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同人] Someth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life 吾主生日快乐!!

原创

网站名称 -
网站地址 -
电子邮件 -
转载可否 需得到授权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尧月之华 于 2011-6-5 09:51 编辑

在下是新人,文笔不怎么好,但今天是司令的生日不得不发上来。因为,永爱吾主啊啊啊!!!
虽说我写的是疾卡,但我是疾琳党。
以下正文



[我回来了。]棕发的女子轻轻带上门,等待家人的回答,但是许久都没人回答“啊咧,大家还没回来吗?”疾风舒展着因彻夜加班而劳累的身体。厨房里面一团糟,客厅里的装饰也才挂到一半,这些都彰示着守护骑士们走得有多匆忙。今天是夜天之主20岁生日,也是她们相遇十一周年的纪念日。环顾一屋子的寂静,疾风无奈的笑了笑。眼光扫到桌上,一张纸引起她的注意。

有紧急任务我们先走了,一定会马上回来的,等一下我们吧。[任务啊。。。。。]疾风将自己重重地扔进沙发里,左手压住疼痛不止的额头,右手扯开衬衣的纽扣。【果然,稍稍的勉强过头了。】她轻叹一声,【如果夏玛露在的话一定又要说教了。】湛蓝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温柔。其实疾风并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日,对于她来说,那个满载着痛苦与希望的雪夜才是自己的诞生之日。但是,今天也是无比重要的日子。今天是与最爱的家人相遇的纪念日。[大家去哪里了呢。。。。。。。]伴随着这声呢喃,夜天之主成沉沉睡了过去。

飘逸的银色长发,如红宝石般旖旎的眼眸,只是那样平静地注视自己,疾风觉得要沉溺在那绯红的温柔中。[Reinforce。。。。]疾风轻轻地将手覆上她白皙的脸颊,细细地描绘这她的轮廓。[又见到你了,这次可以呆多久呢?]疾风露出一个稍显落寞的笑,手指扫过她的眉,眼。[吾主。。。。。。]银发的女子怜惜地看着面前娇小的少女,将她轻轻拥入怀中。[Rein,你恨我么?][怎么可能!][但是我恨。我恨自己的无力,我恨需要你失去生命换回我现在的生活,那样的我,最讨厌了!][吾主。。。。。。]Reinforce觉得胸前那炽热的泪水快要将自己融化了。[疾风主人,我说过的,我已经是最幸福的魔导书了,您不用内疚。这份生命能拯救你就是我一生的幸福。您明白吗?]Reinforce笑着,如同那个寒冷的早晨,标致的脸上绽开温暖夜天之主一生的笑容。[我的主人啊,您现在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大人了,不能在哭鼻子了哦。]Reinforce轻声说着,[守护骑士就拜托您了,我最爱的主人,八神疾风。]她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疾风仍然抱着她,温柔又不失力道地抱着。[最后,祝您生日快乐。。。。。。。]

紧急联络的声音将疾风从十年如故的梦境中拉出,她揩去眼角的泪水,从容开启视频通讯。面前那位ace of ace难得的面色沉重。[怎么了奈叶酱?]面对友人的笑颜,奈叶的脸色又阴沉一分。疾风愈发感到不安,但仍旧笑着等待回答。[疾风酱,]奈叶只觉得苦涩无比,她深知这将给她带来多大的打击,纵使她是那个如山般坚强的八神疾风!深深吸了口气,奈叶缓缓地说[守护骑士们在刚刚的紧急任务中阵亡。][阵亡?奈叶酱,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疾风还是笑着,即使不安已经吞噬了全身。[疾风酱,我。。。。。。]奈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满眼泪光的望着那双湛蓝的眼睛。[骗人的吧!骗人的吧!!]棕发少女从沙发上弹起,质问着友人。奈叶面露痛苦之色,紫蓝的眼里波光潋滟,她依旧沉默,因为她无话可说。她看着疾风眼里的恐惧一点点扩散,本就娇小的身子显得更柔弱了。毫无征兆地,疾风突然关闭了视屏。[呐,菲特酱,这样做真的好么?]奈叶眼中透出深深的疲惫。菲特轻轻握住她的手[奈叶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行的。][希望疾风不要太伤心了,我总觉得不安。][没关系的,一定没关系的!]金发的王子拥着自己的公主。

恐惧,孤独,悲痛一起交织在疾风的心中。她紧紧地抓住胸前的衣服,死命咬着下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疾风一遍遍说着,脑海中蜂拥出与守护骑士的生活片段。与大家一起吃饭,与大家一起工作,与大家一起欢笑。。。。。。她拼命的回忆着,就好像大家依然在她身边。只是愈是回忆愈是心痛,心脏不可抑止地痛着,不能言语的痛蔓延至全身。疾风只是觉的冷,明明是夏天怎么这麽冷呢。泪已决堤而出,八神疾风的坚强分崩离析。失去了守护骑士的夜天之主蜷在沙发又一次昏睡过去。

[啊,哭着睡着了。][哇,嘴唇都咬出血了。][夏玛露快点过来。]【谁,是谁?】迷迷糊糊中疾风感觉耳边有一群人在吵闹。艰难地睁开眼,只见一个红色的物体冲入自己怀中。[疾风,我们回来了

]棕发少女使劲揉了揉眼睛,怀中的薇塔正不断蹭着自己。[大家。。。。。。。]疾风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小琳和亚吉特在厨房忙碌着,卡利姆和库洛罗,艾克斯攀谈,奈叶和菲特带着微微奥装饰着客厅,而守护骑士则站在自己面前。随着疾风的醒来,大家都围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啊?]疾风仍不可置信地看着众人。[抱歉,疾风,今天的一切都是骗你的。]菲特内疚的说。[今天是疾风酱20岁生日嘛,大家都觉得要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吓到了吧?]小琳得意的说。疾风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不过要骗过疾风酱好难啊,我当时真的快哭出来了。都是因为菲特酱不演嘛。]奈叶不满地嘟着嘴。[那是因为我演的话一定会穿帮的。]菲特脸红的解释着。[确实,泰斯塔罗萨你的演技真是差的可以。]希格诺在旁边冷嘲热讽。[我。。。。。。我,真是的!]金发的王子手无足措中。

众人大笑,丝毫没有注意到寿星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疾风挂着一如既往的笑脸,仔细听着大家的讨论,湛蓝的眼毫无波澜。许久,众人慢慢安静下来,望着那位正笑得灿烂的二佐。

[话说,这个主意是谁出的?]疾风平静地说着。[我!是我!]亚吉特举起小小的手,激动地跳到疾风面前。[Meister,怎么样?]夜天之主缓缓起身,抬起右手,

“啪”!火焰的融合骑跌坐在地,捂着被打红的左脸,惊讶地望着她。

众人始料未及,站在原地看着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一直温和的笑着的她,无论什么情况下都笑着的她,愤怒了!湛蓝的眼已转为深蓝,无法遏制的怒气在她周围奔腾着。但让众人更为惊讶的是伴随着怒气产生的王者的威压!深蓝的眼一一扫过众人,无形的气场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无法说话,无法移动,甚至无法思考!

恐惧,像是被巨大的魔兽盯着,无法逃开,只能任由它宰割。即使在场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依然被面前少女的气势所迫,冷汗直流。这就是夜天之王的霸气!这就是夜天之王的荣威!

疾风无视众人的诧异,快速的冲出门,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


金发的女子正快速走着。与其说是走,速度和跑差不多。从小严格的礼仪修养让她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是快走。她是在是担心那个人。【今天明明是她的生日啊。】她叹息着。那个人一定又在哪里独自哭泣吧。一想到这,宛如被重物打击般的钝痛从内心深处一点点扩散。不想再见到她哭泣的样子,她不要。那个敏感纤细的孩子第一次在她面前流露出脆弱时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她。她知道她是多么害所以怕寂寞,所以要去,要到她身边去,绝对不会再让她孤身一人,那天所立下的一生的誓言,失去一切都要遵守!

终于,她找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小小的,纤弱的,像要湮没于这夜色中。那个身影紧紧缩成一团,显得那样无助。金发女子顿时感到胸口一阵闷痛,缓缓蔓延至全身。她现在只想到她身边去。不自觉放轻脚步,她走向她。[卡里姆,我果然是个差劲的人吧。]疾风自嘲的说着。卡里姆顿了一下,复又加快脚步。她绕到她身前,看到泪水在她脸上肆意奔腾,看到湛蓝的双眼写满了怎样的无助,所以毫不犹豫的将她拥入怀中,轻抚着背,安慰道[解决了JS事件的部队长怎么会差劲呢!而且。。。。。。]带给我希望,带给我力量,将我从绝望的深渊中拯救出的带来幸福的风怎么会差劲呢![亚吉特一定会讨厌我的,大家一定会讨厌我的吧!]疾风呜咽着。[不会的,大家都希望你能精神百倍的笑着哦。]卡里姆有些慌乱,那个孩子从未如此哭泣过。一直都那样坚强,立于众人之上,永远站在最前方守护大家,无论什么困难都可以笑着面对。正因为这样,大家都忘却了,无论内心有多么成熟,她终究只是一个刚满二十的孩子。怀中少女难得展现的这份软弱,她已决心全部接纳。我会一直在你身后,所以痛苦也好,害怕也好全都交给我把!金发的女子又一次在心中立下誓言。


[那个,卡里姆抱歉,衣服弄脏了。]疾风不好意思地挠着脸。[那你陪我一件好了。]卡里姆微笑着说。[哈哈,卡里姆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你猜。][贝尔卡式长裙很贵的。。。。。。。][我们交往后你可没买过一件东西送我,给恋人买衣服可是天经地义的。]卡里姆依然微笑~[那个,虽说如此,但是。。。。。。]看着哭丧着脸的她,卡里姆总算松了口气。那个平常的她终于回来了。[疾风。][嗯?][你到底怎么了?]卡里姆突然严肃地说,[平常的你,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对家人动手的。]看着疾风突然黯淡下来的脸,卡里姆开始后悔提起这个话题。棕发女子叹了口气,[真不愧是卡里姆,观察力太强可不好啊。][只是对你。]疾风嫣然一笑,轻轻靠入她的怀中。卡里姆自动环住她的腰。[你知道的,很小的时候,我都父母就去世了。在遇到大家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卡里姆收紧了手。她知道她孤独寂寞的童年,她也很难想象那么小的孩子必须独自生活,还是双腿瘫痪的孩子。[那个时候经常住院,一直接受痛苦的治疗。嘲笑的,同情的眼光总是充斥在周围。说实话,真是讨厌呐,那些护士和医生们。]软软关西腔中的自嘲让听者心痛。[每次觉得病的快死时我一点都不怕,甚至觉得这样也不错。因为我一无所有,所以我能笑对一切。]疾风将头轻靠在卡里姆肩头,仰望星空。[但是,现在不一样。Reinforce牺牲自己带来奇迹,我拥有了家人,挚友,梦想,并且,有了你。]纤细的手覆上腰间的白皙的手,[我一直以为大家回到我身边后再也不会离开。但,当我感觉到夏玛露和扎菲拉出事时,害怕到无以复加。重要的家人受到伤害,自己却没法保护她们,那时我才觉得自己是有多渺小。在摇篮中,维塔为了破坏驱动炉而受了那么重的伤,我却没能在她身边。我恨这样无力的自己,我害怕大家又要离开我,我害怕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们,害怕,好害怕,害怕到无法言语,我已经怎么拼命了,我不想再失去什么了!]

疾风颤抖着,卡里姆清楚地感觉到了。爆发出的恐惧与无助好像透过衣服传递到全身。[Reinforce用以前换回我的未来,将骑士们留在我身边,如果不能守护好大家我拿什么去见她!][疾风。。。。。。][十一年前我失去了她,所以我不要再失去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了,不想让大家受到伤害,想要永远守护你们。。。。。。]卡里姆用手堵住她的嘴,手背上冰凉的触感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忽然想笑,如果让地面部队的高层看到这样的她会作何感想呢。并不是不了解她的感受,她明白守护骑士在她心中的分量,那时超越自己超越生命的存在。[疾风,你什么时候才能和我们并肩行走呢?]她感到她的身体震了一下,[骑士们和你一样,对她们来说,你是值得付出一切的存在,她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幸福,这一点你不是最清楚吗?]卡里姆的下颚轻点她的肩膀,[她们想要的不是你的守护,而是守护你。][卡里姆,你还记得吧,我说过的,我的愿望,]疾风顿了顿,[用这双手亲自守护住她们最珍贵的笑容。这就是从那天起,我从未变过的愿望。我是大家的主人,我必须守护她们。]卡里姆对转牛角尖的她深感无奈,[可是,人总会失去些什么,无论如何努力那些珍贵的人或物都会失去。谁都想要保护那些重要的人,但太执着于这是会本末倒置的。所以,]卡里姆扳过她的身子,直视那双湛蓝的眼,[不要再一个人站在前面,一个人守护不了的话,那就大家一起守护。一个人孤独寂寞的话,那么,]卡里姆深深吸了口气,[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你身边!所以,不用再害怕了,不是吗?]

疾风只觉得面前暖蓝色眼眸所散发出的坚定的光深深地射入自己的灵魂抹杀掉所有的不安。那份信念让觉得温暖。然后,属于夜天之王的自信重新蕴藏与心。[哎呀呀,完全没想到卡里姆你这么会安慰人的说。]面前的人突然红了脸,[没什么。][呐,我都礼物呢?]疾风伸出手,金发的骑士支唔着,[这两天太忙了,我还没来得及买。你想要什么就说吧,明天一定补上。][我要什么你都会给吗?]疾风灿笑着。卡里姆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这种情况下,容不得她拒绝。[嗯。][那,把你自己送给我吧。][哎!!!!!!]卡里姆脸红的快滴出血了。[怎么?不干吗?]疾风挑着眉。[不是的!只是稍微有点。。。。。。]疾风轻挑她的下巴,[不要忘了,你是我的人。]卡里姆微微怔住,随即莞尔一笑。[嗯,我是你的。]很快,第二天早上金发的骑士就对这句话后悔不已,不过被饥渴的某人吃干抹尽导致腰酸背痛再起不能也没法抱怨了。

疾风起身见卡里姆从地上拉起,[大家一定在等着我们!][嗯!]理事官小姐跟随吃定自己一生的夜天之主在米德芝尔达首都南部的海岸线上奔跑着。那个散发着温暖的娇小背影,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与此同时,八神家笼罩着低气压。亚吉特捂着脸缩在角落,守护骑士在一旁安慰着她,闪光夫妇带着女儿继续准备着party,其余的人则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干什么。这时,门被推开了。夜天之王带着金发的骑士回来了。疾风慢慢走向亚吉特,守护骑士们欲言又止地退到一边,亚吉特一脸惊恐的看着她。疾风伸出右手,亚吉特认命般闭上眼。预料之中的痛楚没有来到,自己反而被拥入怀中。小小的融合骑释放出所有的不安,在Meister的怀中尽情哭着。[对不起,亚吉特。对不起。]疾风拥紧脆弱的孩子。[Meister对不起,是我的错。你不用道歉的,你一定讨厌我了吧!]夜天之王轻轻拭去亚吉特的泪水,像是对待珍贵的宝物般,轻柔地擦着。[不会哦,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对我来说,你也是最重要的家人啊。你能原谅这样不成熟的我吗?] 亚吉特不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点头。【最喜欢你了,Meister!】火焰的融合骑在心底不停述说着。

疾风转过身,面对众人,展露出十年不变的温暖笑容,[那么,Hayate's Birthday Party Starts]

2

评分人数

    • 671: hayate大人生日快乐!!碎片 + 12
    • 凌竹心: 狸司令生日快乐~碎片 + 20
今天原来是6.4吗
完全没意识到- -
总之司令生日快乐啊
hayate大人生日快乐!!

刚好明天我自己过生日,有幸啊!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最近在学德语,小小地玩一下~)
文写得很好,不过我心目中的疾风是更为坚强的存在啊。。。还有这个可怕的玩笑骑士们还真同意了啊。。
囧……突然繃住卡莉姆出來……
OTL雖說兩人也算認識了很久
囧……吾主有點兇了……
不過樓主的文還是很不錯
雖然感覺-。-有點奇怪-。-(喂喂喂~你就對卡莉姆騎士長那么不滿么~歐飛OTL不是啦~
不過樓主生日賀文還是不錯的:GJ啊~
怎么说呢?疾风是一个坚强的人,但并不代表她不会脆弱。JS事件后,对于没能保护好家人与友人,她一定觉得自责无能。刚好她们开这种玩笑,自责害怕等等负面情绪爆发出来,所以打了亚吉特。疾风是一个温柔坚强的人,但她也有害怕的事。害怕失去家人与友人,害怕失去现在拥有的幸福。小时候的遭遇让她坚强,但这也是她的脆弱所在。太过孤独的童年,使她紧紧握住珍贵的东西不愿放开。再者,失去大琳的痛苦让她发誓绝对不会再失去任何人,不要再经历这种痛苦。并且大琳消逝之前将骑士们托付给她,更是加重了这种心情。不想辜负她,想回报她,想要遵守与她的约定,只有这样才能让逝去的她笑着注视现在的自己。所以玩笑的导火线引爆了疾风濒临崩溃的心,爆发出众人无法想象的愤怒,这个愤怒中包含了多少对自己的不满与愤恨呢?她太过于害怕,所以爆发出这种情绪,使她无力再逞强。这就是我心中真正的她,温柔坚强,将家人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处处为别人着想而勉强自己,我就是爱上这样的她啊啊!!!
囧……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卡莉姆從那里蹦出來的
前文有说她在八神家哦
前文有说她在八神家哦
尧月之华 发表于 2011-6-4 23:25



   
捂臉><我飛快的將她和庫洛諾無視了
囧……樓主字體和段落……不能排列好些嗎?
抱歉!!排版我会改进的!造成大家的困扰真的对不起!!
慚愧,我居然沒注意到
本帖最后由 strikers 于 2011-6-6 16:36 编辑

不錯   給樓主 一個 GOOD
按一個讚(戳)


喔喔,話說我前幾天還在讀近代歷史,慚愧的是讀到四五天安門事件和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完全沒有想起來後者同時也是疾風的生日啊。

八神 はやて、お誕生日おめでど!(應該沒打錯......吧?)

All Hail HaYaTe!!!









(......糟糕,我好像用了大陸禁語......會不會被河蟹啊?)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