候也是!

========================夢與實對話中===========

(無分歧)
暗之碎片菲特:我……在消失……?
菲特:只是,暫時睡一覺吧。睜開眼睛的時候,你也已經,回到我的心中了。
暗之碎片菲特:真正的我……看來是個相當堅強的人呢。
菲特:還不算堅強呢……只是,有親切的人指教過我。
      努力讓自己挺起胸膛……努力展露笑容向前邁步。
暗之碎片菲特:這樣啊……那麼即使睡去,也不會可怕了……
菲特:是啊。所以……
暗之碎片菲特:嗯……晚安了……
艾蜜:暗之碎片,全部停頓確認!沒有再次產生的跡象!
琳蒂:暫時來說,解決了。
克羅諾:菲特、奈葉、艾爾芙,先返航吧。
菲特:嗯。
艾爾芙:……說起來,奈葉她。
奈葉:啊——艾爾芙,不許說!
艾爾芙:奈葉受了點傷,因為太亂來了。
琳蒂:哎呀,那可糟了。
菲特:不行喲奈葉,我也馬上就回來了,趕快回來吧。
奈葉:嗚……好~

g18.png
2010-3-9 08:42


菲特:——然後,暗之碎片在那之後也沒有再生,事態安然結束了。
      按克羅諾和萊娣提督的說法,“作為暗之書事件的餘波危害,還不如說比預計中規模更小”。
      旅行的計畫,稍微受到了影響。在那之外,總算是平靜地度過了年末和年初。
      然後,寒假也結束了。
菲特:那個吶,艾爾芙。
艾爾芙:怎麼了,菲特?
菲特:一直迷惑著的事情……似乎能找到答案了。
艾爾芙:真的?那可是好事呢。
菲特:將來的事情,自己將要安身之處的事情。儘管曾經煩惱過各種事情……
      希望能面對自己決定的答案,向前邁步。
艾爾芙:——是嗎。
        我的話,只要和菲特一起就可以了。
菲特:謝謝你,艾爾芙。

g19.png
2010-3-9 08:42


艾爾芙:答復……什麼時候告訴他們?
菲特:這個呢……
      一定是在……櫻花綻滿之時吧。

~菲特篇 完~




fatewall1.png
2010-3-9 08:42

fatewall2.png
2010-3-9 08:42

fatewall3.png
2010-3-9 08:42


PS:關於扎菲拉的“紮”有時因為輸入法及繁簡轉換會分歧。。再次轉換就能統一= =
2

评分人数

好饿(咦

【汉化】PSP-The Battle of ACEs(克罗诺线完成)

chrono.png
2010-3-10 07:04


克羅諾線 ~迎著黎明~









g45.png
2010-3-10 07:04


克羅諾:闇之書事件結束以來,不覺已過了一周。儘管其中一波三折,還是成功將被害範圍限制在最低限度。
       雖說也有很多回憶,現在先暫時,回到忙碌而平和的日子吧。

cg_001.png
2010-3-30 23:57


克羅諾:關於這次事件,就這樣寫可以了吧。
艾蜜:嗯,餘下我來整理就行了。
      辛苦了,克羅諾,先休息一下吧?
克羅諾:不,疾風和騎士們還有許多手續需要處理,琳芙丝那方面,也有許多事情必須轉達。
艾蜜:是這樣說啦。
克羅諾:說起來,今天晚點,還約好了要和奈葉一起訓練。
艾蜜:那可不容易呢。空閒時還看了菲特的學習吧?完全沒有歇過呢。
克羅諾:還不至於。想想辦法總能夠騰出手來應付的。
艾蜜:也是呢。不過和奈葉菲特她們的魔法練習,給文書工作轉換下氣氛也不錯呢。
克羅諾:就是這樣。

g46.png
2010-3-10 07:04


奈葉:喂?我是奈葉。
克羅諾:嗯,準備好了嗎?
奈葉:嗯!已經和菲特一起來到現場了!
克羅諾:明白了,馬上到。
艾蜜:那就加油囉。
克羅諾:嗯啊。
克羅諾:奈葉、菲特還有疾風,讓她們三人成長為一流的魔導師,感覺未來也會增色不少。
        所以在此時,將所會的事情傾囊相授。抱著這樣的想法,我每天都陪三人一起練習。

■STAGE 1

奈葉:克羅諾!
克羅諾:久等了,奈葉。
        嗯?菲特不在一起嗎?
菲特:在啊~在南部上空,能清楚看見兩人交戰的地方。
克羅諾:這樣啊。
奈葉:那麼,今天的訓練也謝謝賜教了。
克羅諾:那麼,就馬上來個輕鬆的模擬戰吧。
奈葉:嗯!要上了哦,旭日之心!
旭日之心:Standby ready.

=============================

(壓勝)
奈葉:啊~!完敗了~~!
克羅諾:冷靜點留心周圍的形勢吧。熱切的內心和冷靜的頭腦,是戰鬥者的基本呢。
奈葉:受教了……。


(勝利)
奈葉:呼……克羅諾,謝謝了!
克羅諾:你真是厲害,威力又增強了。
奈葉:嘻嘻~

(險勝)
克羅諾:還是一如既往魔力大的離譜啊……真的好險。
奈葉:嘻嘻……全力以赴了。


菲特:克羅諾,接著到我了!
克羅諾:等下等下,先休息一會。
        (漸漸當她們的對手也有點力不從心了……不過,看著她們成長還是值得高興的)
琳蒂:克羅諾,奈葉,菲特也在吧?
克羅諾:艦長,是的,我們三人在一起。
琳蒂:其實觀測中的地點,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結界。
克羅諾:結界?
琳蒂:本來打算就讓阿斯拉一些乘員去調查的。
克羅諾:那樣的話,我也去吧。
奈葉:那麼我也去!
菲特:我也去!
琳蒂:哎呀,還真是可靠呢♪
克羅諾:分別在兩處場所呢。那麼我就往沙漠一邊出發……
奈葉:我和菲特就到這前方調查!
克羅諾:嗯,拜託了。
菲特:嗯,我會努力的!

■STAGE 2

克羅諾:?你是守護騎士的……
維塔(?):……誰啊,你這傢伙。
克羅諾:(不認識我?而且這股殺氣和她那奇怪的樣子)
克羅諾:艾蜜。
艾蜜:好的,正在解析中,等十秒鐘。
維塔(?):……
艾蜜:明白了。那個維塔並不是本人。本人在家裏待著。
克羅諾:不是本人的話,是和闇之書有關嗎?
艾蜜:有類似的反應,這應該是思念體吧?
      要說更強烈的話,算是“擁有實體的幻影”這樣一類的存在……
克羅諾:哪邊都好,不能放任不管。先聽聽她解釋吧。
        你……維塔!
維塔(?):嚇?
克羅諾:想詢問點事情。能先解除掉武裝,和你聊聊嗎?
維塔(?):果然是局裏的魔導師嗎。抱歉了,現在沒空在這裏磨蹭!
艾蜜:看來是這樣呢。
克羅諾:沒法了,只能鎮壓吧。

=========================

(壓勝)
維塔(?):完……完全打不中!?
克羅諾:抱歉。你的攻擊我可不敢硬抗。

(勝利)
克羅諾:停手,到此為止了。
維塔(?):可惡……!!


(險勝)
維塔(?):疼……搞什麽啊,可惡。
克羅諾:哎……這邊也很痛的。

克羅諾:來,解除武裝吧,只是問點事而已。
維塔(?):嗚……啊啊啊啊!
克羅諾:……!?
維塔(?):……可……惡……
克羅諾:這究竟……
艾蜜:儘管還不清楚……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情況。
克羅諾:繼續解析,我會到下一個地點去。
艾蜜:明白!

■斷章之一

闇之書之意志:你是……
克羅諾:琳芙丝……不,是“闇之書之意志”吧。
闇之書之意志:是與我的騎士們交戰的魔導師麼。
克羅諾:是的。
闇之書之意志:我的黑闇,又再一度復活了嗎……
              主人與勇者們斬斷的詛咒之枷鎖,騎士們抗衡的命運之輪回,果然還是無法終結嗎……?
克羅諾:不會讓那發生的。因此我才會在這裏。
闇之書之意志:放任我不管的話,總會喪失自我而開始暴走吧。
              現在也已經幾乎無法維繫自己的內心……將你困在這個結界之中,也幾乎是無意識所為了。
克羅諾:是嗎……
闇之書之意志:殺害自己的主人,活在無限之螺旋,都已經不想再重蹈了……
              拜託了……阻止我吧……
克羅諾:——嗯。

====================================

(壓勝)
闇之書之意志:啊……這樣……終於……
克羅諾:看來是的。

(勝利)
闇之書之意志:再生……停止了……
克羅諾:似乎是的。


(險勝)
闇之書之意志:抱歉……沒事吧……
克羅諾:還好……沒關係。

闇之書之意志:太好了……這樣,就能安心睡去了……
克羅諾:在你入睡之前,想告訴你一件事。
        現實的你,已經成功從無限的螺旋中脫出了。
        你的主人和騎士們,已經將它斬斷了。
        你也……儘管剩下的時間不多,也和大家一起生活著。
闇之書之意志:是……這樣嗎……?
克羅諾:睜開眼睛後,就會看見身邊溫柔的主人與騎士們。名字也不再是詛咒的闇之書,而獲得了新的名字。
        所以,安心睡吧。
闇之書之意志:這樣啊……
              即使是謊言,也希望下次能活在那樣的夢境啊……
              謝謝你,溫柔的魔導師……
克羅諾:是真的……並不是夢境啊。

■STAGE 3

闇之碎片菲特:克羅諾……?
克羅諾:菲特……看來不是呢。
艾蜜:嗯,她也是思念體。
克羅諾:為什麼,你會在這裏?
闇之碎片菲特:我不知道……回過神來已經身在這裏了。
              艾爾芙也不在……只有一個人,被寂寞與悲傷包裹……
克羅諾:菲特……
闇之碎片菲特:不過沒關係……我明白的……
              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是不需要的孩子了。
克羅諾:別再說這種話了。你才不是不需要的孩子。
闇之碎片菲特:因為……現在即使僅僅是在這裏,我已經給克羅諾你們帶來麻煩了。
              我明白的……我是不能和任何人在一起的。
              克羅諾也很快就會離開的……我一定會帶來困擾的。
克羅諾:才沒有這樣的事,要我證明給你看嗎?
闇之碎片菲特:不行的……克羅諾會受傷的啊?
克羅諾:讓你小看我的話可不行。來吧,菲特!
闇之碎片菲特:……!!

====================================

(壓勝)
闇之碎片菲特:克……克羅諾……竟然擁有這樣的速度……?
克羅諾:你的行動過於迷惘了。浪费了本來应有的速度。


(勝利)
闇之碎片菲特:啊……!!
克羅諾:怎麼了?我所認識的菲特可是更厲害的。

(險勝)
闇之碎片菲特:啊……克羅諾,抱歉……!
克羅諾:什麽啊……這不是做的不錯嗎。


闇之碎片菲特:克羅諾……
克羅諾:明明是個堅強而溫柔的孩子,為什麼你總是不能更自信一點呢?
闇之碎片菲特:我不知道……
克羅諾:我的朋友很久以前和我說過,“總是盯著腳下和身後的話,是不能看見前路的”。
        “過分責怪自己,則會看不見真正的情況”這樣的話可是說了不少呢。
        以前的我,也不能說什麼事都能辦好的。失敗的時候,也被這樣好好安慰……戲弄了不少呢。
闇之碎片菲特:真的……?
克羅諾:抱著這樣的想法,感覺也會改變的。別再拘於過去與後悔,只要前進就可以了。
闇之碎片菲特:我也能……做到吧……?
克羅諾:當然了。挺起胸膛,“嘿”這樣。
闇之碎片菲特:……嘿。
克羅諾:——這就對了。
闇之碎片菲特:啊……
艾蜜:幹得漂亮,克羅諾。
克羅諾:解析結果呢?
艾蜜:完成了。各地出現的,果然是闇之書的斷片數據。
克羅諾:是麼。
艾蜜:闇之書防禦程式餘下的殘渣,將魔導師與騎士們的記憶與思念再生了。
      大概,想將防禦程式本身恢復吧。
克羅諾:那麼就好說了。將各地的斷片擊破之後……
艾蜜:摧毀恢復防禦程式的中樞部!
琳蒂:奈葉和菲特也已經完成斷片的鎮壓。守護騎士的各位也出動了。
克羅諾:明白,這邊也會繼續搜索及應對。
艾蜜:(說起來,克羅諾也還記得很清楚呢。以前我說過的事情)
     (雖說真正的情況,既不是安慰也不是戲弄,而是“加油”的意思……)
     (不過那總有一天,也能變成逗他的笑料吧)

■STAGE 4

闇之碎片莎瑪爾:你是……!上次的局裏的魔導師!?
克羅諾:這位是,闇之書事件時的莎瑪爾嗎……?
艾蜜:看來是的。似乎是再生了特定時期的記憶。
克羅諾:本想希望在避免戰鬥的情況解決的……
闇之碎片莎瑪爾:儘管不能讓你逮到,但也不能讓你溜走呢。
                就在這裏,稍微睡一覺吧!
克羅諾: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

(壓勝)
闇之碎片莎瑪爾:怎麼……竟然將我玩弄於股掌中……!?
克羅諾:若是針對對方弱點的戰術勝負,我是不會輸的。

(勝利)
克羅諾:停手,到此為止吧。
闇之碎片莎瑪爾:嗚嗚……


(險勝)
闇之碎片莎瑪爾:嗚嗚……沒法完全抓住……!
克羅諾:……雖說是後衛型,仍不愧是守護騎士。


闇之碎片莎瑪爾:啊……!
克羅諾:對不起,不過不用擔心的。
闇之碎片莎瑪爾:擔心……?
克羅諾:你們的主人……八神疾風已經恢復健康了,夜天之魔導書也很平安。
        你的同伴們,正一起過著普通的生活。
闇之碎片莎瑪爾:咦……你究竟是……?
克羅諾:安心睡吧。醒來的時候,就會明白我所說的是真的了。
闇之碎片莎瑪爾:那樣的話……
克羅諾:呼……
艾蜜:辛苦了,克羅諾。
克羅諾:那麼,下一個呢?

■斷章之二

克羅諾:嚇一跳了。連我的贗品都有啊。
闇之碎片克羅諾:這傢伙,究竟是誰……?
克羅諾:那是我的臺詞吧。我也有強烈到被闇之書注意的思念嗎?
        我也沒有被蒐集過。
艾蜜:啊,那大概是……
闇之碎片克羅諾:幻術也好亡靈也好,總之給我消失吧!
艾蜜:像這樣認真過頭的方面吧?
克羅諾:……總覺得很難受啊。

===================================

(壓勝)
闇之碎片克羅諾:嗚啊啊……!
克羅諾:等下等下!怎麼會這樣破綻百出的?我就這麼弱嗎?


(勝利)
闇之碎片克羅諾:嗚……打不過……
克羅諾:自己的行動方式,還是很熟悉的。

(險勝)
闇之碎片克羅諾:咳……無法徹底打倒你……!
克羅諾:呼……以自己為對手還是有點棘手呢。


闇之碎片克羅諾:咳……啊啊啊!
艾蜜:那個……擊破贗品辛苦了。多問一句,你是本人吧?
克羅諾:你的眼睛白長的麼。
艾蜜:嗚……好冷酷的吐槽。
克羅諾:真是的。好詭異的事件。

■STAGE 5

闇之碎片希格諾:你是……克羅諾執行官,對吧?
克羅諾:嗯。你也清楚自己的現狀嗎?
闇之碎片希格諾:大概有所把握了。
                由闇之書的斷片再生而成的,現實的我的過去的記憶……是這樣吧?
克羅諾:嗯。
闇之碎片希格諾:這一個我的記憶,從與泰斯特羅莎的最後一戰起,至我被消滅之時就中斷了。
               儘管不瞭解之後的事情……不可思議的並不感到恐怖或焦躁。
克羅諾:疾風很安全。當然,你的同伴的騎士們,夜天之魔導書及其融合騎也是。
闇之碎片希格諾:是這樣呢,不可思議地安心了。
                回歸闇之書後,明白了許多事情,然後回憶起很多事。
                你的父親,也被闇之書……
克羅諾:那種話就別說了,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若說對闇之書的力量並無憎恨,那是說謊的。只是要憎恨的並不是你們和琳芙丝。
闇之碎片希格諾:琳芙丝……?
克羅諾:那是闇之書的融合騎的新名字。
克羅諾:總之,你們與你們的主人八神疾風,已經將闇之書的詛咒終結了。
        願意為補償過去的罪而活下去的你們,也選擇了往前看……這次必須為“盡自己的一份力以救助別人”這樣的未來做好準備呢。
        完成這樣的準備也是我的義務。
闇之碎片希格諾:——非常感謝。
                可以再請問一件事情嗎?
克羅諾:請便。
闇之碎片希格諾:你和泰斯特羅莎,總覺得給人某種相似的感覺……是兄妹還是別的關係嗎?
克羅諾:相似嗎?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
闇之碎片希格諾:這樣啊,失禮了。
克羅諾:不會。實際上今後也有成為兄妹的可能,也沒搞錯什麼。
闇之碎片希格諾:是這樣。
                那麼……防禦系統也許正在做點什麼。
                不能讓它復活,所以,克羅諾執行官。
克罗诺:嗯。
闇之碎片希格諾:可以的話,能讓我在戰鬥中睡去嗎。
克羅諾:請交給我吧。若是我適合的話。

=================================

(壓勝)
闇之碎片希格諾:咳……!真驚人……!
克羅諾:沒什麼了不起的。只是運氣好而已。剛才好險。

(勝利)
闇之碎片希格諾:啊……令人心悅誠服的敗北。
克羅諾:你的劍鋒并無絲毫怠鈍。受教了。


(險勝)
闇之碎片希格諾:啊……讓人全力以赴的一戰。
克羅諾:很精彩的對戰。謝謝你。


闇之碎片希格諾:看來,這就是結束了。
闇之碎片希格諾:先前的話,也請轉達現實的我……
克羅諾:嗯,會確切轉達的。
        艾蜜,菲特她們那邊怎樣了?
艾蜜:好的,已經聯線上了,直接談吧。

g47.png
2010-3-10 07:04


菲特:克羅諾?這邊是菲特。我正和奈葉一起,採取對闇之碎片的對策。
奈葉:總覺得很厲害呢……!連我的贗品也有!
克羅諾:那樣還真是……不太想遇到的對手呢。
菲特:克羅諾那邊呢?
克羅諾:這邊也很順利。現在正在搜尋中樞。
奈葉:哦……這邊也正在搜索中。
克羅諾:你們平安就行了。好好聽從艾蜜和艦長的建議,無論如何別太勉強……就這樣。

g48.png
2010-3-10 07:04


奈葉:好~
菲特:好~
艾蜜:呼……克羅諾還是那樣認真過頭呢。
奈葉:這樣才是克羅諾啊。
菲特:不過,艾蜜和克羅諾關係真是好呢。
艾蜜:也是呢……自學生時代以來,也相處了很久了嘛。
      ……哎?克羅諾的反應……!?

g49.png
2010-3-10 07:04


菲特:咦?
艾蜜:突然消失了!?克羅諾、克羅諾!?

■FINAL STAGE

克羅諾:這裏究竟怎麼了!?結界產生的空間很詭異……通信也不能接上。
闇之碎片疾風:嗯——咦?是克羅諾啊。
克羅諾:疾風……你是哪一方?本人嗎?
闇之碎片疾風:本人是怎麼回事?
              嗯?這樣說來,這裏難道是夢境裏嗎?
              和之前琳芙丝給我看過的很相似。
克羅諾:(防衛系統的形態,是疾風的夢境嗎?雖說看來無害,也不能放任呢)
       疾風。
闇之碎片疾風:嗯。
克羅諾:看來是你的夢境將我也捲入了。要想脫出的話,看來不設法從夢裏醒來不行呢。
闇之碎片疾風:哦……克羅諾竟然無故入侵女孩子的夢境,相當大膽呢。
克羅諾:……我可是很認真的。
闇之碎片疾風:只是開點玩笑啦。可不能給照顧我們的克羅諾添麻煩呢。
              我會加油醒過來的。能幫一下忙嗎?
克羅諾:嗯。
闇之碎片疾風:儘管夢裏也很快樂,就這樣一直做夢也不行呢。
克羅諾:是啊,再過不久黎明也要到來了。

=======================

(壓勝)
闇之碎片疾風:嗚哇~~被~干~掉~了~~……
克羅諾:沒事吧,疾風。
闇之碎片疾風:是沒事啦……不過克羅諾還真是不留情啊。


(勝利)
闇之碎片疾風:啊……不行了,極限啦~
克羅諾:嗯,該到起床的時間了。
闇之碎片疾風:嗯……大概吧……

(險勝)
克羅諾:怎樣?要醒來了嗎?
闇之碎片疾風:嗯……差不多吧……


克羅諾:太好了。結界也解除了。
闇之碎片疾風:啊——什麼嘛,外面還是夜晚呢。
克羅諾:即使那樣,也快到黎明了。
闇之碎片疾風:是麼。抱歉啦克羅諾,給你添麻煩了。
克羅諾:怎麼會,照顧後輩是年長者的義務嘛。
闇之碎片疾風:抱歉,克羅諾是年長者嗎?還以為是同年的……
克羅諾:14歲了。比你們大5歲,和艾蜜也只差兩歲。
闇之碎片疾風:不是吧!對不起喲,我不注意就隨便起來了……
克羅諾:沒關係。奈葉也是一樣的理由一樣的語氣啦。

g50.png
2010-3-10 07:04


闇之碎片疾風:哈哈……說起來,輕飄飄的,感覺真是舒服呢……
克羅諾:是嘛。
闇之碎片疾風:麻煩你了……謝謝了,克羅諾……

g51.png
2010-3-10 07:04


克羅諾:嗯……
艾蜜:辛苦了,克羅諾。
克羅諾:嗯。估計剛才的就是中樞了。
艾蜜:是的。各地的斷片也大體都消失了。
克羅諾:處理完還在活動的斷片,之後繼續安全確認吧。
艾蜜:嗯……加油吧!

克羅諾:就這樣……這次有點奇妙的事件,總算相安無事地結束了。
        闇之書事件相對來說,較輕微的餘波危害。只是今後還需要慎重的觀測和應對。
——這樣在報告書的備考欄裏記錄著。
        之後,我們也簡單度過了年初的休假,菲特和奈葉的寒假也無事結束了。

g52.png
2010-3-10 07:04


艾爾芙:不過說來克羅諾,作為遲到的早飯也夠豐盛的。
克羅諾:嗯。
艾爾芙:早飯就吃炒麵,口味不會太重了嗎?
琳蒂:確實有點呢。
克羅諾:對飯菜喜好的善變,是從雙親那裏繼承來的呢。
艾蜜:也算是約定好的對工作的慰勞吧。克羅諾又這麼喜歡炒麵。
      菲特的飯盒也放了一些哦。
菲特:嗯,我會期待的♪
克羅諾:真好吃。還有炸油酥和高麗菜,這料理做的不錯。
艾蜜:对吧?
艾尔芙:果然还是太重了。
琳蒂:菲特,可别吃到胃痛了哦。【胸焼けするといけないから】
菲特:嗯。那我出门了。
克罗诺:路上小心。
        總之,回到平和的日常了。

~黑助(喂)篇 完~



chronowall1.png
2010-3-10 07:04

chronowall2.png
2010-3-10 07:04

chronowall3.png
2010-3-10 07:04
2

评分人数

    • daemonaf2: 食完,然后八神家ww碎片 + 100
    • Leoheart.Y: 你其實可以繼續接下去做的 這麼有效率的話 ...碎片 + 100
好饿(咦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4-13 22:45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藍色大狗完成)

character_zafila.png
2010-3-19 14:47


Phase of 蒼狼Zafila


~應該守護的事物~







cg_02.png
2010-3-19 14:43


以守護獸的身分誕生,究竟是何時的事,已經無從想起了。
闇之書的守護者。
如今,身為夜天的騎士所度過的征戰時日,也已是遙遠的記憶。
由最後的夜天之主,吾主はやて的手中,闇之書獲得了新的名字。現在,騎士、魔導書以及那位主人,正平靜地生活著。

cg_39.png
2010-3-19 14:43


はやて:哈~~Zafila的肚子摸起來好軟好舒服啊~~
Vita:從很早以前,睡起來的感覺就非常好了。
はやて:是吶~很溫暖~♪
Zafila:謝謝您的讚美。
Reinforce:吾主はやて···看起來似乎很開心呢。
Signum:是啊。連Zafila也是一副愉快的樣子吶。
Shamal:真的耶···。啊,はやてちゃん、Vitaちゃん,洗澡水已經準備好了喲~
はやて:好~
Vita:待會見,Zafila。
Zafila:嗯。

Zafila:好,那麼我也來吧!
Reinforce:Zafila,今晚也要練習嗎?
Zafila:嗯。因為那是每天都要做的鍛鍊。

cg_40.png
2010-3-19 14:43


Zafila:抱歉吶,讓妳陪我練習。
Reinforce:沒什麼。剛好我也想稍微散散步。
      今晚似乎也會下雪的樣子···就算是這樣,也還是繼續修行,很拼命吶。
Zafila:因為之前的事件中,在緊要關頭的時候,我沒保護到主人和夥伴們。
    所以要比從前還要更加強鍛鍊這個身體才行。
Reinforce:雖然這是件好事,可是也別太勉強喲。
Zafila:妳也是啊。
    和闇之書之闇分離的時候受到的傷害,可不是什麼小事。
Reinforce:說的也是···。先不提防衛系統的再構築,光是要維持自身系統就得非常努力了。
Zafila:好好地休息慢慢回復吧。就算只有少許的時間,也想要妳留在主人的身邊久一點。
Reinforce:我知道的。必須要告知的事情、與主人的喜悅緊繫的事···。
      該做的事情,還多著呢。
Zafila:不是只有那些而已。也要為妳自己的幸福著想。
Reinforce:那是一樣的。主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你從以前就很溫柔呢。
Zafila:是嗎。

----------------------------感受到詭異的結界展開中----------------------------

cg_41.png
2010-3-19 14:43


Zafila:···?
Reinforce:剛剛是聽到什麼東西了嗎?
Zafila:似乎是結界展開的感覺。
Reinforce:奇怪。這感覺和高町なのは他們的結界也不一樣。
Zafila:嗯,與其說是他們的術式,更正確的說,和我們的比較接近。
    等到發生什麼事就太晚了。我先去調查吧。
Reinforce:沒問題嗎?
Zafila:沒問題。妳回家去,回Signum她們身邊。
Reinforce:我知道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Zafila:嗯。

■STAGE 1

Zafila:Signum!?
    妳應該是在家才對。
Signum(?):你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Zafila:!?(偽物?不,如果是這樣的話···)
Signum(?):回答我,你到底是誰?
Zafila:妳的同袍,盾之守護獸Zafila。
    看來這是不尋常的事態。很抱歉,我沒辦法隨便就這樣放過妳。
Signum(?):如果說是要擋在我面前的話,那麼我將拔劍闖關。
         我會讓你認清,在我的愛劍Laevatein前,沒有什麼擊不倒的事物。
Zafila:那麼我就防禦給妳看,以這個拳頭!

--------------------------賭上騎士的尊嚴,輸的人/狗要負責吃光黑暗料理--------------------------

(壓勝)
Signum(?):怎麼可能……我的斬擊,竟然一擊也……
Zafila:我此身若鋼……即使是你也不能如此輕易斬倒。
(勝利)
Signum(?):嘖···好強···!
Zafila:到此為止。收起妳的劍。

Signum(?):···嗚···啊啊啊···!?
Zafila:Signum!?

Zafila:···消失了!?這到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Reinforce:Zafila,我是Reinforce。
      我知道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態的原因···。那是闇之書的殘渣的緣故。
Zafila:什麼···?
Reinforce:已粉碎四散的闇之書之暗···那些殘骸和碎片,正打算重新復活。
      收集與闇之書相關連的人們的思念,取用他們的模樣。
Zafila:但是,那個碎片什麼的,已經打倒了。似乎是把Signum曾經的模樣和記憶重新再生的樣子···。
Reinforce:並非僅此而已。應該還會產生其他的。
      在這之前,我和Lindy提督以及クロノ執行官也連絡過了,正在取得對策中。
Zafila:這樣啊。那我也稍微在這附近巡邏看看吧。
Reinforce:抱歉···。我也很想出擊,可是···。
Zafila:妳就待在主人身邊吧。那也是件重要的分內工作。
Reinforce:嗯嗯···。
Zafila:(盾之守護獸的職責,這回一定要好好地完成···!)

■STAGE 2

Zafila:--這很明顯就能知道是偽物,反過來說還真是一點都不驚喜吶。
暗之碎片Zafila:止不住口乾舌燥···。這副利牙···這副爪子,正渴求著血與食糧。
   你是誰···為何本大爺會在這裡!?
Zafila:(是遙遠過去的我自己嗎?還是說,這是在我的身體裡沉睡的獸之本性?反正···)
  你沒必要知道。我會讓你在這裡沉睡。
暗之碎片Zafila:開什麼鬼玩笑···!本大爺可是高貴的狼!豈會被像你這樣的東西···!
Zafila:野獸的驕傲什麼的,都只是枉然。
  很抱歉,我有急事,得盡快解決你!!

--------------------------狗咬狗,一嘴毛(喂)--------------------------

暗之碎片Zafila:嗚啊啊···!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Zafila:因為是從前的自己,什麼動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暗之碎片Zafila:嗚喔喔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

Zafila:這份榮耀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應該守護的人而存在的。
Alf:Zafila!聽得見嗎?
Zafila:嗯。怎麼了嗎,Alf。
Alf:阿斯拉隊和Fate他們也出動了。なのは也是。
  可別把他們和偽物們搞錯,對他們發動攻擊之類的喲!
Zafila:我會嗎?真的和假的,我分得很清楚。
Alf:那就好啊。
  啊對!聽說有防衛系統的構築體,Material啥的存在。
  說是將他們擊潰的話,碎片的復活也會停止。現在大家正在找他們。
Zafila:這樣啊。情報,感謝。
  防衛系統的Material嗎?總覺得好像不只那樣而已···。

■斷章之1

星光殲滅者:找到了。闇之書的守護獸。
Zafila:高町なのは···?不,不是。
星光殲滅者:初次見面。我是闇之書的構築體(Material)的其中一個。
  雖然很對不起,請你讓我捕獲吧。
  為了復活闇之書,我想請你成為我的食糧。
Zafila:如果要说你是清楚表明的话,倒不如说是乾脆爽快。
  只是,我拒絕。
星光殲滅者:我就猜想你會這麼回答。
  那麼就在這裡,以魔導戰的勝負來決定吧。
Zafila:也好。你這樣明白事理,幫大忙了。

--------------------------大狗嗑西瓜中--------------------------

星光殲滅者:嘖···我輸了···沒辦法達成目的,真可惜。
Zafila:連這點也相當乾脆吶。
星光殲滅者:看樣子,似乎是像你說的性格那樣。
  啊啊···雖然闇之書的復活···還有更進一步的飛躍也達不到了···
  但是如果還有下次,我不會再輸了。必定會將血和怨嘆的黑暗復活。
Zafila:隨時候教,雖然不能這麼說···。
  若是再次相遇的話,到時再當對手吧。
星光殲滅者:好···那麼,再會。

Zafila:和原始的版本大不相同···是發生了自我改變吧。

■STAGE 3

闇統之王:喔···有趣的獵物出現了呢。
Zafila:--妳這傢伙是誰。
闇統之王:汝是在愚蠢什麼。吾這不就是汝等的主人的模樣···?
Zafila:我們的主人,不是像妳這種沒品的東西能比擬的!
闇統之王:別亂吠,下僕。身為守護騎士這種玩意,汝認為可以反抗吾嗎?
   吾乃是闇之書的構築體(Material)。簡而言之,可說是汝等的母體。
Zafila:就算是從哪裡誕生,我們所侍奉的就只有那麼一位主人。
闇統之王:愚蠢的傢伙。汝到頭來終究還是獸嗎。
   就算逃到哪裡,就算在哪活著,都逃不過闇之書詛咒的束縛。
Zafila:將我們束縛的鎖鍊,早就沒了。堅強的主人和祝福之風,已經將那條詛咒的枷鎖斬斷了。
闇統之王:愚蠢的獸啊,就連塵芥也是一樣的。
   汝等被吾的魔導所毀滅,回歸到闇之書就好了。
Zafila:就由這個拳頭,讓那副模樣,和煙霧一起消失!!

P.S 這裡的偽はやて(闇統之王)所說的「塵芥」,是指大Rein。在大Rein線和はやて線中出現。

--------------------------飯桶被狗咬中--------------------------

闇統之王:不可能···為什麼!?
   汝應該敵不過闇之書才對···為什麼吾的魔導打不穿!?
Zafila:這副身體是鋼鐵···。像妳那樣的邪惡魔導是打不穿的。
闇統之王:呵···呵呵···少得意了,塵芥···。
   汝到頭來,也還是闇的私生子···被詛咒的過去,並不會消失。
Zafila:真難看吶。
闇統之王:因為汝等的主人···終究···。
Zafila:一面贖罪一面找尋未來,好好活著。這是我們的主人所展現、給予的未來。
  主人自己就是站在前頭背負那個命運,說要和我們一起走下去。
  然後一起生活,說那就是幸福。
  與我們的主人廣大的氣量相較之下,和塵芥同等的,是妳!
闇統之王:嗚···嗚啊啊···!

P.S 而這裡的「塵芥」,則是在說大狗兄。

なのは:Zafilaさん!?我是なのは!
Zafila:是妳、高町なのは···怎麼了?
なのは:在Zafilaさん所在的地方,Material的反應消失了···處理完了嗎?
Zafila:就在剛剛、吧。
なのは:好厲害!我也朝你那邊過去的說。
Zafila:做了不好的事。抱歉,其他的就交給妳了。
なのは:好的!
Zafila:嗯···還有。
なのは:是?
Zafila:可以的話,別對我用敬稱和敬語。那和我不搭調。
なのは:是那樣嗎···?Alfさ···Alf也這麼說過。
Zafila:對守護獸和使役魔那樣說話的人很稀有。能平常地與我談話的話我會很感激。
なのは:是···啊不對,嗯。那麼Zafila也是,不要叫我全名,平常地稱呼我就行了。
Zafila:我盡量。

■STAGE 4

Shamal:啊···在這種地方也有!
Zafila:Shamal···?
Shamal:就算你假扮成Zafila的樣子,我也不會被騙的!要上囉,Klarwind!
Zafila:不···Shamal,等一下!

--------------------------吃與不吃的決鬥‧誤會的黑暗料理--------------------------

Shamal:耶--!為什麼、一點傷害都沒有--!?
Zafila:我想那是因為我既不是幻影也不是思念體,而是真的的緣故吧。
Shamal:騙人!?
Zafila:太早就下定論也是,作事有分寸點···。壽命會減的。
(Zafila那邊我不知道怎麼翻比較順,那句就被我翻成台語版了*揍*
原句:ほどほどにしておいてくれ)
Shamal:那是因為Zafila你沒好好說清楚嘛!
Zafila:突然二話不說就打過來,根本沒辦法反駁。
Shamal:···對不起。
Zafila:其他地方的狀況如何?
Shamal:在這附近還有巨大的反應。如果不把它擊潰的話……
          而且Reinforce她···。
Zafila:嗯。
Shamal:說『這件事是我自己的錯吧』,情緒相當低落呢。はやてちゃん正陪在她的身邊。
Zafila:嗯……
Shamal:雖然クロノ執行官他們也說這是闇之書事件的餘波被害的範疇之內。
Zafila:趕快把事情結束吧···也為了不讓被害者出現。
Shamal:也為了Reinforce···對吧。
Zafila:嗯。···Reinforce的殘存時間,已經不多了吧?
Shamal:能不能撐到春天都還是問題···說是『不論多麼努力,頂多只有半年左右吧』這樣···。
Zafila:···果然是這樣嗎···。
Shamal:不趕快結束,趕快回家不行。
Zafila:就打算這樣。守護主人和同袍安穩的時間,這也是守護獸的職責。

■斷章之2

雷刃襲擊者:找到你了···盾之守護獸。
Zafila:又是這類型嗎。妳也是構築體(Material)嗎?
雷刃襲擊者:無論如何···。我的名字是雷光。會以閃光的太刀,宰了你。
Zafila:不說擁有的魔力量,人格上簡直就像小孩子吶。雖然我沒有那種拿來當作對手的空閒。
雷刃襲擊者:你說啥鬼!?就算是這樣,我也是以不滅的王者為目標。力的Material。
  來吧,堂堂正正,放馬過來吧--!

--------------------------大狗陪小鬼玩耍中--------------------------

(勝利)
雷刃襲擊者:怎麼會……!爲什麽!?我的一閃,竟然完全無效……!
Zafila:即使速度很快,你的力量也太纖細了。

(險勝)
雷刃襲擊者:啊···!只差那麼一點···明明就只差那麼一點···!!
Zafila:那個『一點點』,就能分出勝敗了。好好記住這點。

雷刃襲擊者:不要不要···騙人啦--!
Zafila:抱歉吶,我還有急事趕著處理。

■STAGE 5

暗之碎片Vita:Zafila···。
Zafila:Vita嗎···。對於妳自己的狀況,有自覺嗎?
暗之碎片Vita:不知道···醒來就一直···很痛很恐怖,又很寂寞···。
Zafila:···唔···。
暗之碎片Vita:明明想保護的東西都沒有,卻不得不上戰場戰鬥···。
   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主人火氣一來又全被奪走···。
Zafila:(這是從前Vita的內心嗎···。闇之書時代的)
暗之碎片Vita:與我相遇的人也都死去···一直盡是破壞與殺戮而已···。
   明明是那麼想全部終結···卻結束不了···。
   到底該怎麼做才結束···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得救···?很痛苦啊···。
   Zafila···救救我···。
Zafila:沒事了。現在,就來救妳。
  無法終結的噩夢,我來結束掉!!

--------------------------大狗打槌球--------------------------

暗之碎片Vita:嗚···啊···。
Zafila:Vita···。
暗之碎片Vita:啊···總覺得···變輕鬆了···。
Zafila:閉上眼睛,好好地睡覺。
暗之碎片Vita:嗯···。
   吶···醒來之後···痛苦的事情,就會結束嗎···?
Zafila:嗯。溫柔的主人和家人會在妳的身邊。朋友也是。
  重要的事物也好,想守護的事物也好,會擁有許多許多的。
暗之碎片Vita:嘿嘿···真的假的···?雖然令人不敢相信···。
   但是那樣的未來···到來的話,很好吶···。

Zafila:沒事了···。妳正好好地在那樣的未來生活著。

cg_42.png
2010-3-19 14:43


Zafila:未來···嗎。
  身為守護獸,保護主人和同伴的未來也是應該要做的份內之事。
  這個拳頭,請務必成為開創未來、守護心靈之盾···
Shamal:Zafila!?最後的反應已經發現了。離你非常近。
Zafila:我知道了。馬上往那裏出發。
Shamal:小心點!那個反應,有可能是···。

■FINAL STAGE

Zafila:--果然,取得那個身影了嗎。
闇之書之意志:吾乃···闇之書···。
   但是,構成吾身的必要零件好像不夠···。
   防衛系統也是,轉生能力也是···。
Zafila:那些已經全部被破壞了。已經不能還原和復甦了。
  然後···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交換,做出決定,把那些東西捨棄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妳自己。
闇之書之意志:不可能···吾乃闇之書,是永無終止的毀滅之書···。
   闇之書若消滅的話,你們也應該都消失了才是···。
Zafila:救了我們的,是妳,和我們的主人。
闇之書之意志:主人···那是誰,那個主人···。
   會憐恤你們的主人也應該不存在才對···。
Zafila:遇見了···。在這個地方,我們和最後的夜天之主相遇了。
闇之書之意志:吾乃闇之書···。吾之所願···吾等的盼望是···。
Zafila:是自永遠的牢獄之中解放,邁步走向未來的願望。
  那些願望,現在來完成!

--------------------------大狗啃書中--------------------------

闇之書之意志:不可思議吶···。痛楚消失了···。
Zafila:嗯···。妳的永遠,在這裡結束了。

cg_43.png
2010-3-19 14:43


闇之書之意志:我總算可以消失了嗎···。
   終於能離開永遠的黑暗。
Zafila:嗯···靜靜地睡吧。
闇之書之意志:你們···沒問題吧···。
Zafila:沒事。對我們來說,有我們該做的事、想完成的事。心地善良的主人和應該歸屬的地方,那些是我們所堅守的。
  現在···在那個地方,另一個妳也包括在裡頭喔。
闇之書之意志:···這樣啊···
   這樣的話,請替我,向那位溫柔的主人和騎士們,以及另一個我···致上誠摯的祝福。
Zafila:嗯···確實地,受領了。
闇之書之意志:謝謝···你···從以前···就很溫柔吶···。

cg_44.png
2010-3-19 14:44


Zafila:···我還不及妳···溫柔吶。

Signum:Zafila,我是Signum。闇之書的碎片,似乎已經一個接著一個消失的樣子···。
Zafila:剛才,我讓中樞部分沉睡了。
Signum:這樣啊···。辛苦你了。
Zafila:不會···這樣就好了。


Zafila:於是,不久之後,事件宣告結束。
  沒有釀成大事件,這次是平安無事,以闇之書之暗的餘波被害來做處理。
  為了避免相同的事件再度發生,一直維持警戒與注意。目前,事件並沒有繼續發展下去。

cg_40.png
2010-3-19 14:57


Reinforce:這樣啊···。碎片的中樞,是我嗎。
Zafila:嗯。
Reinforce:再次被重生的我,有說了什麼嗎?
Zafila:向我們的主人、我們,以及妳,致上祝福。
Reinforce:···這樣啊···。
Zafila:靜靜地就好···盡可能長久地陪在主人身邊吧。
Reinforce:我是這麼打算的···。謝謝你,Zafila。

Zafila:然後,恢復了平穩的日常。

cg_39.png
2010-3-19 14:57


はやて:Zafila···。真的辛苦你了。
Zafila:沒。
Vita:有勞你了吶。
Zafila:沒什麼。
はやて:今天就來作滿滿的Zafila喜歡吃的東西吧。想吃些什麼嗎?
Zafila:我很期待。
はやて:啊--不過再稍微摸一下再去準備···哈-果然摸起來很舒服吶-
Zafila:是···請慢用。(喂XD)

Zafila:比什麼都還要來得重要···必須守護的每一天。

~Phase of 蒼狼Zafila 完~



wallpaper_zafila_01.png
2010-3-19 14:44

wallpaper_zafila_02.png
2010-3-19 14:44

wallpaper_zafila_03.png
2010-3-19 14:44
1

评分人数

    • 凌竹心: 最近我貌似一直在睡觉(吓?碎片 + 100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4-15 01:08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夏媽媽完成)

character_shamal.png
2010-3-21 13:04


Phase of 湖之騎士Shamal
~治癒之風~








cg_06.png
2010-3-21 13:03

那一天···自從結束『闇之書事件』的那天後,已過了一個禮拜。
束縛著闇之書的詛咒,『闇之書之暗』,託大家的福,已經消失了。

cg_07.png
2010-3-21 13:03


從前,被人稱作『闇之書的意志』的那個孩子,得到新的名字而重生。
儘管在激烈的戰爭中受了嚴重的傷,還是平安無事地存活下來。

cg_64.png
2010-3-21 13:04


Shamal:好,今年最後的晾衣服,完成!
はやて:辛苦啦,Shamal、Reinforce。
Reinforce:不會。
Shamal:Reinforce家事學得很快,幫了大忙呢。Signum是家事完全不行。
はやて:沒啦,Signum幫了不少忙喲。
Shamal:Vitaちゃん還是個孩子,Zafila在家則是狼。
Reinforce:那個,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はやて:來吧,進屋裡去,泡杯茶吧。Reinforce也是,著涼了可不好。
Reinforce:是···。謝謝您。
はやて:那,稍微休息一下以後,我想進行魔法的練習,可是Vita好像還在午睡中?
Shamal:啊,那我去看她吧。

(敲門)

Shamal:Vitaちゃん?我要進去囉。

cg_35.png
2010-3-21 13:03


Shamal:Vitaちゃん···起床了嗎?
Vita:···還在睡。
Shamal:雖然妳看起來是跟はやてちゃん說「午睡」···身體狀況,不太好吧?
Vita:嘛,因為從蒐集書頁的時候開始,一直到日前的決戰,受了不少傷的關係吧。
   負擔發作起來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Shamal:所以我才說我來幫妳治療嘛。
Vita:不必啦。妳不也是極限了嗎?Signum和Zafila也是。
Shamal:說的也是···。
Vita:也不能給はやて帶來負擔,所以自己的責任自己擔,攝取營養、好好地休息,自我回復。
Shamal:嗯···說的也是。
Vita:啊--啊。我好想陪はやて練習魔法阿。
Shamal:那我就和はやてちゃん說妳大概有『感冒前兆』,請好好睡個覺吧。
     反正今天是我負責教學的日子。
Vita:嗯--。嘛,妳好好加油。

はやて:這樣啊,有點感冒嗎--。
Shamal:嘛,沒問題喲。好好休息的話。
    來吧,來魔法練習吧?
    Reinforce也要參加吧?
Reinforce:嗯。
はやて:啊--,出門前我去看一看Vita。開個桃子罐頭送給她。
    妳們兩個就先走吧,晚點我會跟上的。
Reinforce:我們的主人···真的是個溫柔的人呢。
Shamal:對吧?

■STAGE 1

はやて:哈--抱歉,Shamal,讓妳久等了--。
Shamal:沒有沒有--。
はやて:啊咧,Reinforce呢?
Reinforce:我在這喔。在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拜見著。
はやて:啊,真的呢。
Shamal:Vitaちゃん情況如何?
はやて:嗯,身體狀況似乎沒那麼差,真是太好了。收到桃子罐頭,很開心呢--。
Shamal:這樣啊。
はやて:喲西!這樣的話,趕快開始練習吧?
Shamal:好!
はやて:請多指教囉,Shamal老師。
Shamal:好,加油!

--------------------------差點掛點= =||--------------------------
(勝利?)
はやて:哎……抱歉呢Shamal,看來我還不能很好控制出力。
Shamal:才沒有這回事!はやてちゃん很厲害了!
はやて:不。還是完全不夠啊。
(險勝?)
はやて:啊哈哈,稍微變熱了。Shamal抱歉,妳沒事吧--!?(可是我這個玩家很有事!)(喂)
Shamal:完全沒事!はやてちゃん作得很好!很厲害很棒!
はやて:現在雖然已經頗努力了···不過還差得遠呢。

Reinforce:(我傳給主人的夜天的魔導,正確實地使用著。
      這樣一來,真的不必擔心了吶···)
Shamal:啊,說起來,Signum和Zafila也說要過來看的···可是好像還沒來。
Reinforce:嗯。也沒和我連絡。

(視訊通話)

Emmy:喂喂?在那邊的是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force,還有···
Shamal:還有我,Shamal!
Emmy:現在在空中吧?在那附近有幾個奇怪的結界出現,妳們有什麼頭緒嗎?
Shamal:沒有,什麼都沒···。
Signum:Shamal、Reinforce,是我,Signum。
     我現在正往妳們那裏過去,那附近有奇怪的魔力反應。
Zafila:打算去巡邏調查。
Reinforce:這邊也是,剛剛也感覺到相同的怪事。
Shamal:很奇怪呢。這邊也去調查看看可以嗎?
Emmy:嗯。能拜託妳們調查的話,可幫了大忙!
Shamal:了解。Reinforce,請幫我護送はやてちゃん回家。
Reinforce:知道了。那麼,吾主。
はやて:嗯···。大家,請小心喔--。
Shamal:是。總之,先到那個結界的地方看看。

■STAGE 2

雷刃襲擊者:發現了。闇之書的守護騎士。
Shamal:Testarossaちゃん···?不,不是。
雷刃襲擊者:嘛,這副模樣,是借來的。我是誰,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Shamal:雖然不是很想知道呢···。但是···。
雷刃襲擊者:得到妳的資料和力量後,我就會離開。在這身體裡,讓闇之書之暗再度復活,為了成為絕對不滅,真正的王者!
Shamal:(這個孩子!闇之書的···!?)
雷刃襲擊者:上吧!在我的太刀之前,一絲的迷惘都不會有!!

--------------------------打到快翻桌中(喂)--------------------------

雷刃襲擊者:騙人--!我輸了!?為什麼!?
Shamal:動作很單純喔。簡簡單單就被擋下了。
    所以···現出妳的真身吧。
    想對闇之書之暗幹什麽?
雷刃襲擊者:想幹什麼都好,我們原本就是闇之書的一部分。
      是被你們任意切離捨棄,準備粉碎的詛咒啦!
Shamal:(果然···是闇之書防衛程式碎片的資料···?)
     在街上展開結界的,是妳的同伴?給附近的人們帶來麻煩可不行,希望妳們住手···。
雷刃襲擊者:沒用啦。不只有我而已。
      現在,到處都有我們的碎片產生。
      為了讓破碎的闇,再次復活!
Shamal:--是嗎。
雷刃襲擊者:對,在這個街上喚醒沉睡的記憶。
      闇之碎片,以魔導師和騎士們強烈的願望和執念成形後,攻擊你們!
Shamal:是嗎。告訴我許多的事情,真是謝謝了。
雷刃襲擊者:耶?不、不對!不是那樣的!
      咿!!不是吧,到此結束了嘛!?
      那、那個,闇、闇無論多少次都會復活的!
      我也不可能放棄成王之路的!
      總有一天、一定還會!在那之後、那個、那個!
      啊--!
Shamal:雖然是個頗有趣的孩子···不過這種事態,我笑不出來這點還請見諒。

Reinforce:Shamal,這狀況是···
Shamal:沒問題喲,Reinforce。稍後我會說明。
     妳就好好地保護はやてちゃん和Vitaちゃん好嗎。
Reinforce:嗯···。
Shamal:嗯。Vitaちゃん的身體狀況也不好,不振作點不行!

■斷章之一

闇之碎片なのは:啊!找到了!妳是那時候的!
Shamal:耶?なのはちゃん?『那個時候』所指的,是『Shamalさん』···?
    (或者說,難不成這孩子是剛剛得知的『闇之碎片』···?)
闇之碎片なのは:闇之書的騎士是吧?
        雖然我那個時候遭到偷襲,這回我和Raising Heart都準備萬全了!
闇之碎片Raising Heart:All Right。
闇之碎片なのは:所以,我不會輸!
Shamal:那、那個···這下麻煩了。
闇之碎片なのは:我要和妳好好談一談!

--------------------------S&L大法的次數自重囧--------------------------

闇之碎片なのは:嗚···打不贏···!
Shamal:哈--···幸好是直來直往的孩子才得救···。
闇之碎片なのは:嗚,抱歉吶,Raising Heart···
闇之碎片Raising Heart:Sorry Master。

Shamal:消滅了···。
     原來如此,這就是闇之碎片···。

■STAGE 3

闇之碎片クロノ:妳是,闇之書的騎士吧。
Shamal:(クロノ執行官的···偽物呢)
闇之碎片クロノ:沒帶著闇之書吶?妳把它藏到哪了?
Shamal:(果然,就像那孩子所說的一樣呢。將過去的記憶和思念再生。)
闇之碎片クロノ:你們的主人,在哪?
Shamal: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
闇之碎片クロノ:既然如此,直到妳告訴我為止,我一定會親手破壞掉那本被詛咒的闇之書!
Shamal:被詛咒的闇之書,已經不存在了。
     所以,現在不在這裡擊倒你可不行···!
闇之碎片クロノ:儘管如此···!不管怎樣,我會阻止妳!

--------------------------終於不必開S&L大法(拖)--------------------------

(壓勝?)
闇之碎片クロノ:怎麼會……竟然不能傷你分毫!?這種空間戰術……
Shamal:以冷靜而頑強的真正的クロノ執行官為對手的話,這樣可行不通呢。
(險勝?)
闇之碎片クロノ:打···打不到···只差一步···!
Shamal:對不起···。

闇之碎片クロノ:嗚···啊啊啊--!
Shamal:···

(視訊呼叫)

Lindy:Shamal?魔力反應和結界的消滅已經確認,妳沒事吧?
Shamal:啊,Lindy提督。我沒事。
     那個···剛剛,我打了クロノ執務官的思念體···。
Lindy:啊啦,對不起,我家的孩子給妳添麻煩了。
Shamal:不!那個,這邊也是給您添麻煩了···。
Lindy:你們的看管者並不是我,而是レティ提督···。請你們幫忙,很對不起呢。
Shamal:這個也,那樣···。而且闇之書看來是這次事件的原因。
Lindy:消滅了像闇之書之暗那么巨大的東西。(這句翻不順=3=原句是:闇の書の闇みたいに、あれだけ大きなものを消し飛ばしたんだもの。)
    這一手餘波被害的出現是在預測之中喲。
    因為有作觀測和準備,對策也已有了。
    有你們的幫忙,讓事件比預想還要來的早些安全地結束呢。
Shamal:謝謝您···。
Lindy:那麼,請多加小心。事件結束後的禮物,已經考慮好了。(←這句不小心按太快沒看清楚囧)
Shamal:(該說是溫柔嗎···很厲害的人呢。)
     (クロノ執行官和Testarossaちゃん會是那種樣子的孩子,似乎是拜提督所賜呢?)
      嗯···!我也要朝著解決事件的方向努力才行!

■STAGE 4

闇之碎片Zafila:Shamal,是妳嗎?
Shamal:嗯。
闇之碎片Zafila:本大爺為什麼會在這裡?
Shamal:(本大爺···?)
闇之碎片Zafila:嘛,算了。所謂醒來的事,是新的主人就在某處的關係吧?
        又要為了蒐集闇之書的書頁而戰鬥···。
Shamal:那個呢,Zafila···。闇之書已經沒了,所以,書頁也是,已經可以不必收集了。
闇之碎片Zafila:--不可能。闇之書沒了,為什麼我們還能在這裡活動?
Shamal:那是因為,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force···。
闇之碎片Zafila:那是誰?
Shamal:呃···!
闇之碎片Zafila:妳這傢伙是偽物還是幻影?那就用這副拳頭來確認!

--------------------------Shamal媽媽遛狗中--------------------------
(?)
闇之碎片Zafila:咳……到此為止……了嗎……!
Shamal:我的戰鬥,看來還是寶刀未老啊。
(?)
闇之碎片Zafila:嘖···還沒還沒···!
Shamal:不行喲,Zafila···。已經,到此為止了。

闇之碎片Zafila:唔···!這到底是···!?
Shamal:對不起···。現在的Zafila···是處在惡夢中的狀態···。
闇之碎片Zafila:這樣啊···。
        剛才懷疑妳是偽物吶。
Shamal:嗯。
闇之碎片Zafila:理由是妳的表情相當溫和,以闇之書的騎士而言是無法想像的。
Shamal:···嗯···。
闇之碎片Zafila:這樣啊···。我這邊是過去的夢嗎。
Shamal:···沒錯。
闇之碎片Zafila:妳說闇之書已經沒了···那我們和『她』,變成什麼樣子?得救了嗎?
Shamal:嗯···管制融合騎的那個孩子,也有精神地活著。
     現在的我們的主人,年紀雖小,卻是個相當優秀也相當溫柔的女孩子喲。はやてちゃん是她的名字。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賭上一輩子守護はやてちゃん這件事,就是現今的···夜天的守護騎士們的生存目的。
闇之碎片Zafila:這樣啊···。能和翹首以待的主人相遇啊···。
        這樣的話···真是太好了···。

Shamal:嗯···。能相遇喲,和真正值得守護的人。

(視訊呼叫)

Signum:Shamal,事態變糟糕了。
Shamal:Signum?怎麼了?
Signum:增產中的闇之碎片正在匯集,集結成一個單一的基體中。
Shamal:真的假的···?
Signum:在妳附近似乎還有兩隻強力的碎片。
Shamal:對。
Signum:我和Zafila打算往妳那裡趕去,在那之前···。
Shamal:不必擔心,我有好好準備對策了。
Signum:這樣嗎?
Shamal:我想,闇之破片們肯定,會因為被破壞而感到疼痛。我所要作的,不是破壞,而是治療喲。那不正是我的本領嗎?

■斷章之二

闇之碎片Shamal:妳是···?為什麼和我是一樣的模樣?
Shamal:那是我的台詞···雖說這是我想說的,不過『為什麼』這句就不包括在內了。因為我已經知道理由了。
闇之碎片Shamal:妳知道我是闇之書的騎士?那就該知道我沒天真到讓捕獲的獵物逃走。
Shamal:我知道喲。以前的自己嘛。
闇之碎片Shamal:那妳明白了吧。無法逃離永遠的黑夜這件事。
Shamal:如果黎明不來臨,去找尋就好了。就只是這樣而已喲。

--------------------------穿心過V.S黑暗料理--------------------------

(壓勝)
闇之碎片Shamal:怎麼會……我的魔法竟然……!
Shamal:學習不足呢。偽物不如真物的法則也不知道嗎?

(險勝)
闇之碎片Shamal:還···還差一點···明明還差一點而已。
Shamal:痛痛痛···和自、自己戰鬥,也相當累人···

闇之碎片Shamal:···
Shamal:請安眠吧···已經、很遙遠的從前的自己。

■STAGE 5

闇之書的意志:妳是···Shamal嗎?我究竟是···。
Shamal:沒事了喲。妳現在只是夢見個噩夢而已。
闇之書的意志:是夢嗎?嗚···呃···!
Shamal:怎麼了?
闇之書的意志:我不知道···胸口、身體,非常疼痛···。
          既飢餓又口乾舌燥,還有疼痛,身體···好像要毀壞了。
Shamal:稍等一下,我現在就···
闇之書的意志:不行,不要靠過來!
          防禦系統正在暴走···。靠過來的話,就算是妳···!
Shamal:沒問題的!我會好好醫治妳的!

--------------------------人妻與人妻間的戰鬥--------------------------

闇之書的意志:···這是···?
Shamal:呼,治療完成。Reinforce,沒事吧?
    (實際上,我也只是止痛而已···儘管如此···)
闇之書的意志:抱歉···承蒙妳幫忙了···。
Shamal:嗯。
闇之書的意志:以前就盡只是接受妳的幫助。不僅於治療能力,妳一直都是我和騎士們的治癒手。
Shamal:--因為是出自於喜歡而去做的事嘛。
闇之書的意志:···抱歉,稍微,睡一下行嗎···?
Shamal:嗯···。我在妳的身邊喔。請好好休息吧。
闇之書的意志:啊···如此安穩的睡眠···是多久···沒遇著了呢···。
Shamal:晚安···。

cg_37.png
2010-3-21 13:04


Shamal:···。

(通訊呼叫)

Emmy:Shamal周圍的結界和闇之碎片已確認消滅完畢。
    很厲害喲,正不斷在消失中!
Shamal:在這附近還有一個很強的孩子。如果阻止那個孩子的話···
Emmy:嗯!這個事態肯定也能收拾掉。
Shamal:是!

Shamal:雖然我已經忘了出生當時的事情,
     但是我很想向那位不知其身分,賜予我治療能力的人,說聲『謝謝』。
     因為我不喜歡戰鬥也不喜歡傷害人,卻可以替人消止痛楚。
     因為我能救助身陷悲傷與痛苦之中的人們。

■FINAL STAGE

闇之碎片Vita:什麼阿…妳是…Shamal嗎…?
Shamal:Vitaちゃん…
闇之碎片Vita:這到底是什麼…?悲傷又恐怖…感覺焦躁…還有,身體好痛…就好像我變得不是我自己…
Shamal:不要緊喔,Vitaちゃん。那是因為…
闇之碎片Vita:不要靠過來!不要碰我!
Shamal:不靠近也不碰觸的話,我沒辦法知道妳哪裡在痛喔。
闇之碎片Vita:囉唆…所以我叫妳不要管我!
       本來,我就討厭大家…戰鬥、闇之書…就連這個世界我也討厭!
Shamal:Vitaちゃん,那是…
闇之碎片Vita:討厭…我討厭大家!!
       在我的眼前什麼都沒有,大家都只是繼續毀壞下去不是嗎?
       如果要被誰給破壞的話,那麼一開始就由自己來破壞!!
Shamal:痛楚和痛苦,我現在就來幫妳醫治。
     而且呢,Vitaちゃん,其實…」
闇之碎片Vita:囉唆!!我也要把妳打爛!!

--------------------------媽媽管教女兒中--------------------------
(壓勝?)
Shamal:不需要再破壞也可以了。沒事的,Vita……
(勝利?)
Shamal:對不起…Vitaちゃん,沒事吧?
     
Shamal:已經,不會痛了吧…?
闇之碎片Vita:嗯…。
Shamal:吶…雖然我們遭遇過許多痛苦的事,
     但是我們大家都在一起,無論何時,都不會是孤單一個人喔。
闇之碎片Vita:…嗯…。
Shamal:如果迷路的話,我們會去找妳。難過的時候,我們也會一起陪妳。
闇之碎片Vita:…但是…就算是這樣,未來什麼的,不是都沒有嗎…。
Shamal:有喔…。
     會遇到的。溫柔的主人也好,應該要守護的事物也好。
     所以,現在就稍微睡一下吧。
闇之碎片Vita:…我知道了…
Shamal:醒來之後呢…肯定,能轉變成溫暖的心境。
闇之碎片Vita:真的嗎…如果是真的…不錯吶…

Emmy:結界消滅!闇之碎片的反應,正一個一個消失中!
Shamal:是!
Signum:再來,繼續在周圍調查。
Lindy:嗯,有勞了。

Shamal:就這樣,在之後被稱呼為『闇之碎片事件』的這個事件,宣告結束了。
  在那之後…。

cg_36.png
2010-3-21 13:03


Vita:這樣阿…我的思念體這麼說了阿。
Shamal:嗯。
Vita:嘛,事實上,從前確實是有那樣的心情沒錯。
Shamal:嗯…。
Vita:但是,這麼說很奇怪吧。比起由於闇之書的力量,永遠不死的那個時候…
   闇之書毀壞后,如果死了就全部都結束的現在,才有一直都活著的感覺吶。
Reinforce:對不起…
Vita:傻瓜。誰要妳道歉了。
Reinforce:…對不起。
Shamal:沒關係喔。從以前開始就不想要有永遠什麼的。
     而是像現在能和家人、重要的人們一起努力的活著。
Reinforce:嗯…。
Shamal:一起好好過活吧…儘管是有限的時間,也竭盡全力。
Reinforce:嗯…
Vita:是說妳。妳到底要拿著那些桃子拿到什麼時候。那不是要給我的慰問品嗎?
Reinforce:啊,對喔…抱歉吶…來,餵妳吃吧。
Vita:住、住手!我自己來!

Shamal:有限的時間…與我們相比起來,Reinforce殘存的時間,更少。
     大概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是像這樣一起生活的時間裡,想說很多話…想互相交談下去。
     談談到現在為止的事、託付給未來,從今而後的事。

Shamal:來吧…為了讓Vitaちゃん和大家恢復元氣,今天我要努力作菜!
Vita:…不是吧。
Shamal:Reinforce,來幫忙吧!
Reinforce:嗯,我知道了。

cg_38.png
2010-3-21 13:04


Shamal:啊啦…啊啦啦--!?
Reinforce:Shamal,那個不會又是什麼不同的料理法了吧?
Shamal:不是,這個不是啦,這個,等等!
はやて:啊,糟糕!蓋子、蓋子…滅火--!
Shamal:耶耶…那個、那個--…!
Signum:Shamal到底是怎樣?為什麼料理一點都沒進步吶?
Zafila:…我不知道。

Shamal:那個…雖然發生各式各樣的事,總之,會盡全力繼續生活下去。


~Phase of 湖之騎士Shamal 完~



wallpaper_shamal_01.png
2010-3-21 13:04

wallpaper_shamal_02.png
2010-3-21 13:04

wallpaper_shamal_03.png
2010-3-21 13:04
1

评分人数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4-22 20:54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將老爹完成)

character_signum.png
2010-3-23 15:46


Phase of 劍之騎士Signum
~烈火的誓言~








cg_01.png
2010-3-23 15:45


和她,自出生起就在一塊了。至少我記憶中是這樣的。
我們一同度過彷彿永遠無休的爭戰的日子。
在不知何時走向毀滅之前,只有繼續戰鬥下去。

cg_07.png
2010-3-23 15:45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命運在最後的夜天之主,吾主はやて的心靈和勇氣下…
之後,在眾多的奇蹟的眷顧下,迎向最好的結局。

cg_62.png
2010-3-23 15:46


闇之書的詛咒,『闇之書之闇』消失而去…
吾主はやて也理所當然,和守護騎士四騎,以及自吾主那獲得嶄新的名字的她,Reinforce,得以生存下去。

cg_22.png
2010-3-23 15:45


Reinforce:將。
Signum:嗯。
Reinforce:是晴天…好天氣呢。
Signum:是呢。吾主はやて呢?
Reinforce:現在和Vita與Shamal一起呢。似乎在製作點心。Zafila則是在一旁看照她們呢。
Signum:是嗎。
Reinforce:看起來很開心呢。
Signum:很幸福的樣子是比什麼都還要來得好的。吾主はやて也是,妳也是。
Reinforce:是啊。
  妳也是,和那孩子訂下了比試的約定吧。不期待嗎?
Signum:Testarossa那件事嗎?
  那是把在事件中擱置的決鬥,以比試的方式繼續進行而已。沒什麼好期待的。
Reinforce:這樣啊…那麼,就當作是妳說的那樣吧!
Signum:--妳依舊還沒…沒問題吧?
Reinforce:沒問題…雖然我很想這麼說。
  可能不會太長。能夠有半年就很好了。
Signum:--很短暫吶。
Reinforce:我的構成系統,幾乎都和闇之書之闇一起消失了。
  雖然已經不必擔心防衛程式再構築,但是相對的,我的活動系統也無法再生。
Signum:如果妳消失的話,我們的主人會很難過的。
Reinforce:儘管想到那件事,內心會感到痛楚…。但吾主是聰穎、堅強的人。我的消滅,也將成為她成長的糧食。
Signum:嗯。
Reinforce:比起從前,現在就像是片刻的夢般的時間呢。
  為了吾主,為了你們…。為了闇之書的贖罪之路,我該如何運用這段被給予的時間。
  光是思考這些,就沒有憂愁的時間了。
Signum:說的也是。

(視訊呼叫)

cg_23.png
2010-3-23 15:45


Signum:嗯…這個呼叫是?
  是,我是Signum。
Lindy:我是Lindy。
   那個呢,現在,在海鳴市的市街上出現奇怪的魔力反應。
   那是Belka系的。你們有什麼頭緒嗎?
Signum:沒有。我們全部都在家裡,什麼地方也沒去。
Lindy:這樣啊…對不起吶。那麼,這邊會進行調查。
   因為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你們也要多加小心。
Signum:提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來協助幫忙。
Lindy:雖說那樣是幫了大忙,不過可以嗎?
Signum:之前的事件,我們一行人給您添了許多麻煩。請至少讓我們盡一份心力。
Lindy:謝謝。那麼我就請Emmy傳調查重點給你們囉。
Signum:好的。

cg_24.png
2010-3-23 15:45


Reinforce:有什麼武裝事件嗎?
Signum:只是調查事情而已。妳就待在吾主身邊吧。
Reinforce:我知道了…。小心點吶。
Signum:嗯…。
  我們走,Laevatein!
Laevatein:Jawoh!(了解!)

■STAGE 1

Signum:Zafila。你應該在家才對。
Zafila:是騎士嗎?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不,比起那個,這裡是哪?本大爺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Signum:Zafila?這是怎麼一回事?
Emmy:Signum,聽得見嗎?那不是Zafila。那是市內正在產生,本體不明的思念體!
Zafila:想起來了…。本大爺不去狩獵的話不行。
   為了打倒持有魔力的東西,奪取他們的魔力當作闇之書的糧食。就為了這個!

--------------------------賭上騎士的尊嚴,輸的人/狗要負責吃光黑暗料理--------------------------

(壓勝)
Zafila:嗚啊啊…!不可能…本大爺的拳頭,居然連衣角都沒擦到…?
Signum:簡直就是野獸。遠遠不及真貨的技能…。

(勝利)
Zafila:咳啊啊……!可惡……!
Signum: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Zafila:嗚…啊啊啊--!
Signum:消失了…?
Reinforce:將,是我。
Signum:Reinforce,怎了?
Reinforce:我這裡也得知事情了。那恐怕是闇之書的殘渣。
Signum:殘渣…。防衛程式的一部分嗎?
Reinforce:恐怕是。有可能是身為防衛程式的闇之碎片,正在試圖再生。
Emmy: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也正出動鎮壓中。
  因為是在結界內,我想沒有發生一般人受害的事情,不過…。
Signum:也讓Vita她們出擊吧。我也繼續進行搜查鎮壓。
Emmy:抱歉,有勞了。
Reinforce:將…。
Signum:妳就待在吾主はやて的身邊,可以吧。
Reinforce:…嗯…。

■STAGE 2

Signum:高町なのは…妳是真貨嗎?
闇之碎片なのは:真貨…?那是什麼?
   還有,我們好像是初次見面…?
Signum:妳也是闇之碎片嗎。
  抱歉啊,我和妳雖然無冤無仇,但是不讓妳消失可不行。
闇之碎片なのは:那…那個那個,妳會不會是認錯人了!?
   我是個普通的小學三年級生,還在練習魔法中…!?
Signum:就我所知的妳,既不是普通的小學三年級生,也不是魔法練習中。雖然年輕,卻有著堅強的羽翼,不遜於他人的魔導師。
闇之碎片なのは:謝…謝謝…?
Signum:沒差,無妨。交手之後,妳就會明白真實了。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是的!

--------------------------賭上男子漢的尊嚴/後宮,決鬥中--------------------------
(?)
闇之碎片なのは:完……完全夠不著……
Signum:正如預料之中,近接戰并不是很擅長。防禦的堅固倒是可圈可點。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
Signum:再提升一下中距離的應對的話,就算是近接型亦難以靠近了。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我會加油的!
(?)
闇之碎片なのは:嗚嗚…贏不了…。
Signum:不,表現並不差。距離和空間的掌握方式很出色。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是的!謝謝指教。
   
闇之碎片なのは:啊…啊咧咧!?身體,怎麼…。
Signum:那個沒什麼。那是因為妳現在在作夢,之後就會清醒了。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那樣嗎…。與夢境相較之下,會感到疼痛也蠻開心的。
Signum:是嗎。
闇之碎片なのは:雖然是在夢中,但還是謝謝妳陪我練習。
   之後我會更加努力!
Signum:嗯。

Signum:呼…人格和本人一樣吶。
  闇之碎片會將被蒐集者的記憶再現嗎?
Fate:Signum!?我是Fate。妳沒事吧?
Signum:嗯,沒問題。剛剛才擊敗高町なのは而已。
Fate:耶耶!?
Emmy:不是啦Fateちゃん,Signum所擊敗的,是『以なのは的模樣再生的思念體』啦。
Fate:嚇…嚇我一跳。
Signum:所以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Fate:思念體的產生地點,正在各處擴張著。
  根據クロノ他們的調查,結論是似乎有誰在那裡的樣子。
Reinforce:是防衛程式的構築體(Material)。
Emmy:Material?
Reinforce:闇之書的防衛程式,正打算收集思念和魔力,重新復活…。
Emmy:All right!感謝妳的情報,Reinforce!就以突擊作為對策來考慮吧!
Signum:我們就繼續來回擊潰各地的思念體。
Reinforce:果然…闇之書之闇不會消失嗎…。

■斷章之一

Signum:クロノ執行官…。不好意思,您是真貨嗎?
クロノ:那也是我這邊想問的問題。
  從這裡的感應器看到妳的訊號反應,非常奇怪。和各地的思念體有相近的反應。
Signum:因為已經擊敗兩個思念體的關係,才會有那樣的訊號反應吧?
クロノ:雖然那也有可能…。不過抱歉,我可以驗明正身嗎?
Signum:無妨。雖然我並沒直接了當擊敗您的打算。

--------------------------打得真爽(喂)--------------------------
(?)
Signum:這樣的話可以了嗎?
(?)
Signum:對不起,承蒙您手下留情了。
クロノ:也不是那樣…。是因為我的目的並不是特別要造成傷害。

クロノ:嗯,沒問題了。已經確認過了。
  妳的見解是正確的。被擊破的闇之碎片會出現訊號反映。
Signum:那再好也不過了。
クロノ:感應器將進行調整。真是抱歉了。

(視訊呼叫)

Lindy:クロノ、Signum,我是Lindy。
   なのはさん和クロノ你們先不說,守護騎士們有受到闇之碎片汙染的可能性。
   或許你們守護騎士退下會比較好。
Signum:承蒙您掛心,著實非常感謝。但是,我們沒有理由不參與闇之書的終結。
  要是確有危險,我們就會退下。請讓我們繼續出動。
Lindy:是嗎…。雖然這邊也會注意,但還是要多加小心。
Signum:是。

■STAGE 3

闇之碎片Vita:--是Signum嗎…?妳有啥事嗎?
Signum:Vita…。
闇之碎片Vita:醒來以後就在這種地方了…這是怎麼回事?
   新的主人在哪?Shamal和Zafila呢?
Signum:--Vita,聽我說。
闇之碎片Vita:不要對我說教。身為闇之書的騎士,我不是有好好地幹活了嗎?
   不是為了哪個傢伙,在完全壞掉之前不斷戰鬥下去。
Signum:聽我說,Vita。我們已經可以不必到處奔波了。
闇之碎片Vita:啥…?
Signum:漂泊流浪的日子,永無終結的夜晚,都已經結束了。
  該回歸的地方,以及該守護的主人…總算找到了。
闇之碎片Vita:妳在說夢話嗎,白痴!回歸的地方什麼鬼的,在哪裡?主人啥鬼東西的,不管是誰都只是廢渣而已,不是嗎?
   我們的夜晚,不會結束的。
Signum:現在的妳,只是夢見噩夢而已。醒來以後就會想起來了,那位溫柔的主人的事。
闇之碎片Vita:我揍妳喔!作夢的擺明是妳這傢伙吧!
Signum:Vita…。
闇之碎片Vita:既然睡昏頭了的話,那我就一擊扁下去,讓妳這傢伙起床!

--------------------------教訓小鬼中--------------------------

闇之碎片Vita:痛死了…幹這種亂七八糟的事…!(この滅茶苦茶やりやがって…!)
Signum:憤怒會令視線所及之處暗雲密佈,我從前應該就告訴過妳了。
闇之碎片Vita:誰知道啊!這不關妳的事吧?
   什…什麼…這是…?
Signum:沒事的…就這樣,稍作休息。
闇之碎片Vita:什麼啊,真是的…根本不知道…理由…。

Signum:如果沒有和吾主はやて相遇的話…Vita現在可能還是那個樣子吧。

(視訊呼叫)

クロノ:Signum?這裡是クロノ。
Signum:クロノ執行官。怎麼了嗎?
クロノ:Reinforce有在妳那嗎?我聯絡不上她。
Signum:沒有,她不在我這。
クロノ:那樣啊…。她說要協助事態的收拾,出擊去了。
Signum:--我知道了。我這裡也會試著取得聯絡。
クロノ:麻煩妳了。
Signum:Reinforce…我應該說過要妳留在吾主身邊的…。

■STAGE 4

闇之碎片Shamal:Signum。
Signum:Shamal?妳是真貨嗎?
闇之碎片Shamal:不是…。我也是你們所說的思念體…闇之碎片。
Signum:是嗎。
闇之碎片Shamal:如果我們增加的話,闇之書之闇就會復活了對吧?
Signum:似乎是那樣。
闇之碎片Shamal:我知道我的記憶…漸漸模糊不清呢。
   真正的記憶變得越來越曖昧不清…會認為闇之書之闇的復活,看起來是正確的。
Signum:那是因為…。
闇之碎片Shamal:就算我是偽物…我也不想給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force,以及這條市街的各位帶來困擾。
   對不起吶,Signum…請阻止我。
Signum:嗯…交給我吧。
闇之碎片Shamal:嗯…。不過我想我受到攻擊的話,還是會有所抵抗的。
Signum:無妨…。盡全力放馬過來吧。我很快就會解救妳。

--------------------------夫妻喧嘩中(喂)--------------------------

(壓勝)
闇之碎片Shamal:啊哈哈…果然很厲害呢,Signum。我明明已經使盡全力了…。
Signum:因為我是你們的將領啊。
(勝利)闇之碎片Shamal:果然很厲害呢……Signum。
Signum:你也是呢。

闇之碎片Shamal:啊…活動似乎停下來了。
Signum:嗯…。
闇之碎片Shamal:…被黑暗捉住的同時,我聽見了可怕的聲音呢。
   闇之碎片正不斷增加著…如果闇之書之闇復活了,這回會變成更加凶惡的存在。
Signum:會變成那樣吧。那系統就是這樣的。
闇之碎片Shamal:請阻止這樣的事…。即使是闇之書之闇,也是會為了實現誕生的意義而努力…。
Signum:我知道。放心吧。守護騎士四騎和祝福之風不會讓那種事發生。
闇之碎片Shamal:…那就…拜託妳了…。

Signum:…?
  黑暗的氣息正逐漸減少…。剛才的Shamal是構築體(Material)的一部分嗎?
Fate:Signum,不好了!Reinforce她!
  說是要停止闇之碎片的發生,往海上去了…!
Signum:什麼!?
Fate:她說不會有事的,所以希望我們能把事情交給她處理…。可是我卻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Signum: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Fate:好!
Signum:Reinforce…,妳到底想做什麼…。

■斷章之二

Signum:這個空間是…!?還有,吾主はやて!?
闇之碎片はやて:啊--是Signum啊--。
   妳怎麼了,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呢?
Signum:啊,沒…。
  (真貨是不可能到這樣的地方。而且這個氣息,我想這也是闇之碎片…)
闇之碎片はやて:不知道怎了,醒來之後就已經穿著騎士甲冑在這種地方了…
   不過妳來的正好,我也有東西要給Signum妳看呢。
Signum:這…要、要幹什麼?
闇之碎片はやて:我想看看我在大家的幫忙下,究竟已經變得多強了--。
Signum:啥?
  啊,那個,承蒙您的厚愛,感激不盡,可是我現在還有要事在身…
  (吾主はやて純真無邪的記憶和思念被再生了嗎?這下麻煩了,也沒辦法通行無阻了)
闇之碎片はやて:沒關係的~只有一下下而已!
Signum:那…那麼,只有稍微而已…
闇之碎片はやて:嗯。夜天之主真正的力量,就讓妳瞧瞧吧--。
Signum:那個…請下手輕點…

--------------------------後宮爭奪戰中--------------------------

闇之碎片はやて:啊哈哈…唉--果然不可能贏過Signum呢--。
Signum:不,您的力量,確實讓我見識到了。
闇之碎片はやて:哈--。雖然如此,還是很開心。
   再來,夢的時間結束了呢…。
   那,謝謝妳囉,Signum。很開心喲--…。

Signum:該怎麼說呢,果真是我們的主人。就算是思念體,也還是那麼爽朗。
  --糟,不能再拖下去了。不趕快趕去Reinforce那裏的話。

■STAGE 5

Reinforce:…將…
Signum:Reinforce,妳在幹嘛?這個魔法到底是什麼?
Reinforce:讓粉碎四散的闇之碎片,再度回到我的身體裡。以闇之書之闇的構築基體而言,我的身體是最適合的…恐怕再過不久就會聚集過來了。」
Signum:混蛋!幹了那種事以後,妳會!
Reinforce: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本來我在那個時候,就應該和闇之書之闇一起銷毀,早該被消滅才是。
  先別說阻止防衛程式的再生,我早就已經變成一個自身的系統維持都辦不到的空殼了。
  …但至少,讓我背負闇之書的最後的責任。這裡,正好是不錯的終結點。
  雖說對吾主,我實在是沒打算說些什麼辯解的話…
Signum:--給我整裝。
Reinforce:…將?
Signum:我叫妳停下那個魔法,整備妳的武裝,放馬過來!
Reinforce:等、等一下,妳到底是…?

--------------------------抓狂中的將老爹--------------------------

Signum:為什麼!?連和我正面對決也辦不到了嗎…?
Reinforce:不要對我說那種不合理的話…我已經…。
Signum:在那場戰鬥中,妳能夠將生命和心靈彼此互相緊繫…不必選擇死亡來解決事情,確實是奇蹟的恩惠吧。
  但是,妳也因此失去了未來、失去了強大的力量…也失去了和主人的心緊繫,一起共同戰鬥的融合能力。
  就算失去了所有,到底是為了什麼讓妳繼續留在這個世界?
Reinforce:那是…。
Signum:就是為了這種鳥事自殺嗎!?不是吧!!
Reinforce:…。

(視訊呼叫)

はやて:Signum、Reinforce!
Reinforce:吾主…!您怎麼是這副裝扮!
はやて:我現在也正趕往妳們那裡喲。闇之書的餘波被害之類的,我也該盡一份力。
Reinforce:那個、可是…
はやて:從Reinforce妳那裏得來,受到大家悉心鍛鍊的魔法,現在正是急需使用的時機。
  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他們也正在努力中,事態正朝著解決的方向前進的樣子。
Reinforce:是那樣嗎…?
はやて:我很快就會和妳們會合了,Reinforce,我們一起去吧--。
Reinforce:啊…那個…。
Signum:這邊也已經整頓完畢,我會和Reinforce一起迎接您。
はやて:好--。

Fate:Signum!Reinforce!
Signum:Testarossa。
Fate:終於追上了!沒事吧?
Signum:沒事。
Reinforce:Testarossa…那個…抱歉。
Fate:不會,沒事。クロノ說了喲。
  他說這次的這些事情,是在預想的餘波被害範圍內。
Reinforce:…那樣啊…。
Signum:Reinforce,跟我來一下。

(咚!)

cg_25.png
2010-3-23 15:46


Signum:妳這白痴。
Reinforce:…將…好痛。
Fate:…欸?欸欸!?
Signum:知道了沒?多少知道這次的事,妳想做的事到底有多白痴。
Reinforce:…好像是那樣。
Fate:那個…對不起,雖然我聽不見妳們的談話…不過,我是不是打擾到妳們了?
Signum:沒,已經講完了。Testarossa,下一個地點要往哪?
Fate:啊,那個呢…。

--然後,沒多久,事件就結束了。
關於詳細的原因,現在還在等待調查的階段。不過,目前似乎沒有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態的危險。
和平的日子,再度歸來。Reinforce現在也靜靜地,在吾主的身邊生活著。
然後也過了新年,來到高町なのは和Testarossa在寒假結束后的第一個假日。
那是我和Testarossa彼此約定,決一勝負的比試的日子。

■FINAL STAGE

Signum:呼。休假期間,沒變得比較遲鈍嗎?
Fate:不必擔心。我和なのは每天都會一起練習,自主練習也作得很徹底。
はやて:我們就稍微遠離一點在一旁觀看。
なのは:如果沒撤到安全的地方,大概會有危險呢。
Vita:嘛,妳們兩個就痛痛快快打一頓吧。我是對那種事一點興趣也沒有--。
Shamal:耶--?妳看起來不是頗開心的嗎?
Zafila:看起來對於高速戰的學習挺不錯的。
Lindy:那麼,因為也會拍攝影像紀錄,妳們兩個要遵守運動家精神…。
Emmy:要說的話,不正是騎士道精神吧?
クロノ:Fate是魔導師吧?
Fate:啊哈哈,嘛,沒差的,騎士道也好。
Signum:是吶。
Fate:那麼,Signum。那天擱置的比試…!
Signum:就在這裡好好地一次解決吧。
Fate:大概,這是從今以後會舉行多次的比試中,確實解決,最初展開的一戰。我可不會輸給妳的喔!
Signum:嗯,放馬過來吧!
はやて:那麼,Signum V.S Fateちゃん…。
なのは:比試,開始--!

--------------------------兩個戰鬥狂的決鬥--------------------------

(壓勝)
Fate:怎…怎麼會那樣--!
Signum:雖然也有間不容髮的時刻…。嘛,可以說是完勝呢。
Fate:嗚嗚…真沮喪…。
(勝利)
Fate:啊……還是被打敗了……
Signum:呼。果然好好鍛煉過了。這樣我也不能鬆懈了呢。
Fate:是!

なのは:哇--果然很厲害呢,Signumさん。
はやて:是呢。不管怎說,終究是夜天的騎士的將領。對吧,Reinforce。
Reinforce:是的…。

Fate:那,下禮拜再來一場吧!下次就稍微換個地方。
Signum:好啊。無論在什麼地方,我都會當妳的對手。
Vita:還真喜歡幹這種事咧,那兩個傢伙。
Shamal:嘛,她看起來也很開心嘛,是件好事喲。

--然後,隔週的比試,當然也是我贏了…。
一月的日子,也稍為繼續向前推進。

cg_26.png
2010-3-23 15:46


Reinforce:吾主…。果然我的融合能力似乎回不來了。
はやて:那樣啊…。那真有點遺憾吶。
Reinforce:雖然我也以主人的魔導的進步作為目標,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對您有所助益到什麼時候。
はやて:沒這種事喲。我還有很多很多,想要妳在身邊教導和幫忙的事呢。
Reinforce:是…。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擁有個能成為我的繼承人的後繼者。
はやて:後繼者…。
Reinforce:和吾主您融合,在天空飛翔,新的融合騎。
はやて:啊,家庭成員能夠增加的話,很讓人高興呢。

將來,就連僅僅的些微時間也沒辦法多活著的Reinforce…我們也是,曾經的無限再生能力已然喪失。
--不是永遠,而是會隨著時間流逝…這才是生命。
所以在那之前,努力地活著,讓能囑託的人…在下個世代繼續將想法傳承下去。
這是,Reinforce找尋已久,最後的答案。

はやて:新的融合騎,那就是我們家最小的孩子,Vita一定會很高興的。
Reinforce:是呢…那孩子肯定會很受寵愛的吧。
Signum:當然我們也會將騎士的心靈以及戰技傳授給他。
Reinforce:還有,祝福之風的誓言也會。
はやて:嗯。那麼,就來積極地考慮吧。和Maryさん商量。
Reinforce:--是。

雖是有限的時間,但至少也要帶著笑容,將願望託付給嶄新的風,以及受到祝福的未來…。
我們會繼續生活下去。這就是,全新的…,身為夜天的騎士的將領的,新的誓言。

~Phase of 劍之騎士Signum 完~



wallpaper_signum_01.png
2010-3-23 15:46

wallpaper_signum_02.png
2010-3-23 15:46

wallpaper_signum_03.png
2010-3-23 15:46
1

评分人数

    • 凌竹心: 辛苦了,接下来休息下吧XD碎片 + 100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4-22 22:09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小紅帽完成)

character_vita.png
2010-4-5 01:07


Phase of 鐵鎚的騎士Vita
~約束~




cg_02.png
2010-4-5 01:07


闇之書的守護騎士。
那是我們從前的命運。
已經記不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卻有著一直不停戰鬥的記憶。
在令人厭煩的漫長時間裡,歷經了許多主人,就只是一昧地戰鬥再戰鬥。
烈火之將Signum、風之治癒手Shamal、蒼狼Zafila。
雖然也會和同樣也是守護騎士的那三人說話…

cg_01.png
2010-4-5 01:10


闇之書…
夜天的魔導書的管制融合騎和我,說真的,我們的關係並不好。
說老實話,其實只是我單方面討厭她而已。
成為主人的那些傢伙們,不管是哪個傢伙我都討厭,我一點都不想進行沒有榮耀的戰鬥。
但是,只要闇之書還在的話,就得一直持續下去…。
所以我總是對那傢伙亂發脾氣。

cg_03.png
2010-4-5 01:07


終結闇之書的命運,是託最後的夜天之主,はやて的福。
溫柔的はやて成為主人,大概是我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找到戰鬥、守護的意義。

cg_07.png
2010-4-5 01:07


闇之書之闇消失之後,詛咒解除,那傢伙得到了「Reinforce」這美麗的名字。
儘管在那場戰鬥中受了嚴重的傷,力量幾乎全失,總算平安地保住性命。
--就是那樣,現在那傢伙也理所當然,和はやて與Signum他們一起在八神家生活著。只是…。

cg_27.png
2010-4-5 01:07


Reinforce:Vita…
      那個…今天的天氣也挺不錯的是吧…?
Vita:嗯。
Reinforce:…。
Vita:…。
Reinforce:…那個…。
Vita:沒差啦。
   沒啥事要說的話,不必勉強自己開口。
Reinforce:…抱歉。
Vita:(總是這樣,有夠僵硬的。)

はやて:Vita和Reinforce如何?
Shamal:不行。
     還是完全不行,硬梆梆的。
はやて:如果有什麼法子就好了吶--。
Zafila:Vita從以前就那樣…。
    不曉得要怎麼互相相處吧。
Signum:對不起,那兩個麻煩的傢伙。
はやて:不會不會。
    嘛,如果能變得要好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通訊呼叫)

cg_28.png
2010-4-5 01:07


Vita:嗯…?
Lindy:喂喂,這裡是阿斯拉,Lindy。
Vita:Lindy提督。
Lindy:Vita、Reinforce。
    其他人在家嗎?
Reinforce:是的,全部都在家。
Lindy:市區內出現奇怪的結界。
    因為反應是貝爾卡式的,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Reinforce:這樣嗎…。我們什麼都沒有。
Lindy:是嗎。那樣的話就沒事了。
    對不起吶。
    因為從現在起,武裝隊員要出動調查的關係。
Vita:--那個。
Lindy:?
Vita:我能不能幫忙?
   既然是貝爾卡的結界,調查和破壞我也能做到。
Lindy:唉呀,很可靠呢。
   如果能幫忙的話我很開心,只是…沒問題嗎?
Vita:不要緊。
Lindy:謝謝。
   那麼,我傳送地點資料過去吧。
Vita:好的!

cg_29.png
2010-4-5 01:07


Reinforce:調查的話,我也去吧。
Vita:算了吧,反正妳的魔力還沒恢復不是嗎?
Reinforce:可是…。
Vita:少囉嗦。妳就給我好好待在家。
Reinforce:…我知道了。
Vita:はやて、Signum!
   我出門一下。
Signum:嗯。
はやて:路上小心。
Vita:沒辦法擅長些吶…。
   明明也沒多少時間了。
   嘛,就算想一堆也沒啥法子。
   先這樣吧。我們走,Eisen!
Eisen:Ja。(好。)

■STAGE 1

Vita:確實是奇怪的結界吶。
   還有,在那裏的是…?
Fate(?):小孩子…?
       為什麼在這種地方?
Vita:誰是小孩子啊!
   妳已經忘記我了嗎!
   妳在這種地方幹嘛?
Fate(?):抱歉,我認不出妳是誰。
       我們在哪見過面嗎?
Vita:妳在說啥鬼…?
Emmy:Vita!
    不是喲,那個孩子並不是Fateちゃん!
Vita:啥!?
Emmy:那是結界發生的原因。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產生的思念體!
Vita:思念體…。
   妳是說結界的原因,是指把她打爛也沒關係嗎?
Fate(?):我有一定要找的東西…。
       如果妳想妨礙我的話,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喔。
Vita:真有趣!
   妳要報以前的仇是吧!?

-------------------------槌球開始-------------------------

Fate(?):怎麼會…
       難不成!
Vita:哼。
   果然是幻影嗎?
   遜到爆了。
Fate(?):我…
       我明明不想要在這種地方停留…。
       不趕快收集那些的話,母親會…。
Vita:(母親…?Testarossa的母親不是已經死了…)
Fate(?):嗚…啊…!

Vita:消…失了…?
Emmy:辛苦了,Vita。
    結界也解開了喔。
Vita:那個,剛剛到底是?
Emmy:我不是很清楚原因,各地也正發生同樣的事。
    なのはちゃん和クロノ君他們也出動調查去。
Reinforce:執行官輔佐。
     我是Reinforce。
     我知道事態的原因。
     那個恐怕是闇之書的殘渣…。
Vita:!?
Reinforce:闇之書的碎片,以曾經蒐集過的魔導師們的記憶作為根基,正打算進行復活。
Emmy:這樣啊…
    那樣的話,我懂了。
Reinforce:闇之書的責任是我的責任…。
     關於這件事,我…。
Vita:妳是白痴嗎!
   妳這傢伙不是還在療養中嗎!
Reinforce:可是…。
Vita:就算妳來了也沒啥屁用,給我跟在はやて身邊,待在家!
   我會叫Signum他們出動!
Reinforce:我知道了…。

Vita:下個地點在哪?
Emmy:啊,那個呢。
Vita:(可惡…
   非常不行啊我…)

■STAGE 2

Vita:執行官…?
   才不是咧。
   這股感覺、這道殺氣。
闇之碎片クロノ:闇之書的騎士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Vita:果然吶。
闇之碎片クロノ:闇之書上哪去了?
Vita:(執行官的老爹是闇之書的被害者。
   大概,壓抑著的怨與恨,現在也被再生了。)
闇之碎片クロノ:被詛咒的闇之書,以及守護騎士。
       就因為你們…!
Vita:(我知道…。
   我很清楚那樣的事
   但是…)
   我是闇之書的代表!
   要復仇的話就儘管放馬過來吧!

-------------------------愉快的槌球時間www-------------------------

闇之碎片クロノ:唔…好堅硬…!
Vita:怎麼啦!
   已經結束了嗎!
闇之碎片クロノ:…!?
       身…身體…。
Vita:歹勢…。沒能讓你復仇吶。


Vita:…。

(通訊呼叫)

クロノ:Vita。
Vita:執行官…這次是真貨?
クロノ:我的殘留思念給妳帶來麻煩了。
   抱歉吶。
Vita:不會…。不過奇怪了。
   你明明沒有被闇之書蒐集過的。
クロノ:不是只有蒐集,而是和闇之書之闇戰鬥過的人們的記憶與意志,都會被再生的樣子。
Vita:那個…
   執行官,果然。
クロノ:要說現在沒有像思念體那樣的想法,那是騙人的。
   但是我所憎惡的,是闇之書的詛咒,不是你們,也不是Reinforce。
   闇之書的詛咒…闇之書之闇已經消失了。
   這次引發的事件,是我們所能充分控制住的範圍內。
Vita:…嗯…。
クロノ:你們曾說過,只為了背起曾傷害過的人的份,只為了弥补重重罪孽的份而守护人,而朝向拯救現場的工作。
   那是自己的贖罪。
Vita:嗯。
クロノ:以我的角度看來,我們是相同志向的夥伴。
   --也就是說,就是那麼一回事。
Vita:謝謝…
   盡力。
クロノ:繼續有勞妳了。
   會告訴妳下個結界的發生地點。
Vita:嗯。
  (クロノ執行官果然也是那麼溫柔吶。)
  (但是,世界並不是只有像はやて和執行官的人們而已--)
  (罪與罰,從憎恨我們的人們那投來的怨恨,要好好地承受下來。)

■斷章之一

Vita:是Zafila的偽物嗎?
   去,我正在想事情啊!
Zafila:Vita嗎。妳…。
Vita:先下手為強!
   快給我消失吧!
Zafila:--唔!

-------------------------倒楣的大狗(掩面)-------------------------

(?)
Vita:啊咧…那个,Zafila難道是……
Zafila:發現得太晚了。
(?)
Vita:啊…啊咧?
   怎覺得打到一半,好像都是我單方面在打人吶…
Zafila:唉呀,終於發現了嗎?

Vita:搞啥鬼,是真貨啊!
   早說阿,真是的!
Zafila:突然就打了過來,對我來說,我要花時間確定是不是真的。
Vita:那也是沒辦法的啊。我正在想事情嘛。
Zafila:嘛,妳的心情我明白。
   是在想和闇之書有關的事…吧。
Vita:嗯…話說,我剛想都沒想就開扁了,你沒事吧?
Zafila:沒事…不必在意。
   Signum和Shamal也為了這件事在巡邏中。
   妳也冷靜點吶。
Vita:嗯。小心點。

■STAGE 3

闇之碎片なのは:啊,Vitaちゃん!
Vita:高町なのは。啊咧,這傢伙是哪個…真貨嗎?
闇之碎片なのは:妳來的正好。
        這次可要好好談談了喲!
Vita:慢著慢著。
   妳啥時在這裡的?
   現在是什麼狀況!?
闇之碎片なのは:…啊,啊咧?
        這麼說的話…。
        我發覺的時候就在這裡了…
        所以,這是哪?
Vita:別問我!
闇之碎片なのは:那個,總之!
        闇之書的事,或者是闇之書的主人的事,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問妳!
Vita:(這個是和我對戰時的記憶嗎…)
闇之碎片なのは:我想我一定有能幫上忙的事…。
        所以,拜託妳。
Vita:(雖然那時候無法相信,結局卻真的是那樣吶…。
   那傢伙打飛了闇之書。)
闇之碎片なのは:吶,Vitaちゃん是好孩子,所以…。
Vita:喂!誰是好孩子啊!
   我年紀比妳大,到底要我講幾次妳才懂!
闇之碎片なのは:是…是這樣嗎?
        抱歉,第一次聽說。
        可是可是,Vitaちゃん很可愛。像是戴兔子造型的帽子。
Vita:(真是的…那傢伙。
   嘛,不管怎樣,不停下這傢伙也不行吶。)
   管妳怎樣,我才沒空陪妳鬼扯。
   有啥想說的,就放馬過來吧!
闇之碎片なのは:OK--!
        要是我贏了,我就要問妳話了喲!

-------------------------小紅帽吃西瓜(爆)-------------------------

闇之碎片なのは:耶--!
        怎麼那樣,連衣角都沒擦到!
Vita:哇哈哈,看到了吧,這場華麗的戰鬥!
闇之碎片なのは:嗚…Vitaちゃん好厲害吶…。
Vita:哼…嘛,戰鬥嘛。
   除此之外就完全不行了。
闇之碎片なのは:在煩惱什麼?
Vita:沒啥。
   只是想些人際關係或者自己能派的上用場的地方,也想些沒辦法熟練的事而已。
闇之碎片なのは:心情和內心問題的話,我想無論是什麼事,只要能誠實地直接說出來的話,總會有辦法地喲。
        誠實地表達,雖然有時候會很辛苦,但是請不要害羞或隱瞞,率直地說出來。
Vita:我是個性格彆扭的人啦。和妳這款的行不通啦。
闇之碎片なのは:就算那樣,為了能相互理解而談話也行的。
        有必要的話,我想咚的一聲直接談判也行的。
Vita:妳的「咚的一聲」太誇張了啊!
闇之碎片なのは:才不是那樣咧--!
        我只是盡全力談判而已。
        啊…糟糕。
        時間到了。
Vita:什麼啊,有自覺了嗎。
闇之碎片なのは:嗯…大概是作夢吧。
Vita:那樣啊。
闇之碎片なのは:啊,最後。
        最後有一個或許對Vitaちゃん有所幫助的建言。
Vita:…?
闇之碎片なのは:耳朵湊過來。
        那個呢…(嘰嘰喳喳)…。
Vita:…。
闇之碎片なのは:以上。
        能和妳談談真是太好了。
        謝謝妳,Vitaちゃん。

Vita:該怎講…就算是思念體,那傢伙也還是那傢伙嗎。

■STAGE 4

闇之碎片Vita:妳這傢伙是…?
Vita:--這個毫無疑問,是假的吶。
闇之碎片Vita:妳是誰?
       到底是為啥扮成我的樣子?
       還有,那個騎士甲冑…。
Vita:這個才不是甲冑,是衣服。
   而且妳好好看清楚,就連妳也是同樣的裝扮…。
闇之碎片Vita:吵死了!回答我的問題!
       妳這傢伙,是我的偽物嗎!?
Vita:喂,一點都不想聽人講話嘛。
闇之碎片Vita:不知道啊…
       不知道為啥我會在這種地方,闇之書和Signum他們也不在。
       開啥鬼玩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Vita:(是嗎…以前的我,就是這個模樣吧。
   毛毛躁躁,隨便亂發脾氣…)
   (對那傢伙來說…我現在也還是這副德行吧…)
闇之碎片Vita:妳這傢伙也是!
       不管什麼時候我都看不上眼啦!
Vita:…就算是我自己,妳也別說那種亂七八糟的話啊。
闇之碎片Vita:囉唆!
       不給我閃開的話,我就把妳打爛!

-------------------------傲嬌大對決w-------------------------

闇之碎片Vita:全部擋住了…
       騙人的吧?
       我和Eisen的攻擊…。
Vita:因為是以前的自己所做的攻擊。
   都能做出預想和完全對應。
闇之碎片Vita:為什麼…為什麼啊…?
Vita:不准哭。
   一天到晚毛毛躁躁,給周圍的人帶來困擾…。
   痛苦的時候和悲傷的時候…
   非得要老實地表達出來不可的時候也是,都不能老實地表現出來。
闇之碎片Vita:囉唆…!囉唆…!
Vita:哭泣也好,誠實地說出自己在難過也好,都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啊。
   快想起來。妳不是有伙伴嗎?
   就連大家自己明明都在悲傷痛苦,也還是接受了自己這完全不老實的傢伙的一群伙伴。
闇之碎片Vita:那是…
       嗚…啊啊啊…!

Vita:(對了…。我還沒跟那傢伙道歉吶…)
   (一直對她亂發脾氣,說句歹勢…)
   (那傢伙所剩的時間可能已經沒多少了…
   所以…就因為這樣,不道歉不行--)

(通訊呼叫)

Zafila:Vita!?Reinforce有往妳那裡去嗎!?
Vita:怎了嗎?
   發生什麼事了嗎?
Shamal:Reinforce…說闇之書的碎片所引起的事件是她的責任…。
Zafila:留下自己要去阻止的這句話…
Vita:那個笨蛋…!

■斷章之二

闇之碎片Signum:Vita嗎。
Vita:…Signum。
闇之碎片Signum:這是哪?
        我察覺的時候就已經在這了。
Vita:(啊…是以前的Signum啊。
   和はやて相遇前。)
闇之碎片Signum:無妨。
        去找闇之書,和Shamal、Zafila會合。
        走吧Vita。過來。
Vita:(雖然Signum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變…)
闇之碎片Signum:--怎麼了。別在那裡碎碎唸!
Vita:沒事…。
  (口氣也不一樣,果然,總覺得很嚴苛。)
闇之碎片Signum:我們之所以會甦醒,不就是新的主人正在哪嗎。
         不趕快前去請求晉見的話。
Vita:那個呢,Signum。
   我啊…從以前就有些喜歡妳的眼神。
闇之碎片Signum:什麼…妳到底?
Vita:認為那是雙沒有迷惘、堅毅的眼睛。
   但是,果然妳也會迷惘…也會悲傷吶。
   現在在這裡看到妳,我是這麼想的。
闇之碎片Signum:就連夢妳也看見了嗎?
         戲弄人的話先給我節制點。
Vita:在作夢的人,是妳啊。
   所以現在…就讓我來把它結束掉!

-------------------------以下犯上中XD-------------------------

(?)
Signum:發生了什麽事……?為何要這樣……
Vita:很快就明白了……很快。
(?)
闇之碎片Signum:這個強度…
         妳真的是Vita嗎?
Vita:發生很多事啊…
   當真是很多很多。

闇之碎片Signum:這個是…!?
Vita:惡夢結束了喲。
   我們的旅途,已經結束了。
   以肯定是非常幸福的樣子,待在最後的夜天之主的身邊。
闇之碎片Signum:是嗎…。
         雖然這不是件令人輕易相信的事,但是妳不會說謊。
Vita:嗯。
   所以不必擔心,好好休息吧。
闇之碎片Signum:嗯…。

Vita:不必擔心…。
   因為妳現在也還是夜天的騎士的將啊。

■STAGE 5

Vita:--!!
   這個空間是!?
闇統之王:來了嗎,守護騎士。
Vita:先不說外表,不管怎麼看,都不是はやて吶。
   妳這傢伙是誰。
闇統之王:給我跪下,塵芥。
     在主人的面前,頭還抬那麼高。
Vita:(這股感覺,是闇之書之闇…防衛系統的碎片嗎?)
闇統之王:確實。
     我確實是構築闇之書之力的系統的中樞。
Vita:…!
   不要隨便讀取別人心裡的想法!
闇統之王:塵芥還真是牙尖嘴利吶。
     不過無妨。
     現在力量正巧不夠。
     守護騎士啊,過來吾的麾下吧。
     再次加入吾等闇黑的末席吧。
Vita:不要說那種不知道啥鬼的屁話。
   我本來就是要來打爛妳這傢伙的。
闇統之王:守護騎士程式…
     要以塵芥的身份,對闇之書的中樞,闇黑的盟主刀劍相向嗎?
Vita:那傢伙也已經不叫闇之書了,而且對我來說的主人,就只有真正的はやて這麼一個。
闇統之王:哈。
     笑死人了。
     既然如此,那就把妳這傢伙的意志給吞掉吧!

-------------------------弑主中(喂)-------------------------

闇統之王:什…什麼…!?
     吾的力量,竟然擊不穿這傢伙…。
Vita:哈哈!
   笑死人的,是妳啊。
闇統之王:咕…
     嗚啊啊啊~~!!

cg_65.png
2010-4-5 01:22


闇統之王:力量…
     如果更強大的力量能聚集在吾的手中的話…!
Vita:不會聚集的。
   妳這傢伙就在這裡粉碎消失吧。
闇統之王:汝…汝…
     汝這傢伙~~!!
Vita:吵死了!快點給我消失!!
闇統之王:啊啊啊--!

Vita:…呼…。

Vita:嗯…結界解除了!
   得趕去…趕去那傢伙的所在地!

■FINAL STAGE

Vita:果然在這裡嗎?
   妳自己一個人在這種地方,是在幹嘛?
Reinforce:停下構築體(Material)了吶…
      謝謝妳,Vita。
      接下來我來處理,沒事了。
Vita:妳說沒事,是打算幹嘛?
Reinforce:收集然後停止闇之碎片們。
      我的話,能做到那些事。
      現在,正為了那些目的而準備魔法中。
Vita:…以妳的性命作為交換是嗎?
   少給我說那種蠢話。
Reinforce:我沒有要捨棄性命喔。
      只是有可能會受點傷…。
Vita:那就是問題。
   妳的身體已經破爛不堪了,妳是以為我不知道嗎?
Reinforce:那是…。
Vita:就說現在…。
   妳能存活的時間,不是頂多半年而已嗎…?
Reinforce:…嗯…
      差不多是那樣。
Vita:儘管如此,妳總算存活下來,就算只有一點點,也能活著不是嗎?
   那條命…那個時間!如果妳想隨便浪費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妳!
Reinforce:Vita…。
      可是我…。
Vita:把那個魔法給我撤掉!
   如果妳不打算撤掉,那我就算用盡全力,也要妳給我住手!

-------------------------情敵互毆中(才怪w)-------------------------

Reinforce:抱歉,Vita…
      到此為止了…。
Vita:什麼啊…
   不是已經這麼殘破不堪了吧…。
   從前…明明是強大到像我這樣的人,都當不了妳的對手。
Reinforce:我的力量已經幾乎讓吾主はやて接收了。
      現在的我,只是個空殼而已啊。
      Vita。
      妳真的變強了,而且比什麼都重要的,是妳也變溫柔了。
      我也已經沒有什麼牽掛…可以安心地離開了。
Vita:妳在開啥鬼玩笑!!

cg_31.png
2010-4-5 01:07


Vita:空殼是啥鬼東西我不知道!
   可是生命和心靈,不是都還在這裡嗎!?
   不體面也好,悲慘也好,全部都給我用上!
   妳盡只是一直在哭泣的事,還有我只會讓妳難過的事,我都知道。
   時間所剩不多的話,就該更加地…和はやて一起,和Signum他們一起,笑著幸福過生活啊!
   如果發生了什麼讓妳哭泣的事,我會把他全部破壞的!
   祝福之風就由鐵鎚的騎士來守護!
   所以Reinforce!
   好好地活下去…開心地笑啊…。
Reinforce:Vita…。
Vita:讓我…讓我跟妳說聲「到目前為止,對不起」啊…。

cg_32.png
2010-4-5 01:07


Reinforce:謝謝妳…Vita。
      為了妳,為了我們的主人…
      我會努力的在剩下的時間裡活著。
      抱歉了…。謝謝妳,Vita。
Vita:吵死了…不要說那麼多次。
Reinforce:多少次我都會說…。
      謝謝妳,Vita。
Vita:…去…。

(視訊呼叫)

Signum:Vita、Reinforce,聽得到嗎。
     剛剛クロノ執行官來了聯絡。
     事情雖然朝向收尾的階段,但還是有些人手不足。
Vita:我知道了。我去幫忙。
Zafila:會合吧。我也過去。
Vita:嗯。

Vita:那,我要走了…妳給我回家喔,聽見沒!
Reinforce:嗯…。

cg_33.png
2010-4-5 01:07


Signum:--和Vita發生什麼事了嗎。
Reinforce:稍微呢。
      …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對我說「一起生活吧」。
Signum:妳就連高興的時候也哭嗎…。
     這樣哭下去,眼淚會不會流乾我不知道喔。
Reinforce:…說的也是…。
      我會注意的。

然後,事情暫且算是解決了。
民間沒有受到損害,事情的解決也很迅速。
在處理完像闇之書之闇這般巨大的魔力塊後,常會出現這類的余波被害。
Lindy提督是這麼說的。
不管怎樣,八神家也回歸平和了。

cg_30.png
2010-4-5 01:07


和Reinforce也是,嘛,也恰如其份地順利進行中。
最近也稍微開始聊起從前的事。

cg_34.png
2010-4-5 01:07


はやて:Vita,和Reinforce感情變得要好起來,真是太好了呢。
Vita:說是感情變好嗎,嘛,那個。
はやて:有什麼契機或者是什麼秘訣嗎?
Vita:雖說是秘密…能保密嗎?
はやて:可以可以。
    我們約好了。
Vita:怎說呢…
   就是筆直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好好呼喚他的名字。
はやて:嗯嗯,這樣啊--。
    是誰告訴妳的呢?
Vita:那是秘密。絕對秘密。
はやて:唔,真在意吶--。
Vita:秘密!
はやて:嘛--雖說和Reinforce變得要好,可是如果和なのはちゃん也行的話,會很高興呢。
Vita:不--可能。
   我和那傢伙是絕--對不可能。
はやて:耶--?
    沒這回事喲。
    絕對能變得很要好的。
Vita:唔--…
   我真不想相信。
はやて:啊哈哈。
Vita:--吶,はやて。
はやて:?
Vita:春天來臨前…要和Reinforce還有大家,說很多話,一起相處喲。
はやて:嗯…當然。
Vita:…謝謝。

因為是有限的時間…所以盡力活著是很重要的。
儘管背負許多的事物。
但是,我們一定,會繼續活下去。

~Phase of 鐵鎚的騎士Vita 完~



wallpaper_vita_01.png
2010-4-5 01:07

wallpaper_vita_02.png
2010-4-5 01:07

wallpaper_vita_03.png
2010-4-5 01:07
1

评分人数

本帖最后由 凌竹心 于 2010-4-22 23:07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狸貓畢業)

character_hayate.png
2010-4-18 20:00


Phase of 八神はやて
~絆~



cg_62.png
2010-4-18 20:00


――夜天的魔導書。
是我,八神はやて,自從懂事以來,一直陪伴在身邊的一本書。
而在這本書中,從以前開始,一直都住有漂亮的融合騎,以及四個守護騎士。
和主人一起生活的守護騎士。
和主人融為一體,一起戰鬥的融合騎。
關於這個,『發生了許多事』的事件也已結束,總之現在,是和平的每一天。

cg_07.png
2010-4-18 20:00


明明一直在一起,卻始終無法見面的我的融合騎,Reinforce,也得到了拯救。
家族終於全員到齊,現在,真的是相當幸福。
對了對了,魔法的練習也有好好地進行。
Shamal和Reinforce,以及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每天都從她們那裡學習著。
我在想,身為『最後的夜天之主』卻僅是個魔法的初學者,該怎麼作才是…。
從今以後我要更加、更加,一定要更加好好守護我的家人才行。
像是新年的時候,我和なのはちゃん約定了練習比賽。
為了能夠有場好比賽,可得好好努力呢!

■STAGE 1

はやて:Sleipnir正常啟動。慣性控制沒有問題。
    Reinforce,這樣做可以嗎?
Reinforce:是,吾主…。
      您已經可以自己一個人充分地飛行了呢。
はやて:不不,なのはちゃん和Fateちゃん她們,可是能更加任意地飛行呢。
Reinforce:她們也是不斷的鍛鍊和鑽研的關係…。
      吾主才剛開始修練還不到一個禮拜。
      按照這個樣子繼續研習的話,肯定,會成為一個比誰都還要優秀的魔導騎士。
はやて:說的也是…。
    有Reinforce的指導,大概會成為一個優秀的主人吧。
Reinforce:賭上我的生命…
      我會將我所有的魔導,全數教給您。
はやて:嗯…!這樣的話,今天也來練習看看吧!
Reinforce:好…吾主。

--------------------------夫婦耍花槍中=3=--------------------------

(一)壓勝
はやて:成功了…!
    我可以好好的辦到了對吧?
Reinforce:是的…很了不起呢。

(二)勝利
はやて:唉,飛行這件事,很令人開心呢。
Reinforce:是…吾主。

(三)險勝
はやて:頭…稍微、有點…暈…?
Reinforce:沒…沒事吧?吾主。


はやて:魔法的練習果然很開心吶。
    因為是Reinforce親自指導,更加感到開心呢。 (譯者吐槽:廢話wwww和極品人妻一對一教學,不開心才怪wwww)
Reinforce:是…。
     (在之前防衛程式切離的時候,我的魔導,幾乎全部都給了吾主はやて。
      也就是說我變得越來越弱…儘管如此,吾主也當真是在魔法的使用上越來越精進了。)
はやて:放出制御稍微學會點了吶。是這樣做嗎?
Reinforce:(比起其他的,沒有沈溺在才能之中,而是勤於學習。
      總有一日一定會成為一個非常偉大的魔導騎士吧。
      沒辦法看到這樣的吾主到最後…稍微有些寂寞吧…)

(奇異感覺)

はやて:咦?
Reinforce:…?
はやて:好像有誰正往這邊過來的樣子…
Reinforce:!!
      這個感覺,不是騎士們。
      …是誰!?
      吾主,無論如何請您先躲起來。我過去確認。
はやて:不行喔,Reinforce,妳身體還沒復原呢。由我去吧。
Reinforce:可是…
はやて:因為是我去做確認,所以妳幫忙就好,戰鬥由我來。
    Reinforce就離遠些觀看,可以嗎?
Reinforce:…好…。

■STAGE 2

はやて:阿咧、Shamal。
Shamal(?):…。
Reinforce:吾主,請小心。情況不太對。
Shamal(?):幼小的騎士和融合騎,妳們為什麼會拿著闇之書?
はやて:…咦?討厭,Shamal,妳怎麼了嗎?
Shamal(?):妳是哪位我並不認識…。
         可以不要那麼親密地叫別人的名字嗎。
はやて:…咦…!
Shamal(?):闇之書是我們守護騎士,就算以命相抵也要守護的東西。
はやて:Reinforce…這個、到底是?
Reinforce:我不知道…但是,那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風之治癒手Shamal。
はやて:可是…。
Reinforce:要攻擊過來了…!這裡由我來壓制!
Shamal(?):來吧…!請還回來吧!
はやて:啊--…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怎麼了,大家暫且先冷靜吧--!

--------------------------虐殺,這是虐殺…(掩面)--------------------------

(一)壓勝
Shamal(?):騙人…!我的攻擊,簡直是…!
はやて:不好…!下手稍微太重了?

(二)勝利
Shamal(?):怎麼會…為什麼…!?
はやて:雖然…勉強沒讓人受傷…。

(三)險勝
はやて:痛痛痛…真是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Shamal(?):嗚…這股力量,確實是闇之書所有…嗚…!
はやて:Shamal…!?
Reinforce:念動核構築正在崩壞…果然,這是…!
はやて:Reinforce,Shamal她…。
Reinforce:請冷靜,吾主。這不是Shamal,是仿冒的。

Shamal(?):…

はやて:…啊…消失了…。

(視訊呼叫)

なのは:はやてちゃん、はやてちゃん,聽得見嗎?
はやて:なのはちゃん!?嗯,聽得見!
なのは:有什麼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
    海鳴市的市中心有許多地方出現奇怪的反應…。
Fate:有幾個以不安定的狀態存在的不定形魔力反應…
Reinforce:高町なのは、Fate.Testarossa…是我。
Fate:Reinforce。
Reinforce:關於這件事,我有頭緒。
      那恐怕是粉碎四散的闇之書之闇。
      那些殘渣,正打算發揮最後的力量。
なのは:…耶…?
Reinforce:為了再度展開活動,收集散落在這個地方的記憶,將他們喚醒…。
Fate:那麼,這是闇之書事件的後續處理呢。
   是クロノ和我們的工作。
はやて:不,我來處理!
なのは:はやてちゃん?
はやて:既然是闇之書的後續處理,那這就是夜天之主所該做的事。
Fate:我知道了。我也會和クロノ他們聯絡。
なのは:請小心喲。
    遇到危險的時候,隨時向我們聯絡!
はやて:嗯。
    也讓Signum他們來幫忙吧。
    還有Reinforce,妳能跟我一起去嗎?
Reinforce:是…無論到什麼地方。
Reinforce:(闇之書的詛咒,果然沒有這麼簡單就消失嗎…)
      (此外,這副已經毀壞的身體,借給吾主力量的事情也…)

■斷章之一

闇之碎片Vita:喂,那邊的!
はやて:Vita…?不是吶。是偽物さん呢。
闇之碎片Vita:劍十字的闇之書。為啥會在妳這傢伙手上?妳是從哪偷來的?
はやて:不是,這個,是我的。是夜天之書的主人的?
闇之碎片Vita:啥!?妳是白痴嗎!
       像妳這樣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是主人啊!
はやて:就算是這樣,對不認識的人說笨蛋什麼的是不對的吧?
Reinforce:那個,吾主,那個呢,是思念體…。
闇之碎片Vita:啊,夠了,煩死了!
       那好,妳們就一起去死一死吧!

--------------------------教訓傲嬌小妾(喂)中--------------------------

(一)壓勝
闇之碎片Vita:為…為什麼攻擊打不穿…!?
はやて:怎樣,Vita。反省了嗎?

(二)勝利
はやて:看吧Vita!不乖的小孩,就像這樣!
闇之碎片Vita:痛痛痛痛…!住手、住手啦!

(三)險勝
闇之碎片Vita:明明就打到了…為什麼…?
はやて:嗚…Vita真是個搗蛋鬼吶。


闇之碎片Vita:怎…怎麼可能…
はやて:懂了嗎?行為惡劣的孩子,就要這樣。(お行儀悪い子は、めーやで。)
闇之碎片Vita:什、什麼阿,妳這傢伙…。
はやて:對不起呢?
闇之碎片Vita:…對…對不…起…。
はやて:嗯,乖孩子。
    給妳摸摸頭吧。
闇之碎片Vita:啊…耶,阿咧…?
Reinforce:(活動停止的前兆…)
闇之碎片Vita:耶…什麼…?我會變怎樣…?
はやて:不必害怕喲…。
    只是稍微睡一下覺而已。
闇之碎片Vita:真的嗎…?
はやて:真的喲。
    晚安,Vita…。
闇之碎片Vita:…嗯…。

はやて:…晚安囉…
Reinforce:(果然這位…擁有主人的器量…)
はやて:…好…到下個地方吧。

■STAGE 3

はやて:クロノ君…也不是。是偽物さん呢。
闇之碎片クロノ:妳是?
       為什麼像你這樣的小孩,會拿著闇之書…?
はやて:這個呢,它的名字不叫闇之書喲。是夜天的魔導書。
闇之碎片クロノ:我沒空陪妳打嘴砲。
       那是危險的東西。
はやて:嗚,クロノ君就算是偽物也很頑固吶。
Reinforce:雖然是偽物,可他是闇之書的殘渣蒐集記憶然後實體化的東西,所以…
はやて:把大家的記憶表現出來,闇之碎片…。就像這種的感覺吧。
闇之碎片クロノ:來吧,把那東西交過來吧!

--------------------------虐殺、虐殺…(抖)--------------------------

(一)壓勝
はやて:畢竟是偽物,和真正的クロノ君有一大段差距吶…。

(二)勝利
はやて:抱歉吶,請原諒我。

(三)險勝
はやて:痛痛痛…真不愧是クロノ君…就算是偽物也很厲害吶。


Reinforce:闇之殘渣,活動停止…。作得漂亮,吾主。
はやて:(雖然如此…先不說是偽物,和照顧自己的人戰鬥,果然心情還是很複雜吶)
Signum:吾主はやて,您沒事吧。
はやて:Signum!
Shamal:Reinforce也是!
Reinforce:是你們嗎。
Zafila:闇之殘渣,正在各地出現的樣子。
Vita:我們也是到處擊毀它們,可是那些傢伙們卻是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
Signum:不幸中的大幸是它們在結界裡活動。
はやて:嗯…。不必擔心一般人受到波及,是件好事呢。
Signum:Reinforce,有沒有什麼解決的方法?
Reinforce:從什麼都沒有的狀態下演變成這樣,不能只想就只會發生現在這麼一點事態而已。
      應該是有發生源在什麼地方才是…。
はやて:找到那個發生源就行了吧。
    那麼,各位。
騎士眾:是!
はやて:我們兩個也出發吧,Reinforce!

■STAGE 4

はやて:找到了…是吧?
Reinforce:是其中一個發生core吧。正在蒐集周圍的闇,將它們具現化的樣子。
はやて:呼…。
    啊,那邊的那個孩子,拿Fateちゃん的樣子作壞事是不對的喲。
    妳可是個乖孩子喲,來,過來我這裡吧。
雷刃襲擊者:妳是…夜天之主!?
      為什麼會在這裡?把闇之書破壞掉,現在還想要再阻止我們的再生嗎?
はやて:咦…怎麼和到現在為止的複製體們的樣子…?
Reinforce:單體意識開始萌芽。
      難道,這是?
雷刃襲擊者:那正好。把妳擊倒的話,我們就能再生了。
      可以再一次,回歸那個溫暖、迷人…血與怨恨交織的黑暗裡。
はやて:對不起吶。那可不行喔。
雷刃襲擊者:所以妳想怎樣!?
      只不過是羽毛都還沒長齊的小烏鴉,和一個壞掉到變成『連用都不能用的東西』的融合騎。
はやて:!!
雷刃襲擊者:就算是妳們兩個一起上,摸到闇之深淵的這種事也辦不到…。
はやて:…給我閉嘴。
    說別人是小烏鴉,嘛--雖然有一部份是事實,那就算了。
    可是妳居然那樣說我家重要的孩子…!對夜天的祝福之風說那種話!
    我不容許有人那樣污辱Reinforce!
雷刃襲擊者:不、不容許啥阿?
      妳明明就只是隻連飛都不會飛的小烏鴉而已!
はやて:既然這樣,那要不要來確認看看?
雷刃襲擊者:好阿!反正妳連我的影子都踩不到!

--------------------------青筋的狸貓在青筋中(喂)--------------------------

(一)壓勝
雷刃襲擊者:明…明明動作比我還慢,為啥…!?
はやて:怎樣!收回妳前面講的那堆話!

(二)勝利
雷刃襲擊者:輸了…我!?
はやて:對!給我大聲地說「對不起」!

(三)險勝
雷刃襲擊者:怎…怎麼會--!
はやて:怎…怎樣!體會到小烏鴉的氣魄了吧--!


雷刃襲擊者:怎麼會怎樣~!

はやて:沒什麼不可能的。這邊可是廣域型,踩妳的影子本來就是看家本領了!
Reinforce:對象,活動停止…。
      不過、那個…稍微有點驚訝。
はやて:驚訝什麼?
Reinforce:那個…會讓妳大發雷霆的事,我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呢。
はやて:是嗎?嘛,大概是我脾氣來的很快的關係吧?
Reinforce:不、那個,不是那樣的。
はやて:但是,家人是我比什麼都還要來的重要的寶物。
    而且是有心靈、會受到傷害的寶物…。
    在我的眼前傷害我的家人,我才發脾氣的喔。
Reinforce:是…。

(視訊呼叫)

クロノ:はやて嗎?我是クロノ。
はやて:クロノ君!你那邊怎樣?
クロノ:事態總算朝著收尾的方向前進喔。還差一點。
Reinforce:難道…真的嗎?
クロノ:像那樣巨大的「闇之書之闇」也才剛消滅而已。
   這種程度的餘波被害,是能夠預測,也有持續作對策的。
Eimmy:所以說阿斯拉隊的對應能力,可不能小覷喔~!
はやて:Eimmyさん。
Eimmy:話是如此…可在はやてちゃん附近,有一個大型的反應。
クロノ:雖然現在支援也正往那裡過去…
はやて:這次的這個,是闇之書之闇的殘骸,所以有可能會往我和Reinforce這裡過來也說不定。
クロノ:那樣啊?
はやて:只會一直受人照顧可不行。我和Reinforce過去阻止吧。
Eimmy:瞭解。可是妳們可不能亂來喔。
はやて:好的。

はやて:好,我們走吧,Reinforce。
Reinforce:是…吾主。

■斷章之二

闇之碎片Signum:吾主はやて…。
         還有,妳。
はやて:Signum!阿咧,為什麼妳一個人在這裡呢?
Reinforce:將…
      不對,那是…。
闇之碎片Signum:不對,這是幻影嗎…。吾主はやて現在應該正躺在醫院裡才對。
はやて:阿…。
闇之碎片Signum:而且,闇之書還沒完成。妳也不可能出現才對。
Reinforce:…將…。
はやて:Reinforce,這是怎麼回是?
Reinforce:這是將和騎士們為了救妳,蒐集闇之書的書頁時的記憶。
      那時強烈的思念,藉由闇之力被再生…然後,產生混亂。
闇之碎片Signum:那張臉,那副神情,我也不可能看錯,是吾主沒錯…。
         可是您不可能身著騎士裝甲出現在這種地方,管制程式也不可能在我沒察覺的期間內啟動才對。
はやて:Signum…不是那樣的,那是…。
闇之碎片Signum:請您退開。她是我的朋友。
         劍與拳互擊的話,就能明白事情的狀況。
はやて:那不行…!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代替!

--------------------------情敵(咦)相見格外眼紅(喂)--------------------------

(一)壓勝/勝利
闇之碎片Signum:這個是…
         這股力量,毫無疑問是夜天的…!
はやて:我盡全力了喲…
    Signum,如何?

(二)險勝
闇之碎片Signum:難道…這股力量…!
はやて:果然Signum是很強的騎士呢…我感到很自豪喲。


闇之碎片Signum:啊啊…是那樣嗎…原來是那樣嗎。
はやて:Signum…。
闇之碎片Signum:幻影,是我才對呢。
はやて:那個…對不起…。
闇之碎片Signum:既然是幻影,消失是應該的…。
         如果這裡是未來的話,那麼我對吾主,以及那位融合騎平安無事,打從心底真誠地感到高興。
はやて:那個呢…!是Signum和Vita妳們救了我們喲。
    なのはちゃん、Fateちゃん和クロノ君們也是。
    大家一起拼命地…救了我們喲!
闇之碎片Signum:這樣啊…。那麼我也沒什麼牽掛的事了…。
         請替我向這邊的我…打個招呼。

Reinforce:…將…。
はやて:真不愧是Signum…就算是幻影,也是那麼果敢呢。
Reinforce:是…。

■STAGE 5

はやて:被嚇到了…是我自己啊…
闇統之王:來了嗎?我的複製體。
はやて:這聽起來像是偽物會講的話吶。
闇統之王:身為闇之書的主人…卻自己放棄統治闇的王座的東西,就是妳嗎?
はやて:我不想當什麼王,而且那種僅是殺了人後自己也被殺的王座,根本沒意義不是嗎?」
闇統之王:不僅如此,還有那個連當個有用的東西都辦不到,為了活命,把貴重的大半機能都給拋棄的殘骸。
はやて:等一下等一下。又說那個我不想聽的話了?
Reinforce:吾主はやて,別聽那些話。
闇統之王:要我說多少次都行。在那邊的,已經不是和主人一起戰鬥的融合騎,而是連碎片的價值都沒有,就只是個殘骸而已。
はやて:雖然我講什麼妳也聽不懂,我還是再講一次。
    這個孩子…Reinforce她,從還是書本的樣子開始,就一直總是在我的身邊,保護我的孩子喔。
    明明被流放在悲傷的命運中,一直、一直都在哭泣…卻還是對我溫柔地微笑。
    儘管因為激烈的戰鬥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卻還是為我保住了性命。
    她是我重要的家人、是我的寶物!
Reinforce:吾主…。
はやて:不管將來變成怎樣的狀態,我跟Reinforce都會是一心同體的騎士和融合騎!
    傷害祝福之風的人,夜天之主不會原諒他!

--------------------------不爽自己的老婆被罵,捲袖子打人中XD--------------------------

(一)壓勝/勝利/險勝
はやて:怎樣…!這就是…Reinforce賜予我的力量!
闇統之王:嗚…妳這傢伙、小烏鴉…!


はやて:哈--…哈--…
   (果然很厲害吶…但是,還沒結束…!)
闇統之王:再來…我要使上我的全力…把妳們這兩傢伙給宰了!!
Reinforce:!!
      吾主…!

はやて:…!!

cg_65.png
2010-4-18 20:00


闇統之王:嗚啊啊啊啊!!?
  現在…現在這一擊是…!!!

cg_20.png
2010-4-18 20:00


闇統之王:你們這些傢伙…為什麼…為什麼!!
Signum:我們,是夜天的守護騎士四騎。
Zafila:在あるじ的身邊,若是有危險物在的話。
Vita:不管是誰,都會把它打爛!
Shamal:妳就在闇的彼端…沈睡吧。

cg_65.png
2010-4-18 20:23


闇統之王:啊啊啊啊~~~!!

cg_20.png
2010-4-18 20:23


はやて:大家…!
Reinforce:你們…。
Signum:能趕上真是太好了。
Shamal:一直在想著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force會不會遇到危險,就急急忙忙趕來了。
Vita:はやて,妳沒事吧?
はやて:嗯…真的幫上大忙了。
    謝謝你們--。
Zafila:妳也沒事吧?
Reinforce:嗯…抱歉了。
Vita:結果,妳這傢伙還是一樣啊。
   不是陪在はやて的旁邊嗎?怎麼是這副難看樣。
Reinforce:…對不起…。

Signum:剛才,クロノ執務官聯絡了我們。其他的,大致上已經全部都清理乾淨了的樣子。
はやて:這樣阿…現在這個消失的話,就已經幾乎結束了吧。
Zafila:嗯…應該是的。
Shamal:啊,はやてちゃん和Reinforce都受傷了…來,我替妳們治療吧。
はやて:好-…
    唔、哇喔!!
Reinforce:吾主!!

cg_63.png
2010-4-18 20:00


はやて:啊哈哈…對不起吶,Reinforce。
    稍微失敗了吶。
Reinforce:那個…請您務必小心。
Vita:(去…就連我都有發現,也都有即時反應了。)
Shamal:(我明白喲。只是Reinforce反應比我們還快而已。)
Zafila:(果然,是主人和融合騎吶。)
はやて:果然,Reinforce沒在身邊的話,會有許多不安呢。
    以後也請多指教啦,Reinforce。
Reinforce:好…直到我生命的盡頭…都會在妳的身邊。

Shamal:吶…Signum。
Signum:嗯。
Shamal:はやてちゃん好像察覺了…。
     Reinforce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的事。
Signum:有察覺的吧…畢竟是很敏感的人吶。
Vita:但是,不問…也不說吧。
Zafila:那就是所謂的『羈絆』吧。
Signum:至少,好好看著她們吧。
     看著我們所侍奉的溫柔的主人,和那位融合騎的身影。
Shamal:嗯…。

--於是,闇之書之闇的殘渣的相關事件…
因為「之」太多,很麻煩的關係,就統合稱呼它為「闇之碎片事件」。
這起事件,平安地落幕了。
連同事後處理,大家一起幫忙,也學習到了許多許多的事情。

然後,新年終於來臨!
和なのはちゃん約定好的練習比試的日子,終於來了。

■FINAL STAGE

なのは:來吧,我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打喔,はやてちゃん!
はやて:我也是。
Eimmy:啊--等一下,攝影角度還沒調整好。
クロノ:總之,別打得太激烈,把結界整個破壞掉吶。
なのは:好--。
はやて:瞭解了--。
Signum:今天這場是來分出高下的比賽。
Fate:なのは可不會輸的喲。
Vita:はやて,加油--。
Shamal:小心別受傷囉--。
Eimmy:啊--久等了,準備完成!
なのは:是。
はやて:那麼,なのはちゃん。
なのは:嗯…はやてちゃん。
はやて:堂堂正正,全力全開。
なのは:比賽,開始!!

--------------------------系列作的後宮之王爭霸戰開打中w(喂)--------------------------

(一)壓勝
はやて:夜天的力量,就在這裡--!
    就是這樣♪

(二)勝利
はやて:贏了…我贏了なのはちゃん--!!

(三)險勝
はやて:難…難不成,是我贏了--?


Fate:啊…。
Signum:…唉呀。
Eimmy:比賽結束~!はやてちゃん獲勝~~!
クロノ:嗯。這是場好比賽。
なのは:等、等等…
    那個,剛剛的不算不算~!はやてちゃん,我們再打一次~~!!
はやて:啊--…抱歉,我使盡全力了,已經--不行了…
なのは:怎麼這樣~~。

Zafila:不服輸這點,也是ACE的資質嗎。
Vita:哇哈哈,大意了吧,那個笨蛋。
Reinforce:極限的認真對決,是那個孩子的本領。要是來真的的話,對現在的吾主來說,她擁有尚未能及的地方吧。
Signum:嗯。但是,能在瞬間突破間隙取勝,毫無疑問的,是吾主的實力。
はやて:那麼這次來團體戰吧!八神家V.Sなのはちゃん隊。
なのは:阿~這個好。
    好!那就在這裡贏回來吧!
はやて:嗯!
Reinforce:吾主的未來,肯定是一片光明。
      那樣的未來,已經能見到了。
Signum:--是吶。

――然後。過了年,已經來到三月。
我從下個月開始,將和なのはちゃん她們一起在同一個學校上學。
制服也送來了,期待著從春季起開始上學的每一天。

cg_21.png
2010-4-18 20:00


はやて:天氣很好呢。
Reinforce:是呢。
はやて:不久之後,道路兩排會盛開很多櫻花喔!
Reinforce:是…很令人期待呢。
      吾主…。我有一點事想麻煩妳。
はやて:嗯…什麼事?
Reinforce:我果然,失去了融合的能力。
はやて:嗯…。
Reinforce:當然,除了融合以外,能跟妳一起生活的時間和能做到的事,還是有很多的。
      但是我有在想,我的意志和願望,如果能有個繼承者的話…
はやて:繼承者?
Reinforce:繼承我從妳那得來的祝福之風之名以及心靈,新的祝福之風。
はやて:嗯…那我們來積極討論吧。
Reinforce:謝謝。
はやて:要請教的事有很多,可能會變得很忙也說不定。
Reinforce:說的也是。
はやて:啊啊,可是繼承名字後,會變成有兩個『Reinforce』,有些苦惱怎麼區分稱呼呢。
Reinforce:說的也是呢…。
      這樣的話,我就以『Ⅰ(eins)』作稱呼,第二個的話則是『Ⅱ(zwei)』比較好呢。
はやて:那、那個…好像稍微有點簡單過頭的感覺。
Reinforce:不行嗎?
はやて:…不是…念起來也挺可愛的,或許不錯也說不定。
Reinforce:願她成為和青藍色的天空很相櫬的溫柔的風。
      祝福之風,希望能一直和妳在一起。
はやて:和現在的Reinforce,永遠在一起。
    對吧?Reinforce。
Reinforce:是…吾主…。

~Phase of 八神はやて 完~



wallpaper_hayate_01.png
2010-4-18 20:00

wallpaper_hayate_02.png
2010-4-18 20:00

wallpaper_hayate_03.png
2010-4-18 20:00
1

评分人数

本帖最后由 Leoheart.Y 于 2010-7-7 17:08 编辑

【中文化】PSP-The Battle of ACEs(銀毛衰神完成,全劇終)

character_reinforce.png
2010-5-3 20:58


Phase of Reinforce
~祝福の風~






cg_01.png
2010-5-3 20:58


過去的事,已是遙遠到令人忘卻的彼端。
我所記得的,是歷經彷彿永遠的旅途的事。
對於一起走過漫長旅途的騎士們,也盡只是帶給他們麻煩。

cg_03.png
2010-5-3 20:58


但是…和現在的主人,吾主はやて的相遇,改變了那樣悲傷的事。
闇之書的命運和詛咒,也劃下了句點。

cg_53.png
2010-5-3 20:58


在那場斬斷詛咒的戰役中,僅僅一次,就那麼的一次,
以融合騎的身份和吾主一起在空中飛翔,在吾主的溫暖的心裡化為一體,一起戰鬥。
那對身為融合騎,誕生、活在這世上的這個生命來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令人欣慰…更幸福的事了。

cg_54.png
2010-5-3 20:58


只是,切離闇之書的詛咒,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辦到的事。
防衛系統的切離,以及和解放後的闇之書之暗的戰鬥,
尤其是和系統切離的時候,被撕成碎片的我的主幹部承受了無法回復的損傷,
系統無法再生、喪失融合能力。
然後…慢慢地走向自我崩壞。

cg_01.png
2010-5-3 21:09


本來,為了不使寄宿在身上的自我再生能力,再次引發闇之書之暗重生的危險,
也為了保護あるじ和騎士們,我應該在那場戰後,選擇自我了斷。
但是,在無法言語的諷刺中,由於我幾乎失去一切,變得過於無力,
以等在前方,數個月後迎接死亡降臨的事實作為交換,
我,存活在現在的事被允許了。

cg_64.png
2010-5-3 20:58


這樣的我,得到了和あるじ一起過生活,所剩無幾的殘存時間。
在這僅僅短暫的時間裡,儘管一起戰鬥這件事,再也無法實現,至少,把我所知道的事情教給那位溫柔的あるじ…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帶給她笑容和幸福。
這個想法――可以說是現在的我,所有的一切。

はやて:今天也是好天氣呢,Reinforce。
Reinforce:是的,吾主。
はやて:午餐也已經準備好了,衣服也曬了,在中午之前很閒呢。
Reinforce:是的。
Shamal:那麼去散散步如何?
はやて:啊,既然如此,那我想再稍微學習一下魔法吶。
Shamal:啊啊,這提議不錯呢。
Reinforce:那麼向執行官們申請許可後,我們就來升空練習吧。
はやて:嗯。

■STAGE 1

Shamal:Reinforce,準備好了嗎?
Reinforce:嗯,我隨時都行。
Shamal:はやてちゃん,看得見嗎--?
はやて:嗯。看得很清楚喲--。
Reinforce:吾主はやて的魔法資質是後衛廣域型的。
  果然我和妳的魔法戰能說是最好的參考範例。
Shamal:嗯。為了能讓はやてちゃん學習,實實在在地來場模擬戰吧。
  不過妳的身體還沒恢復,可不能亂來喔。
Reinforce:沒問題的。
  嘛,妳也適度地放點水吧。
Shamal:嗯。那麼はやてちゃん,開始的哨音就麻煩妳了。
はやて:好--。
  那麼Shamal和Reinforce,比賽開始--!

--------------------------最強人妻爭霸戰(沒有誤)--------------------------

(壓勝)
Shamal:欸欸欸--!?等一下,Reinforce?
Reinforce:能非常漂亮地飛行吶。
  我還不是個已經可以扔掉的東西呢。
Shamal:唔唔,真過份吶--。
  不是說好要放水的嗎?
はやて:不不,我有學習到東西喲--。
  謝謝妳們兩個了。

(勝利)
Shamal:好疼……Reinforce,有點過分啦……
Reinforce:啊,抱歉,不小心太起勁了。
はやて:哈~你們果然很厲害呢。學到好東西了。

Reinforce:不會…。
はやて:果然廣域攻擊是事先判斷和戰術運用的類型吶。
  這方面クロノ君也有教過我呢。
Reinforce:是的。
Shamal:(Reinforce…身體還行嗎?)
Reinforce:(不得不盡可能壓低魔力的耗損呢。
  儘管如此,現在的我已經逼近界線了。)
Shamal:(嗯…)

(通訊呼叫)

Reinforce:呼叫…是誰?
Eimmy:啊,Reinforce。
   現在在上空佈了結界吧?
Reinforce:是的。在之前向那邊知會過的地點…。
Eimmy:在那附近有幾個奇怪的結界,也出現了魔力反應。
Shamal:…咦…?
Reinforce:真的嗎?
Eimmy:如果發生什麼事就不妙了。
   可以請妳們先回家嗎?
Reinforce:好,瞭解了。
Shamal:是結界吶…。
  總之先送はやてちゃん回家吧。
Reinforce:嗯。

■STAGE 2

Reinforce:將…怎麼了呢?
  是來接我們回家的嗎?
闇之碎片Signum:--妳是誰?
Reinforce:!?
闇之碎片Signum:我不知道妳是誰,不過來得正好。
   妳就為了闇之書,給我成為糧食吧。
Reinforce:妳…!?

--------------------------青梅竹馬(喂)打架中--------------------------

闇之碎片Signum:怎麼可能…!我的攻擊…居然無效…!?
Reinforce:(和將的攻擊與戰術如出一轍…)
闇之碎片Signum:嗚…啊啊啊!
Reinforce:!?

Reinforce:消失了…。
Shamal:Reinforce…。剛剛是?
はやて:雖然是Signum的樣子,可卻不是Signum…。
Reinforce:我大概知道她的本體…
  不過我想確認我的推測。
      又或者如果只有剛剛那個就沒了的話……
はやて:…?

(通訊呼叫)

Vita:はやて、Shamal!?
  剛剛從阿斯拉那邊得知消息…沒事吧?
Zafila:Reinforce也在吧?
はやて:嗯。我們沒事。
  Reinforce保護了我們。
Reinforce:大家都在家吧。
  Shamal,妳先護送吾主回家。
Shamal:啊…嗯,可以是可以…。
Reinforce:我有想要調查的事…。

■斷章之一

星光殲滅者:闇之書的管制融合騎…。抓到妳了。
Reinforce:妳是高町なのは…?
  不、不對。
星光殲滅者:初次見面,妳好。
  --這麼說的話也很奇怪呢。
  從前就一直是在一起的。
Reinforce:防衛程式的構築體(Material)嗎?
星光殲滅者:是的。
  雖然這副模樣和身體的魔導,全是從闇之書的蒐集資料重現的,不過我並不是其他人,而是身為我自己,出現在這裡。
Reinforce:…這樣嗎。
星光殲滅者:復活闇之書是我的目的。
  我想殺了妳,然後將妳當成糧食吸收掉。
Reinforce:很抱歉,恕難從命。
  而且我也不能就這樣放過妳不管。
星光殲滅者:這麼說的話就太早了。
  拿出彼此的全力,一決雌雄吧!

--------------------------大砲的對決(煙)--------------------------

星光殲滅者:…嗚…看來是打不贏妳…
Reinforce:似乎如此。
星光殲滅者:哼。
  儘管很遺憾沒辦法達成目的,那就把闇之書的復活這件事交給其他的構築體們吧。
Reinforce:還有其他的構築體嗎?
星光殲滅者:擁有獨自人格的,是「理」的我、「力」的雷劍士…。
  以及身為中樞的「王」這三個。
Reinforce:這樣啊…。
  要說謝謝的話也有點奇怪吧?
星光殲滅者:不會。
  下次再見面的話,屆時我會將妳摧毀。
Reinforce:衷心期盼這樣的機會不會來臨。
星光殲滅者:嗯…那麼,後會有期。
Reinforce:構築體…嗎…。

■STAGE 3

闇之碎片Zafila:本大爺…是誰?
   本大爺為什麼會在這裡…。
Reinforce:果然是闇之書的殘骸…闇之碎片嗎。
闇之碎片Zafila:本大爺…到底是…!?
Reinforce:(這是從我這裡切離,沒有徹底消滅,為了防衛程式的再構築而存在的系統。
  碎片的再生機能正將曾與闇之書接觸的人們的資料收集起來,重新復活。)
闇之碎片Zafila:喉嚨好乾…。有種像是被火焚身的痛楚。
   這個身體,這雙拳…都嚷著要本大爺解除飢渴。
   在喊著奪取就能解除!
Reinforce:讓你有痛苦的感受,我很抱歉…。
  只是那個飢渴,我不能讓你如願。
  痛楚和痛苦,都由我來承擔吧。
  所以你…就在我的手中沈睡吧。
闇之碎片Zafila:嗚…嗚喔喔喔喔!!

--------------------------主母(喂)遛狗中--------------------------

闇之碎片Zafila:攻擊無效…
   為什麼…為什麼本大爺的拳頭…。
Reinforce:真的…很抱歉…。
闇之碎片Zafila:唔…嗚啊啊啊啊…!

Reinforce:…。

(通訊呼叫)

Eimmy:Reinforce?
   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又發生戰鬥了,妳沒事吧?
Reinforce:我沒事。
  比起這個,我知道事情的詳情了。
Eimmy:欸…?
Reinforce:我的…
  闇之書的詛咒,這就是原因…。

■STAGE 4

闇之碎片Vita:闇之書…是妳這傢伙嗎。
Reinforce:嗯…。
  (這是Vita的記憶嗎…
  闇之碎片將痛苦的戰爭的日子,那段一直悲傷著的時日的記憶再生了)
闇之碎片Vita:醒來以後就在這種鬼地方。
   這裡是哪啊。
   這次的主人在哪?
   反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不去打個招呼的話,Signum又會在那裡囉哩八唆煩死人。 
Reinforce:Vita…。
闇之碎片Vita:還有,這是怎樣…?
   身體非常沈重…喉嚨很乾…也使不上力。
Reinforce:沒關係的…
  沒事的。
  妳就在這裡休息吧。
闇之碎片Vita:哼!怎麼可能那麼爽。
   睡醒以後馬上就得戰鬥不是嗎?
   反正這次的主人也是那種傢伙。
Reinforce:不是的…
  妳現在的主人…。
闇之碎片Vita:搞啥鬼啦!(台:藂三小啦!*喂*)
   從剛剛就一直在那裡囉哩八唆個什麼勁!?
   我在問妳這傢伙這次的主人和接下來戰場在哪!
   給我回答問題!!
   還是說妳這傢伙是怎樣!連個不回答的理由都沒有嗎?
Reinforce:抱歉…
  稍微安靜一下。
  妳的悲傷和痛苦…我想將它們終結掉!

--------------------------媽媽教訓不乖的女兒中XDDDDDD--------------------------

闇之碎片Vita:騙人…騙人!
  為啥我的攻擊無效…!?
Reinforce:抱歉…
  已經…結束了…。
闇之碎片Vita:嗚啊…
   啊啊啊啊--!!
   為啥…為啥啊…?
   一直都只有悲傷…只有寂寞…
   難道就這樣全部結束了嗎…!?
   開什麼鬼玩笑…這種事我不要!!
Reinforce:真的…很抱歉…。
闇之碎片Vita:嗚…啊啊啊--!!
Reinforce:是我的錯吧…果然…這一切…是我…。

(視訊呼叫)

クロノ:Reinforce!?我是クロノ。
Reinforce:是…。
クロノ:從Eimmy那裡得知狀況的報告。
  為了解決事態,なのは他們也出動了。
  闇之書的餘波被害,這種程度是在予想的範圍之內…
  雖說手上有對應的方式,不過還是想知道更詳細的情報…
  能請妳幫這個忙嗎。
Reinforce:好的…
  不將操控再生防衛系統的構築體破壞的話…
  已經粉碎四散的碎片…闇之碎片是不論攻擊多少次都會再度復活。
クロノ:判別的方法是什麼?
Reinforce:力的質和量不一樣。
  此外,不是記憶的再生…而是產生獨自的自我意識。
クロノ:這是貴重的情報呢,幫了大忙。
  雖然妳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很抱歉,但還是想請妳繼續協助。
Reinforce:好的…。

Reinforce:執行官…是個溫柔的人呢…。
  肯定,正看著未來…
  看著高町なのは和Fate.Testarossa…
  看著吾主はやて們,被光芒所守護著的未來。
  那樣的話…我…。

■斷章之二

闇之碎片Fate:…妳是…。
Reinforce:是妳嗎…Testarossa…。
  不對。這應該是…將Testarossa的記憶再生的思念體。
闇之碎片Fate:嗯…我自己也知道。
  我是自後悔中誕生的產物…。
  取不回過去的錯誤…復原不了已毀壞的事物。
  可是,卻無法不去回想它們…
  我就是從那樣的後悔中誕生。
Reinforce:真正的妳,是個很堅強的孩子…
  與妳交手過的我,很清楚的。
闇之碎片Fate:我不懂啊…
   只有寂寞…只有悲傷…很痛苦。
Reinforce:沒事了…
  現在,我…來救妳。

--------------------------又是場人妻間的對決(攤手)--------------------------

闇之碎片Fate:果然…我連正面都勾不著邊吶…
   我果然很弱…。
Reinforce:妳還是有迷惘嗎?
闇之碎片Fate:嗯…。
Reinforce:真正的妳,有堅強的朋友、有像家人般的人們在身邊…
  與妳心靈相繫的守護獸也在。
  就算有在後悔中迷惘的事…也不會就此認輸。
  妳並不是個會變得柔弱不堪的人。
闇之碎片Fate:…呵呵…
  自己明明也是個柔弱的人…
  真奇怪…。
Reinforce:說的也是…很奇怪呢。
闇之碎片Fate:謝謝妳…
   Bye-bye…
   Reinforce…。

Reinforce:嗯…。

■STAGE 5

闇之書的意志:防衛系統的再生很慢…
  在那裡妨礙的人,是妳嗎。
Reinforce:嗯…。
闇之書的意志:闇之宿命也是,無止盡的詛咒也是…都無法終結的。
       就算逃到何處也是如影隨形。
Reinforce:是呢…我也知道。
闇之書的意志:那就回去吧…
       既然無法逃離,那麼自我也好、期望也罷…這些全部都沒有的話就能變得輕鬆。
Reinforce:嗯…若是從前的我,確實說過那樣的話吶。
  但是…對我來說,我辦不到啊。
闇之書的意志:--為什麼?
Reinforce:為了將無法終結的詛咒終結…
  為了以這雙手將那樣的命運斬斷。
  那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也是比什麼都來的重要,我所應該要作的事。
闇之書的意志:不可能…。
Reinforce:辦得到的…
  我成為那塊基石的話。
闇之書的意志:沒用的…
       夢和決心…悲傷也是…
       所有的一切,都會消失在闇的狹縫間!

--------------------------自己打自己中--------------------------

(壓勝)
闇之書的意志:真令人意想不到…很厲害吶…。
(勝利)
闇之書的意志:明明技能、力量都是如出一轍的……
Reinforce:是啊……

闇之書的意志:那副毀壞的身體到底是從哪裡…生出那種力量?
Reinforce:就只是想到吾主和終有一日會振翅高飛的雛鳥們的未來罷了。
闇之書的意志:我…也曾想像妳那樣想呢…。
Reinforce:…。
闇之書的意志:但是,構築體並不是到我這就結束…
       中樞部還有…。
Reinforce:什麼…!?
闇之書的意志:小心…那個…很厲害…。

Reinforce:還有其他的…?

(通訊呼叫)

Eimmy:海上出現異常反應!!
   特殊結界確認!
   魔力反應…巨大!
Reinforce:…這是…?

cg_60.png
2010-5-3 20:58


闇統之王:呵呵…哈哈…!
     力量在膨脹…魔導在沸騰!
     聚集吧,闇之碎片啊…
     到吾的跟前,成為供奉吾的糧食…!!
Reinforce:那是構築體的中樞…
  怎麼偏偏選上那副身形…!
  但是,那種兇惡的魔力…已然毀壞的這雙拳…是否能夠阻止…?
  不、不對…不是能不能辦到。
  能阻止的…為了守護吾主和騎士們…為了開拓雛鳥們飛翔的天空。
  我就算以這個身體…以這條命去換,也在所不惜!!

???:--等一下!!

cg_55.png
2010-5-3 20:58


Reinforce:吾主…!
はやて:Reinforce,不行…剛剛妳想一個人去亂來吧?
Reinforce:…那是…
はやて:那樣不行。
  夜天之主和祝福之風是一心同體…
  就算要亂來,也是一起的。
Reinforce:可是…我已經失去融合能力了…。
  要和那個巨大力量相抗衡…。

cg_57.png
2010-5-3 20:58


はやて:以前就說過了吧?
  Reinforce的master是我。
  就算亂來也好,我有以全副精神,將融合原理引入的方法。
Reinforce:欸…?
はやて:融合系統的裏技…
  不是Reinforce和我融合,而是我和Reinforce融合!
Reinforce:那…那是…!
はやて:這樣做的話就行了喲…這樣就能對戰了。
Reinforce:不行…
  這對妳的負擔和危險,太過巨大了!
はやて:沒關係啦,魔力控制的練習…我每天都有好好練習的。
Reinforce:可是…。

cg_56.png
2010-5-3 20:58


はやて:而且就為了『這種程度的事』,削減我重要的祝福之風的生命…我絕對不要。
Reinforce:…吾主…
はやて:一直都是在一起的…以後也一起…
  來吧…?Reinforce。
Reinforce:好…吾主…!

はやて:Union!
はやて.Reinforce:In!!

cg_58.png
2010-5-3 20:58


Reinforce:融合率96%…這股力量是…!
はやて:我說過了吧?
  夜天之主和祝福之風…是一心同體的。
Reinforce:是…
  (這股溫暖…這份羈絆…我…!)
はやて:那麼…上吧,Reinforce!
Reinforce:是…吾主!

■FINAL STAGE

闇統之王:…喔…?令人意外的珍貴糧食來了。
Reinforce:構築體啊…我們為了阻止妳而來了。
闇統之王:呵呵…小蟲子和垃圾的組合能做什麼…?
はやて:誰是小蟲子啊!妳這個劣化Copy!!
Reinforce:闇之書的命運,已經結束了…
  復甦也好,已經全部都…不管是為了誰都不可能了…
闇統之王:不是為了誰…吾是為了吾自身。
     為了讓發自心靈的黑暗永遠地存在而出現在這裡。
     來吧…汝等這兩個傢伙,成為吾的糧食吧!
Reinforce:恕難從命…
  夜天之主和她的羽翼會阻止這種事!
はやて:就在這裡,把一切都終結!

--------------------------這絕對是場虐殺…(抖)--------------------------

闇統之王:咕啊啊阿…!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闇統之王:怎麼、可能……我的力量……!!
はやて:看見了嗎!這就是……
Reinfroce:我們的羈絆……我們的力量!


はやて:結束了吶。
Reinforce:是的…。
闇統之王:咕嗚…再一點…再一點,一定能將不滅的力量…馬上就能到手的…
はやて:夢是終歸要醒來的吶。
Reinforce:至少,靜靜地沈睡吧…。

cg_65.png
2010-5-3 21:00


闇統之王:唔…嗚啊啊啊啊啊~~~!!

はやて:不…不行…已經到極限了…。
Reinforce:吾主…請盡快解除融合。
はやて:嗯…Union.Out…。

はやて:啊…唔--!?

cg_63.png
2010-5-3 21:05


Reinforce:吾主…您沒事吧!
はやて:啊哈哈--…又被妳救了呢--。
  和那個時候一樣呢。
Reinforce:…直到生命的盡頭…無論多少次,我都會救您的。
はやて:嗯…謝謝妳…Reinforce。

失去構築體後,闇之書的碎片們…也幾乎全數沈默下來。
到此為止,高町なのは和Testarossa,以及執行官和騎士們出動的事,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多談。
在那之後,雖然也是每天持續在進行事後處理的協力中度過,在那段日子裡,我得知一件好消息…。    (有了嗎?手腳真快…(喂))
在事後處理終了的同時…多少有令人困擾的事態衍生了。

cg_59.png
2010-5-3 20:58


はやて:嗚嗚--…
  好累…身體好重…。
Reinforce:融合騎主體的融合是非常之緊急的手段…
  果然逞強的後果出現了…。
Vita:はやて,妳沒事吧?
はやて:嗚嗚,對不起吶--…
  雖然我想說我沒事…。
Shamal:嘛,家事就暫時交給我們吧。
  請好好休息。
Signum:Reinforce。吾主はやて就麻煩妳了。
Zafila:請保重身體。
はやて:是--…。

說起令人困擾的事…是吾主はやて因為緊急融合的後遺症而變得嗜睡的事。
雖說因不合理的魔力消費的關係才導致如此,靜靜地睡上幾天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地復原。

はやて:嗚--不行…
  沒辦法下廚的話我會有壓力啊--。         (原來妳也知道XDDD||不曉得廚房會不會燒掉XD||)
Reinforce:嘛,那個…偶爾放輕鬆也是件好事。
はやて:啊--話說回來,Reinforce。
    妳從Maryさん和Eimmyさん她們那裡,似乎知道了什麼「好消息」的樣子。      (沒什麼,其實就只是妳要當爹娘了而已=3=嘖!(喂))
Reinforce:是…雖然是極為限定的條件下…但是我的融合能力,有可能恢復也說不定。
はやて:真的嗎?
Reinforce:儘管完全恢復是不可能…但是在這之後,就算沒辦法完全復原,也有機會可以進行融合。
はやて:啊--那真是令人開心呢--。

當然,我的殘留時間不會增加…
我果然大概在數個月左右後…生命會走向終結。
儘管如此,我能留下融合戰的經驗給這位溫柔堅強的主人…
能教給她…留給她我所有長年累積下來的知識和經驗。      (妳還留了一個小鬼=3=)
對我而言…沒有比這個還令人高興的事了。

Reinforce:我也想有個哪天和您一起在天空遨翔的「二代」…。
はやて:唔--Reinforce妳想太多了吶…
  那不是還早的事嗎。                                  (妳不急,可是人家等不及了要小孩啊w)
Reinforce:是… 
 
聰穎的人…知道所有的事,然後笑著。
在所剩不多的時間中…我想和這個人一起生活下去。         (靠!快去結婚!我拜託妳們兩個囧!(雞皮疙瘩))
我是這麼想的。

~Phase of Reinforce 完~



wallpaper_reinforce_01.png
2010-5-3 20:58

wallpaper_reinforce_02.png
2010-5-3 20:58

wallpaper_reinforce_03.png
2010-5-3 20:58
1

评分人数

■OP歌詞

泣かないで 側にいるから
受け止めたその手は冷たく
愛(ねつ)のない世界に漂いすぎていたんだ

抱えすぎた思いはいつか
君の現実(いま)を締め付けていく
傷ついた記憶さえ すべて麻痺して
変わるはずないと決め付けて
変わることも恐れていた
運命の連鎖始まる

聖なる夜に輝く真紅の星
それは君が迷わないように
いつも照らしてる 約束の証
どこにいても見守ってる きっと…

本当の幸せはある?
目に見えず、留めておけない
不確かなその存在に不安が増してく

重なり続ける淋しさ
埋める為に演じた嘘
作りモノの笑顔にすべて染まった
凍りついた過去を溶かす
温もりを教えてくれた
君に伝えたいんだ

早く僕を連れ出して 遥か遠く
闇の手の届かないところへ
初めて流れてく優しい涙
胸に抱いて「強くなれ」と願う

ずっと使わなくなってた感情に
触れてくれた君に
もう逃げないと誓うよ

聖なる夜に輝く真紅の星
それは君が迷わないように
いつも照らしてる 約束の証
どこにいても見守ってる きっと

-------------------------------------------------------------------------

■ED歌詞

わらってて そばにいて
笑顔の魔法かけたら
はじまる物語は
true love
頬寄せて 想いを渡しあえたら
涙は 虹を架ける forever

甘い香りの果樹園で ミツバチと踊る夢みた
羽音のノイズの向こうに 古びたドア

出逢えた日のことを 覚えてますか
ひとつだけ 神様に祈ったの

わらってて そばにいて
あなたがここにいるから
はじまる物語は
true love
頬寄せて 想いを渡しあえたら
涙は 虹に変わる forever

失うのが怖いだけで 暴れだした弱いハートは
抱きしめたら静かになる 子犬みたい

巡る巡る 時に刻んでくのは
ありふれた愛だけど あったかいの

うれしくて うれしくて
笑顔の魔法かけたら
こころは強くなれる
true love
すり抜ける指も そっとつかまえて
素直になれない時は anytime

やさしさ それは強さね しあわせなら ちいさな手の中

夏が来る 春になる
繰り返す日々の中で
曇りのないきもちの
true love
高い空 見上げて瞳閉じれば
涙は 虹に変わる
true love
頬寄せて 想いを渡しあえたら
涙は 虹を架ける forever
收藏起来先~~~奈叶 菲特最喜欢了。。。。。
虽然基本能看懂,不过还是说声辛苦了^_^
翻译的真不错,期待其他人物篇
不错的东西先收下了嘎嘎嘎
很好很強大
翻得很累吧
您辛苦了
leoheart桑看得出你是专攻yagami一家的
比较想看大rein线自己vs自己
終於看到奈葉的路線了
因為Leoheart.Y大只寫出八神家大部分人的感想
所以一直希望能看到奈葉與菲特的
几条线当中,只有奈叶线一条有杀必死。。。
嘛,支持一下的说
終於看到奈葉的路線了
因為Leoheart.Y大只寫出八神家大部分人的感想
所以一直希望能看到奈葉與菲特的 ...
kyoheu 发表于 2010-3-8 19:49



奈葉線和菲特線其實還有其他譯本的,之前看還沒完成,現在不太清楚@@
leo桑已經基本將八神家的重要臺詞都翻了,於是商量米德線還是單獨重新做一份吧ww

另外若最近她較忙不能校對米德線,這邊會先譯完3線或者2線后(克羅諾的貌似沒那麼人氣【齊射】)開始回頭校對……
1

评分人数

    • Leoheart.Y: 性別錯亂,扣分=3=碎片 -100
好饿(咦
回复 19# 凌竹心

我後天要歸國,得過兩個禮拜沒電腦的日子-3-所以可能會變成到時候回頭再校正的情況=3=
八神家的部分應該會在回國的時候無聊拿筆翻一翻吧,尤其是夏媽媽...= =|||
1

评分人数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