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同人] [同人][魔炮]人与人之间的两三事

原创

网站名称 -
网站地址 -
电子邮件 -
转载可否 需得到授权
备注 -
前言:
绝大部分设定来自:
http://ragsis.sakura.ne.jp/
RAG老师真是抱歉,直接就这么用了。
之前那个Investigator砍掉重练了,不过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架构。而这篇则是类似番外一样的东西。
最后,放着《月下幻 Final War》及《F/LW》的后日谈不写的我是不是在找死……
——————————————————————————————————————————————————
1.Gear
  “她们就像钟表里的齿轮那样咬合在一起。”——时空管理局远执务官辅佐、高级搜查官露涅莎·玛格纳斯的私人日记
  第一次见到蒂亚娜·兰斯特执务官的时候,感觉她只是个工作认真、待人体贴的人。当然那时自己还带有别的目的在行动,因此对她的认识也仅止于此。现在看来的话,虽然大体上没有错,但实际上实在是太肤浅了。
  时常会疲惫,有时会哀伤,懂得控制却很少见释放愤怒,与朋友在一起则会肆意欢笑——但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则是露出平时绝不可见的温柔。
  这个,大概就是经历过生死与共的同伴间,所谓的牵绊吧。
  那时候的我,如此简单的理解着。
  新历0083年某年某月某日,总局内特别病院(基于保密条理无法明述)。
  “那个战技教导队的高町副队长!?”我惊讶地大声道。
  “轻点,”蒂亚娜用手比划了了一下,接着说道,“是啊,这次来主要是希望能得到资料的移交,疾风小姐也真是的,这时候倒是循规蹈矩起来。”
  “不过她应该是希望你能亲自来看望高町小姐,才会这么安排的吧。”我明知她肯定能猜出来,但还是毫不客气的说破。
  蒂亚娜一脸“败给你了”的表情,稍微加快了脚步。
  “Ace of Ace(以下简称AoA)”,奈叶·高町上尉。拥有莫大的空域压制能力的米德炮击型魔导师,那桃粉色的光束从未有不能击穿之物。敬爱她的人称她为“炮(つつ)之王”,畏惧她的人称她为“时空管理局的白色恶魔”……拥有如此多称号的她,现在也已经是年及20后半的人了。之前在对抗沃格特(ヴォークト)之民的战斗中受了重伤,目前和其养女——“圣王”薇薇欧·高町一起在院内疗养。这次和蒂亚娜一起来,名义上的目的便是来取得对该次任务中的战历、资料、日志等一切的提取许可——因为高町上尉当时是以与圣王教会的联合部队“缎带(リボン Ribbon)”大队长身份参战,要获取教会一侧的记录的话,必须有她的许可才行。
  不过,作为机动六课时期就与“AofA”并肩作战的蒂亚娜,说她没有探望的私心,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走到病房外时正好遇见了“圣王”薇薇欧·高町。在与沃格特之民的首领,“诡戏之王·洛奇”罗蕾拉·基伦伯格的战斗中失去了左腕,目前正在接受重生治疗。能战胜号称“在现代立于古代贝尔卡式战斗魔法颠峰”的“洛奇”,实在值得是令人钦佩和尊敬的“幼少之王”。
  “……啊,妈妈正和昴姐姐谈话呢。”略微寒喧一下后,薇薇欧这样说道。
  “昴也来了啊。”蒂亚娜露出了“我想也是”的表情。在圣王打开门后,三人先后进入了病房。
  穿着病人服的奈叶·高町正坐在床上,与米德或贝尔卡人完全不容的异世界外貌很容易辨认出来。而在床榻一侧正和“AofA”谈笑甚欢的,应该就是首都特別救助队司令候补、防灾士长昴·中岛了。
  “啊,蒂安和露涅莎也来了呢。”终日带着明快氛围的女人说道。
  执务官叹了口气,走到了好友的身侧:“虽然知道你很敬爱和担心奈叶小姐,但妨碍人家的休养可就不好了哦。”
  身为“机人”的昴在机动六课时期就是蒂亚娜的搭档,即使是在三大“ACE”的光环之下,两人依旧一起立下了赫赫功名。在六课解散后虽然她们分属不同的部门,也因公务工作而难以聚首,但仍然和当初一样亲昵。在“玛莉亚玖”事件中,更是协力解决了时间并拯救出了旧时的“王”。当时处于某些原因无法与其站在同一立场的我,对此深表佩服。
  “好了,这样就行了,”高町上尉在我带来确认文件上了签字,“能和蒂亚娜一起工作,玛格纳斯小姐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呢。”
  哇,那笑容太耀眼了。
  “那是当然,露涅可是很能干的孩子呢。”
  “没错没错,蒂安看上的人准没错啦。”
  啊啊,拜托你们二位不要补刀好不好!现在我好想就“白银匕首(Silver Dagger)”在地上轰个洞钻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都是蒂亚娜、昴和高町小姐的闲聊,无所事事的我和很懂事的圣王便在一边听着。直到大约半个小时后护士来赶人,我们才离开。到通道井后,正好说起之后我和蒂亚娜出差的事情。
  “……所以大约要一个月见不到咯?”防灾士长稍稍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没关系啦,只是去第6世界跑一趟而已。”执务官展开笑容,好让对方安心。
  昴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抱出了蒂亚娜。
  “要小心哦。”
  “放心,露涅会和我一起去。”
  “那么,”昴放开了同伴,转向我这边,“蒂安就拜托了。”
  呃,这小狗一样的表情是怎么样了啊。
  “没关系,反正我见不到你也一样会寂寞的啦……不过也只要一个月就能再见面了不是。”这边则是拼命地安慰。稍微如此纠结了一会后,总算她们都放下了心,于是便相互道别了。昴回去特別救助队待命,蒂亚娜则和我回去复命。
  看着她们这样的交流,突然感觉这二人之间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朋友”二字可以概括的关系了。
  相互的依赖却又相互的理解,彼此关心但又彼此承受。
  比朋友更亲密,比恋人更相思。相互之间如此的自然,不需要太多的接触,不需要太明确的语言——心与心之间关心和爱护,想念和情意,早已不受任何地阻碍。
  这便是她们,如同齿轮一般,无时不刻地咬合在一起。
  让人羡慕。
  
2.Unison
  “于贝尔卡圣王名下,行吾主之契约——融合(Unison)!”——琳芙丝II与最后的夜天之主:疾风·八神融合时的誓词。
  我的主人是个有点复杂的人。
  平时在工作中时常作出大马哈的态度,对于自己没兴趣的工作总是敷衍了事。在她看不起的上司和同僚眼中摆出不良军人的习气。违抗命令、独断专行、越权行私……一言蔽之——是个麻烦。
  在亲人和朋友面前,却是时而温柔、时而活跃、时而伤感、时而苦惫。但即使是这样,却依旧努力带动着周围的气氛,把自己作为润滑关系的填充。奈叶小姐需要她来节制、菲特小姐需要她来辅助,蒂亚娜和银河时常要求她的协助、昴和托玛经常找她倾诉,凯萝会感谢她的关怀、艾利奥也喜欢和她开玩笑——至于在我和风云骑士面前(ヴォルケンWolkenRitterリッタ)么……
  虽然算不上是个好家长,但一定是一个值得让人追随的好主人。偶尔会捉弄一下维塔,但和希格诺姆在工作时却是认真细心,不过有时也会跑到夏玛尔和扎菲拉那里去补眠。若是以主从来说太过亲近,若是以家人来说太过自然。然而正是这样的她,才是我们的主人,“最后的夜天契约者”,最后也是当代的“夜天之主”。
  不过我是不太清楚她和娜塔妮(ナタネ·N·W)关系是好还是坏,两人一见面就阴气飕飕的,可真得需要相互协作的时候她们却配合地完美无缺。果然是“不打不相识”吗?
  我的主人,是会因为亲友而担心、痛苦、烦躁、快乐、关怀。她会不情愿地批准奈叶小姐的转属申请,她会满怀信任地把一切都丢该菲特小姐后自己承担违规的责任,她从不介意在希格诺姆尖锐的陈谏也时常会和把累趴下的维塔抱回家,她也常常会去自治领看望薇薇欧并找骑士卡莉姆喝茶。
  然而回到管理局后,她就变了一个人。
  颠狂怠惰、目无纲纪。作为她上司的那位少将说她是管理局之耻,说她是“善于为上官抹黑的麻烦”——而那位少将自己也不知被主人说了多少次无能、骂过多少次混蛋。她私自动用部队的次数更是管理局史上闻所未闻——虽然最后都能漂亮地解决事件或任务,但功劳却从未落到她头上,有的只是无尽的训斥。但她却不以为然。
  “如果说奈叶想要守护的是这个米德,那么我就要守护像奈叶她们那样的人。”有一次当她倒在办公桌前时,如此低语着。
  还记得当初她唯一失败的任务,虽然不全是她的责任,但每晚都她都会从床上爬起,冲去呕吐胃液。
  还记得她堂堂地站在本局统合幕僚会议,嘲笑那些位高权重的人。
  还记得她面对几乎无坚不摧的古代贝尔卡超兵器和足以被称作“王”的智能魔导器型太古遗产时的那份镇定自若。
  她以下水道英雄之心藐视这周围功利盲目的世界,守护着她的亲友、和“被他们所守护着”的这个世界。即使只有包括原野·中岛等少数同僚能理解她。
  奈叶曾对娜塔妮说过,对于世界来说,任何人都有其价值。
  而疾风,便是我世界的全部。
  这样的主人在我的眼中,何等眩目、何等美丽。这才是我的夜天之主,承袭了等同于我姐姐的力量与责任的“现代之王”。
  我,深爱着这样的主人。
  无论以骑士之名、以融合契约之名、以家人之名。
  我,深爱着疾风·八神。
  在贝尔卡圣王及世界之前,我敢如此立誓。
  “……发什么呆啊,准备好大干一场了吗?”
  是,我的主人(Jawohl, Meister)。
  “那么,上吧。”
  是,我的主人(Jawohl, Meister)——
  “——融合(Unison)!”
3.König
某份时空管理局局员健康管理处第三课(心理健康研究室)于新历(此处被划黑/检查毕)年撰写的问卷
问题:“你是怎么看待‘圣王’薇薇欧·高町的?”
  回答者A:
  骑士卡莉姆:“啊,首先请允许我纠正一下,现在她是‘圣王女’,作为‘圣王’来称呼的话似乎还稍显过早。当然这点上包括我在内的‘圣娜兹娜(圣ナズナ)会议’是一致同意的;
  其次么,想听官方版本的还是私人版本的?……私人版本啊。
  ‘方寸大乱、哭泣嚎啕,果然是与圣王陛下相去甚远——然而、然而那眼瞳:时而悲伤、时而喜悦——那鲜活的异色双瞳。比起已经褪色的陛下们的画像更加美丽;时常因绝望、时常因希望而在其中鼓动的心之灵火,比陛下们的还要热烈、令我等心动。’所以,薇薇欧·高町乃拥有‘我等之王’、‘次代之王’资格之人,乃我等之‘圣王女’
  我和骑士团、教会及贝尔卡之民全体,从心底为她倾慕。”
  回答者C:
  好友及同级生二人组(珂罗娜、莉奥):“薇薇欧的话,很厉害哦。”“是啊,两位妈妈都是时空管理局的王牌(Ace),自己也是那个圣王的后裔——但是从来不会因此而摆出架子来,平时的话如果不启动GvM,完全和其他见习骑士或学校的同学分不出来嘛。”“对待朋友是保持着最大的友爱和温柔,我和莉奥从以前开始,几乎就从来没有介意到她的身份呢。而且对待前辈和后辈也是有着应有的态度,啊……”“……嘛嘛,就、就是这样!不过确定进入骑士团的时候还真是让人惊讶,毕竟虽然在古文啦、历史啦这些文化课上非常出色,但薇薇欧并不是特别喜欢战斗的样子。似乎也被米卡小姐这样说过呢。”“听说是因为‘圣王’的身份呢,只有这时候才会让人家想起‘啊,原来这个女孩子还有这样的头衔呢’。”“虽然她自己说起来是‘没什么用处的宝贝’啦。”“其实真要问的话,与其找从中学后半就和她分开的我们,不如去问下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人怎么样?啊,同龄人的看法?那么……那个人应该可以了吧。”“谁啊……哦,对了对了,就是她!”
  回答者D:
  “霸王”的后裔(艾因哈特·斯崔特丝):“薇薇欧啊(微笑)……
  过去贝尔卡战乱时期,诸王中的‘王中之王’,‘圣王’最后的末裔的克隆人……这样的说法是您那里官方的见解吧……诶,是最高机密啊?管理局偶尔也会做一些好事呢(笑)。啊,请不要在意。
  作为魔导师和骑士,魔力容量、魔法编列量、魔力制御都是最上级,惟独剑戟斗术只是二三流,然而这样的她,却单骑独自击败了那个洛奇。
  明明是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子,却背负了无限书库司书、圣王、圣王女、骑士团副团长等种种名号,被周围的人希冀于成为‘次代之王’,仅以弱冠之年却承担了许多成人也难以支持的重担。可她却坚持了下来,不负众望。
  不过,在我心力,她既不是过去的‘最后摇篮的圣王’、也不是贝尔卡的‘次代之王’,
  只是一个女孩子,只是我、加雷亚之君还有其他许许多多人身边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也是我,独一无二的挚友。与古代王与王之间的恩怨情仇无关,与现世种种圣俗牵扯无关——是我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这是我,内心最真诚的表白。”
  ……(以下数段回答在此省略)
4.Mother
广义阿卡夏书库某处的文摘,索引TAG:LMN、圣王、日记、亲人
  来说一说我的妈妈吧,嗯,两个都说一下。
  首先,是将我捡回来并一直抚养我的奈叶妈妈。
  “管理局的白色恶魔”、“教导队有史以来最可怕教官”、“炮之王”、“AoA”……认真数一下她的头衔还真不少呢。不过即使算上洛奇,她也是管理局内足以称的上“最强”的人。对任务认真负责,对待学员刚柔相济,待人接物进退有度;虽然偶尔会犯点独断抗命的小错,有时会不小心火力中毒发作对学员全力全开教育过头——总的来说,还是个很好的公务员。
  不过在家里么,呵呵。
  休息日会赖在床上,就这么“咕咙~”地一直睡到中午。家务事大多只做到过的去,只有在菲特妈妈在的时候才能发挥出200%的干劲。而且有时也很不会看气氛地作出亲昵的举动。从家庭主妇来说,是个问题多多的人呢。
  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她。
  小时候一直和妈妈睡在一起,直到中学进入了骑士团见习才离开家搬进了宿舍。现在虽然长大了,可每次一回到妈妈的房间,总是很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无论盒式,妈妈的味道总能让我安下心来(虽然有时因此叫不醒她反而和她一起把一上午睡过去……)。
  我爱她。
  接下来说说菲特妈妈吧。
  从我见到奈叶妈妈起,菲特妈妈也就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虽然现在公开场合不怎么叫她“妈妈”了,但在家里我还是喜欢这样的称呼。
  菲特妈妈,嗯,很帅气。“雷光之帝”、“AoL(Ace of Lighting)”,当在战场上展开“Berdysch Gilgamesh Bullova(バルディッシュ·ギルガメッシュ·ブローヴァ)”的时候真的就好象奈叶妈妈世界里的英雄王一样。作为执务官的业绩更是无可挑剔,现场指挥能力和疾风小姐不相上下——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哦~
  一到家里,菲特妈妈就变身完美家庭主夫。只有她能和奈叶妈妈完美配合(当然还能加上我哦),而且也只有她能一次性把我们俩从懒被窝里拖起来。不过她也经常被奈叶妈妈捉弄得手足无措,那时候帅气的菲特妈妈瞬间就变成可爱的纯情少女了……我干嘛要这么写?
  我爱她。
  我爱她们。
  是妈妈们将无依无靠的我捡了回来,将恶梦中的我拯救出来。她们告诉了我生活的涵义,她们告诉我在这世界上自己的价值,她们告诉了我魔导的颠狂和它真正的意义。是她们将我的世界给了我,也是她们守护着这个我所爱的人所在的、我所爱着的世界。
  而现在她们,将未来托付给了我。我也接下了这份责任。
  妈妈们曾经所守护的世界,妈妈们曾经所舞动的魔导——
  ——还有妈妈们心中,那不曾熄灭的希望之灯火,我都会继承下来。
  因为我爱她们。
  我不是利李修瓦列史坦因、我不是奥利维尔。我是“圣王”、是“圣王女”、是“次代之王”——
  ——薇薇欧·高町。
  但我更是,最爱奈叶妈妈和菲特妈妈的——
  女儿。
  

-全文完,敬请期待《Investigator》-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