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同人] [NF同人]Last Scene(一篇完)

原创

网站名称 -
网站地址 -
电子邮件 -
转载可否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production prohibited without permission.)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AKATSUKI同 于 2011-6-25 00:13 编辑

很久之前写的一篇,也许已经有太太看过了~
本着要虐就虐更多的人的原则(被打)于是在这边再发一次好了(笑
因为是直接pro过来的,所以后记的时间也许看上去有点怪怪的,请不要在意(^ ^;>
=====================================
Last scene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フェイト向后靠在椅背上。连续几天的通宵工作几乎榨干了她全部的精力。
     “喀啦”
     手无意间碰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碟CD。
     “フェイトちゃん要是觉得累了就听听吧~”なのは离开时的笑颜再度浮现在眼前。
     拿起那盒CD仔细端详,是来自地球的某位偶像的专辑。记得当时有问过なのは为什么那么喜欢她,得到的是:“因为她的声音很像フェイトちゃん啊~”,这样的回答。虽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像,只记得自己的脸立刻就红了。
     “啊,なのは真是的。反正工作也告一段落了,就来听听看吧。”
     虽然米德的科技水平要超越地球一大截,不过却不可思议的仍保有读取CD这类物理储存媒介的技术。
     为了不影响到别人,于是将播放模式设置成了念话模式,按下播放键,音乐便直接传进了脑海里。
     
      友達の相談なんて 手に取る様にわかるけれど[朋友跟我傾訴煩惱 找解決方法易如反掌]
      自分のことはいつも 目隱しはずせないまま[面對自己的問題卻總像矇着雙眼]
      ……………

     “我想,首先要做的是直面自己的心意,然后把它确实的传达给对方,这么一来,你们一定可以互相理解的……”
     “嗯,我会试试的,谢谢你,フェイト同学~”
     微笑着目送她离开,我转过头仰望那片蓝天。
     『直面自己的心意啊……我,能够做到吗……如果你知道了这份心意还能接受这样的フェイト吗……你会离我而去吗……なのは……』

     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教室。
     “なのは,今天可以一起……”
     “抱歉,那个,老师找我有些事……所以,フェイトちゃん先回去吧……”なのは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
     我知道,其实老师什么的都是借口,不过我还是点点头说:
     “哦……那我先走了,なのは一个人要小心……”
     “嗯,フェイトちゃん,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
     这样一成不变的对话已经重复了多久呢?这段时间,なのは突然不再和我一起回家,是的,自从尤诺回到地球那天开始。

     走出校门,我并没有往家的方向,因为这个时候回去的话一定会被哥哥看出来心中有事,我并不希望让他们为我担心。
     无所事事的在街上闲逛着,好长时间没有这样一个人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于依赖着なのは,甚至因此而束缚住了她……思绪越来越纠结,有些后悔没直接回家了,这个样子比刚才更糟糕啊……
     无奈的摇摇头,我开始往回走。这时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抓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なの……”那个无数次呼唤的名字还没能全部说出来就卡在了我的喉咙里,因为奈叶所注视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从另一个方向拐出来的那个人,淡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细框眼镜和翠绿的眼瞳……原来,是这样啊……
     看着两人说笑着渐行渐远,我的思维仿佛也一同被带走了……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坐在餐桌前,妈妈,哥哥还有艾蜜都投来担心的目光,就连蹲坐在桌子旁的阿露芙也是一样的眼神。结果还是让他们担心了啊……找了个借口,勉强搪塞过去……
     
     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洗过澡,我逃回了房间里,扑倒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仿佛这样就能远离一切伤害一般。可是,越是努力不去想,なの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仰望着尤诺的画面越是清晰。将我从痛苦中拯救,为我带来温暖的那个笑容……原来,并不是只为我而绽放的……不,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过去的种种像跑马灯一般从脑海里滑过。从前的夜里也常常这样回味和她一起的每一天,那时填满心中的是无尽的甜蜜和幸福感。
     而现在左胸传来的痛楚让我觉得快要窒息。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不让心再痛,只好蜷起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咬紧牙关,眼泪却在这一刻爆发,在黑暗中肆意流淌着……
      “扣扣……”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接着房间门被打开了。
     被子里的我慌乱的擦拭着眼泪……
      “フェイト……我感觉到很强烈的感情波动,出什么事了?”
     是阿露芙……
     “不……没事,我没事……”
     “フェイト,不要骗我了,我是你的使魔,我能感觉到你现在的悲伤……”
     “阿露芙……对不起,让你有了不好的感觉,我现在就切断精神联系……”
     “フェイト!我知道……我没有なのはさん那样的力量去拯救你,但是……至少让我为你分担悲伤好吗,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你的使魔,更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フェイト啊!”
     感觉到阿露芙声音里的颤抖,我愣住了……回想起当年在时之庭院我们一同成长的日子,想起莉妮斯走后,阿露芙忍受住极为痛苦的成长魔法快速长成成体,只为了能更好的守护我,想起她为了我甚至不惜和普雷西娅妈妈为敌……我真是,总是因为钻牛角尖而忽略了身边的温暖……
     掀开被子,我扑到了阿露芙的怀里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阿露芙……我,我……”
     “可以了,フェイト什么都不用说,我会一直陪在フェイト的身边,只要フェイト需要,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因为我是阿露芙,我是由你赐予生命的你的使魔!”
     “嗯,嗯……”

     フェイト很快就哭累了,抱着我沉沉的睡去。轻抚她金色的长发,我叹了口气……由フェイト传来的那份悲伤我到现在仍能感受到,从没见过她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哪怕是在普蕾希娅事件的时候……而能让フェイト这样的,也只有那个人了吧,要不要去找她谈谈呢……
     小心的将フェイト放回床上,盖好被子,为她擦去仍挂在眼角的泪珠,我对着她再次起誓:我会用我的一切来守护你,哪怕与所有人为敌!

     虽然此后我仍然像往常一样生活着,なのは也没察觉到任何不对……只是我知道,一切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我开始大量的接受任务,尤其是那种需要到边远地区的长途任务。我必须让自己忙碌起来,专心工作的话就不会去想她,不去学校的话就不会见到她,这样我的心不会再痛了吧……
     我知道这是在逃避。记得你说过,[仅仅选择抛弃是不行的,选择逃避则更加不行]……可是,フェイト是个软弱的人,我害怕,我害怕会亲手毁掉你所赐予的幸福,所以我只能逃……对不起,なのは……

     这种不自然的工作量自然引起了妈妈和哥哥的注意。虽然我以希望尽快成为独立执行官,加入舰队为由勉强说服了他们,不过也答应了每周至少保证有2天是在学校的交换条件。
     第二天,我不得不出现在了学校,刚一进教室就被同学们团团围住,面对大家的关心我只好微笑着一一回应。好不容易从人群里脱身,接着就对上了爱丽莎犀利的眼神,圣祥五人组的其他成员也都靠了过来。
     如果说之前的人是随便就能应付过去的杂兵的话,那这4个人则是需要全身心投入战斗状态才能安全脱离的BOSS级角色。
     就在我觉得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上课铃及时地响起。大家这才意犹未尽的回到了座位上。
     转过身无意间对上了なのは的视线,是我看错了么,那片蓝紫色的海洋里面所包含的思念和眷恋让我想要立刻上前去抱住她……我仍然可以有所希冀吗……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我鼓起所有的勇气,再次对奈叶开口:
     “なのは,今天……一起回家吧……”
     “フェイトちゃん……”望向我的眼里闪耀着光芒,就在我以为她会答应的时候,なのは的眼神变了,那是做出某种决定时的坚定的眼神,“对不起,フェイトちゃん,我今天有不得不做的事……抱歉,难得フェイトちゃん回来了……真的很对不起……”なのは郑重的向我90度鞠躬道歉。
     心脏又开始痛了,强忍住就快要流出的眼泪,我扶起なのは,向她露出最温柔的笑容:
     “没关系的,奈叶的事情比较重要,再说以后又不是没有时间……那,なのは去忙吧,不过要注意不要太勉强了,我…我们大家都会担心的……”
     “嗯……我知道,フェイトちゃん才是,最近一直在出任务,要更加爱惜自己身体的健康才行!”
     “我没事,这种程度的没有问题……
     “フェイートーちゃん!”
     “啊哈哈……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真是的~拜拜~”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上次的那条街……我是在渴求着什么吗?也许是吧……
     很快,曾经看到的那一幕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看着远去的那两人的身影,我明白了,我是在寻找一个结果,一个让我彻底死心的结果……这样,我就能真正的以朋友的身份守护在なのは身边了吧……明明应该是这样的,这该死的心脏为什么还在痛,都亲眼看到了不是吗,为什么还不放弃呢……为什么……
     我无助的蹲在街角,将头埋在膝盖上,眼泪却再也流不出来了。

     次元舰队第9大队所属L级次元巡逻舰——因帕特的巡航就快结束了,我的随舰勤务实习也将告一段落。看样子还是能够赶上明天的生日会,为我举办的生日会……
     说是我的生日,正确来讲应该是爱丽西娅的生日,因为知道我真正的诞生日期的,大概只有普蕾希娅妈妈和莉妮丝了吧……所以为了以后的方便,也作为对爱丽西娅的纪念,我和妈妈决定将爱丽西娅的生日填在了我的管理局档案里生日的那一栏上,从此这天便成为了我的生日。
     望着舷窗外不断扭曲变换着的次元空间,我有些无奈。本来打算拒绝的,但是在爱丽莎以不来生日会就绝交的威胁下,只能点头答应了。
     就在这时一个临时的支援任务打乱了所有的行程。
     因帕斯原本的随舰独立执行官被别的任务调走了,于是就由我带着两个中队的魔导士前往。

     目标世界是位于管理区内的一个无人世界,由于存在古代遗迹所以被列为管理对象。
     而这次的支援对象正是对其中某个遗迹进行发掘的学者以及随行护卫的武装队员。然而由于他们进行的是私人性质的发掘,所以总局没办法立刻调派人手前往,只好由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因帕特先行出动。
     从传送阵出来我们立刻赶往任务地点。
     在一个遗迹的广场上,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让我感到浑身发冷的是在无数魔兽中扫荡而过的,那再熟悉不过的樱色光芒。
     “这里是次元舰队所属支援分队,我是领队菲特•哈洛温执行官,现在立刻对你们进行支援。”我带着侥幸心理接通了与支援对象的通信,然而那熟悉的呼唤击碎了我的自欺。
     “フェイ、フェイトちゃん!”
     “フェイトさん?!”随后响起的另一个声音,则让我的心没来由的微微一痛。
     将指挥权交给副领队,我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魔兽群中。
     “Bardiche,zamber form!”
     「Yes sir」
     看到我的出现,四周的魔兽开始转头向我包围过来,这样正好!我不知道此刻自己是怎样的眼神,不过记得有个魔导士在一次类似的魔物歼灭战中对着我说了一个词——Death。

     只是单纯的挥舞着Bardiche,面对不断涌上来的魔兽,任何的技巧都是在浪费体力,这个时候最单纯的挥砍也是最有效的杀招。
     无数魔兽在自己的刀下失去生命,同时也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不知道为什么我停不下也不想停下挥舞的动作,即使身后的披风被污浊的鲜血侵染成红色,即使手臂酸痛到似乎下一秒就会松开Bardiche……不,其实我知道原因……我,不过是在发泄而已,因为一直在拼命压抑自己对她的那份不纯的感情……
     随着一个横斩,视野里最后一只魔兽倒下了。血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浸透了我的防护服,让原本的深蓝变成了诡异的黑红。
     “フェイトちゃん!”
     听到声音,我缓缓的转过身去。
     本来奔向我的脚步停住了,从なのは眼里我看到了恐惧,虽然很快就被担心掩盖掉……是啊,此刻的フェイト一定让你觉得害怕了吧,就这样讨厌我,然后远离我吧,なのは……然后比谁都温柔比谁都善良的你就能更加自由的去追寻属于你的真正的幸福了……对,这样就好……
     我摇摇头,阻止了なのは想要靠近的动作,“なのは……我,没事,你在这里保护尤诺就好……剩下的交给我吧……”勉强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我正打算重新回到战场……
     「Sir!」
     脚下传来不自然的震动,接着一根巨大的尾刺穿破地面向着尤诺的胸前袭去,那个速度让他完全没时间张开护盾,而站在我和尤诺中间的なのは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办法……
     「Sonic form!」
     ……
     啊……心脏又在痛了,不过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用力的举起Bardiche,伸向天空,然后将所有的魔力一口气都爆发了出来。
     “Thunder fall!”
     从天而降的狂雷不断的鞭笞着地下的偷袭者,一声悲鸣过后,地底的生命反应消失了。
     将刺穿身体的尾刺拔出来,我终于不支倒下了……
     不过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接触到坚硬的地面,而是倒在了温暖的怀抱中。我努力的睁开双眼,看到的是なのは含着泪水的脸庞……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冲上去!”
     “呵…因,因为…他是なのは喜欢的人……我无法带给…なのは幸福…所以,我能做到的,只有…只有……咳…只有为你守护幸福……不过…对不起呐,なのは……フェイト没办法……再守护你了……能,能不能原谅フェイト呢……咳咳,咳……”
     “フェイトちゃ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なのは喜欢的人从来只有フェイトちゃん你一个啊!”
     “啊……なのは,果然是比谁都要温柔啊……最后能听到なのは这句话真是太好了……”
     “フェイトちゃん……”
     “なのは……不要哭,我……我喜欢なのは的笑容……将我从……痛苦中拯救,为我带来温暖的那个笑容……なのは…能为我笑一笑么……”
     “好,好!只要フェイトちゃん希望,我以后一直笑给你看,只笑给你看……所以,フェイトちゃん,再坚持一下……”
     艰难的抬起手为なのは抹去不断涌出的泪水,然后轻抚她的脸庞,“谢谢你,なのは……”
     最后一点的力气也消失了,我的感觉到自己的手掉落下来,不过我想我最后是笑了,许久以来第一次能够轻松的真正的笑出来……
     “フェイトちゃん?フェイトちゃん,起来啊,フェイトちゃん……フェイト…ちゃん,フェイト!!!”
     …………………………
     ……………………
     ………………
     …………
     ……


     “フェイトちゃん……”
     “!”
     猛地睁开眼,なのは的脸立刻占据了整个视线。
     “呀!な……なのは?”
     “嗯,我看フェイトちゃん那么晚还没回家,就来看看,不过……怎么能就这样睡着了呢,会感冒的,而且对脖子也不好。”
     “啊……原来我睡着了啊,抱歉,一不小心就……”
     “我就知道,不过刚才看フェイトちゃん睡觉时的表情好痛苦,还哭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嘛,只是梦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而已,不过在看到なのは的时候就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哦~”将なのは拉到怀里圈住,我用自己的前额抵着她的,微微一笑说到。
     “もぅ~フェイトちゃん真是的~”很难得的看到なのは脸红别扭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啦,フェイトちゃん不要笑啦,工作做完了吗?”
     “虽然还剩一些零碎的资料要整理,不过那些我想明天再做也没关系。”
     “嗯,那我们回家吧~”
     “好,那なのは先去外面等等,我去取车。”
     “嗯,我先出去了~”
     看到なのは出去,我从衣领间掏出一直贴身佩戴的那个晶石紧紧握在手里……
     曾经差点擦肩而过的幸福,如今已牢牢的握在这双手中,而今后我仍会用我所用的力量去守护它……

     等我坐上车的时候才想起来,那碟CD忘记取出来了……算了,也没关系,反正无人状态的话过一阵就会自动关闭了……なのは还在等我,要快点出去才行了……
     办公室里,CD无声的旋转着……

     ラストシーン
     水樹奈奈
     友達の相談なんて 手に取る様にわかるけれど[朋友跟我傾訴煩惱 找解決方法易如反掌]
     自分のことはいつも 目隱しはずせないまま[面對自己的問題卻總像矇着雙眼]
     昔きっと愛し合った 私の知らない誰かを[從前一定跟你相愛過的 我不認識的人]
     あなたは今夜だって 思い出にできないままでいる[你今晚也不能有好的回憶]
     見えすぎた噓をついた 不器用な優しさが[你笨拙的溫柔 太容易看破的謊言]
     桜舞う様に 私の心に雪を降らす[令我內心如落櫻般飄雪]
     今引き返してあなたの背中[如今我不敢回頭追逐你的背影]
     追い掛けて困らせたくないから[令你困擾]
     夢の中では抱きしめていて[只希望你在夢中擁抱我]
     私をだまして欲しい[騙過我吧]

     あなたが好きだった 映畫や曲やあの街も[你喜歡的電影 歌曲 街景]
     全てを胸の奧に並べて 捨てられないまま[全部留在我心底 捨不得丟棄]
     二人で歩き始めた あの寒い空の下 手を繫いでた[你我第一次在寒冬下手牽手]
     その溫もりまで噓にしないで[請不要令那溫度也變成謊言]
     今振り返って私の姿[我想你回過頭來]
     人ごみの中見つけて欲しいけど[在人群中把我找出來]
     もう涙なんて見せちゃいけないね[可是不能讓你再看到我的眼淚]
     次の角曲かって行こう[唯有在前面拐彎離開]

     二人の戀に終わりが來る事[這段情終有一天會完結]
     始めからわかってたけど[雖然一開始就知道]
     どの日かーつやり直せたなら[假如可以選擇一天從頭再來]
     何か変わってたかな[會有甚麼改變嗎?]

     今引き返してあなたの背中[如今我不敢回頭追逐你的背影]
     追い掛けて困らせたくないから[令你困擾]
     夢の中では抱きしめていて[只希望你在夢中擁抱我]
     私をだまして欲しい[騙過我吧]
     本當は今だって私の姿[其實我很想你回過頭來]
     人ごみの中見つけて欲しいけど[在人群中把我找出來]
     もう涙なんて見せちゃいけないね[可是不能讓你再看到我的眼淚]
     次の角曲がって行こう[唯有在前面拐彎離開]
     私にできる最後のこと[這是我最後能做的事]
                                                                     [完]
==========================================================

后记
     最近因为很多事情所以有点陷入迷惘,以至于写yukanana文的时候完全失去了感觉,写出来的东西简直不堪入目。然后有朋友就和我说不妨回到原点,去找回最初写文时的感觉……说起最初的文章,就是魔炮了吧,这是这篇文诞生的契机之一,感觉像是爸爸一样(啥?)
     而真正孕育出这篇文章的妈妈,就是奈奈的《ラストシーン》了。听歌看到歌词的时候突然来的灵感,应该说这首歌和我的某个记忆起了共鸣,让我想起了那段感情几乎崩溃的日子,将这份感情带入到魔炮世界,于是雏形诞生了……然后,在不断的loop中,片断一个接一个在脑海里呈现,让这篇文章渐渐丰满,最后呈现在大家眼前。
     其实一开始是打算完全契合歌词来写,但是写到中途发现这样反而没办法将感情完全表达出来,于是决定抛开歌词,只要保持感情旋律不变,让文中的人物们自由发展就好。
     作为调整自己的一篇不算短的短篇,不知道大家觉得如何,如果对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的,尽管提~
我醉生梦死了~~フェイトちゃん……
赞哦~
话说...菲特听到和自己很像的声音,菲特真的没反应吗??
“剑 不是要砍杀敌人 而是要砍断自己的软弱
不是要保护自己 而是要保护自己灵魂”
哇ㄚ阿

好厲害呀!!


不過為啥名子是用日文呢.....差點看不懂呀.....


不過樓主很厲害唷!

so...奈葉真正喜歡的人是?
其实奈叶和尤诺是去给菲特买生日礼物的吧?
支持一下楼主,这个真心不错
寻找属于我的命运...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