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色调挺好的,但是个人觉得把蓝色的透明度调小一些会不会更融合呢?另外就是,啊,腿啊,这个手绘板不如铅笔 ...
巴巴 发表于 2011-1-17 22:34



不好意思因為過年時家裡發生了些事情
所以陣子都沒有上線...
唉...
真是「年」難過、「過」年難...

謝謝支持
色調可能要實際去調才知道了@@
这个手绘板不如铅笔 ...
我不代董大大的意思
我沒用到鉛筆阿?
結束出勤任務後,菲特回到六課的隊舍。本來照規矩應該要先去向部隊長報到,並且交代出勤時發生的事情,不過此刻菲特卻完全沒有那個心情,下了愛車後直直奔往自己的房間,就差沒有發動SONIC MOVE。

理由倒也簡單,她在歸隊的路上接到夏莉給的訊息,奈葉好像吃錯了什麼藥,正在房間裡發瘋。




打開房門,是一片令菲特目瞪口呆當場傻眼的景象。

除了一個角落之外,房間裡已經染上了各種顏色,上綠下藍彷彿山水畫一般,中央則是或許受到那可人兒魔力波長的影響而擴散的櫻花粉色,甚至還有幾隻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奈葉上半身的衣服已經褪到腰際,只剩下粉紅色的內衣還歪歪斜斜的穿著,不過肩帶也已經滑下了一條,更要命的是她的神情,天真清純中又帶著誘惑。

雖然很賞心悅目,也令菲特不由得感到血脈賁張,不過這和往常大相逕庭的舉止,讓菲特心中敲響了警鐘。


「菲特醬......抱歉......」

從角落傳出了熟悉的聲音,定睛一瞧,原來是把辦公桌和文件搬到這裡來做的疾風。從她身邊靠著已經發動的天劍十字來看,這五彩斑斕的背景多半是出自她的手筆。

是從蒂亞娜那裡複製來的幻術吧?或許最開始是蒂亞娜施放的,不過因為幻術所需的魔力相當龐大,才會由疾風接手。判斷情勢判斷到變職業病的菲特,一瞬間就在腦中下了判斷。

「疾風,這是怎麼回事?奈葉她......」

「是我的錯,我不該讓奈葉喝下那玩意的......」疾風苦笑以對。

「奈葉、奈葉她喝了什麼東西!」菲特緊張的衝到疾風面前「該不會是......上次繳獲的zero2524體能強化液吧?她前兩天有說過體力有點負荷不過來───」

「......奈葉醬還不至於連繳獲贓物都會拿來喝啦。」疾風無奈的示意菲特冷靜一點。

「那,奈葉到底是......」菲特焦急的問。

疾風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是夏瑪爾新釀的甜酒。」







「......啊?」菲特立刻變成傻傻的豆丁眼「甜酒......那種用米釀的,日本會在女兒節喝的那個......」

「就是那個甜酒,不過畢竟是出自夏瑪爾之手,所以好像有點......呃,勁道太強了。」疾風尷尬的搔搔臉頰「奈葉醬喝了一杯之後,就開始發酒瘋。隊員們好說歹說才把她哄回房間,然後奈葉醬又說房間太單調了,非要蒂亞娜用幻術幫她換個樣子,可是蒂亞娜的魔力不夠支撐到妳回來,只好由我來接手啦。」

賓果,幻術的事情猜中了───不對,這不是重點。

「奈葉什麼時候會好呢?總不能一直這樣吧?」菲特擔心的說。

「只是酒精不適應而已,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明天大概會宿醉頭痛吧?」疾風說著,將手邊的公文快速批改完,然後把所有文件整理好,站了起來「如果想要快點好的話,就讓她多運動,促進新陳代謝把酒精分解排出吧。」

「運動啊......」

「是啊,運動。」疾風拍拍菲特的肩膀,眼中放出有點危險的光芒。

「疾風?」

「菲特隊長,我給你放到明天晚上的特別休假,幫奈葉隊長運動的事情就交給妳了,薇薇鷗我會照顧的。」疾風丟下這句話,立刻跑出房門無影無蹤。

「疾風───怎麼忽然跑走了......」菲特來不及反應過來,沒能叫住早有預謀肇事逃逸的疾風。


不過,奈葉都醉成這樣,要怎麼運動啊?而且連我都放假一天......怎麼回事?


「不行喔,菲特醬,我明明就在妳面前,怎麼可以喊其他女生的名字呢?要處罰!」

當菲特正兀自疑惑時,一雙白藕般的手臂從後面摟住了她的脖子;兩團柔軟緊緊貼住她的後背,令人微醺的味道也在她的耳邊吐氣如蘭。

這下......即使是菲特也知道到底是要做什麼運動了。
========================================================

抱歉,最近電腦怪怪的,身邊的事又有點多,所以耽擱到了。
魏禧‧兵跡‧華人篇‧打手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殺法,名曰打手;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高町奈葉‧戰技教導官綱要‧基本篇‧教官
四方行教者,技藝悉精,並諸魔法,名曰教官;茍招而致之,不唯能戰,並可教戰。
嗷嗷0 0
这个动作。。。【不好,冒出了邪恶的念头。。-///-
[fly]记忆斑驳的那些童年时光、[/fly]
是不過 不過我感覺鞋子是不是太大了點= =///
鞋子太夸张了,还有下面粉红色的是什么东西……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