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复 220# 8456852


   
Q.Q据说~小站的服务器搬家了~
T.T今天 人品爆发能上了~
鑒於本人的恶趣味所以在正篇開始前,就麻煩大家看下一些亂七八糟的名詞設定了。

“黑之耀”:死去的黑耀之獸的最終形態。

在“帝王的城堡”古貝爾卡君王魔王女艾麗卡的攻擊下,聖王教會受到二次襲擊,而這次襲擊事件性質恶劣,在事發的中心地點“裏結界”內

,本是跟隨小彷的守護獸“黑耀之獸”死去。死去後的“黑耀之獸”失去了管制系統,其內部的防禦系統(含AMF力場生成能力)與攻擊系統(這個系統往後的重要功能設定將在文中說明)兩個系統雙雙失控。

“怪物”:原創女主角的最終形態。來自異次元的她,異世界的來者。擁有一種特殊的因子,觸發因子的力量能變成强大的怪物(翼人型魔物)。使用因子所產生的副作用:未明。


第73章  青雷之劍與櫻色

白色披風,深藍色防護服,金色長發,閃光的騎士從廢墟中猛然的站起來。

暗金發女孩在看到騎士後,孩子帶着笑臉向着騎士的方向奔跑過去。在下陷的大坑中,離薇薇歐很近的後方,亂石突然飛濺起來,薇薇歐慌忙躲開向她飛濺而來的亂石。女孩被迫停下腳步。一只巨大的黑色異性野獸從亂石中竄出來,黑色的巨型野獸全身散發出濃厚的AMF力場,没有皮毛,只有不斷挪動的黑色脏物,如膠如殼,甲殼之間彌漫着讓人覺得恶心的黑霧,血盆大口吐着陣陣黑氣,氣味夾雜着恶臭。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隨便移動。“黑之耀”仰天怒吼,咆哮聲充滿了憤怒與悲鳴,咆哮略過魔導師們的身體,心脏似乎被襲卷。吼聲越過傷痕累累的大地劃向遠方。血紅般的眼睛盯上了離它最近的薇薇歐。

“黑之耀”瘋狂的撲向薇薇歐。昴驅動流嵐之輪沖過去,希望在濃厚的AMF力場下,昴希望能借以自己做為機器人的軀體趕上。眾人眼看“黑之耀”襲向薇薇歐,昴未能趕上。

薇薇歐!奈葉與艾茵哈特呼喊着薇薇歐。

一個高大的瞬影從奈葉身旁的亂石下躥出來滑向“黑之耀”,只見“黑之耀”在霎那被瞬影擊中,野獸從薇薇歐身邊離開。趕上的昴一下子將

薇薇歐抱走,兩人快速回到奈葉身邊。

瞬影停留在原地,高大的暗紅色怪物與“黑之耀”對峙着。

停下來的瞬影,奈葉忘不了“她”,在第97管理外世界由彷·芬利爾所變成的“怪物”。“黑之耀”跳起來沖向“怪物”兩只黑暗之物在濃厚的AMF力場內展開肉搏。在場的四人的目光無法從兩個怪物的身上抽離。

“怪物”右勾拳打中“黑之耀”的頭部,疼得它一連後退幾步。拳未收腿又起,“怪物”狠狠的往“黑之耀”的腹部踢去,帶尖甲的腿部刺傷了野獸,疼得野獸再是後退。似人非人,尖銳的手抓住“黑之耀”的甲殼,將野獸扔向遠離奈葉她們的另一方地面,巨獸落入廢墟坑中,揚起陣陣沙塵。

“它是在幫我們嗎?”從“怪物”的行動昴得出判斷。

面對着這樣的情況,奈葉無法向孩子們開口。“黑耀之獸,以及彷·芬利爾。”一直站在眾人身後的菲特說話了,騎士聲音沙啞。“菲特媽媽
,你在說什麼?”薇薇歐大驚的轉身問。

菲特低着頭,調整着左手的重甲,淺淺的說道“那是死去的黑耀之獸最終的形態,而她是彷·芬利爾。奈葉也見過了吧。”菲特狡猾的將問題
拋給奈葉。薇薇歐的眼光落在一身白色防護服的奈葉媽媽身上,她緊緊的看着母親,希望母親能告訴她更多關於小彷的事情。

事與願違,奈葉緊握着拳頭,盯着兩個怪物的戰鬥,没有回答她。奈葉的聲音突發沙啞“那孩子受傷了。”怪物背部的暗紅色魔甲之間,紅色的液體一點點的滲出。

“奈葉,昴你們和孩子們離我們遠些。”調整完巴魯迪修的菲特發話。“可是…”昴不解,緊張的看向金色騎士。“我會想辦法解除AMF力場,
現在有能力保護其他人的就只有你了。”

菲特挺起胸膛看向怪物嗜殺的方向,騎士擠出輕松的笑容說“馬上就好。那孩子快到極限了。”

眾人只好聽菲特的話,開始徒步離開大坑,回到數米上的平地。

菲特·T·哈拉溫,時空管理總局次元部隊的王牌執行官,在她的魔導器巴魯迪修內部,安裝了一個特殊的新系統。

為了應對在濃厚的AMF力場下而必須進行的戰鬥,這個新系統將本來在魔導師體外產生的魔法程序轉為在魔導師體內自行轉換產生。雷,能通過魔法程序與大自然中的自然元素產生反應,從而達到控制雷,使用雷。同樣,雷也能在魔導師體內自行產生,而完成這一轉換則是這個新特殊系統。

魔導師為了能在無法使用魔法程序的情況繼續控制自然元素,那麼她就必須成為魔術師。

騎士卸去白色的披風。

嘶—

騎士將披風撕成條狀快速繞在右手。深藍色的長外套出現了銀光色的電磁,金發騎士舉起左手,巴魯迪修啟動,金三角推出黑白相間的劍柄,此劍無刃。騎士輕輕緩氣,雙手握住劍柄。右手主握劍柄,左手從劍鞘滑過。

吱吱吱!一束銀色電磁下青藍色的劍刃憑空出現。没有了魔法程序的點綴,聚集成刃的是雷真正的顏色。身着深藍色外套,有着美麗的金色長發,手持“青雷之劍”的騎士,蓄勢待發。

被摔痛的“黑之耀”徹底發狂了。野獸瘋狂的沖向怪物,怪物勉强的躲開“黑之耀”第一次沖撞,卻未能躲開第二次沖撞。高大的身體瞬間失
去平衡。“黑之耀”緊追着她不放,野獸的巨爪襲向怪物。“怪物”用雙臂擋下巨爪,“怪物”手臂上的黑魔甲應聲而碎,抬腳左回旋踢向“黑之耀”的頭部,野獸没有絲毫退縮,反而更加生氣。以牙還牙,頂着怒痛“黑之耀”狠狠的用頭撞向她。怪物左邊身體被重擊,整個飛出去,撞向大坑的另一邊。

下一秒,“怪物”又從廢墟中站起來。毫不示弱的盯着“黑之耀”所在方向。收起勝利的咆哮“黑之耀”再次撲向她。一道金色從怪物的身後越過,騎士手持“青雷之劍”揮向野獸。雷與磁力,讓由無形的黑暗之物組成的野獸感到煩躁。騎士憑借着身體先天性的靈敏,體型與力量上

的差距被騎士用速度與戰技縮小。面對着龐然之物,腳踏大地的空戰魔導師,宛如大地上優秀的狩獵者般,擾亂着野獸的步伐,挑釁着野獸本能。“黑之耀”軀體外的黑物被不斷環繞在它周圍的閃光削落。皮毛剥落讓野獸疼痛捉狂,野獸從上躍下,沖向騎士,騎士躲開,但强大的沖

擊力讓地面的石塊向騎士飛濺過去,重心離開地面,没有飛行魔法,只能依靠自身力量戰鬥的騎士,深藍色的外套包裹的身體被擊中。跌落到地面,没有一絲停頓騎士連爬帶滾的躲開隨之撞來的“黑之耀”。

得到喘氣機會的“怪物”屹立在不遠處。在遠處的奈葉一行人緊張的看着,時間的流動變得緩慢,為甚麼支援部隊還没到。

在菲特失去重心後,“怪物”沖了上去,右小腿的魔甲長成刀鋒鏟向“黑之耀”。很快便站起來的騎士左手再次拂過“青雷之劍”,青藍色的純雷劍刃在吸收了大量能量後變得更加厚重。手持“青雷之劍”的金發騎士右手橫正刀,左手虎口扣住劍柄,手掌頂着劍鞘,青雷所到之處都

夾着特强電磁。揮動青藍的雷刃,騎士的青藍劍在野獸被鏟傷腿部後,把握瞬間的空隙,”青雷之劍“從野獸的右邊身軀刺入,騎士使出全身的力氣推動陷入野獸體內的雷刃,“黑之耀”背部與四肢裂開。肮脏的黑暗之物中,一顆閃耀着未入的螢光水晶被發現,怪物的手臂長出短刀,避開水晶砍向野獸,暗紅色的魔爪從肮脏的黑暗之物中掏出水晶。

旭日之心:AMF力場正在逐步減弱。

散發出螢光的水晶是“黑之耀”的主程序,在失去了它之後,防禦系統,攻擊系統以及AMF生成系統均無法正常工作。

向旭日之心下命令,ACE OF ACE,在AMF力場不斷減弱的同時,奈葉開始為星光爆裂蓄力。

薇薇歐和艾茵哈特也再次啟動武裝模式,眾人離開地面。

在AMF力場徹底消失的一刹那,ACE OF AE一連八發的星光爆裂毫無偏差全數落到肮脏的黑耀之獸身上。那一刻,由彷·芬利爾創造出來的守護之獸“黑耀之獸”徹底死去。

櫻色的光芒將黑暗吞噬,野獸最後的咆哮是刺心的悲鳴。

隨着一切恢复平靜,薇薇歐和艾茵哈特的目光一直停在已經失去人類外貌的她身上。眾人慢慢回到地面,聖王教會襲擊事件的始發點的戰鬥落幕。

森林被破壞的面目全非,大樹傾倒,植被破碎,亂石果露,沙塵翻起,連綿的慘淡讓人看得心痛。

“小彷。”薇薇歐呼喚着她,薇薇歐努力的提高自己聲量來覆蓋心中的害怕。怪物暗紅色的魔甲下,做為人類的目光快要失去光彩了,“怪物

”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螢光水晶,薇薇歐的聲音無法得到回應。

降落的時候,有着暗紅色巨型翅膀的怪物單独落到百米處。不斷從翅膀中揮灑出的深紅色粒子光,美麗而沉重。

在薇薇歐,菲特身旁的奈葉邁開腳步想向她走去,卻被菲特一手攔了下來。“菲特?”一臉塵土與血絲的騎士溫柔的對着奈葉笑着說”“讓我
過去吧。”溫柔的笑臉下多了絲絲苦悶。收起巴魯迪修,金發散落在深藍色防護服外套上,俊俏的女子跨過塵土之地,溫柔的金色停在了怪物的身後。

手持螢光水晶的怪物轉動着近乎兩米的軀體,她似乎想說什麼,卻無法發出聲音。遠處傳來的爆炸聲没有間斷過,可此時此地顯得格外的沉靜。魔甲微微低她看向金發女子,怪物向騎士伸出滴着紅色液體的左手,示意將螢光水晶交給她。女騎士伸出手接過的不是螢光水晶,她握住了

那只非人類的手,淩亂的金發下,紅眸露出勝利的笑容,騎士尽量讓自己沙啞的聲音聽起來溫柔。

已經結束了。

我們一起回去吧。

好嗎?

暗紅色的魔甲開始分解,腳下暗紅色的魔法陣出現。女騎士立刻脱下身上的深藍色防護外套裹住好不容易回來的小女孩。

菲特。菲特媽媽。

奈葉,薇薇歐撒腿跑向菲特。奈葉從菲特懷中接過小女孩,櫻草黄的短發黏着血跡,本來可愛的便服多處被染紅,孩子已經不省人事。奈葉的左手托着小女孩的背部,左手心一手的鮮血讓她心强烈的顫抖了。看着奈葉的表情,菲特發現自己連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

說不出來,未能保護好她,菲特的心是一片的混亂,她不斷的在告誡自己冷靜。

看到孩子們都圍了過來。菲特鎮定的說“薇薇歐,艾茵哈特,你們能陪奈葉媽媽送她去醫生那裏嗎?”“當然可以。”“嗯。”薇薇歐和艾茵哈特認真的回答。“菲特”奈葉抬起頭看向已經站起來的金發騎士。

紫眸帶着詫異的眼色對上滿是關懷與無奈的酒紅色眼睛。奈葉知道她很累,她受了傷,應該留下來的是她才對。没等奈葉說話,菲特繼續說“我和昴在這裏對現場進行處理,等到支援人員過來,我會捉緊時間去找你們的。”緊緊雙扣的眼神,奈葉知道,菲特是不會讓她留在這裏。她

有必須做的事情。是菲特不願意讓孩子們知道的事情。奈葉知道,菲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比任何人都更加希望能將小女孩尽快送到醫生那裏。她只有選擇相信菲特。

你們要注意安全。

金色的閃光與昴看着三道魔光離開了第一現場。

“巴魯迪修。”菲特一聲令下,全身的防護服馬上更新。金色的閃光轉身,露出與往常無遺的笑容對昴說“我們來幹活吧。”“啊?好的。”

昴有力又詫異的回答到。昴心裏不由的感慨到,身兼管理局的執行官與法務主管的她到底有多能幹?看着昴有點遲鈍,菲特繼續說“雖然與你的職務不相稱,不過你和迪亞娜是好朋友,偶爾學習一下執行官的工作應該没關系的吧?”菲特很好的捉住了昴的心態。“當然。”昴非常樂意的接受菲特的指揮。“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昴認真的問到。“挖證物。”“證物?”“嗯,正確的來說是遺體和證物。”菲特一臉不以為然的笑着,昴心都涼了一半。

洛斯亞·威莉亞被定為失蹤。

--------------------------------

“青雷之劍”在無法與環境產生共鳴的情況下,宛如魔術般存在的實體雷刃之劍。

靈感來源於現實中雷雨天氣中雷電的顏色吧,其實雷的顏色有很多,主要還是要看在甚麼環境下,產生。從空中落下的雷有時候是銀色有時候

是紅色的。所以我便用了“青雷”。
O(∩_∩)O~不错不错.....................
我的菲特啊啊!!!!
回复 223# 永恒守护nanoha

>.<谢谢~话说哪里错了?(炸



回复 224# 8456852



030哈哈~很帅的黑他!这样才像样嘛(炸飞
好 想   看      下  一  偏
第74章  襲擊的結束·回到原點之人

以機動六科做為先頭部隊,在那之後隸屬總局的次元支援部隊也相繼抵到聖王教會,共同協助聖王教會對屍體兵器與黑暗海嘯所遺留下來的魔物進行清理。

聖王教會被襲擊後,事件發生近五個小時後,一切開始恢复平靜。

此時已是晚上八點。八神疾風司令親自到聖王教會進行指揮工作,以便全力協助聖王教會。唯一讓八神司令極其不滿的是菲特執行官很麻煩。

於是兩人在聖王教會附屬醫院的走廊上展開對話。

司令:菲特,你送薇薇歐和艾茵哈特回去吧。
執行官:我去拜托奈葉送她們回去。
司令:我讓你和她們一起回去。這是命令。
執行官:我還有報告要寫。
司令:回家寫,明天給我。
執行官:今晚就給你。
司令: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今晚没空管你們。
執行官:我不會礙着你的。
司令:你回去就不礙着我了。
執行官:疾風,你嫌棄我!
司令:我長期嫌棄你!

即認真又愛冒傻,即能幹又容易亂來,無論在公在私,疾風是長期在心底裏“嫌棄”菲特這個好朋友。現在有機會說出來,疾風覺得一身舒暢。兩個大人,又是好友,在醫院的走道上進行着無營養對話。這對話讓站在一旁的薇薇歐和艾茵哈特很受傷。

兩個孩子很無辜的覺得:原來我們才是被嫌棄的。

“這是醫院不是辦公室。”打開病房門奈葉的聲音出現在走廊,ACE OF ACE直接下令“趕走”菲特。八神司令心滿意足的完勝,狸貓司令心情舒暢,安心的回去通宵工作。



在聖王教會受到襲擊後的第二天,有着櫻草黄短發的小女孩被轉回附屬總局的先端技術醫療中心。

高町薇薇歐,兩位母親,一位是管理局的ACE FO ACE,一位是管理局的王牌執行官。有着一對公務員母親,在所有的故事還没發生前,她只是一個生活無慮,愛訓練,愛對戰,愛魔法格鬥的小女孩,不對是少女。



“我回來了。”這個時間家裏没人呢。十歲的小陛下最近煩惱多多“唉~”薇薇歐大大的歎氣着,克莉絲拍拍小主人以示安慰。抱過克莉絲薇
薇歐鞋子一踩一提就過玄關,書包一扔直撲沙發。

今天已經是聖王教會因襲擊而停止對外開放的第七天。薇薇歐今天没有去放學後的訓練。這幾天,她都是皺着眉,心不在焉。在聖王教會遇到的事情她和艾茵哈特都没有對莉奧和珂羅娜說。諾威當然是知道的只是不說她們而已,孩子們之間的事情,就隨她們自己解決吧。銀河姐特意交代她。

艾茵哈特還好,雖然看上去狀態也不是很好,不過没有像薇薇歐那樣老是走神。心神不在訓練場上,是極其危險的,於是她被諾威和莉奧趕了回來。“回來也好。”抱着克莉絲薇薇歐不忿的輕輕說到。



米德切爾達某公用魔法訓練場內。

珂羅娜先問“你不送她回去嗎,艾茵哈特同學?”“不了,有些事情只有薇薇歐自己才能想明白。”艾茵哈特心裏還是免不了擔心的,因此她
居然將珂羅娜好奇的眼光看成了擔憂的眼光,繼續說“没事的,要是有問題,薇薇歐一定會來找我們的。”艾茵哈特微微笑着。

珂羅娜和莉奧心裏的想法馬上同步:這種感覺怎麼像是戀人之間才會有的心態,難道是我們的錯覺嗎?

艾茵哈特同學繼續誤解了朋友們的目光“奈葉小姐和菲特小姐是很厲害的人的,有她們在薇薇歐身邊一定没問題。”莉奧馬上做出反應“你又
見到她們?”“嗯。”艾茵哈特點頭回答。很好這次朋友們期待聽管理局王牌的故事的眼光,艾茵哈特懂了。

三個小女生在訓練休息期間八卦起,薇薇歐兩位耀眼無比的公務員媽媽的花邊新聞。當然艾茵哈特同學還是很懂事的,八卦的內容精簡而到位的形容了薇薇歐兩位媽媽的帥氣,能幹,强大,出色,美麗……小霸王陛下大大的滿足了少女們的好奇心。



從沙發中一下子坐起來,薇薇歐看先飯廳旁掛着的小白板。發愣三秒薇薇歐站起身離開客廳。

“打攪了。”女孩推開媽媽們的主人房,一身便服加上粉紅色圍裙的薇薇歐同學直奔主人房的浴室。

果然,菲特媽媽今天上午回來過,浴室的更衣室是滿滿的一堆深色制服,脏衣服被仍在籃子裏,浴室一片狼藉。雖然最近幾天媽媽們晚上都會輪流回來,但家裏白天時間没人。

四天前奈葉將家裏的事情交給薇薇歐去發揮,也給她艾娜阿姨的電話,可薇薇歐會害羞,所以她也只叫過艾娜阿姨來過一次。家政作業也是一種訓練,想起諾威說的話,薇薇歐只覺得那是騙人的。一邊收拾清洗菲特媽媽遠航前回家留下的一堆脏衣服,薇薇歐一邊回想起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

她努力的在調整自己的思緒。



從聖王教會受到嚴重襲擊的那天晚上離開後,薇薇歐再也没有去聖王教會,進不去,媽媽們也交代了不能去。

伊克斯在第二天的午後醒來。至於那個有着櫻草黄短發,琥珀色眼睛的小女孩,則在第二天的早晨被轉移到附屬總局的先端技術醫療中心。而小女孩在襲擊事件後的第三天醒過來,奈葉媽媽為她帶回來這個消息。而當她向奈葉媽媽提出探望的時候被拒絕了。

薇薇歐没有問,為甚麼?因為她知道,大家都很忙,特别是媽媽們,還有疾風司令和騎士們。曾經的小女孩在成長,她學會了忍耐,學會了體諒。



前天下午,也就是聖王教會被襲擊後的第六天。訓練完回家的她見到了久違的場景。奈葉媽媽在廚房准備晚飯,菲特媽媽則坐在客廳處理着文件。

“歡迎回來,薇薇歐。”先發現女兒的菲特收起文件。愣上兩秒,十歲的女孩笑了“我回來了,菲特媽媽,奈葉媽媽。”“歡迎回來,薇薇歐
。”奈葉走出廚房一如往常的說到。

我回來了。歡迎回來。

這是家人間的對話,有家人在的地方便是家,是世上最溫暖,最讓人安心的地方。家,溫暖而偉大,薇薇歐心裏感概到。這是依賴着家中每一個人努力支撑起來了的地方。

這些天來,薇薇歐看着媽媽們忙碌在家與工作之間的身影,年少的她還未能了解母親們的做法。襲擊後每一個晚上,無論多麼忙碌,每個晚上媽媽們總會回家。只因做為母親的她們知道,在經曆過灾難後,無論她們多忙,她們都會安排時間有一個人陪在孩子身邊,為了讓孩子安心。

哪怕當她們回到家裏,孩子已經独自睡了,可當她早晨起來的時候能看到家裏有一個能讓她感到安心的人在,就已經夠了。



晚飯時間是一如既往溫馨的氣氛,薇薇歐心裏悄悄的樂着。

三人圍在飯桌邊,看着飯桌上豐富的晚餐,薇薇歐輕輕的嘟嚷着“不知道小彷有没有好好吃飯呢?”在母親的眼中這是純真的童言,而話落之後薇薇歐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她的名字對於她們一家而言,現在有着特殊的存在意義。

氣氛有點冷清,奈葉笑了笑“我們吃飯吧。”“那我不客氣了。”菲特搶先答道。



晚飯期間,菲特媽媽不忘說笑不時冒傻,逗得薇薇歐不能好好的吃飯。“你們兩個!不要玩了!好好吃飯!”被ACE OF ACE訓話了,兩個金色的腦瓜馬上變得老實。

飯後薇薇歐主動到廚房去幫忙收拾。“薇薇歐,你去陪菲特媽媽吧。”女兒抬頭看着母親。“去吧。”溫柔的紫眸笑着。金色小腦袋微微點頭
示意明白,將手洗幹淨,擦幹,薇薇歐與克莉絲離開廚房。

“菲特媽媽。”薇薇歐總覺得有些事情在發生,只不過她還不太懂得,自己所察覺到的是什麼。

坐在客廳看文件的菲特收起工作。薇薇歐抱着克莉絲,孩子愣愣的晃到客廳,毫無防備的來到沙發前。“好癢啊。”菲特一把摟住薇薇歐。女兒在菲特的懷裏左轉轉右轉轉的反抗着菲特媽媽突然的襲擊。在廚房的奈葉幸福的偷笑着,想起以前薇薇歐還小的時候,兩人的對話是幼稚園級别,而隨着薇薇歐長大,兩人的交流直接升級成打打鬧鬧。



以前奈葉也訓過菲特“真是的一回來就鬧的不開交。”一身黑色連衣睡裙的執行官被正在換衣服的教導官訓話。倒是執行官一臉不以為然的笑着說“薇薇歐最近又長高了。”“菲特。”奈葉警告她不許岔開話題。

淺金色眉頭輕挑,苦澀的說“我經常不在家,身體上直接接觸能讓薇薇歐在短時間內放松些。”菲特的話讓奈葉覺得又氣又悶“現在育兒書籍
還真厲害。”“是庫洛諾教我的。一回到家,就是卡雷諾的對手,蒂艾娜的守護者。”奈葉當場無語没想到總是一臉嚴肅的庫洛諾會教菲特這
些。菲特繼續補充到“欺負一下卡雷諾,要不就贊賞一下蒂艾娜公主。庫洛諾是這樣說的。”教導官一邊換睡衣,靜靜的聽着菲特略帶自豪平和的語調。

“不過奈葉不喜歡的話……”菲特的話還没說完,坐在床邊的金發美人就被隨之轉身的教導官抱住,左手輕輕拍着金色的腦袋。“奈葉?”“我知道了,菲特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真的可以嗎?”啊,白皙帥氣的臉被捏成枕頭狀了。



被菲特摟住抓癢的薇薇歐投降了。金色大腦袋勝利的墊在金色小腦袋上,剛才鬧得太慌了,兩人一時就靜下來。

距離事件最初的開始已經好幾個月,天氣也由炎熱的初夏邁入年末的寒冬。

母親修長的手臂摟着女兒,金色大腦袋微微離開金色小腦袋。

菲特:薇薇歐,最近還會發恶梦嗎?
薇薇歐:恶梦?

從聖王教會回來後,連續兩個晚上都在家的菲特發現薇薇歐似乎在發恶梦。金色小腦袋從母親暖和的懷中掏出小手放在母親的大手上。

薇薇歐:那不是惡夢,只是個怪夢。不用擔心,菲特媽媽。

從聖王教會回來後,一連兩晚,薇薇歐都會夢到。在一片漆黑中,她見到了那個“怪物”,高大的“怪物”背對著她。無論她怎樣呼喊“小彷
”她也不曾回應。高大的身影沉重而孤單,只要薇薇歐上前一步,她便會消失不見。

小手回握母親雙摟著她的手臂。薇薇歐不安的問到“菲特媽媽,我還能見小彷嗎?”母親緊緊摟著不安的女兒“一定會再見面的。”“真的嗎?”薇薇歐轉身看酒紅色的眼眸。



“薇薇歐還記得她嗎?”“誰?”“紗華·阿斯特麗德。”“嗯,小彷體內另一個人格。”“當小彷體內名為紗華·阿斯特麗德的人格消失後,我們都以為被剩下的便是真正的人格。可是我們的推斷錯了。”離開菲特的懷抱薇薇歐詫異的聽著媽媽接下來要說的話。

重要而複雜的事情。

“彷·芬利爾和紗華·阿斯特麗德一樣,都只是寄生于同一個軀體上的人格。”菲特看著薇薇歐,酒紅色眼眸與雙色眼眸的視線對上,確認薇
薇歐能接受後。菲特繼續說“最初消失的是名為紗華·阿斯特麗德的人格,在那之後在她體內負責協調所有人格的機能出現了故障,導致了身體發生了強烈的變化。”“所以原本的身體年齡和發色眼瞳的顏色都改變了嗎?”“嗯。”看來薇薇歐很認真的聽著,孩子同時也在尽自己最
大的努力理解她的話。

菲特:這次在聖王教會發生的事情,讓本來負責協調人格的機能完全被破壞,名為彷·芬利爾的人格徹底的消失了。

客廳一陣安靜,菲特盯著薇薇歐看,看來孩子未能完全理解。一直在廚房偷聽的奈葉端茶出來。看到奈葉,薇薇歐很自然的叫到“奈葉媽媽。

”“嗯,怎麼了?”雙色眼眸水汪汪的看著奈葉,奈葉皺皺眉頭露出一點點苦笑,將茶放下奈葉撫摸一下金色的小腦袋後便回到廚房。

又是一陣安靜,薇薇歐忍不住了。女兒激動的問菲特“那她到底是誰啊?”看著認真又滿是疑惑的女兒,菲特熙白標致的臉上始終保持着溫柔的淺笑“在她的體內擁有三個人格意識與一個負責調解人格共存的機能。現在已知的兩個人格,紗華·阿斯特麗德,彷·芬利爾都消失了。而人格調解系統也崩潰了。最後剩下的人格…”

“她”來自管理外的異世界。在身體被改造後,軀體最先容納了“唯一的神女”紗華·阿斯特麗德的人格。根據檢查,在紗華·阿斯特麗德的人格進入後,人格調解系統被建立。

“那小彷是誰?”薇薇歐一邊認真的聽一邊努力的快速理解菲特的話。

“彷·芬利爾是第二管理世界過去的王。”奈葉端著自制小零食從廚房出來,脫下圍裙,奈葉坐回客廳沙發。紫眸看著薇薇歐,這時薇薇歐才
發現自己一直是站著和菲特媽媽說話的。

薇薇歐站在兩人中間,奈葉的眼神似乎在問她,難道你打算一直站著?當然薇薇歐現在整個人還處在理解事情中,雙色眼眸看著奈葉媽媽,她迫切的想知道更多。

薇薇歐:奈葉媽媽?
奈葉:根據我們的調查,彷·芬利爾是第02管理世界一百多年前的王。
“那麼她不是活了很久了?”薇薇歐高聲反應到。
奈葉露出複雜的表情繼續說“彷·芬利爾已經在一百多年前死去了。存活下來的只是她的人格意識而已。”
薇薇歐:人格真的可以存活下來嗎?
奈葉:薇薇歐知道靈魂是甚麼嗎?
薇薇歐:當然。
奈葉:就是類似靈魂的一種存在。那樣的存在被保存了下來,並以某種形式出現。這樣能理解嗎?

薇薇歐是整個人靜下來一段時間後,才輕輕的點頭。

菲特:她是一位很厲害的王。

薇薇歐現在只能站在母親前,認真的看著母親們。

奈葉:她統一了近半個第02管理世界,在她的統一戰線內,被第02管理世界稱為[邪王]的她,對整個地區進行了改革。
菲特:是她建立了第02管理世界與第01管理世界溝通的橋梁。

“彷·芬利爾是一位相當出色的明君。”奈葉感概的說。

菲特:可惜,她只活了二十多年。在她死後第02管理世界再次發生政變。
奈葉:彷·芬利爾的人格意識是怎樣存活下來,又為何會出現在現在這個世界,目前還在調查中。
菲特:唯一能確定的是,在人格調解系統的協調下,三個人格得以存活在共同一個軀體內。
奈葉:失去了所有的寄生人格,對她的身體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菲特:現在的她,已經連彷·芬利爾也不再是。
薇薇歐:怎麼會這樣…

薇薇歐捂住胸口,心隱隱作痛。

菲特:雖然現在她醒了,仍然能記得紗華·阿斯特麗德和彷·芬利爾的記憶,卻沒有了自己的記憶。
奈葉輕輕歎氣“最糟糕的是,現在的她,無法說話。”“無法說話?”菲特接著說“在襲擊中被改造過的身體不僅受到重創,還受到了王的詛咒。”
奈葉:如果能找到她真正的名字,或者能解開詛咒。
薇薇歐:要是找不會名字,她要怎麼辦?
菲特:王的詛咒會讓她的身體不斷出現侵蝕現象,最終會變成真正的怪物。
奈葉:再也回不來。

薇薇歐小小的身體顫抖著,小額頭開始冒冷汗。

菲特調整聲線,溫柔的聲音問女兒“會害怕嗎,薇薇歐?”暗金色小腦袋微微低下頭,遲疑一下,薇薇歐抬起頭向菲特說“不會,我不會害怕。”

“我想與她成為朋友,想幫助她,我…”清澈的雙色眼眸,堅定的看著菲特。只見菲特緊皺的眉頭隨後舒展,秀氣的臉露出無奈的笑容。

“噗。”坐在一旁的奈葉不合時宜的笑了。薇薇歐無辜的瞪著大眼,一臉的問號。

“啊,母女兩人說著一樣的話,看來我的意見是沒戲的了。”菲特氣餒的笑著說。



菲特:監護人申請已經在襲擊前提交上去了。不過這幾天還沒見答複。
奈葉:總覺得要麻煩琳蒂阿姨不太好。
菲特:媽媽因為庫洛諾的事情心情貌似不太好。

本來在孩子們成家立業後,琳蒂提督便不再輕易過問孩子們在工作上的事情。可這次管理局的高層居然因為這次事件刁難庫洛諾也都算了,連和庫洛諾關系密切的督察官艾克斯也一同為難。所以當她知道菲特和奈葉到人事局去辦事的時候,琳蒂提督一改往常的作風,大開綠燈給女兒們。高層們的心裏雖說肯定不願意同意她們對事件中心人物的特殊申請,可是他們更加不願意再次得罪哈拉溫家族的琳蒂·哈拉溫。這個總是溫文爾雅,政治手腕高强的女人。



菲特:必須要盡快為她找回名字。
奈葉:菲特你已經有線索了?
菲特:大概有些眉目。所以這裏之後就要拜托你們了。
薇薇歐:這裏?
奈葉:家裏大部分事情我看要拜托薇薇歐了,可以嗎?
薇薇歐:當然。我會努力的。
菲特:先端技術醫療中心那邊我會事先讓媽媽和疾風為奈葉你安排好,這樣會比較方便。
奈葉:…嗯,我知道了。

其實奈葉並不喜歡在這樣的事情上去麻煩身邊的人,可即使她是管理局的ACE OF ACE有些事情也不是她想辦成就能做到的。特别是在涉及到政治利益層面的時候,菲特比她更加的熟悉。疾風和琳蒂的政治手腕比她的更加有力。奈葉知道有再多的不願意,現在的她也只能接受大家的幫助,為了能更好的接觸她,照顧她。

那漂泊在次元中,遺失名字的孩子。

那晚一家人圍在客廳,奈葉媽媽和菲特媽媽說了很多薇薇歐還不能完全理解的話題。可是從媽媽們談話的語調和表情,薇薇歐知道媽媽們也在努力,為了幫助她。這是一家人都真心在意的重要之事。



從幾天前的思緒中抽離。

薇薇歐收拾菲特媽媽的髒衣服,隨手將奈葉媽媽掛好的家居服,一起摟到洗衣房。唰~的將衣服扔去洗滌,薇薇歐回到客廳。

掛在客廳與飯廳間的小白板上寫著一家人的:

菲特:遠航(家裏拜托你們了^^)

奈葉:上午回教導隊,下午去醫院。

薇薇歐:上課,家務。


午後四點的家,初冬的陽光曬進來。想起這幾個月的事情,從伊克斯醒來後那天開始,從認識她那天開始,身邊真的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有薇薇歐不知道的,有薇薇歐知道卻未能經曆的,還有很多經曆過的事情。雙色眼睛看著空曠卻讓人暖心的家。女孩大大的歎氣後,舉起手臂給自己呐喊一聲。

卷起衣袖繼續為家政任務加油。

傍晚後,七點三十分。往常七點准時回家的奈葉媽媽還沒回來,也沒信息回來。薇薇歐開始准備兩人的晚餐。

八點十五分,家門被打開。

我回來了。

關火搽手,圍著小圍裙的薇薇歐,興沖沖的到玄關迎接。“歡迎回來,奈葉媽媽。”聲音比人快,待薇薇歐來到玄關才發現奈葉媽媽右手提著一個行李袋。

臉微紅的站在門口等著女兒出來。

薇薇歐好奇的問:奈葉媽媽怎麼還不進來?外面冷哦。女兒瞪著大眼看著站在自家門口微微傻笑的教導官媽媽。

在奈葉白色大衣後一個黃色的小腦袋露出來。櫻黃色的短發,琥珀色的眼睛,是她。

小彷。薇薇歐激動一叫,琥珀色大眼愣了一眼便縮回奈葉的身後。

啊,犯錯了。她不是小彷。

奈葉用左手輕拍小女孩的背部“沒事的哦。”帶著溫柔的語調,奈葉哄著小女孩。“她是我的女兒。”說完奈葉看向薇薇歐。

薇薇歐馬上反應過來,看上去比她年長的女孩露出大大的笑臉對她說“你好。”薇薇歐帶上克莉絲向她伸出自己的手。

奈葉安撫道“我們進去吧。”有着一把鬱金色短發的小腦袋輕輕點頭。

高町家的客廳內。小女孩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奈葉回房間換衣服。

薇薇歐陪著她,薇薇歐有禮貌的自我介紹著“你好,我是薇薇歐。這是克莉絲。”粉紅色的小兔子使勁的向小女孩揮舞著爪子。雙色眼睛滿是期待的等待著小女孩的回應。

琥珀色的眼內映出陽光般的笑容,她站了起來,彎下腰向薇薇歐輕輕鞠躬。薇薇歐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奈葉也剛好回到客廳“怎麼了?”

嗚嗚嗚。薇薇歐覺得自己好失敗啊,她忘了這是一個被詛咒,失去名字和失去聲音的孩子。

看到奈葉來了,薇薇歐連忙說“糟了,我只准備了兩人的晚飯。”看著慌忙跑回廚房去的女兒,奈葉失笑。

有著一把美麗棕發的女人換上九分褲,簡單的長袖便服,一身便服能看得出她有點急忙。女人來到沙發前彎下身,自然的蹲在小女孩面前。溫暖而修長的大手輕輕撫摸小女孩蒼白冰冷的臉,女人抬頭問:今天折騰了一整天,累嗎?

女人的聲音很溫柔,她擔心著孩子的身體。小女孩拼命地搖搖頭,她在努力的向奈葉傳遞自己的意思:我不累,請您不用擔心。

帶她到自己房間,讓克莉絲幫忙陪著她,讓孩子自己慢慢的換衣服。奈葉准備到廚房。

“她喜歡吃什麼呢?”薇薇歐站在冰櫃前自問自答“加多一份蛋卷吧……”薇薇歐苦惱著。連奈葉站到她身後也沒發現。“奈葉媽媽!”“怎麼了,薇薇歐?”“她喜歡吃什麼?”“我看看。”奈葉認真的看向冰櫃,心裏輕輕的感慨著:有孩子的家比往常更加陽光。

母女倆一邊准備晚餐一邊展開親子對話。

奈葉:有嚇到你嗎?
薇薇歐:一點點啦。
奈葉:只有一點點啊?
薇薇歐:對啊。

薇薇歐露出自信的笑容。

薇薇歐:其實之前也有想過,要是她真的到我們家裏來,我要怎麼做?類似這樣的情況還是有想過的,只不過奈葉媽媽你一下子就帶她回家,我還沒完全想好怎麼和她相處,怎麼跟她溝通呢。
奈葉:呵呵,抱歉抱歉。

薇薇歐認真的皺着眉頭,以示抗議奈葉媽媽的呵呵笑。

奈葉媽媽的歉意一點也不嚴肅,而是多了幾分孩子氣。

做為母親,奈葉所希望的只是:無論孩子的反應如何,她都必須要把情況盡量的告訴孩子。

屬於一家人的秘密,屬於一家人的事情,她的存在對于她們一家人而言有著一份特殊的意義。

奈葉:托琳蒂婆婆的幫忙現在媽媽是她的臨時督察人。
薇薇歐:督察人?為甚麼不是監護人?
奈葉:她的身體現在不太好,身份上還有很多問題没能解決。菲特媽媽不在,所以她現在的臨時監護人是琳蒂婆婆。等菲特媽媽回來之後,我們會爭取得到完全的監護權的。
薇薇歐:嗯嗯嗯。

奈葉在薇薇歐面前孩子氣的握起拳,薇薇歐很認真的給奈葉媽媽加油。

奈葉:對了,為了確保安全,現在疾風是我們的總監督人。
薇薇歐:疾風阿姨啊…



就在薇薇歐擔憂八神司令所處的地位的時候,還在辦公室加班的疾風:哈啾。
小琳:疾風,我們回去吧?
疾風揉揉鼻子,自言自語到:誰在說我?



奈葉:雖然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不過她暫時會住在我們家。薇薇歐會不會介意。”

薇薇歐激動的回答:“當然不會。唔…怎麼說好呢。薇薇歐高興還來不及呢。薇薇歐想要一個妹妹這樣的話一個人在家就不會寂寞了。而且我們能一起幫媽媽忙。”

孩子直率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薇薇歐的想法要是直接告訴菲特會怎樣呢?曾經艾麗西亞也對普雷西亞說過這樣的話,那時候未能實現的梦。

原來在某個時間,某個地方,某些人的身上,會被實現,有些幸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悄悄的綻放着。



翌日薇薇歐在學校的表現讓莉奧和柯羅娜兩人大跌眼鏡。這幾天的烏雲密布愁眉不展六神無主都不見了。

柯羅娜和莉奧相對而笑都沒有多問什麼。做為朋友,她們知道總有一天薇薇歐一定會告訴她們到底發生什麼事的。

放學後薇薇歐參加了往常的訓練。

“薇薇歐今天狀態不錯嘛。”諾威稱贊到。“諾威姐,我今天想提早點回去可以嗎?”這邊諾威還沒稱贊完,薇薇歐就已經擺出星星眼求早退
了。“諾威姐我想和薇薇歐一起請假。”艾茵哈特接著說話,眾人當場無語。

諾威:既然今天,連艾茵哈特也這樣…我知道了,你們先熱身,我調整一下訓練內容。
非常謝謝您。

薇薇歐:不過這樣好嗎艾茵
艾茵哈特:嗯,我和你一起去你介意嗎?
薇薇歐:不,我…很高興。謝謝你。

昨晚發生的事情,薇薇歐在回到自己房間後還是忍不住當晚就告訴了艾茵哈特。兩人之間的小秘密又多了一個。

柯羅娜和莉奧的思念通話。

莉奧:啊~又是這種氣氛。
柯羅娜:嘛~你羨慕?
莉奧:當然不。

莉奧發愣一秒後叫道:柯羅娜。
柯羅娜:怎麼了?
莉奧:上次我們去的那家甜品店出了新品種的蛋糕。
柯羅娜馬上領會了莉奧的意思,善解人意的柯羅娜小姐溫柔的說:那我們訓練完去試試吧。
莉奧:嗯嗯嗯。

諾威教練覺得今天有點頭暈腦脹。



午後五點,兩個擁有著美麗的雙色眼眸身穿聖.希爾德魔法學院不同級別校服的女生,急急忙忙的走進米德切爾達一家大商場。

艾茵哈特跟隨著薇薇歐的步伐,她是陪薇薇歐來挑選禮物的。

艾茵哈特:薇薇歐打算送什麼禮物給她?
薇薇歐:畫本。

快而准的回答讓艾茵哈特不免得眨著大眼好奇的看著薇薇歐。

薇薇歐不好意思的解釋“我想了整天了送畫本的話。”還沒等薇薇歐說到艾茵哈特已經猜出來了“能通過書寫進行交流,對嗎?”“嗯。”對于艾茵哈特的理解薇薇歐並沒感到吃驚只是單純的感到高興。

兩個女生在商場文具區,挑選畫本各種各樣琳琅滿目的可愛的畫本。啊,每一本看上去都很可愛。

金發女生興致勃勃的挑選著畫本,淺翡翠長發的女生安靜的跟在她身邊。陽光般的笑容細致的五官紫眸藍眸被薇薇歐的可愛深深吸引住。被奇怪的視線盯著薇薇歐突然轉身“艾茵”慌忙別過漲紅的臉,女生隨手指著一本奇怪的畫本說:那本畫本不錯。

薇薇歐看了一眼剛才有點被被雷到了。
艾茵:真的很抱歉!我看錯眼了。
薇薇歐:……

一說完艾茵哈特灰溜溜躲一邊去。薇薇歐看了一眼,心裏暗想,艾茵哈特同學真的没問題嗎?當然,艾茵哈特同學在看到那本難以入目的不雅畫本封面後,對于自己錯手一指後悔莫及啊。

薇薇歐與艾茵哈特兩人通過移動速度較勁,以極快的速度回家。下午六時未到,兩人已經到家了。今天奈葉上的是早班,所以媽媽早早就回到家了。

薇薇歐大大咧咧的鞋子一換,高聲喊到“我回來了。”艾茵哈特禮貌的向站在客廳歡迎她們回家的奈葉問好“奈葉小姐,您好。我又來打擾您
了。”奈葉歡迎到“歡迎,歡迎。艾茵哈特的話,我們家何時都歡迎哦。”奈葉喜歡這個文靜禮貌的少女。

“奈葉媽媽,她呢?”薇薇歐打斷奈葉和艾茵哈特的對話。奈葉笑著搖搖頭,對一回來連艾茵哈特也不管的女兒,不知說什麼是好。

奈葉示意看向廚房,鬱金色的小腦袋從廚房探出來。短發小女孩身穿黑色短裙,淺藍色高領薄毛衣的女孩,愣著琥珀色的眼睛看向客廳。還沒等奈葉喊她過來,薇薇歐已經直接撲上去了。比薇薇歐矮半個頭的小女孩老老實實的跟着薇薇歐到客廳。

薇薇歐:她是我的朋友,艾茵哈特。
艾茵哈特:初次見面,我是艾茵哈特。

頭頂可愛的小貓,艾茵哈特露出微笑,主動的向小女孩介紹自己。

和前一晚一樣,櫻草色短發的小女孩,看著艾茵哈特便向她輕輕鞠躬,失去聲音的她,即使能使用魔法,也無法發出聲音,更何況是需要使用者確定的思念通話。

面對小女孩的舉動,艾茵哈特露出溫柔的微笑。

你好。

薇薇歐將她帶到艾茵哈特面前,提奧相當興奮的跳到櫻草色的短發上,客廳裏一下子就成了孩子們的時間了。奈葉滿意的回到廚房裏准備茶點。

薇薇歐:艾茵比我大兩歲,是中學生。

琥珀色的眼睛是懂非懂認真的看著薇薇歐。將自己重要的朋友介紹給家人。薇薇歐很開心的將禮物的事情給拋諸腦後,艾茵哈特輕輕的提醒她。

薇薇歐:對了,禮物禮物。

噔噔噔,從客廳沖到房間再直奔客廳,薇薇歐小姐文靜形象全無。

薇薇歐:铛铛铛,铛!

薇薇歐從袋子中抽出時間一本封面精致可愛的畫冊。小女孩眨著琥珀色大眼疑惑的看著薇薇歐。

薇薇歐:在菲特媽媽回來之前,我們先用這個交談,好嗎?

櫻草色的腦袋向高興不已的薇薇歐點點頭。



對了,在這重要時期做為奈葉和薇薇歐的督察人的菲特執行官去了哪裏?

哈拉溫家族的,庫洛諾提督,在之前那段政治風波中,被“三大提督”暗下調配出遠航任務。其後菲特接觸到相關文件,發現家兄所執行任務的世界,居然正是她出生的世界。



位于米德切爾達的陸戰辦公室,小琳正急急忙的飛向疾風的辦公室。連門也不敲,小琳直接就推開疾風的辦公室。一進門就看到了希格諾正好也在。

疾風很淡定的問“怎麼了,小琳?”“疾風,你知道那些Ghost Files嗎?”小琳激動的問到。疾風依舊很淡定的回答“嗯,知道。怎麼了?”

對于疾風的淡定連剛好在場的希格諾也覺得不可思議。疾風保持著一貫的笑容,等著兩人發問。

希格諾:吾主,你就這樣允許泰斯特羅莎隨意行動,真的没問題嗎?

希格諾關心的問到。

疾風:是菲特自己要去的,反正奈葉來找我,我就將全部的事情推回給菲特就好了。
希格諾:不是高町的問題,我說的是總局那裏,真的没問題嗎?
小琳:疾風~
疾風:是的,怎麼了,小琳。

小琳孩子氣的叫疾風,疾風關懷的回應到。

疾風托着下巴,看來不好好回答希格諾和小琳是不會安心的“没關系的,她們現在監護人是琳蒂阿姨,擔保人是卡莉姆,我只是象征式的掛了一個總督察的臨時職責而已。所以没問題的,我向你們保證。”

無論何時都如此溫柔的夜天之王,無論何時都將沉重一笑而過的人。相信她,是做為守護騎士的她們唯一能做的事情。



Ghost Files又稱幽靈檔案。這些檔案全部由管理總局某特殊機構進行管理和保管。即使是哈拉溫家族也僅僅接觸過數次。加上其檔案所收錄的內容,涉及廣泛,有大量未對外公布的管理外的世界,有異世界的太古遺產,甚至有過去數百年內的各種曆史事件。牽連廣泛,而且與無限書庫不一樣,存放Ghost Files的地方常年更換,以至有人猜測它們並不是真正的存在,要不就是它就是存在與管理外的世界,以及人們會說:負責管理Ghost Files的一定不是人類。當然這些都是傳聞,種種真假無從考證。

接手Ghost Files的部隊最終的下場都很淒慘,這些信息整個八神家族都知道,希格諾她們無法理解,為何疾風還允許菲特在這個時期更換任務。



疾風:根據琳蒂提督和蕾蒂提督幫忙得到的資料。上一個Ghost Files流出來是27年前。
希格諾:那現在這個檔案呢?
疾風:接到檔案的部隊在之後出發考證,聽說只有一部分人回來,回來後不是退役就是瘋掉了。檔案現在已經錄入了無限書庫。
小琳:那麼菲特他們會不會有事,疾風?
疾風:庫洛諾和艾克斯貌似沒什麼問題。
希格諾:泰斯特羅莎只是去支援。
疾風:不過還真的想不到,她的故鄉居然屬于Ghost Files內。
希格諾:所以你才會批准泰斯特羅莎的申請吧。
疾風:嗯。

八神司令看向窗外,若有所思。她和菲特一樣,在了解這個孩子後,仿佛看到過去的自己,可是她覺得到自己遠遠的比她幸運。十歲那年她擁有了家人,擁有了過去失去的一切。在時間的推動下,她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懷與幫助,從而有了現在的她。所以,她任由奈葉和菲特的行動,她衷心的希望,那個被時間被故鄉以及自己所愛之人,遺棄的孩子能得到幸福,哪怕只有是一點點的幸福。

收回游離在窗外的目光,晚上九點多。疾風溫柔的笑臉上帶着歉意,一如既往溫柔的向希格諾和小琳說到:我們回家吧。



晚飯時間後,位于米德切爾達高級住宅區的高町家。

奈葉正好端著焦糖牛奶從廚房出來。看向客廳的孩子們,奈葉無奈的搖搖頭。奈葉的舉動馬上引起薇薇歐的注意,薇薇歐趕緊問“怎麼了,奈葉媽媽?”“看來你要想當一個好姐姐還要多加油呢。”“咦~?”對於奈葉媽媽的話,薇薇歐完全摸不着頭腦。

此時艾茵哈特從書包內掏出一支漂亮的畫筆,藍紫雙色眼眸在看到薇薇歐的表情後,雙色藍紫眼眸輕輕壞笑。

艾茵哈特將畫筆遞向小女孩,琥珀色眼睛笑了,接過畫筆,打開畫本,寫上“謝謝你”畫本向著艾茵哈特。

艾茵哈特:你喜歡就好。

面對小女孩的笑容,艾茵哈特溫柔的撫摸着鬱金色的腦袋。

薇薇歐:艾茵哈特同學,為什麼你不提醒我啊?
艾茵哈特:那我就沒機會了啊。
薇薇歐:艾茵,你想做什麼?

艾茵哈特看向小女孩,難得淘氣的說“我覺得多一個妹妹也不錯,對嗎,提奧?”小貓跳到小女孩的懷中,配合着小主人,淘氣的喵喵叫。

少女摟著小女孩,淺綠色的腦袋枕著琥珀色的小腦袋向薇薇歐示出勝利的壞笑。

咦~



--------------------------------

艾娜:SS裏面六課宿舍的家政阿姨,有照顧過薇薇歐。


--------------------------------


>.<寫好擺着N久都不願意修改更新的某人來了(歐

這個暑假好!好激動人心啊!

雖然我是NF黨!可是!看到各種2ND的劇透!瞬間被主僕組給俘虜了!人妻塞高啦(歐飛

人妻琳真的好!好到不能再好了!(你夠了!

Q口Q果然…好人都短命嘛(你真的夠了!

短命又怎樣!得人心啊!(你滾!

最近一說人妻琳就特激動……失禮了(你滾遠些!
這更新,我等得好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總算等到了
這原創真厲害
回复 228# Y17131713


Orz抱歉(欧现在三次元越来越忙了(殴
回复 229# xf094092


   
-_-其实只是一种ai的表现而已(欧
……………………我看了一晚的消息………………
才发现………………3rd的标题…………怎么那么熟悉……………………
剛才發現...這就是3RD的內容?!
LZ你这标题——你莫不是传说中的穿越者!?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